笔趣阁 > 岑少的枕上甜妻 > 良人晚归 第491章:附骨之蛆

良人晚归 第491章:附骨之蛆

作者:叁月惊蛰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岑少的枕上甜妻最新章节!

    唐忆北没有打草惊蛇,就连那炫酷的兰博基尼也就这么停放在路边。

    他小心翼翼的跟了上去,步伐很轻,基本上不会被人注意到。

    此刻已然是晚上十一点了,周谣和平时一样,快步走回家,这里离家不是很远,治安也还好,但是终究太晚了,所以她在路上从来都不耽搁。

    如果不是因为要给父亲还债,她其实是想要买一辆电瓶车的,这样的话上下班也就比较方便了,毕竟她一个女孩子大晚上走夜路还是有些不安全。

    但父亲的债务她必须尽快还上,买电瓶车也只是奢望。

    路上周谣也想到了刚才在餐厅见到的人,那个人那么年轻,看上去也就和自己差不多大把,那张脸是真的很帅气,但吸引她的还是那双眼眸。

    在看着她的时候,让她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只是对方已经走了,她没有来得及问出心中的疑惑,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有机会见到,若是下次见到了,她一定不会再犹豫,一定会问出心中的疑惑,不会再让机会溜走了!

    来到家门口的时候,周谣看到自己家所在的楼层灯亮着,平时只有她一个人在家,而父亲也只有回来拿钱的时候才会回来,但他昨天已经回来拿过钱了,不应该在家才是。

    那么现在为什么家里的灯会亮着,而且是这个时候了……

    周谣有些紧张,很害怕是有小偷什么的,不过她家很穷,估计小偷也看不上去偷盗,想了想周谣没有上楼,而是躲在了一边取出手机给自己父亲打了电话。

    结果拨打了很多次都被挂断,最后直接就关机了。

    这种情况让周谣忍不住红了眼眶,看来父亲又去赌了,之前已经答应过她无数次再也不会去赌了,可他从来都没有做到过!

    而自己,却在这最好的年纪,放弃了学业,一天打三份工给他还债,想想以前的同学都在享受着美好的大学时光,而自己却只能够去餐厅作打工妹,周谣的心中很是悲愤。

    那种难言的委屈一瞬间袭上心头,她实在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个父亲,母亲一气之下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来过,留下她和父亲相依为命。

    多么希望父亲能够醒悟过来,可是他却一次次的让自己失望。

    此刻无助的周谣也在想,她是不是也应该像母亲那样,一走了之,再也不管这个让人心寒的父亲。

    尽管心中这么想着,但眼下的问题还是要解决掉,既然父亲不在家,那么现在在家中的人是谁?

    周谣不敢贸然上去,可是让她一直待在这楼下她也实在受不了,夏夜蚊虫很多,她还穿了短袖裙子,就这么一会儿时间,已经被蚊子咬了好几个大包了。

    唐忆北就站在不远处看着,不知道她为什么迟迟没有回家,他记得以前周谣家住的房子不是在这里,那会儿周谣家也算是小康家庭,但现在这种筒子楼,破破旧旧的……

    想来她家中也是出了什么问题了。

    就在唐忆北这么想着的时候,楼道的灯忽然亮起来,有人骂骂咧咧的声音从楼道上传来。

    周谣一听这声音,吓出一身冷汗,这声音她是知道的!

    是上门要债的人的声音,可是她这个月的债款不是刚给了父亲么,难道父亲没有还给人家?!

    周谣不敢站在这里,赶紧躲在了草丛中,人家既然找上门来,就不是这么罢休的,如今只有她一个弱女子,她不敢和这些人硬碰硬。

    “他大爷的!怎么回事,人竟然不在家,那周瘸子还真是找死,不还债款,通知他给他三天时间,不还钱就拿他女儿抵了!”走到外面的一个男人大声咒骂着,看上去是等了很久了。

    躲在草丛中的周谣大气都不敢出,就怕被这些人发现,而要债的人说的话她也已经听到了。

    她真的是没有想到,自己那么信任的父亲,竟然没有去还钱,反而拿着还债的钱去赌了!

    怎么办……怎么办……

    此刻周谣满脑子都是这三个字,她不敢出去,这些人都是无赖流氓,既然他敢这些说,就真的敢这么做,如果自己落到他们手中,那自己就真的完蛋了。

    她因为父亲已经失去了学业,失去了充满希望的前途,如果再把自己后面的人生搭进去了,那她也不用活了……

    可是她还不能死啊,她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去做……

    几个来催款的人骂骂咧咧的离开了,在经过唐忆北身边的时候,也依旧在说着周谣家的情况,唐忆北眼神复杂的看着躲在草丛中的周谣。

    没想到这才过了五年的时间,她就成了这样……

    一时间唐忆北心中也是五味杂陈。

    只要要债的离开了,周谣都没敢从草丛中出来,但唐忆北能够听到她压抑又无助的哭声,让人心疼。

    唐忆北想要上前去,把人从草丛中拉出来,并且紧紧的抱住她,给她依靠,如今他长大了,有能力保护她了……

    可是这也仅仅只是想一想而已,他不能够这么做,他不能够因为自己的冲动而毁了一切。

    就这么深深的看了一眼草丛中小小的身影一眼,唐忆北狠下心转身离开。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人生,他不能够因为周谣而毁掉一切,他也相信,周谣一定会度过难关的。

    唐忆北心中也有些诧异,没想到他已经成为了这么铁石心肠的人了,若是以前,他绝对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这么冷漠。

    顺着来时的路,走回了停车的地方,坐在车上却没有发动车子,过了许久唐忆北忽然拿出手机。

    “喂,表姐夫。真是不好意思又要叨扰你了……”

    这话才说完,唐忆北就愣住了,话锋一转道:“是这样的,我表姐刚才来电话了,让我想办法,她要见你一面,我这也很为难啊……”

    好吧,话才说完,对方就毫不留情的挂断了电话。

    唐忆北无奈的勾了勾唇,他真是差点就冲动了,岑

    峥怎么可能不好奇他的过去,如果刚才他真的找岑峥帮忙了,那么顺着周谣一定会查到关于自己过去的蛛丝马迹。

    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够发生,哪怕他现在已经上了岑峥的船,但也不能够暴露了自己的秘密,这对自己而言完全就是百害而无一利的……

    放下手机,唐忆北也冷静了很多。

    这件事情,他本来就不该去管的,他也很想帮周谣,但现在不管以什么身份都不合适,交给别人他因为无法放心,如果他真的出手了,那么他只会得不偿失而已。

    而今,他每走一步都要小心谨慎,不能够出现一丁点的错误,若是因为周谣被人抓住了把柄,特别是唐家那群该死的疯子,那么他至今为止所有的努力就都功亏一篑了……

    这么想着,唐忆北放下了手机,发动车子离开。

    他只能够对不起周谣了,没有办法尽管残忍,可是他没有办法。

    而此刻,确定那些催债的人离开后,周谣这才从草丛中轻轻的站起来,因为不敢动所以身上又被蚊子咬了好多包,很痒很难受,青城的夏天很炎热,此刻她已经是汗流浃背了。

    因为蹲着的时间太久了,周谣站起来的时候眼前发黑,有种摇摇欲坠的感觉。

    缓了一会儿,周谣这才缓过来,慢慢的上楼走向自己,打开家门,里面一片狼藉,所有东西都被人翻找过,她的房间也不能够幸免。

    周谣跌跌撞撞的跑进自己的房间,看着满室一片狼藉,原本就通红的眼眶,此刻更加通红了。

    怎么会这样……明明她都已经这么努力了,明明她都已经放弃了所有了,为什么父亲就不能够为她想想,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周谣很是痛苦的蹲在了地上,忍不住抱住了自己的头,这个月还债的钱她已经全部都给了父亲了,多余的一点都没有了,她根本就拿不出钱来了,而现在这样的情况,真的无疑是在要她的命,她已经走投无路了……

    此刻,周谣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字,那便是死。

    她除了死,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她已经这么拼命努力的活着了,为什么老天爷对她还是这么不公平呢?

    可是这样的想法也仅仅只是在脑海中出现了一瞬,是了,她不能死,她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那些人肯定还会再回来的,如果她现在不离开的话,被那些人抓住了,只怕她就真的完蛋了,周谣不傻,这种时候指望父亲把钱拿来去还债已经是万万不可能了。

    估计现在父亲就拿着她辛苦赚来的钱在赌桌上挥霍着,而周谣现在也已经死心了,她不能够指望这个父亲会回头了,他如今就只会依附着自己,吸自己的血,剩下就是要吃自己的肉了。

    她知道自己不该这样做,可是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她真的只有死路一条,或者就是被父亲卖给那些人,如果真的被卖了,她知道自己面临着什么……

    绝对不能够让那样的事情发生,或许她也该学习母亲,就这样一走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