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岑少的枕上甜妻 > 良人晚归 第490章:只是一笔交易而已

良人晚归 第490章:只是一笔交易而已

作者:叁月惊蛰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岑少的枕上甜妻最新章节!

    唐忆北就知道岑峥这样的男人是不甘于平静的,人生中如果没有一点大风大浪的话估计还不习惯,如今自己和他的合作,就像是一个庞大的挑战,这无疑是激发了岑峥。

    “我怎么可能会后悔,表姐夫放心好了,我不会后悔,等事成之后我会感谢你的。”唐忆北似是嘲讽一般的开口。

    后悔,他人生的字典中从来都没有后悔这两个字。

    当他从炼狱爬回人间的时候,他的内心只有复仇,除了复仇最后的一份柔软也就只留给那个人了,如今他什么都好,一切都上了正轨,等以后事情彻底解决了,他也会给那个人全身而退的机会。

    岑峥看着眼前的唐忆北,心中多少也有些好奇,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会让他这么痛恨唐家。

    不过这终究是别人的故事,岑峥并没有多问。

    “那就这样说定了。”

    唐忆北点点头:“我之后会把唐家如今的状况都发给你,有一些内部的你们是查不到的,如果还有什么需要随时可以联系我。”

    看唐忆北这么认真的样子,岑峥也不会去怀疑了。

    “表姐夫,这之后就看你了,如果你帮我毁掉唐家,我们全家都会感激你的。”唐忆北笑眯眯的看着岑峥说道。

    听到唐忆北这么说,岑峥挑眉:“我不需要你全家感谢我。”

    唐忆北给了岑峥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你以后会需要的。”

    岑峥没有和唐忆北去理论这个全家感不感谢的问题,在这种事情上争论,无疑和小孩子差不多。

    “对了,我那难缠的表姐,你准备怎么做啊,我也听说你是因为你母亲的情况,如果你母亲那边的情况不好好解决,我想我那表姐你想要甩掉也是不可能的。”唐忆北想了想,打算好心给岑峥一点提示。

    “我不需要在意他人的意见,他人的意见也左右不了我的想法。”岑峥很是干脆的回答,而这个回答还真是有点霸气。

    好吧,唐忆北真是没想到岑峥会这么说,不过既然人家都这样说了,那么他的好心提醒也就不需要了,看来如今是没有谁能够左右他了。

    “但是你也要考虑一下我小侄子,在没有想好要如何对付唐家之前,你可千万别可唐家彻底撕破脸,唐家也一个百年老家族了,底蕴还是有的,硬碰硬只会让你吃亏,别忘了还有一个想要坐收渔翁之利的人存在。”既然目前已经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了,唐忆北自然是不希望岑峥意气用事的。

    他也明白岑峥想要和唐忆北撇清关系,但若是太着急了,只会适得其反,希望岑峥能够明白这一点。

    唐忆北说的这些岑峥也知道,但他实在不想再等了,这对舍念而言不公平,如今只要他一天和唐忆慈有关系,那么世人抨击的对象只有舍念。

    他想要保护好舍念,但如果连这点做不到,那么他还有什么资格拥有舍念。

    “若是你以后有了心爱之人,你便会明白,你舍不得她受到一丁点的委屈。

    ”岑峥缓声开口,清冷的声音透着沙哑和坚定。

    听到岑峥这么说,唐忆北愣了一下,而后嘴角弯起一抹笑痕。

    好吧,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那么他还能够说什么。

    “看来表姐夫这是要美人不要江山啊。”

    商业的江山?

    若是在没有认识舍念之前,岑峥或许不会这么轻易做出选择,但现在不一样了,有了舍念他很满足,但他不只是要舍念,商业他自然也是要紧紧的攥在手中的。

    如果没有商业,没有后盾,他又如何能够保护舍念。

    “我自然是两样都要。”岑峥冷声开口,那声音十分坚定有力,掷地有声一般,让人不会去执意。

    听到岑峥这么说,唐忆北摇了摇头,到底是太有自信了,还是太盲目了,这种话都能够说出来,不过既然他这么说了,那么就让他拭目以待吧。

    “我倒是有一件事情比较好奇,如果表姐夫觉得能够说的话,那就告诉我,当然如果你不想说,我也不会勉强。”唐忆北也没继续刚才的话题。

    岑峥点头,示意唐忆北说。

    “表姐夫五年前不是失忆了么,也就是那个时候认识我表姐的,你为什么会失忆,失忆之前的事情你都不记得了吗?”唐忆北也没有犹豫,直接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他是真的一直都很好奇,虽然外界是说他失忆了,记不得所有和唐忆慈有关的事情,但是唐忆北觉得这一切都太巧了,这种巧合让他觉得这根本就不是巧合,而是有人刻意为之!

    其实这件事情岑峥自己也说不准。

    “确实是失忆了,当时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家中了,所有人都说我昏迷了一个月,而之前的记忆只有出门的,中间一大段完全是空白的。”岑峥没有隐瞒唐忆北,这确实不是什么大事,如果唐忆北想去调查,他也无所谓。

    但是岑峥自己也有和唐忆北一样的疑惑,为什么他只是丢失了那一段和唐忆慈有关的记忆,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就是因为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才会处于被动的地位。

    “表姐夫知道吗,我也是五年前回到唐家的。”唐忆北沉默了一会儿,蓦地开口说道。

    听到唐忆北这么说,岑峥愣了一下,这点他是知道的,只是搞不懂为什么唐忆北忽然这么说。

    “哈哈哈……算了,我也是大惊小怪的,不说这些了,以后若是有情况我会联系你的,时间也不早了,表姐夫也回吧。”唐忆北笑着举杯。

    岑峥自然也没有去追问什么,这小子真是满身的迷,还真是让他越来越好奇了。

    他倒是很期待,等到一切都解决的时候,这小子的到底会以什么样的身份出现在世人的面前。

    两人举杯,喝下杯中最后的酒,岑峥起身离开。

    唐忆北没有相送,目送着岑峥离开的背影,喜欢这个姐夫可千万别让他失望啊,如今他可是真的把所有身家都压在他的身上了。

    “先生,结账吗?”年轻的服务员看到唐忆北招手,立马过来轻声问道。

    听到声音,唐忆北转头一看,眼前的脸和记忆中的某一张脸重合在了一起,周围一切都安静了下来,唐忆北觉得自己此刻什么都听不到了,只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声。

    “砰、砰、砰……”

    一声又一声,连绵不绝生生不息。

    “周谣……”

    年轻的服务员没想到这位年轻帅气的客人,竟然会准确无误的叫出了自己的名字,而这声音竟然让她觉得倍感熟悉。

    “欸?!”

    看着女服务员那吃惊的模样,唐忆北知道自己没有认错人,但那短暂的失神也在女服务员惊诧的目光中拉回。

    “结账。”唐忆北冷声开口,强装镇定。

    女服务员还想问为何这位客人会知道自己的名字,但听到说要结账,也没有敢耽搁,这是她好不容易找到的高薪兼职,她可不能够把这份工作给搞砸了。

    唐忆北结账后,女服务员将唐忆北送到了门口,几次的欲言又止,但最终都没有问出口。

    唐忆北不自觉的攥紧了拳头,这种感觉太难受了,但此刻他也明白自己的身份,他什么都不能说,也什么都不能做,对方没有认出他来,他已经该觉得庆幸了。

    女服务员看着那削瘦高挑的身影走出餐厅,一辆十分炫酷的兰博基尼出现在视线,那人坐上去后,很快消失在了女服务员的视线。

    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会知道她的名字,而且给她那么熟悉的感觉呢?

    周谣想不明白,只是现在想要求证也已经来不及了,而对方一看就是和自己不是在同一个世界的人,那样遥不可及的人以后怕是也见不到了。

    这么想着,周谣有些自嘲的摇摇头,最终收拾好情绪回到了工作岗位上。

    而此刻,在街的转角,唐忆北并没有离开,停好车子后他就下了车,看着那个餐厅,看着站在餐厅门口单薄的身影,他的心情还没有平复下来,内心好似有什么东西想要破土而出一般,疯狂的挣扎着,叫嚣着。

    这种无法掌控的感觉让唐忆北有些凌乱。

    老实说,他从没想过会遇到以前的人,这些人都已经被他埋葬在了内心的深处,以往的这五年他从来都没有去想过,不是不想去想,而是不敢想。

    只有不去想他才能够做到无情无义,才能够做到真的强大起来,也不需要再让保护他的人受到伤害。

    可是如今再次见到周谣,他发现自己的内心还会动摇。

    唐忆北靠在墙上,并没有着急离开,好似和黑夜融为一体。

    过了许久,大抵是一个小时亦或者是两个小时,总之餐厅打烊了,唐忆北一直等着,很快找到了那单薄瘦小的身影,齐耳的短发衬得小脸越加秀气,穿着白色的短袖,淡蓝色的裙子,一如他记忆中的模样。

    啊……那是他无法忘怀的人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