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岑少的枕上甜妻 > 第207章:兄弟战争

第207章:兄弟战争

作者:叁月惊蛰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岑少的枕上甜妻最新章节!

    之后一天,舍念带着翊儿去的儿童画室,尝试着和同龄的小朋友解除,因为有舍念在舍念,翊儿还是很开心,也没有表现出太多和人抵触的心理和情绪了。

    舍念也放心了不少,下午完成了和翊儿的承诺,带着小朋友第一次去了KFC。

    岑家人是绝对不会给他吃这些东西的,值钱她有提过一次,然后翊儿就一直记着了,今天也就带着他来了。

    虽然这些东西不健康,但是那也是吃多了,稍微吃一次倒也没事。

    吃过KFC后舍念就准备送翊儿回去了,明天还要上班,就没有办法带着他继续玩了。

    送翊儿来到岑峥住处的时候,开门的是林保姆,看到舍念后很是开心。

    “舍小姐来啦,我刚好也准备走了,岑少一会儿就回来了,麻烦舍小姐在岑少回来之前,在这里陪小少爷一会儿吧。”林保姆看着舍念轻声开口。

    舍念点点头道:“好的。”

    “麻烦舍小姐了。”林保姆很好说话,和岑家大宅那边的人倒是一点都不像。

    之前岑峥母亲来找她的时候,带着的佣人一个个都是趾高气昂的,完全就是那种狗眼看人低的模样。

    “不麻烦的。”对于林保姆印象比较好,所以舍念也乐意留下来。

    林保姆走了没多久,岑峥就回来了,看到舍念后也不惊讶,林保姆那点小心思他怎么可能不清楚,以前他从未带任何女人来过这里,舍念的带来打破了一切,林保姆自然是对舍念无比上心的,自然是想尽一切办法给他制造机会。

    现在看来,林保姆还真是用实际行动在证明啊。

    舍念和翊儿在客厅看动画片,岑峥进来后舍念赶紧起身。

    好像和岑峥在一起的时间久了,这种属于上下级的压迫还一直都没有消失,所以每次见到岑峥,她都会主动起身迎接。

    看到舍念这样,岑峥缓声道:“你坐着吧。”

    他也有意想要改变现状,但是天生就不是一个善于表达的人,对感情的事情也迟钝所以并不知道要怎么做比较好。

    听到岑峥这么说,舍念点点头。

    “岑少吃过饭了吗?”被岑峥看着,舍念有些拘谨,忍不住硬找话题。

    岑峥点点头道:“已经吃过了,这两天辛苦你了。”

    舍念摇摇头道:“不辛苦的,和翊儿在一起我也很开心的。”

    看样子,这话也算是送客的话了,舍念这么想着起身道:“既然岑少回来了,那么我就先走了。”

    听到舍念这么说,翊儿抬头看着舍念,眼中满满的都是不舍。

    其实舍念也舍得不这个小朋友,但是明天还要工作,她没有办法继续不回顾家,至少在事情还没有解决之前,如果她不会顾家的话,顾荣安那边也会有各种话说的。

    “翊儿要乖乖按时吃饭,等阿姨休息了,阿姨再来接翊儿去玩好不好?”舍念蹲下身看着翊儿,带笑的眼睛满是温暖。

    听着舍念的话,和这样的约定,翊儿没有办法拒绝。

    如果可以,他真的很想一直和念念阿姨在一起的。

    舍念忽然提出要离开,岑峥有些诧异,难道他又说错什么了?还是舍念就这么不愿意和他相处在一起?

    这样的想法让岑峥原本的那一丝好心情瞬间瓦解。

    “那我就先走了。”舍念拿起自己的包起身离开。

    翊儿屁颠屁颠的跟在舍念后面,看样子是准备送舍念到门口。

    岑峥看着也没阻止,但也没准备上前去相送。

    她既然这么不待见自己,若是要走,那便走吧。

    舍念走到玄关换鞋的时候,玄关一处挂车钥匙的地方,还真是吸引了舍念的注意。那么多车钥匙中,只有一串车钥匙吸引了舍念的注意力。

    那个车钥匙上挂着一个十分可爱的小象挂件,和他本身名贵高冷的牌子很是不相符……

    蓦地,心跳有些快,明明只是看到这样的一个东西而已,不知道为什么心跳就快成这样……

    高兴、欢呼雀跃的情绪太明显,以至于让她想要忽略都不可能。

    “好了,翊儿快回去吧,阿姨有时间就会过来看你的,你要乖乖的,知道了吗?”舍念换好鞋子后,抬头看着一直跟在她身边的小朋友,很是温柔的开口。

    小朋友眼中是浓浓的不舍,只是不舍又没有办法和理由把舍念留下来,最终只能够看着舍念打开大门跟他挥手再见。

    要是念念阿姨也可以带他走就好了……

    看着失魂落魄回来的儿子,岑峥缓声道:“就这么舍不得?”

    翊儿重重点头。

    他怎么可能不明白这小子的心情,但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他算是很了解舍念这个女人了,她不是那么容易屈服的女人,哪怕是个爱财的人,但也绝对不会为了钱财这种东西就甘愿和他在一起。

    她对婚约有抵触心理,这点他看得出来,这和她曾经的经历有莫大的关系。

    想要让舍念答应和他在一起,哪怕有儿子主攻,也很难……

    岑峥觉得,他活了三十年的时间,头一次遇到了他没有办法迅速解决的事情……出现了……

    就在岑峥沉默的时候,门铃声响起,父子两都是眼睛一亮,难道是舍念又回来了?

    不等岑峥走出反应,翊儿就已经飞快的向着门口跑去。

    结果当翊儿打开门看到岑燃的时候,眼中的高兴和期待瞬间湮灭。

    “什么啊,你这小东西看到我就这么不开心吗?小叔叔的心好疼啊……”岑燃看到小朋友脸上失望的神色,伸手捏了捏翊儿的脸,佯装不高兴的说道。

    听到岑燃的声音,岑峥已经调整好了情绪。

    “怎么来了。”岑峥睨了一眼进来的岑燃,情绪有点不对劲。

    岑燃自顾自走向岑峥的酒柜。

    “哥,今天就别赶我走了,我啊除了你这里,还真是无处可去了……”说罢,岑峥已经拿着一瓶名贵的好久走到了吧台。

    他哥这里,是他唯一能够酣畅喝酒的地方了。

    看着岑燃这模样,岑峥缓声道:“别吐在这里就行。”

    说罢,岑峥伸手扯了扯领结便直接上楼了。

    听到岑峥这么说,岑燃苦笑道:“我都已经这么难过了,不安慰我就算了,还嫌弃我!”

    转头看向翊儿,想要让小朋友也站在自己这边,结果小朋友也拿着自己的东西上楼了……

    好吧,父子两都是一样的冷血!

    过了一会儿,当岑峥走下楼的时候,头发还有些湿,换了居家服的岑峥比平时柔和了一些,而此刻岑燃已经犹如一滩烂泥一般趴在了桌上。

    “哥,她心里从来就没有我,你说自己喜欢的要主动追求,可是我踏出了九十九步,人家就不肯走剩下的那一步啊……”

    “她从小眼中就只有你,我只是一个私生子,她怎么可能看得上我呢……”

    “她今天和我说,让我别癞蛤蟆吃天鹅肉了,你说说,我怎么就成了癞蛤蟆了?”

    岑燃醉的胡乱自言自语,岑峥看着地上的酒瓶,嘴角狠狠一抽,这小子是把他的酒当水喝了吗?

    只是听着他的话,不用多想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以阮玲兮那种高贵大小姐的性格,这样的话确实也出自她的口。

    看着醉的一塌糊涂的岑燃,岑峥忽然不知道要怎么安慰他。

    这么一想,他和自己这个弟弟之间,这么多年的感情一直都停留在了幼时,没有太多的沟通,他甚至不了解他,关于岑燃的一切,都是有人追踪着,时刻汇报给他而已。

    养成了这样的性格,更多的还是他对谁都不信任,对谁都有防备,即便是这个从小不和他争抢的弟弟,他也依旧防备着。

    只是唯独对舍念,他破例太多……

    “哥,我从小到大都没有跟你抢过什么,我知道就算抢,我也抢不过或者是不配,可是……可是、能不能把玲兮还给我啊……”就在岑峥出神的时候,岑燃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

    听到这样的话,岑峥回神,凝视着瘫在桌子上的人,这些话若是放在平时,他是绝对不会对自己说的。

    “我从来无意于和你抢夺阮玲兮。”岑峥淡声开口,清冷的声音没有任何情绪。

    “早些休息罢。”顿了顿,岑峥拍了拍岑燃的肩膀,缓声开口。

    岑燃醉没醉他很清楚,只是他接着酒精说出这些话也是好的,至少让他明白了岑燃心中所想。

    或许,这么多年来对于阮玲兮,岑燃的忍让也快把他逼到崩溃边缘了,所以今天才会说出这样的话,他虽然没有把岑燃当作小三的孩子看待,但终究他们之间天正就存在隔阂。

    而这样的隔阂,或许正是身份带来的。

    想到这,岑峥缓缓叹了口气。

    岑峥上楼后没多久,原本烂醉如泥一般趴在桌上的岑燃就缓缓坐了起来。

    他知道,老哥从来无意于和他争抢什么,因为从小都是这样的,他需要的东西都会自动去到他的身边,所有人和事物围绕着的都是他,他也告诫自己没关系的,毕竟老哥才是岑家的大少爷,而自己的身份见不得光,他没有资格去委屈和抢夺什么。

    可是,对于阮玲兮,他是不甘的,幼时花园中初见,对着他微笑的小女孩,最终也选择了走向老哥,他真的好不甘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