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楚少的暖婚旧妻 > 第712章:被绑架

第712章:被绑架

作者:唯一的迷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楚少的暖婚旧妻最新章节!

    “所以呢?”女人疑惑的问道。

    “所以呢?所以我抓着夏如沐,我就抓住楚家的一切,你可知道,楚秋叶名下所有的财产,全部都转移给了夏如沐,一样都没有的多。”楚秋叶快速的说着。

    这是女人没有料到的,很显然,也有些犹豫了。

    “若楚亦枫没了这一切,你说,我们的计划有何意义,说到底,你我都要明白,夏如沐才是罪魁祸首,只要杀了她,一切都好办多了。”楚秋叶看着女人,诱惑到了极点。

    女人虽然不太同意,可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她唯有点点头,“好,我同意。”

    “你确定,你同意?”楚秋叶快速的问道。

    “是,我特别的确定,什么时候行动?”女人问道。

    楚秋叶慢慢松开女人,看着外面无尽的黑暗,顿了顿,“明天。”

    “明天?那么快,都不准备吗?”女人知道要提前做这件事情,但是,未免也太快了一些吧。

    楚秋叶就这样哈哈大笑,许久之后,小手捂住胸口,“这里有一股怒火,那就是仇恨,任何人,都不可以改变的,放心吧,明天我会处理好的,倘若真的有事,与你无关。”

    “楚秋叶。”女人低声的喊着。

    楚秋叶慢慢的坐在地上,看着女人的脸颊,笑起来了,“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话虽然这样说,女人依然是担心。

    可再多的担心,都是无用的,如今,女人唯有祈祷了。

    黑夜,会慢慢消失,取代她的,是明媚的阳光。

    清晨,不等楚亦枫和夏如沐约楚秋叶,她倒是直接给了地址。

    只是,单独找了夏如沐。

    夏如沐很想告诉楚亦枫,可楚秋叶规定了,若告诉楚亦枫,就拿孩子下手。

    虽然夏如沐知道,楚亦枫一定会将她保护的很好,可是万一呢?

    更何况,这是两个女人之间的事情,的确应该单独处理的。

    “在想什么呢?”楚亦枫大手落在夏如沐的肩上,不解的问道。

    夏如沐忙收起电话,露出微笑,“没事。”

    “确定吗?”楚亦枫有些紧张了。

    “没事,你放心吧,今天我要去公司以下,瑾说过会退出股份,但是,我还是要给他补偿,虽然他拒绝了,可我坚持,等我事情解决好了,我打电话给你,你来接我,好吗?”夏如沐问道。

    楚亦枫听到这话,顿时就开心了。

    “好,我知道了。”楚亦枫说完,就给夏如沐弄吃的了。

    “楚亦枫,你喜欢过楚秋叶吗?”夏如沐突然问了句。

    刚好楚亦枫在喝东西,直接呛住了,一脸疑惑的看着夏如沐,“我喜欢谁,你看不出来吗?”

    夏如沐就这样笑起来,忙点点头,“知道了,快吃吧。”

    楚亦枫邪魅一笑,就乖乖吃东西了。

    夏如沐重重叹了口气,但愿,所有的一切,都可以很顺利的解决吧。

    吃好早餐之后,夏如沐根据楚秋叶给的地址,来到了目的地。

    而楚秋叶就坐在里面,等着她,偌大的仓库,就他们两个人。

    楚秋叶站起来,一步步走到夏如沐的面前,还往外面看着。

    “你放心,我一个人来的。”夏如沐说着。

    “呵,你是过于自信吧?”楚秋叶忍不住冷笑起来了。

    “楚秋叶,你所有发生的事情,我都知道了,这件事情,和楚亦枫无关。”夏如沐说道。

    楚秋叶听到这话,就握紧拳头,原本想要动怒,可还是忍住了。

    有些账,要慢慢算的。

    “若跟楚亦枫无关,就是你的错了。”楚秋叶说的直接。

    “楚秋叶,当初如果不是你心怀不轨,想要对付我,结果害了自己,就不会有后面的事情,你要怪的是你自己。”夏如沐快速的提醒。

    人有时候真的很奇怪,明明就是自己做错了事情,可转眼,就要怪别人。

    若每一次,自己做错的事情,都归咎在别人的身上,永远都会沉醉仇恨之中。

    若一直这样下去,谁都救赎不了。

    听到这话,楚秋叶哈哈大笑,“怪我?即使当年,我嫉妒你,怨恨你,我都没有伤害你,可是,你们将我送到国外,我被人绑架,受人虐待,还被人侵犯,我无辜怀了孩子,*都被拿掉了,你觉得,我的错?”

    夏如沐握紧拳头,顿了顿,“楚秋叶,我们真的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不管你信不信,跟楚亦枫无关,是暗夜做的。”

    “暗夜?他是谁?在哪里?”楚秋叶大声的质问。

    “暗夜的目的是楚家所有人,他已经死了。”夏如沐说着。

    楚秋叶听到这话,冷笑一声,“所以,死无对证是吗?”

    “我......”

    “夏如沐,我被送到国外,我不止一次的求你们,放过我,我知道错了,饶过我一次,我被人绑架,遭受虐待的时候,我也乞求你们,可你们不理会,我遭人侵犯,快要折磨死的,我也乞求,可依然无果,我躺在病床上,被人拿掉*,我依然乞求,可你们在哪里?”楚秋叶说这些话,面目狰狞,恐怖到了极点。

    说实话,夏如沐可以想象,楚秋叶的激动,可要怎么解释呢?

    “你们在哪里?告诉我?”楚秋叶犹如发了疯一样的质问。

    性侵和暴力,是最伤害女性的,即使曾经和楚秋叶有过过节,可如今,听到她狰狞的模样,依然是心疼愧疚的。

    “楚秋叶,对不起,我不知道,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夏如沐抱歉到了极点。

    “对不起,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值钱的,我没有觉得有任何的意义,夏如沐,若真的觉得愧疚,不如,来点实际的。”楚秋叶说完,就慢慢靠近。

    夏如沐看着楚秋叶的眼眸,有点恐惧,本能往后退着。

    “怎么?既然敢一个人来,就应该知道后果,如今害怕,晚了一点吧?”楚秋叶就这样冷笑起来。

    “楚秋叶,我知道,你怨恨到了极点,我更明白,我说再多,都无用,可是,别再错下去了,这样对你,没有任何好处,你懂吗?”夏如沐苦口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