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河梦想 > 第三百章 凤姑娘

第三百章 凤姑娘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星河梦想最新章节!

    凤……凤姑娘?

    他是在说外域第一美人凤依华?

    风依华其实是今天的主角,但是从陈飞扬到场之后,她其实一直没有说话,只是身穿红衣,安静的坐在厅堂一角,一道珠帘之后。

    直到刚才。

    陈飞扬出剑的时候。

    凤依华喊了一声“在上面”。

    别人没有注意,陈飞扬可不会不注意,今日千机庄中,实力最强的,本来就是这位第一美人凤依华。能够看破他剑势的人,也只有这么一位。

    “他在说什么?”

    “他是说凤姑娘看穿了他剑法的奥秘?”

    “凤姑娘难道是高手?”

    “不可能,凤姑娘行走江湖也有好几年,从来都知道她是不谙武功,只醉心琴艺歌舞,哪里会是什么高手?”

    议论声更大起来,因为涉及到美人,比之刚才的喧嚣反而更大了几分。

    不过这一次,因为陈飞扬的剑法威力,也有不少人偏向于相信他。

    “陈公子的剑法这么高明,无论如何不会说谎吧?”

    “堂堂武君,难道会看错不成?”

    “要是凤姑娘真的是与陈公子相当的高手,细细想起来真是可怕!”

    在这一片喧嚣声中,身为此地主人的易天恒当然要开口讲话,当陈飞扬开口的时候,其实他也是震惊不小,但毕竟多经风浪的老江湖,很快就沉住气。

    “老朽眼拙,竟是没看出来凤姑娘是如此高手,失敬!失敬!”

    他这句话,就是为陈飞扬做注脚,证明了凤依华确实是高手,顿时引起了一片哗然。

    凤依华翩然一笑,伸手掀开珠帘,娉娉婷婷走了出来。

    她的身材极高,比一般男人还高半个头。云鬓青丝一直垂到膝间,甩动之间,气势极强。

    她的面色苍白如玉,双目却如朗星。五官精致,称得上是绝色美人。

    尽管是女性,陈飞扬却丝毫不敢小觑这个女子。

    ——或者说,将来任野的大武皇朝,一半天下是从凤依华手中得来。

    如果不是风依华嫁给任野。江南不会那么容易平定,他们更不会那么容易战胜其余几个大势力,包括天晶谷、魔教这种隐藏的宗门。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今日千机庄是风云际会,未来十年的风云人物之中,任野、凤依华和殷俊都已经到场。

    可惜,殷俊已经倒在自己的剑下。

    而凤依华与任野的这段姻缘,在一开始似乎也被扭曲了方向。

    凤依华。

    魔君厉血的嫡系传人,一身以颠覆魔教为最大的目标,是这一代年轻人中最早踏入武君的高手。事实上她若不是对任野堕入情网,乃至破了魔修之法。第四武皇或许轮不到任野,而将是这个女子。

    她在中原行走多年,一直都以不谙武功的才女面貌出现,一直都未曾露破绽。

    千机庄之后,她结识任野,这才被卷入风云聚会的大漩涡中,在争夺万载玄珠的过程中暴露了身份,被天下武林追杀,甚至连累到了师父魔君厉血。

    这也算是一段孽缘。

    ——既然如此。陈飞扬丝毫不介意将其切断。

    当然,这同样是无心的,他今日所要做的,无非是试试凤依华的武学。

    ——也确定一下自己在这个世界之中的位置。

    这世上武君为数不少。凤依华目前的修行,大约在武君之中属于中游,陈飞扬如过能胜过他,大概表示他已经在这个世界之中位于最顶尖那一拨人之中。

    如果胜不过,那意味着他似乎更加低调为好,因为武君虽然已经是高手。但在之后的大时代之中,天翻地覆,也不知道有多少位武君陨落,切切不可自以为是。

    ——陈飞扬原本也是想要找凤依华麻烦的,只是此人演技极高,若是无凭无据开口要挑战这位外域第一美人,只怕首先就要过无数护花使者这一关。

    没想到自己一剑击杀殷俊,倒是引得这位隐藏极深的大鱼浮出水面,也算是意外之喜。

    “凤小姐!”

    “这等狂徒,我来帮你!”

    “小姐小心!”

    即使是现在,凤依华依旧有不少拥趸不肯相信,抢先护花站在她面前。

    凤依华却笑了。

    “多谢诸位关心,不过没想到当今之世,居然出了陈公子这等人物。”

    “长孙邪已经出现在中原,天晶谷代代单传,不可能还有师兄弟,你们三人同来,能有这样的修行,我想来想去,只有一个组织能够做得到这一点。”

    凤依华的眸子泛出红色,精光四溢。

    陈飞扬恍然大悟。

    凤依华这么大反应的原因,当然是因为怀疑陈飞扬等人是魔教中人。

    她幼年之时,目睹一家七十三口,尽数死于魔教之手,后来得魔君厉血救助,这才保住了性命,所以别的事她都可以忍,但对魔教之事,却绝不能忍。

    甚至不惜暴露身份,放弃隐藏多年的大计,也要来找陈飞扬的麻烦。

    ——其实她的判断不能算错,魔君厉血对天下武林无所不知,他既然说过能够培养出武君的组织只有天晶谷和魔教,凤依华也从来没有怀疑过。

    ——事实上如果没有陈飞扬他们,这个结论一点都没错。

    可惜,她遇到的是陈飞扬他们出现,改变了时间线的世界,这也就意味着她的身份暴露,变得毫无意义。

    “魔教。”

    “只有魔教!”

    凤依华语气怨毒,与平日的清雅全然不同,她的护花使者们为她的气势所慑,惊讶的向两边散开。

    魔教?

    这三人,真是魔教中人?

    易天恒狐疑的瞧着陈飞扬——但不管怎么看,他都是正气凛然,倒是站在他对面的凤依华,有一种魔焰熏天的感觉。

    “我并不是魔教中人。”

    陈飞扬很诚实的开口。

    “凤姑娘恨错人了,这一身武学暴露的也太早,只怕令师会很不满意吧。”

    他悠悠然反问。

    凤依华顿住了前进的脚步,周围之人顿时觉得胸口一滞,这才发现刚才竟然随着凤依华的前进,心跳和呼吸不自觉的被她所影响,以至于完全乱了节奏。

    “你知道家师是谁?”凤依华双眸如血,冷冷的瞪着陈飞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