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雅拉世界之旅 > 第三百二十三章 正常下的异象

第三百二十三章 正常下的异象

作者:京城浪子1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雅拉世界之旅最新章节!

    “奈莉在压力之下,选择了同归于尽的计划,这是面对达纳库斯给她制造的强大压力的自然反应,以奈莉刚强的性格,如此选择是必然的结果,就算重来一千遍一万遍,也不会有任何改变。”潘尼斯着重强调道:“再来看达纳库斯,咱们不提他是否预料到这个结果,就说他在这之后的反应,他没有尝试欺骗,没有尝试迂回,没有尝试任何其他方式,而是以强硬对强硬,直接选择了正面冲突。如果说,这是两个奈莉在对战,会出现这种结果我一点都不奇怪,两个笨蛋遇到一起,做出什么事我都不会觉得惊讶。但那是达纳库斯,那可不是奈莉那种笨蛋,他是玩弄灵魂玩弄人心的大师,他可以在我时刻保持警惕的情况下,依然很轻松的找到我心灵的弱点然后攻破它,谁要告诉我,这样的神灵,居然会什么尝试也不做,直接像个笨蛋一样,用生命来赌自己占据奈莉躯体的速度,而且最后还赌输了,雅拉大人在上,这种话我绝不可能相信。”

    “这种事,不仔细想的话,还真是不容易发现问题啊。”黛妮娅若有所思的点头说道:“但是,经过你提醒之后再回过头去分析,就会发现的确充满了违和感,确实不该像是达纳库斯那种聪明人做出的选择。这样来看的话,也许你的猜测真的有些道理,他这么做,就算不能确定是在逼你杀死他,也说不定另有其他目的。”

    “是的,不过我比您的看法更肯定,我几乎可以确定,他就是在逼我杀死他。”潘尼斯脸色严肃,非常肯定的说道:“因为我相信我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我想,如果您当时也在场,看到了他的表现的话,应该也会得出同样的结论。”

    “这样吗?”黛妮娅皱着眉问道:“你进入了达纳库斯的世界之后,发生了什么事?”

    “其实看起来没什么奇怪的是发生,一切都很正常。”潘尼斯笑了笑,自信的说道:“但是有些时候,异常现象往往会潜伏在正常的状态下,用来迷惑观察者的视线。达纳库斯犯了一个错误,也许他认为,在被他的意志扰乱的情况下,我很难恢复真正冷静的思维,会因此被他的引导着帮助他执行自己的计划,也许他没有想到我会在阿蒂米斯大人的帮助下,从他的干扰中恢复清醒,所以他做的有些过火了,以至于暴露了自己的目的。当然,这个原因也只是我的猜想,但是,无论是不是这个原因,他都实在不应该在我进入雾之门之后,还维持着对奈莉的压力。”

    “哦?”黛妮娅不置可否的说道:“为什么呢?”

    “首先必须明确一个前提,一百年前,为了获取一具躯体,他认真研究过我们这些人,至少认真研究过我和奈莉。”潘尼斯加重语气,强调道:“明确了这个前提之后,我就有理由相信他足够了解我的性格,他可以预料到当他做出某种行为的时候,我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的确,你的应对行为并不难预料。”黛妮娅点头赞同道:“很多时候,我们都可以预见到。”

    “多谢关注。”潘尼斯向四周的虚空处点头致意,继续说道:“各位可以预见,显然达纳库斯也可以,那么,如果他的目的只是普通的寻求复苏,当我带着足以威胁他的狩猎之箭进入雾之门之后,他该做什么?如果是我的话,我会第一时间停止一切活动,把自己隐藏起来。”

    “这时候再隐藏已经没有意义了吧。”黛妮娅疑惑的问道:“你已经到了他的面前,他再隐藏的话……唔,不对,确实有意义,隐藏起来是最好的选择。”

    “是的,隐藏起来才是最好的选择。”潘尼斯脸上挂着冷冷的笑容,寒声道:“当我进入他的世界以后,他继续给奈莉施压,无非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他在垂死挣扎,试图在最后一刻占据奈莉的身体,以此逃避死亡的命运。但是实际上,这样才是真的没有意义,因为奈莉还在抵抗,他的垂死挣扎就算成功了,真的吞噬奈莉的意志,至少也需要一个几秒的过程,而在这个过程中,时间足够我射出几次狩猎之箭了,所以,垂死挣扎并不能给他带来活下去的希望,反倒会加速他的死亡。而如果隐藏自己的存在,反而很有可能产生效果,不,至少我自己可以肯定,一定会产生效果的。”

    没有人去询问他,为什么隐藏自己的存在会产生效果,实际上大家都知道原因,就像他所说的,不到万不得已奈莉也不会选择同归于尽一样,以潘尼斯对奈莉的感情,不到万不得已,他也绝不可能忍心下手杀死奈莉,只有断绝了他一切希望,让他彻底相信奈莉已经失去了所有被挽救的机会,他才有可能射出手里的狩猎之箭,埋葬自己挚爱的灵魂。所以,如果达纳库斯选择隐藏自己,那就会给潘尼斯带来一种不切实际的虚幻希望,认为也许奈莉还有机会,也许还有时间,也许狩猎之箭可以暂时压制住达纳库斯,从而导致杀死奈莉的决心慢慢减弱。当然,这只是一种可能性而已,是否真能产生效果还要靠实践检验,但是至少对于达纳库斯来说,比起那样垂死挣扎,要更有活下去的希望。

    “他应该知道的,给你留下希望,才是阻止你射出狩猎之箭最好的方式。”黛妮娅在凝望了虚空一阵之后,点头道:“维斯顿也认可你的说法,我和维斯顿算是比较熟悉达纳库斯的两个神灵了,必须承认,以达纳库斯的头脑,不该犯这种错误,而且是一系列错误,所以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这也就是我最开始为什么认为,他在我面前一边跳一边喊来打死我呀的理由了。”潘尼斯冷笑着说道:“想要忍住真的打死他的欲·望,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不过,凯尔啊。”黛妮娅忧虑的说道:“我发现你一直在回避一个问题,也许并不能算回避,但是你从头到尾都没有提起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