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河梦想 > 第二百五十七章 盛世危言

第二百五十七章 盛世危言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星河梦想最新章节!

    “危言耸听!”

    日月僧大怒,“你这小小娃儿,懂得什么?”

    五台派如今好生兴盛,虽然太乙混元祖师与峨眉掌教一次斗剑输了一场,但是那只是因为一时托大,等二次斗剑之时,只要太乙混元祖师炼成五毒诛仙剑,妙一真人齐漱溟当然远不是对手,那时五台声威大振,一举便能将什么峨眉压下。,

    更何况在中坚弟子这一辈,五台派人数上远远压倒正在崛起的峨眉,就算太乙混元祖师再败,顶多也就是跟峨眉平分秋色,哪里来的灭派之祸?

    陈飞扬一笑,转头躬身向太乙混元祖师行礼,“师父,请恕我无礼。”

    太乙混元祖师点一点头,“你但说无妨。”

    此言一出,众师兄的态度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此时太乙混元祖师尚在,五台派中他说一不二,如果他不相信陈飞扬灭派之祸的话,就不会让他说。

    而祖师如天人,又岂会轻易相信一个年轻弟子的话?

    难道说……陈飞扬之言,竟是真的?

    林渊面色冷了下来。

    “五台之危,就在近日。”

    陈飞扬却是不顾众人的神色变化,淡然开口,“祖师炼成五毒诛仙剑,也未必能胜得过三仙二老合力,更何况三仙二老身后,还有极乐童子李静虚,还有佛门的一干高僧。”

    “峨眉崛起,乃是天数,长眉真人飞升之前就已经安排好了一切。谁要挡在峨眉之前。必然会被车轮碾过。”

    这话如果没有太乙混元祖师背书。他说出来任何人都不会信,但陈飞扬只不过是必说一遍而已。

    太乙混元祖师满脸惊疑,竟是他都没有料到陈飞扬之言。

    身在局中,天机蒙蔽。

    他知道自己有陨落之危,知道五台有危局,却不知道到底为何。

    如今突然在陈飞扬口中听到峨眉崛起四个字,竟是一时呆在当场。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

    太乙混元祖师耳中一片嗡然,众弟子七嘴八舌的说话。他压根儿没有听进去。

    “三仙二老还是有身份的人,纵然不如师尊,也不至于会出手围攻,这等无耻!”

    “峨眉算什么,凭什么能够崛起?”

    “话。”

    五台派的过年宴,乱成了一锅粥,但是一众师兄,心中却也各自惴惴,不知不觉中被陈飞扬放下了一个念头。

    峨眉崛起。

    这是五台派。必然要面临的大势么?

    ***

    年后,这些师兄们陆续离去。他们来之前充满了对陈飞扬的质疑,走的时候,却收获了满腹疑惑。

    最后许飞娘也离去了。

    她走之前,曾劝过太乙混元祖师,“要不然,二次斗剑,就此作罢?”

    听了陈飞扬那句话以后,许飞娘这几日经常做噩梦,梦见太乙混元祖师陨落在三仙二老联手之下……

    太乙混元祖师只回了一句话。

    “天意不可违。”

    天意不可违,任寿已经安排好了一切,五台派便是峨眉的踏脚石。太乙混元祖师功参造化,一旦突破迷局,便如飞升之前的长眉真人一样,清晰地看到了未来。

    这条路,本就是条死路。

    他的陨落不可避免,五台的分裂同样是不可避免。

    本来,祖师陨落之后,弟子七零八落,最终连龙套都算不上。

    ——但陈飞扬的出现,却给了他一线逆转的机会。

    “天意必有一线,若是要逆转,就等到那个时候吧。”

    太乙混元祖师很坦然,脸上甚至依旧带着笑容。

    许飞娘叹息离去。

    此后,太乙混元祖师更加沉默,除了指点陈飞扬修炼之外,平日里只瞧着手中剑胚发呆,又或看天上飞云,整个人的气势又发生了变化,仿佛沉入了天地之中。

    陈飞扬也没有去打扰他。

    他用所有的时间进行努力的修炼,只是在很偶然的机会,才与石榴和天狼鲨联系。

    简短的联系不能传递太多信息,他只知道两个基本情况。

    第一,天狼鲨拜入佛门。

    第二,石榴拜入西方魔教。

    天狼鲨本来就是疯僧的传人,又修佛法金刚不坏体,他拜入佛门倒是并不奇怪;但石榴居然投身魔教,实在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蜀山世界中的魔教也是强横人物辈出,当然前期出现的一些魔教人物都是小喽啰,但藏在故事背后,各镇一方的大佬却并不那么简单。

    西方魔教不知是谁主持,但以石榴的机灵,暂时应该无碍。

    陈飞扬知道自己担心也没有用,只有按下担心,继续苦修,等待下山的时机。

    如是,春来春往,花开花落,五台山中的桃子熟了三次,陈飞扬在山中也过了三年。

    五台心法,他足足修炼到了第七重,这也让他可以顺畅的以五台真气催动自身武学。

    这代表着他真正可以算是一个五台派门人,尽管还没有进阶,但整个人的气势和修行,都已经完全不同。

    差不多也就到了他下山的时机。

    太乙混元祖师果然召见了他。

    “飞扬,你在我门下已经有了三年,如今五台秘传心法,你已算大成,是时候下山历练,寻找机缘了。”

    他这三年来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目光更加深邃,手中的剑胚,也更多的闪现寒光。

    “二次斗剑时间还有四年,你只要在这期限之内返回即可。”

    他的语气无悲无喜,仿佛平静地接受将来的结局。

    陈飞扬心中不忍,“师尊……”

    太乙混元祖师摆手,“不必多说了,我的事情,自有主张。你先顾好当下,未来的事,未来再说。”

    他长笑一声。

    “任寿固然有他的盘算,但想要算尽世间变化,他还不足。”

    他手中的剑胚,陡然放出冲天的光芒。

    整个人的精气神也突然改变,仿佛不再是一个垂垂老矣的老人,而变成了战意冲天的年轻人。

    “是!”

    陈飞扬低下了头,心中暗自叹息。

    太乙混元祖师更进一步,不知二次斗剑,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他抱着这样的疑问,下了五台山,重新踏入万丈红尘俗世之中。

    他还有四年的时间。(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