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日边缘 > 第815章 线索

第815章 线索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末日边缘最新章节!

    塔丽科娃的小嘴张成了字,不敢置信地看着从岩洞里走出来的萝拉。她身上的气息仍旧显得虚弱,却没有了之前那种被死亡笼罩的味道。脸上那种不自然的红晕已经完全消失了,脸色还有些苍白,但眼中已经恢复平时的神彩。塔丽科娃丢开哈勃跑了过去,先绕着萝拉转了一圈,再用力抱住。

    她的头几乎埋进萝拉的胸口,道:“太好了,萝拉。你真的没事了?”

    “没事了。”萝拉肯定道。

    “那个人究竟是怎么治好你的,你刚才看上去很严重。”塔丽科娃抬起小脸问。 &小说 nbsp;“这个嘛……”萝拉看向随后走出来的艾伦,淡然笑道:“这可是个秘密。”

    塔丽科娃露出两颗尖牙:“我最讨厌秘密!”

    艾伦也笑了起来,忽有所感,往前看去时。一团黑雾无声涌开,然后贝尔摩德就从雾中钻了出来。他先是看向萝拉,然后露出一抹颇含深意的笑容。再看向艾伦,耸肩道:“让他跑了。”

    “是什么人?”

    “人类。”贝尔摩德说:“我只和他短暂交手了一次,不过足够了。那是个男人,年纪大概在三十以下。亚麻色的头发,戴着眼镜,冰冰冷冷的样子,但手底很硬。而且很擅长隐匿运动,速度也快,我追出几十公里,还是给他甩掉了。”

    艾伦点点头:“这里人烟稀少,人类应该不会在这片地区活动。如果出现在这里,那么基本可以肯定,对方是冲着我来的。”

    所有人齐刷刷把目光投向了他。

    艾伦肃然道:“因为他想狙击的目标,本来应该是我才对。”

    在距离艾伦等人所在的谷带上百公里之外,有一团小小的火光在群山间闪烁着。一群刺犬看到那团火光,发出如同哽咽般的低鸣。突然刺犬像被什么东西惊吓到般,尾巴一夹,迅速地爬下这个山头,飞快消失在夜色里。

    片刻后,一个人爬上了这块高地。莱斯低骂了两句,手一挥,一个刺犬的脑袋滚到了不远处的灌木边:“这些不长眼的东西,不给点教训还真当老子是吃素的。”

    那群刺犬已经跟了他们一段时间,不过今晚之后,大概它们没有勇气继续跟下去。因为它们已经知道,莱斯这些人不是什么可口的猎物,而是比它们还要危险的生物。

    黑暗中响起了风声,莱斯眯了眯眼睛,视线中一道淡淡的影子迅速接近。片刻后,他的副官迪尔就背着一口狙击枪来到附近。看到迪尔身上几片灼烧过后的痕迹,莱斯的眼神变得有些危险起来:“迪尔先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之前的命令应该是跟踪,寻找,并且盯紧我们的目标。那里面应该没有战斗的指令吧?”

    “是我擅自行动了。”迪尔倒是大方承认。

    莱斯有点头痛地看着迪尔,他这个副官绝对是个麻烦。而且这个麻烦还是他自找的,当初就是他从死囚营里亲自把眼前这个对人冷漠,对自己更加冷漠的混蛋给提了出来。莱斯那些引以为傲的折磨人的手法,放在迪尔身上压根行不通。毕竟折磨的手段再高明,也要对象会害怕恐惧才能生效。

    像迪尔这样的,只怕莱斯要杀他,他还会把脖子伸长一些让上司好方便些。莱斯抚额,道:“你大概会给我一个解释吧,亲爱的迪尔先生?”

    “当时目标和两名呼尔玛女性在一起,其中一名明显对目标有好感。从目标表现出来的情绪和行为,我做了简单的评估。假设我对那名女性动手的话,会引起他的反应,那时我有七成的概率可以杀了他。”迪尔像一架没有感情的机器报告道:“但在真正动手的环节上,目标的反应和我预估的出现偏差,所以我搞砸了。”

    “七成你就动手了?你完全可以通知我们,然后咱们悄悄摸上去。那时候我们可爱的艾伦先生大概还愉快地骑着那个赤鬼女人,在他爽上天的时候干掉他不是更好吗?”莱斯又摇了摇头:“该死的,为什么他会和赤鬼搞在一起,所以我最讨厌出现意外这种东西了。”

    “不管如何,我弄砸了。按照您定下的规则,我必须接受惩罚。”迪尔突然手一翻,就多了把匕首。然后还没等莱斯同意,匕首就已经刺进自己的胸口。他拨出,喷出的血箭几乎溅到莱斯身上。迪尔还想再刺,莱斯的手已经捉住了他。他略有些疑惑地道:“还有两刀?”

    “算了,那两刀等任务结束后再说吧。我现在还需要你的能力,你先把自己弄残了我还打个鬼?”莱斯皱眉:“快点止血,然后去通知唐恩那蠢货,现在不是睡女人的时候,或许我们该出发了。”

    莱斯点头:“一百公里的话,我们只需要四十分钟。不过可以预料的是,对方肯定也会离开。”

    “无所谓,总会逮着他们的,只要我们吊在他们后头的话。”

    就如迪尔所预估的一般,当莱斯两支队伍到达艾伦他们之前休整的营地时,那团篝火早就熄灭,倒是石垒上还有吃剩下的烤肉留了下来,以及旁边几具刺犬的骨架。迪尔在寻找着艾伦踪迹的时候,莱斯却盯着那些骨架,竟似看得入迷。旁边的唐恩骂了声:“几具骨头架子有什么好看的。”

    “你懂个屁!”莱斯骂着人,可脸上却挂着温柔的笑容,简直像是在看情人的裸体。他伸手,在一具骨架上轻轻摸过,并把沾了些许血迹的手放在嘴边轻吮:“这些可怜的刺犬,都是给人生剥了皮肉。”

    “废话,难道那些狗还会自己脱皮不成?”

    “没那么简单。”这次莱斯没有计较唐恩的话:“你仔细看看这些骨头,它们表面的纹理是如此的干净,连一道刀痕也找不到。这意味着什么,这代表着给这些狗狗来一次脱骨手术的家伙,他对生物的构造有着异常深刻的理解。每一刀下去均随着肌肉的纹理而走,解开这些狗狗的皮肉,就像拉下一道衣服的拉链那么简单快捷。唐恩,如果你还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的话,我想你可以去死了。”

    唐恩的脸色终于有些变化,他看上去连脑袋也装满肌肉,可毕竟并非真的如此。光头上校还是有些脑子的,如果说落刀的人有这么精湛的刀功,那么这些刀法施展在人体上的时候,想必就不那么舒服了。只要简单想想那些刺犬的骨架换成人骨,已经足够他脸色苍白了。

    片刻后迪尔回来:“找到了一个岩洞,他们应该在那里呆过。还有这个……”

    他摊开手,掌心是颗弹头,自然是他打出去的那颗脏弹。迪尔说:“在岩洞里还发现了一些血迹,是那个赤鬼女人的。我击中了她,脏弹里的基因崩溃药剂也一滴不存。显然在击中的瞬间,针头受压已经将药剂压进那女人的体内。可洞里没有发现赤鬼的尸体。”

    “或许他们带走了,又或者他和唐恩一样,喜欢搞尸体玩。”莱斯开了一个恶劣的玩笑。

    “不。”迪尔直接否定了上司的想法,他这么直白且不留情面的做法,让唐恩坏笑了起来,看得莱斯牙痒痒,却又无法对迪尔指责什么。迪尔就是这么一个人,就算杀了他也不会改变,指责就显得无力了。迪尔认真说:“我尝过她留下的血,得到一些模糊的信息。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事,但我可以肯定,那个赤鬼没死,而且很健康。”

    “你的意思是,我们的基因药剂对赤鬼无效?”莱斯皱眉,这倒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毕竟研发药剂的家伙也是根据大多数生物的基因构造来设计的,如果赤鬼的基因链和已知的广泛生物不同,那么药剂不起作用也在情理之中。

    “不,不是这样。”迪尔再次否定:“当时我可以感觉到,那女人的气息的确起了变化。也就是说,药剂是起作用的。可她活下来,那只能说明,她或者目标手里,有能够逆转基因崩溃的东西。”

    “赤鬼才没那么高明,他们就是些野人。肯定是我们的艾伦先生,这可真是越来越有趣了。如果他手上有那种东西的话,我相信那比他的命更值钱。”莱斯摸了摸下巴:“看来有必要稍微修正我们的行动细节。”

    唐恩大声道:“你没权力这么做。”

    “是,我是没权力,不爽你可以杀了我。”莱斯毫不客气地说,又道:“但是光头,上面也没说我们在任务的时候不能赚点外块。别告诉我你没这样干过。”

    唐恩耸耸肩膀:“那收益我要四成。”

    “三成,如果有那东西的话,我只给你三成。”

    唐恩哼了声,没有拒绝,便是默认了莱斯的分配。莱斯欣然拍掌道:“好,全部人给我打起精神来。我要你们放亮自己的眼睛,把我们的艾伦先生给我找出来!”

    迪尔立刻点了几个人,和他一起行动。这些人就是队伍的触角,他们散了开去,不放过任何可疑的细节。在迪尔这种观察入微,又极谨慎的人带领下,艾伦留下的痕迹正给一一找出来。这些痕迹指向同一处方向,可谁知道,这些线索是否他故意留下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