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河梦想 > 第二百九十九章 一剑绝世

第二百九十九章 一剑绝世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星河梦想最新章节!

    “找死!”

    殷俊勃然大怒,他自从艺成出山以来,还从来没有人这么居高临下的与他讲话——就连剑神方无明都对他颇有青眼,这也让他的性格变得更加自高自大。

    他本该经历挫折,经历感情,经历沧海桑田,最后才走到剑道更高境界。

    但是陈飞扬出手,已经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

    陈飞扬静静地站在大厅中央,等着殷俊出剑。

    “好大的口气……”

    “现在的少年都这么自傲么?”

    “他有什么本事,能与剑神相提并论?”

    大厅之中议论纷纷,有人是不屑殷俊,也有不少人对陈飞扬的态度感到不满,不过更多的人,是觉得长江后浪推前浪,现在的少年英雄辈出,已经是他们的时代了。

    “这两个少年倒是碰起来了。”

    易天恒也啼笑皆非,他回头问副庄主崇伯年,“伯年,你觉得这两个少年,谁能取胜?”

    陈飞扬深不可测,殷俊却是得到剑神赞赏的年轻剑客。

    这两个人交手到底如何分出胜负,却并非他们可以预测。

    崇伯年苦笑,“属下眼拙,实在是看不出来,不过如果要是下赌注,我愿意孤注一掷,投在陈公子的身上。”

    他不仅仅是个武林高手,同样也是个厉害的赌徒,长平城中赌马,他是一号好手,三十年来在这上面赢了不少。

    “哦?为什么这么说?”易天恒倒是来了兴趣,开口询问。

    “因为他态度比较从容。”

    崇伯年嘿然一笑,表情却颇为认真,“不容易生气的人,生气的时候一般会更可怕些。”

    殷俊已经生气了,而陈飞扬没有生气。

    在这个细微的差别上,崇伯年有了赌博的灵感。

    ——不过既然是赌博,当然没有必胜的把握。

    两个少年剑客的结局,谁也不知道。

    “你侮辱了我,做好死亡的觉悟了吗?”

    殷俊手握着剑柄。尽管愤怒,他的手依然非常稳。

    他练了二十年的剑,杀了二十年的人,让他的剑已经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也让他的精神炽热如火山,尽管激荡,却无人能够动摇。

    “我听别人说过,剑客用剑说话,嘴巴上的话太多。就未免泄了剑气。”

    陈飞扬淡然开口,他依旧是负手而立,仿佛都没有战斗的准备。

    铮!

    殷俊已没有话。

    他只剑出鞘。

    他的话,在这一剑之中已经明确。

    “既然敢侮辱我,就接受死亡吧!”

    剑尖如电,只一刹那间就已经递到了陈飞扬的咽喉。

    一片惊呼之声。

    好快的剑!

    这剑几乎已经超越了速度、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在出剑的一瞬间,似乎已经要击中目标,在场之人都是冷汗涔涔,绝大部分人都自忖如果自己在对面。绝对挡不住这一剑。

    “娘希匹!了不起的剑法啊!”

    任野都要拍手鼓赞。

    “只是那人……”

    他的目光被剑所吸引,但还是有余光瞄到了陈飞扬。

    陈飞扬没有动,似乎微笑着在等待死亡,对方的剑,也确确实实刺入了他的咽喉。

    ——这个深不可测的家伙,居然就这样被一剑刺死了?

    不可能吧?

    任野目瞪口呆,在场之人,也都是愣神。

    ——这小子看上去这么牛逼,结果是个一戳就破的纸老虎?

    殷俊一剑得手,却并没有感觉到放松。只觉得脊背上的肌肉变得更紧了些,仿佛是少年时候遇到老虎,那种本能的危险触觉。

    怎么回事?

    明明已经将对方刺中要害,为什么还有一种战斗并未结束的感觉?

    “在上面!”

    突然一声女子的惊呼。殷俊猛然抬头,却只见到一片光明。

    光明之中,一剑飞仙,灿烂美妙的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这是东海剑狂殷俊一生之中见到的最美丽景象,也是最后一个画面。

    ——他这一辈子,再也没有机会被称为东天一剑。再也没有办法攀上剑道的高峰。

    遗憾、不甘,然而却又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喜悦。

    求道而死,不亦快哉!

    嗤!

    鲜血如盛开的桃花,缤纷四溅。

    陈飞扬的剑,刺穿了殷俊的心口,然后从容后退,飘然回到原位,就好像没有动过一样。

    殷俊的剑,悬空在虚空之中。

    ——原以为刺中别人的咽喉,其实只是一团空气。

    “好……好厉害的障眼法!”

    “这是瞒过了在场所有的人?”

    “简直不可想象!”

    惊呼之声,此起彼伏。

    被剑神称道的异族剑客,居然一招就死在陈飞扬的剑下,刚才那一剑,已经表露了显而易见的武君实力。

    “不……不是障眼法……”

    任野喃喃自语,面色刷白。

    宇占飞站在他身边,浑身颤抖,目光瞧着任野,两人虽然年轻,眼力却是极佳。

    “武……君……”

    易天恒从齿缝之中迸出两个字来。

    ——武君,这么年轻的武君,即使是在这武学盛世,也还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吧?

    即使是天晶谷传人长孙邪,也不过才表现出武主巅峰的实力,突破武君,至少还要一段时间和机缘。

    但这个少年陈飞扬,仿佛是从石头里面蹦出来一样,没有来历,没有过去,比长孙邪更年轻,却已经跨过了超凡入圣的门槛。

    “扫了诸位雅兴,抱歉了。”

    陈飞扬微微一笑,向四方作了个揖,众人现在哪里还敢轻易受他的礼,都是纷纷站起,桌凳翻倒之声不绝。

    一片噼里啪啦的混乱。

    “殷俊此人,剑法高明,一心求道,不过是异族,难免会伤害我中原武林元气,所以我先把他除掉了。”

    陈飞扬耸了耸肩膀,“但他的尸首,就不要玷污了,便请易庄主好生埋葬,不知可否?”

    易天恒点头,语气之中更多了几分尊敬,“这是自然,来人哪,先将殷俊的尸体收殓,择日下葬。”

    一众家丁哄乱而上,抬走尸体,擦干净地面,倒是一丝血迹也无。

    在乱世……这也是仆人的基本技能了。

    陈飞扬又笑了笑,忽然抬头开口说出一句令人惊愕的话,“刚才全场之中,只有凤姑娘一眼就瞧出在下的剑法奥妙,不知可愿出手赐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