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窝三宝,总裁喜当爹 > 第1673章#160;番外之肆无忌惮的出手

第1673章#160;番外之肆无忌惮的出手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一窝三宝,总裁喜当爹最新章节!

    第1673章#160;番外之肆无忌惮的出手

    冲进金饰店的幻影轻微受损,车内安全气囊弹出来,沈鹤骞亲眼看着跟踪的车辆离开,随即陷入昏迷中……

    “0101,我是02,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

    “收到收到,02请讲!”

    “鸡公山大街好再来金饰店发生一起车祸,有人受伤,请马上派人来支援!”

    “马上派人支援,马上派人支援!”

    抵达现场的警察马上用对讲机开始叫人来帮忙,仔细的观察了一下现场的情况,准备开始实施救援。

    半夜三更怎么有警车的声音?周围那些邻居商铺听到动静,都打开门出来……

    星空贴纸,满满的小彩灯,床上还有各种各样的毛绒娃娃,房间的主人一看就是一个女孩子。

    此时此刻,这个房间的小主人还没有睡觉,不停的嘟嘟囔囔,她现在是憋了一肚子的话,需要给其他人去吐槽。

    “瓜子,你说骞少这是什么意思呢?我怎么感觉我现在越来越搞不懂他了?一开始让他碰到我这么狼狈的模样,阴差阳错成为他的私人秘书,现在又总是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举动,好羞涩好羞涩……”

    梁昕抱着怀中的这个小熊,一副花痴的模样讲述她那些少女的心事。

    说到动.情处,竟然用被子蒙着红红的脸蛋,“我根本想不到合理的解释,感觉脑子好疼啊,还是明天多吃点儿核桃补补脑子吧。”

    想来想去也没有一个合适的解释,只能作罢。

    梁昕渐渐忍不住的打哈欠了,平时这个时候早早已经进入了梦乡,今天熬夜有些晚了。

    想着想着,眼皮越来越沉,闭上眼睛,渐入佳境,她要去跟周公约会了。

    “因为爱情,不会轻易悲伤……”

    手机铃声突然响了,本来打算睡觉的她又醒了。多半是闺蜜骆静雅打来的电话,她经常喜欢半夜睡不着的时候找人聊天。

    “怎么了?你又失眠了,睡不着?”迷迷糊糊的声音,她压根没有看是谁打来电话,直接认定了就是闺蜜。

    “小昕,骞少在回家的路上出了车祸,你现在马上来医院一趟。”

    于弘志焦急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过来,他现在正在医院的走廊外面,事情的前因后果也不太清楚,只是接到医院的通知。

    “志叔?骞少出车祸?在哪个医院?”梁昕本来迷糊的大脑瞬间清醒,一个机灵从床上坐起来。

    一连三个问句,语气却是越来越着急。

    怎么会突然出车祸呢?骞少从小对车方面就非常有天赋,听爸爸他们说,在他还是一个两岁的孩子的时候,就非常喜欢坐在车上模拟大人的样子开车,学的有模有样。

    十九岁的时候还玩赛车,拿过奖呢!对他的车技当然是毋庸置疑,其中难道有什么猫腻吗?

    顾不得想这么多,挂了电话,简单的穿了件衣服,马上赶往医院!一路上心里都在不停的祈祷,千万不要让他出什么事才好。

    抵达医院的时候,已经凌晨了,走廊里零零星星有病人和家属出来上厕所,前台的护士还在值班。

    正当梁昕想要打听一下沈鹤骞的病房,听到不远处一个声音叫她,随即看到于弘志。

    “小昕,在这里!”于弘志站在病房门口等待已久,今晚上确实是他的失职,平日都有他跟在骞少的身后,只有今天疏忽了就出了这样的事。

    “骞少他怎么样了?”梁昕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几分担心的语气朝病房里面张望,不管怎么说受伤疼的总是他自己。

    “进去吧,不幸中的万幸,还好只是一些轻伤,没有什么大碍,估计住院休息一周就可以了。”于弘志似乎有一声轻微的叹息。

    梁昕推门进去,看见沈鹤骞苍白着脸色闭着眼睛躺在病床上,输液还在滴着,身上换上了病号服,整个人显得有些虚弱。

    心里不由得生出一种疼惜之情,还有几分内疚,如果他不是执意送她回家,怕是今天也不会出这样的事情。

    “骞少,你醒了?”于弘志低低的声音问道。

    梁昕再次看向沈鹤骞的时候,他的眼睛已经睁开,躺在床上,眼神的方向朝着他们两个人看过来。

    “嗯。”沈鹤骞的声音虚飘着,看到梁昕也在这里,精神瞬间好了起来,仿佛刚刚发生的车祸与他无关一样。

    “怎么会这么不小心?我就说我可以自己回去……”梁昕一开始语气有些重,后面越说声音越小,这么凶哪里是跟主子说话的语气。

    她是太着急了,才会这么担心。

    “是有几辆车跟在我的身后,看样子是故意要置我于死地,我急中生智,冲进了旁边的一家金饰店,这才幸免于难。”沈鹤骞这才跟他们讲述事情的来龙去脉。

    如果单单只是开车出车祸,那也太小看他了,秋名山车神的名号可不是浪得虚名。

    “怎么会突然有车跟踪呢?但事情也太巧了,白天才刚刚公布了遗嘱的内容,你顺利成为沈家掌门人,晚上就发生这样的事情,摆明有人想要加害于你。”于弘志看着骞少,话里意有所指,他只是没有想到二老爷跟三老爷两个人也太明目张胆了。

    这么着急就要动手,难道他们另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怕被人发现?

    “我出事,最大的受益人不就是二老爷跟三老爷吗?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动手这么快,不愧是我的好叔叔呀!”沈鹤骞眼神中多了些冷酷。

    既然这一次没有成功,让他沈鹤骞活了下来,他就要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他们肯定是想趁着你没有顺利接管沈氏公司的时候动手,不然等以后,怕是难度更大了。我们要多加小心,多加防备,免得他们再动什么歪心思。”于弘志在沈家效忠这么多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谁是什么样的人,能做出什么样的事情,他都心里一清二楚。

    “同样的事情不会发生第二次,他们没有机会了,把今天晚上所有路段的监控录像调取出来,我要让他们知道什么叫以牙还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