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傅先生,你被挖墙角了! > 第649章 649 长久到令人窒息的等待

第649章 649 长久到令人窒息的等待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傅先生,你被挖墙角了!最新章节!

    “我知道你心里对她有愧,以后还有机会向她补偿的。”傅建军安慰道。

    “会有那一天吗?她会挺过来吗?”杨舒兰说着,看向那扇紧闭的手术室门。顾云憬从小就没了妈,父亲又在几个月前自杀了,嫁到他们傅家来后,也说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一想到这些,她就觉得心里很难受。如果顾云憬这次真的没有挺过来,

    她真不知道自己今后要在怎样对她的愧疚中度过余生。

    电梯门在这时开启,两个人快步朝他们走过来。

    “伯母,云憬怎么样了?”殷琴看到她,焦急地问。

    “还不知道情况,医生正在全力抢救。”杨舒兰说着,抹了一把眼泪。

    “伯母,您也别太担心了,云憬那么善良,我相信她一定会坚强地挺过这一关来的。”殷琴安慰她。

    “但愿吧!否则,以后我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一寒了。”杨舒兰越说越感觉心里难受。

    “我们先不要自己吓自己,等医生做完手术再看吧。”殷琴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她,只能这样说。

    “唉!”杨舒兰不说话,只重重地叹了口气。

    “小琴,你不是前段时间就去维和部队了吗?怎么还在国内?”傅建军关心地问了她一句。

    “这边临时出了一点事情,所以我就推迟了去那边的时间了。”殷琴回道。

    其实,她之所以还留在国内,是因为这段时间,她一直在动用军方的势力寻找顾云憬,她觉得这是她欠她的,所以她有责任把她找回来。

    不过找了这么久,她却还是没有找到。

    另一边,梁白庭走到傅斯年身边,看了手术室的方向一眼:“到底怎么回事?”

    来的时候,她就听说了顾云憬被人劫持袭击的事情,于是火速赶了过来,在楼下的时候碰巧遇到了听闻此事后赶过来的殷琴。

    “这件事情,我想,你父亲应该比我更清楚。”傅斯年回道。

    听出他话里有话,梁白庭的神情更凝重了:“你这话什么意思?”

    傅斯年不想跟他解释太多,只是用冰冷的眼眸狠瞪了他一眼:“替我回去转告你父亲,如果顾云憬有任何闪失,我会让所有参与这次事件的人统统给她陪葬!”

    虽然他现在还没有十足的证据证明这次是梁朝阳绑架了顾云憬,但他相信,这件事情一定跟他脱不了干系。

    傅斯年不会随便冤枉人,听他的语气,看来父亲跟顾云憬被劫持有莫大的关系了。梁白庭握了一下拳头,心情更复杂起来。

    就在这时,手术室的门竟然重新开启了。

    大家都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有人出来,赶紧迎上去。

    傅斯年是第一个走过去的,其他的人也都紧随其后走了过去。

    “情况怎么样?”傅斯年问。

    他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到嗓子眼了,按常理来说,脑科手术不可能会这么快,除非……

    心里的那股不安感越发强烈。

    其他人也都很明显地听出他话里的颤音,大家屏气凝声,全都把焦点聚集在出来的医生身上,仿佛连空气都在这一刻凝固住了一般。“恭喜总统先生,夫人肚子里的孩子已经被成功剖出来了,是一对小公主!不过因为还没有足月,所以两位小公主马上会被送到新生儿科先做一番全面的检查。至于脐带血

    ,我们也马上进行了提取,拿去化验了,相信很快就会知道是否跟一寒少爷的骨髓是否匹配。”医生回道。

    “那顾云憬呢?”傅斯年最关心的是她的安危。

    “夫人还在进行全面抢救,不过……”医生说到这里,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傅斯年哑着嗓子问。

    “情况很不乐观,夫人的脑瘤破裂了,造成了颅内大出血,只怕是……”凶多吉少。

    后面的这几个字,医生看了傅斯年一眼,没敢说出口。

    “没有什么‘只怕’!”傅斯年打断他,“我命令你们,不管花多少钱和时间,你们都必须把她救活!”

    “是,总统先生,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的!”医生赶紧点头。

    傅斯年的气场实在太强了,站在他面前便会有一股无形的压迫感,弄得他连半句不好听的话都不敢多言了。

    医生跟他们说完后,又匆匆进了手术室里。

    不一会儿,两个孩子经过处理,便被两个护士抱了出来。

    几个人只是匆匆地瞥了一眼,孩子就被紧急送往了新生儿科。

    接下来,又是长久到令人窒息的等待。“阁下,我们用尽了所有的办法,那几个劫持夫人的人却没有一个人肯供出幕后主使是谁,看样子,他们是受过严格的军事化训练的特种兵,不会轻易背叛原主。”徐勇楠

    走过来,向手术室门口站着的男人汇报道。

    傅斯年的视线紧紧盯着手术门上的透明玻璃,想到顾云憬此刻还生死未卜,他就怒不可遏。

    狠狠地攥起拳头,他的目光如噬血的狼一般犀利:“想尽一切办法,务必给我调查出幕后是谁在操纵!”

    不管对方是谁,他都要让那个人付出沉痛的代价!

    “是,阁下。”徐勇楠应了一声,却并没有马上离开。

    “还有事?”傅斯年说话的时候,视线依然紧盯着手术门的方向。

    “是这样的,一个叫李旭的人自称是跟夫人一起去支教的,他说有重要的东西必须当面交给您。”徐勇楠说道。

    重要的东西?

    一听是跟顾云憬相关的人,傅斯年马上说道:“把他带过来。”

    “是。”徐勇楠应了一声,然后转头,向手下的人递了一个眼色。

    随即,李旭便被人带过来。

    “总统先生,您好。”这是他第二次离眼前这个男人如此近距离,他先是向对方行了个礼。

    傅斯年礼节性地向他回了个礼,然后说道:“你说有重要的东西要给我,到底是什么?”

    “这封信,是云憬特别嘱托我,要我一定要亲自交到您手里的。”李旭说着,将顾云憬过年那天交给他的信郑重地递过去。本来还以为他不用走这一趟了呢,却没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