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河梦想 > 第二百九十八章 东海剑狂

第二百九十八章 东海剑狂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星河梦想最新章节!

    噗噗!

    伴随着七八条人影被平躺摔进大厅,一个长身玉立的青年傲然大踏步走进门,对着堂上众人只是冷笑,“长平千机庄,听闻藏龙卧虎,好大名头,今日一见,不过如此!”

    他的语气冷冽,目光却如仙人掌一般刺人,凡是被他看到一眼的人,都觉得面上刺痛,不由心中暗惊。¥f

    “这人不是魔教的,是来自东海的外岛人殷俊,剑法高妙,现在倒也罢了,后来与任野等人混在一处,实力突飞猛进,三十年后号称东天一剑,几乎相当于第二个剑神方无明。”

    天狼鲨悄悄给陈飞扬讲解,他对这些故事都已经熟极而流,刚才就在倒数计时殷俊出现,果然分毫不差。

    陈飞扬微微点头,殷俊之名他也听过,此人冷酷之极,在影视作品之中颇有人气,有不少小孩子都会模仿他。但在现实之中,想到他身为异族,一路残杀中原的高手,可谓血债累累。

    殷俊与任野等交好,后来大武皇朝建立,他避祸不履中土,只在东海称王称霸,倒是得了善终。

    ——今天,本就是殷俊与任野第一次见面。

    殷俊为了扬名,强入千机庄,连败七名高手,听凤依华一曲,飘然而去,从此东海剑狂之名,也算是传于天下。

    任野很欣赏他,两人结伴而行,共抗各方面势力的追杀,结下情谊。后来殷俊虽然未曾加入天命帮,但明里暗里为天命帮做了不少事,所以任野最后才对他听之任之。

    不过今夜既然撞上了自己。这位东天一剑的人生命运。或许要改那么一改了。

    果然易天恒到底年纪大城府深。虽然殷俊不客气的闯入,他却不介意的大笑道:“这位少年英雄,身法如苍鹰翱翔于天际,这并非是魔教的功夫,不知姓甚名谁,可能坦诚相告?”

    “堂堂少年高手,总不至于不敢说自己的来历吧?”

    易天恒一激,殷俊自然也就绷不住了。

    他今日此来。本身就是为了东海殷俊之名。

    “在下殷俊,来自东海,听闻中原高手如云,特来问剑道。”

    他冷笑昂头,手未曾触碰腰间的剑,但剑鞘和剑柄突然震动不已,仿佛要脱鞘飞出一般。

    “这人好厉害的内功……”

    有人惊叹。

    不过也有人冷笑嘲讽,“既要问剑道,从东海而来,何不直接去江南问剑山庄?剑神方无明。肯定会好好教你什么叫做剑道,何必到这里来逞威风?”

    剑神方无明。是当今公认的天下第一剑客,武皇级人物,不知道有多少拥趸为他还是黄须老佛哪个更强而争吵不休。

    但不管怎么样,他肯定是站在世间之巅的人物。

    “方剑神自然是了不起的,我远远不是他的对手,此际去问他,还是太早。不过我受了他一剑,得到允诺可以于十年之后再去找他。”

    殷俊淡然开口,但这句话却是震惊全场。

    “什么?”

    “他说他在方无明剑下居然未死?”

    “怎么可能,剑神剑下,什么时候有过活口?”

    剑神的传说,已经有了二十年。

    方无明很少出剑,但一旦出剑,必分生死。

    二十年来,让他出剑的只有十三人,但这十三人,没有一个不是大名鼎鼎的绝世高手。

    方无明为了这个少年出了一剑,他居然还没死?

    光这个消息,就足以让天下人震撼。

    “方剑神是为了试我的潜力。”

    殷俊坦坦荡荡,也没有往自己脸上贴金,“他并没有尽全力,否则的话,一剑之下,我活不下来。”

    这对于许多人来说,已经是荣耀。

    但对他来说,却是燃烧的耻辱,他的眼中仿佛有火焰。

    “这一剑之耻,我异日必要洗雪!终有一日,我会让剑神不能这么居高临下对我说话!”

    他豪情万丈,高声呼啸。

    扯开了胸口衣襟,只见心口之上半寸,有个触目惊心的剑痕。

    这大约就是方无明的剑在他身体上留下的痕迹。

    众人震撼,一时之间竟是无人开口,就连易天恒都皱起了眉头,暂时无语。

    ——连方无明都看好的潜力啊。

    事实上,殷俊也就是从这一刻起,扬名天下,再以无尽的杀戮磨练自己的剑道,终于可以在十年之后与剑神方无明并驾齐驱,并正面一战。

    只是那一战无人知道结果,只知道方无明最后回到问剑山庄,此后剑神再未出剑;

    而殷俊也是离开了中原,回返东海,终生未曾返回过中土。

    今日他公开了这个消息,也不知道有多少年轻人想要与他放对,只要能够胜过他,也就是意味着有了向方无明约战的潜力。

    一众高手,蠢蠢欲动。

    已经有很多人摩拳擦掌,打算与殷俊一战了。

    而殷俊,也就在这里静静等待着。

    他等的,本来就是战斗。

    “可惜啊……”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个声音响起,陈飞扬淡然起身,先向易天恒行了个礼,笑道:“今日有事,大约要血溅千机庄,扫了庄主雅兴,预请海涵。”

    易天恒一怔,抬起头来不敢置信的瞧着陈飞扬,“陈公子的意思是……”

    他要与这殷俊一战?

    这两个年轻人都有着不逊色自己的实力,陈飞扬更在自己之上,但这殷俊乃是方无明看好的人选,陈飞扬是要踩着他扬名?

    易天恒胡思乱想,陈飞扬却已经站起身,绕过酒席,走到了殷俊面前。

    殷俊一扬眉毛,“你是要来第一个送死的吗?”

    他无惧任何人。

    陈飞扬摇头,只叹息道:“我此来,是来终结你的故事的,你杀戮太重,我现在杀了你,也不算是造孽。只是今后的灿烂,不可能重现了。”

    他微笑瞧着殷俊。

    “方无明一剑既出,你能逃得性命,确实只是你的运气。”

    “今日我既然来了这里,就也要赠你一剑,这一剑,你绝对接不下来,也就绝对会死。”

    “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你与剑神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这样的话,你便是死,也应该可以瞑目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