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封少的掌上娇妻 > 第1916章 观察

第1916章 观察

作者:云淡月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封少的掌上娇妻最新章节!

    夏初七将发生在封父身上的奇怪举动,仔仔细细地跟医生杰克说了一番,末了,封洵也点点头补充道:“杰克,你觉得我父亲这样,究竟是因为病情发作,还是别的原因?

    ”

    “封少,少夫人,封老这种情形,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医生杰克沉声问道。

    “我们才刚刚把他接回家,这是我们第一次亲眼目睹,之前的看护没有交待过这件事……”封洵皱眉说道。

    “杰克医生,他这样到底和梦游有没有关系,一般得过躁郁症的病人,会在梦游过程中认不出人,然后做出一些奇怪的举动吗?”夏初七迟疑地问道。“有些人梦游,的确会做出一些奇怪的举动,之前新闻里有报道,梦游者醒来会发现自己去了另一个城市,但是醒来之后什么都不记得,但他在梦游过程中甚至能做到无障

    碍买票乘车……”

    医生杰克说到这里,想了想,对封洵和夏初七笑着宽慰道:“封少,少夫人,我看封老的精神状态还算稳定,至于他会不会持续发生这种情况,不妨再多观察几天!”

    夏初七和封洵对视了一眼,也只能点点头应了。

    等送走了医生杰克,封洵和夏初七又重新回到封父面前,见他戴上了老花镜,正在认真地看着庄园订阅的杂志,和正常人几乎没有两样,心情有些复杂。

    如果父亲昨晚没有发生那么奇怪的举动,他们也不至于太担心……

    封父眼角的余光,察觉到封洵和夏初七似乎正在静静地注视着自己,放下手中的杂志,取下眼镜惊讶地看着两人问道:“你们怎么表情怪怪的,杰克医生送走了吗?”

    “送走了……”封洵微微颔首。

    “那就行了,看你们的表情,难不成我的身体状况不好?”封父笑着打趣了一句,封洵和夏初七连忙异口同声地摇头答道:“当然不是!”

    “那你们何必表情紧张……”封父忍俊不禁,低叹了一声,按了按自己的脖子说道:“不过我现在的确是不得不服老,看了一会儿杂志,就觉得颈椎受不了!”

    “爸,外面阳光不错,您也别坐在家里看书,不妨去后山打一打高尔夫?”封洵突然这么开口提议道。

    封父思索片刻,欣然点头,笑着答道:“这样也好,好久都没人陪我打高尔夫了……”

    他说到这里,缓缓站起身,对封洵和夏初七摆手笑道:“你们今天要是没什么事,就陪我一起打一会儿,对了,叫上小诺亚那孩子!”

    “爸,小诺亚他已经离开这里了……”夏初七连忙答道。

    “离开这里?”封父顿时一愣,不解地问道:“他一个孩子,离开这里能去哪里?”

    “他在费城那边的学校要开学了,所以我和封洵就派人送他离开,回费城继续读书!”夏初七淡笑着解释,只字不提昨晚的事,以免封父多心。

    “原来是这样,既然是读书,就在这边不好么,又何必非要送去那么远的费城?”封父眉头微皱,摇摇头若有所思地说道:“他一个孩子家,送到那么远,恐怕不太好……”

    “他已经习惯了那边的读书环境,而且我们迟早也会过去陪他的,小丫头还要继续完成在费城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学业!”封洵微微一笑,轻描淡写地说道。封父看了一眼夏初七,大概已经猜到她完成学业的目的,点点头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拍了拍夏初七的肩膀笑道:“看来你已经做好准备,以后能帮助封洵一起打理公司

    了,很不错!”

    夏初七吐吐舌,笑容有些惭愧:“还是等我先完成学业,再好好地帮助封洵,总不能以后在决策方面,拖他的后腿!”

    “好孩子,我相信你可以的!”封父笑着跟夏初七加油打气,眸中满是信任。

    夏初七心中浮起一抹感慨之情,如果封父昨晚没有发生那些奇怪的举动,就和寻常人没什么两样,那样该多好……等封洵和夏初七陪着封父一起,坐着庄园的游览车直接驶向了后山的高尔夫球场,换好衣服的封父,在阳光的笼罩下,整个人多了几分神采,对封洵打了个响指,笑着说

    道:“来,封洵,先陪你爸打一局,我看看你的技术现在如何了!”

    夏初七担心封洵的伤势,不等封洵回答,连忙主动开口道:“爸,不如我先陪您打?”

    “怎么,封洵竟然需要你代他出马了?”封父微微挑眉,似笑非笑地打趣道。“当然不是,不过我之前高尔夫打得不太好,后来还是封洵亲自教我,所以我想试试……”夏初七笑着找了个理由,但是封父并没有接受,反而笑眯眯地答道:“那你等会儿

    再跟我讨教,我先和封洵来个父子较量!”

    “可是……”夏初七还想说些什么,封洵按住她的肩膀,对她使了个眼色,就点点头对封父笑道:“好,爸,我陪你先打一局……”

    封父率先挥杆,一旁的夏初七,拉了拉封洵的手腕,低声叮嘱道:“你输给你父亲不碍事,千万别忘了,你身上的伤势还没有恢复,而且你的手掌……”她说到这里,翻过他的掌心看了看,眉头紧皱,封洵摇头低笑,轻轻抚了抚她的头发,柔声安慰道:“小傻瓜,打高尔夫不是什么剧烈运动,不会让我的伤口出问题,别担

    心……”夏初七也只能无奈地点点头,站在一旁,亲眼看着封洵和封父打这一局,见两人言笑晏晏,阳光笼罩在两人高大的身躯上,即使只看身影,也觉得是感情不错的亲父子,

    不由看得出了神。虽然封洵口中很少提起自己的父亲,但她知道,他其实内心深处,一直都是很在意他的父亲,当初制造那一出假死,将发病的父亲转移,不只是为了护住整个封家的家族

    名誉,也是为了保住他的父亲!都说封洵不懂什么亲情,但他其实一直在用他的办法,保护着他自己认可的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