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谣 > 第十四章 和亲

第十四章 和亲

作者:龙七二十一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诸天谣最新章节!

    “姐,小正,我们走!”

    王军对刘丰几个没什么好感,看着是堂弟同学的面子上才跟来的。同样,他对三个骂人的小子也很讨厌,对那些肮脏的痞话深恶痛绝。但是在进入填海区之后见到沿路的残垣断瓦危楼危房,那些梦游一般蓬头垢面人们阴暗仇恨的眼神,便预感到这一次行动恐怕不会归结为简单的学生打架了。

    如今在见识过那个家伙的速度和听说了游戏规则之后,他立刻判断出自己这一方虽然人多,恐怕都是待宰的羔羊。作为军人他不害怕身临险境,但也要看值不值得,何况姐姐和表弟也卷了进来,绝不可以让他们受到伤害。这个年纪不大的家伙口口声声杀人,也不像丧心病狂的样子,应该只是吓吓人罢了。此地危险,早点抽身为妙。

    他这才拉起王晶和李正的手转身,就听到那个明显还不到十岁的小胖子一声尖叫:“别走,游戏还没有结束。哥哥会杀了你们的,他都杀过好多人了。”

    听了这话王晶回头一看,却见那年轻人不动声色地站在树影里,瞬间便从身上升腾起一股强烈的危险气息,令人毛骨悚然。她急忙一拉弟弟的手,别走!

    王军冷笑着正欲迈步,却听到背后慢悠悠传来无比严厉的一句话:“士兵,你确定你要临阵脱逃吗?那是要被就地击毙的!”

    王军的身体陡地一僵,肌肉绷紧,这是经过严格训练之后才能产生的一种本能反应,感觉到自己已经被一股凌厉的杀气锁定。仿佛就在身后的不远处,一条庞大无匹的巨蟒倏地把头昂起在半空,灯笼般的怪眼冷冷盯着自己。

    好凌厉有如实质一般的杀气!自己在一些特种老兵身上也感受过,但那是面对面近距离接触,像这样隔着七八米背对,他们也没可能做到。那些老兵都是浴血拼杀毙敌无数之后才凝聚成一股杀气,难道这小子手上真有几条性命?或者这小子达到了殿堂境界,能够做到内气外放?不可能呀,当今武林最年轻的殿堂是龙族的龙九,年龄也二十好几了。

    “我们这一走王市长的儿子还有命不?到时候小正、姨夫都会很麻烦。先不要急,看看他葫芦里卖什么药。”

    王晶说完这番话,强拉着两人转过身。

    满江红立刻被李正手腕上一块亮晶晶的东西吸引住了,喝道:“把表拿过来。”

    “干嘛,不玩游戏改抢劫了?这可是我的。”李正不高兴地咕哝。

    他非但算不上纨绔子弟,简直是一个天天向上的乖孩子。从小最亲密的玩具是军旅出身老爸的棍棒,听过最多的话是:不好好学习老子打断你的腿,敢出去鬼混老子打断你的腿,敢偷偷摸摸抽烟喝酒老子打断你的腿……虽然至今他的腿都没被打断,却胆子小不敢越规矩。今天这一趟有点像冒险之旅,很生动很刺激,待见到作为同龄人却无法无天的满江红,顿时惊为天人。

    他这里还在不高兴地咕哝着呢,有一个人却抢先在他手腕上摸索起来了。

    “你干嘛?”他奇怪地盯着表姐。

    “不就一块表呗,到时候姐赔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情况,千万别刺激那个小魔头!”

    “这可是我妈从香江带回来奖励我考上大学的,有重要纪念意义。”

    “切!回去我会向姑妈解释的。”

    王晶不管不顾地从表弟腕上捋下手表,走过去递给满江红。

    “谢谢,这表准不?”

    满江红戴上表,低下头腼腆灿烂地一笑。他见过的手都十指苍苍,粗糙皴裂,跟老树根一般,哪像这姑娘的手指白皙修长,嫩生生香喷喷的,只怕是从来没有沾过阳春水,真的很好看。

    “靠,一群土包子,几千块钱的地摊货也当成一个宝。小红,回去后我给你买一块几万钱的表玩玩。”刘丰输人不输阵,捂着嘴冲傻傻怔怔的小姑娘说道。

    他一上来就被打得气焰全无,眼下又被无视,好不容易逮着一个机会打击对手顺便打击一下站着说话不帮忙的李正一伙,自然是不会放过的。至于老爹这块市长牌子反而不敢随便动用了,谁知道面前这个危险的家伙有没有仇富心理。镇得住这家伙当然好,万一镇不住会更麻烦。

    纨绔子弟其实不蠢,恰恰相反,他们比普通人更会审时度势。只不过因为权势和金钱能够轻易摆平麻烦,久而久之他们便遗忘了这些人生基本技能。眼下不同往日,面前这个同龄人相当危险,危险到他甚至不敢报出名号,不敢打电话,以免刺激到对方爆发。

    “啊。”

    萌妹子小红好像没有听清楚,随口应了一声,继续呆呆地望向大石头前的两个人,长长的睫毛扑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里仿佛有星星在闪动。

    王丰被扇肿的脸几乎滴出血来,恨恨地捏紧了拳头。

    王晶一靠近满江红便觉得气息清新,不由自主地越挨越近,待见到他露齿一笑,心旌摇荡之下仿佛置身青葱草原,被清风一拂物我两忘,一时间竟不知道搭话了。她上下打量着,见他白短袖黑裤子,手指修长干净,梳一个三七分的发型,好像半个世纪之前的清纯少年,真的很耐看。双目炯炯,鼻梁挺拔,薄薄的嘴唇红润,难道涂了唇膏?

    “麻烦用下你的手机。”

    “嗯。”王大小姐半点都没犹豫便打开坤包掏出手机递上。

    满江红把手机和表凑在一块儿对了对时间,满意地点点头,顺手把手机塞进裤袋,说道:“你可以回去了。”

    回去?干嘛回去?王大小姐一怔,这才醒悟过来,记起了自己的使命,不由得俏脸微微一红,心中暗啐,我这是怎么啦?老是走神!

    她转身一指李正和王军,说道:

    “那是我弟弟和表弟,同他们几个不是一路的。我们不参加这个游戏。”

    这话一出立刻招来周远仇恨的目光,刘丰更是毫不掩饰地朝地面狠狠“呸”了一口。王晶才无所谓呢,统统无视。

    满江红觉得好笑,道:

    “很抱歉,游戏一旦开始就不能中止。你们和他们不是一路人,但你们和他们是一起来的。另外,你刚才也指反了,个子高的是你弟弟,小一点的才是你表弟。”

    “啊,你怎么知道的?”王晶有点纳闷,人家不过是随便指了指嘛。

    切,这都什么智商?对于这种弱智问题满江红不予回答。他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刚才三个人拉拉扯扯时早就暴露了彼此关系。

    “那你说,我们只参观,不打架,行不行?”

    满江红眨眨巴巴眼睛,也是醉了。这菇凉智商有问题,不会记忆也有问题吧,我刚才好像回答了的呀。

    “我有言在先,游戏不能中途退出。”

    “那你还说过,不准打眼睛呢。”

    “是说过呀,怎么啦?”

    “你看他眼睛都肿这么大了,是不是你打的?”王晶一指刘丰。

    刘丰见此悲愤地偏过脸去。这娘们太狠了,把队友的伤疤当道具使呀。奶奶的,她好像也没把老子当队友。

    “是我打的。可我没打他眼睛,打的是脸,眼睛肿了是因为被打的地方靠近眼眶,血液流动一时受阻。”

    苍天呀大地呀,怎么不裂一条缝让我钻进去?刘丰气得说不出话来,一脚踹向阿风屁股。连李正都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姐老拿自己人的糗事说个啥呢!刘大公子被打脸传出去可是非常丢人的,但我怎么感觉有点小爽?

    “我不管,反正就是你打的。你看你看,你都承认了是你打的。连自己定的规矩都破坏,好意思叫我们遵守?”

    王大小姐一插小蛮腰,气势汹汹地反瞪着满江红。

    满江红看着她笑了。这菇凉脑筋转得挺快,在搅浑水。偷换概念这一招用得这么纯熟,一定是受过专门训练。

    “行,你可以不参加游戏,还有你、你你,都可以不参加游戏,只做观众。不过,不许中途退场!”满江红一指李正,小红,周亮。

    “凭什么我弟弟非要参加?”

    王大小姐一拧腰,一跺脚,一仰头,顿时青丝与裙裾微扬,好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姐,你快别说了。这个游戏,我一定要参加。”王军闷声喊道。

    “姐,你快回来。”李正鬼头鬼脑地招手。

    王晶不情不愿,有点小得意地走回,脸上容光焕发,冲着两个弟弟说道:“瞧姐的本事,据理力争,杯酒释兵权。不要什么事情都打打杀杀的,要动脑筋,要靠智慧。小军,你怎么非要参加,多危险?”

    “我是一个军人,临阵退缩就不配穿这身军装。我只是奇怪这小子是怎么看出来的?”王军理也不理,黑着脸闷声道。

    “呵,长能耐了,敢給你姐摔脸子了。我这还不是为了你们好吗?瞧你站得跟个标杆似的,我都能看出你是一个兵,而且还是一个新兵。再说你现在穿军装了吗?你前面站着的是敌人吗?小孩说他杀了人你也信?”

    “姐,姐,你消消气。”李正把王晶扯到一边,低声说道:“军哥不是因为这个生气。”

    “那因为啥?”

    “先说好不准打人,不准在我爸面前告黑状。”

    “我有那么无聊吗?”

    “好像有那么一点……你先保证再说。”

    “好,我保证。”

    “傻瓜都能看出来,你那不像是据理力争,更像是在撒娇。我们一帮大老爷们的,打都没有开始打,你就冲上去开始和亲了。”

    “你们不是打不过吗?哎呀,臭小子别跑,我保证不打死你。”

    王晶一把没有抓住李正,“哎呦”一声蹲下身捂住了脸,感觉好烫好烫,心跳加速。

    阿风被刘丰脚一踹在屁股上,心中暗骂,娘的,老子是保镖又不是打手!骂归骂,既然端着人家饭碗就不能不听话。他慢慢腾腾走到满江红身前,勉强微笑着,按照武馆教授的标准礼仪一抱拳,恭恭敬敬说道:“请您赐教。”意思是我打不过,请教还不行吗,您就别下重手了,我细胳膊细腿的混碗饭吃也不容易。

    满江红只想速战速决,才懒得理会这些心思。上下打量了阿风一番,冷冷说道:

    “你选择文斗还是武斗?”

    “文斗。”

    “那就快点开始,这块表还有裤袋里的手机最好别碰到。打坏了我会叫你赔,而且要赔一模一样的。”

    “摔坏了不算吧。”

    “不算,能让我退一步都算你赢。”

    满江红摊开双手叉开双腿,索性闭上了眼睛。这群公子哥儿不同于孤魂野鬼的江湖人,背后的能量大得很,要教训他们一顿后又不引起对填海区的报复,只能动用绝招震慑了。

    “姐,你看。定情信物他怎么舍得,决斗都不让人碰。”

    “你的表也算信物呀?”

    “我的表是被你抢走的。姐,我怎么觉得你跟汉奸似的,比鬼子还着急。要是我手上还有戒指,你肯定也会顺手捋走献给太君。”

    “你找死呀!”

    “哎呦……姐你今天太反常了,太兴奋了!”

    “快过来,姐保证不掐死你!”

    阿风凝神蓄势数十秒,左腿猛地前跨半步,右拳直击满江红胸膛,正是一记普普通通的黑虎掏心。这一拳规规矩矩,迅捷有力带出了风声,打到满江红身上时却反而没有声响了,好似轻轻伸手挠痒痒一般。

    满江红纹丝不动,印证着脑海中的一些记忆,睁开眼说道:“你是中阶武士,但力量弱了,实在太弱了。”

    他却不知道,脑海中同他交过手的几个中阶武士虽然属于江湖上搏命讨口的小角色,却也不是阿风这种才出武馆大门的学徒可比的。

    居然会有这种情况发生?阿风呆若木鸡,围观的几个人全都傻眼了。不对头呀,那一拳的速度是摆在面上的,连外行都能看出力量绝不会小,怎么好像被吃掉了一般。

    一片寂静之中,只听到一声清脆如出谷黄莺般的叫好,连石头上三个小子也都好奇地扭过头去望,却见王大小姐贼眉鼠眼地掩住嘴缩回了头。李正悄悄往边上挪开了半步,一脸我和她不太熟的表情。

    劫道的耍刀,同伙都没有吱声,被劫的反而叫好。啧啧,这立场叫同行的人情何以堪?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最震惊的还是王军,这一拳颠覆了他的认知,心里翻江倒海。

    任何等级制度,越往上走标准越模糊。比方说在军队,大将晋升为元帅;在政府,议员晋升为国务卿;在公司,经理晋升为副总经理等等。因为越往上走,要求的标准越不好量化衡量,掌控评判的人数越少。相反,越往下走标准越清晰。比方说士兵晋升为尉官,股级晋升为科级,营销员晋升为区域经理等等。

    武道也如此。宗师该是一个怎么样的标准,大部分人是搞不清楚的,但武士这一级别却有着严格清晰的规定。就击打力量而言,初阶武士一拳击出的最低力量标准是200公斤,中阶武士300公斤,高阶武士600公斤。一个不曾练习的壮汉一拳击出可达150公斤,像西方的传奇拳击手泰森一拳击出可达900公斤。

    这个属于基本素质范畴,像光能跑动是成不了球王的,但踢得好却跑不了几步路肯定也成不了球王。武道中人不一定都力大如牛,但基本力量绝不会太小。

    王军身为高阶武士,早看出阿风是中阶。但就算阿风是最差的中阶,发挥得又不好,再排除击打面积、瞬间拳压等等影响,这一拳的力量至少也比一个壮汉强,得有两百公斤。

    可是,那两百公斤的力量去哪里了?

    对方退一步也好,就算不退,晃一下也好,至少表明承受了这两百公斤力度。

    但是他没有。

    就算对方深不可测,达到了殿堂,不,宗师(王军心里清楚,殿堂可能还做不到,自己的老师就是殿堂),防守起来就像一堵钢墙,普通人一击当然产生不了肉眼能够觉察的振动。但那样的话又会产生另外一个矛盾,作用力与反作用力!

    人类文明的奠基基石,牛顿力学第三定律:作用力与反作用力大小相等,方向相反。

    如同太阳亘古照耀人类一般的一条物理学基本定律!

    如果否定这条定律,就要否定整个科技文明,甚至宇宙的运行。

    可是,阿风好像也没有遭受到反作用力呀!两百公斤的瞬间力度反作用,如果不卸力的话中阶武士很难硬抗,更不可能表现得毫无异状。

    虽然他在军中并非野战军种,但军人强身健体抗击打却是一门必修的课程。王军知道在不运真气不卸力毫无防护的情况下,就连殿堂高手也硬抗不住普通人的连续击打。

    他如果是一个普通武士倒也罢了,可出身世家见多识广,正是一个标准的军队知识精英,越琢磨越迷糊,感觉整个世界都快崩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