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河梦想 > 第二百五十六章 师兄们的压力

第二百五十六章 师兄们的压力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星河梦想最新章节!

    “小师弟的天资倒是了得,不过修为未免还太粗浅了些,老师亲自教养,会不会太费心了些?”

    陈飞扬早就知道会被人挑衅,但没料到挑衅的第一个居然是岳琴滨。『『,

    太乙混元祖师的这些个弟子,除了许飞娘之外,在原故事中的戏份都不多,资料也不是很详尽,顶多有个基本的描述,再说故事本身未必是真实,可以参考的资料并不多。

    岳琴滨没做什么大事,在太乙混元祖师死后,就琢磨着用六岁以下有资质的小孩子炼制神婴剑,这事伤天害理,他连续三次都未能成功,废然放弃,虽然不能说是幡然悔悟,但总算不是一路作恶到底。

    除此之外,他对故事最大的影响,就是救了归于峨眉一方的司徒平。

    司徒平其实又是太乙混元祖师女弟子蒋三姑之子,他父亲却又是被金身罗汉法元所杀,祖师门下,一笔烂账,五台派的混乱可见一斑。

    大体来说,乃是当初金身罗汉法元深爱蒋三姑,蒋三姑却与正派门下弟子结为伉俪,生下一子司徒平,这二人自知于正派旁门都不容,所以隐居在雪山之上,不想后来还是被仇人摸上门来,杀了蒋三姑,只有父子俩逃脱。

    这父子俩本想找太乙混元祖师帮忙报仇,不料又遇到金身罗汉法元,法元情敌相见,心中愤恨,又下手杀他们。

    司徒平的父亲拼死逃脱,伤重不治,临死之前将儿子托孤给民家。偏偏后面又出了变乱。这家人侧室于人通奸。将主人杀死,还想要害小孩子的性命。

    岳琴滨这时候路过,刚好救了司徒平——后来这司徒平被许飞娘收为弟子,又关系到天狐渡劫大事,娶了天狐宝相夫人儿女,弃暗投明拜入峨眉,算得上是一个有主角光环的人物,引出了好大事端。

    仔细想来。这段故事里面的巧合极多,刚好碰到的人物还都是五台门下,也只能说是无巧不成书。

    总体来说,岳琴滨的性格比较模糊,陈飞扬并不能从资料中了解详细,但从他的口气来看,显然是对太乙混元祖师收陈飞扬为关门弟子不满,第一个说话,也证明他的脾气有些毛躁。

    “师弟,不可如此无礼。”

    林渊开口阻止。语气却轻描淡写,倒不如说是在挑唆。

    他是这班弟子中最为深沉多智之人。后来慈云寺大战,五台派一败涂地,折损了多少人,他却是全身而退,之后无影无踪,再无消息,倒算是得了天年。

    太乙混元祖师微微一笑,并没有说话,只以目光瞧着陈飞扬,脸上满是鼓励之意。

    五台派的事,最后还是要交给他的。

    这几个师兄弟本事没多少,脾气却都不小,陈飞扬要是镇不住,五台派最后还是只有一盘散沙。

    陈飞扬知道这也算是师父的考验,微微一笑开口,“诸位师兄,我修行尚弱,与各位师兄相比,自然是差了许多,不过我却有一点好处,让师父能够信我,必能支撑五台门户。”

    什么?

    一众弟子面面相觑,没想到陈飞扬居然大言不惭地说出这种话来。

    他们都听说太乙混元祖师极为看中这个弟子,说过五台将来靠他的话,不过这都是智通和尚传出来的,除了许飞娘之外,并没有听太乙混元祖师亲口说过。

    没想到陈飞扬倒是先说了。

    智通和尚受过陈飞扬的大笔好处,又知道太乙混元祖师的心意,赶紧出来打圆场,“哈哈哈,师弟年轻有为,日后必是前途无量的,现在与我们虽有差距,不过不用几年,必能迎头赶上……”

    林渊却不理他,只定定地盯着陈飞扬,问道:“师弟为何这么说,难道师父门下这么多弟子,都不能支撑门户,所以才要再收你一人么?”

    他这就是拉着众人一起下水了,这些早有成就的师兄弟们,当然不满太乙混元祖师在最后还收关门弟子,这让他们的利益和地位受到了威胁,况且他们的弟子之中,修为比陈飞扬更强的也不是没有,这叫他们又如何自处?

    果然林渊此言一出,原本有几个漠不关心的人也都抬起头,一起瞧着陈飞扬。

    许飞娘叹了口气,回头看着须发皆已雪白的太乙混元祖师——五台派上下,如今人心便是如此,怎么可能拧成一股绳?太乙混元祖师尚在,已经是这个样子,若是等到他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那可怎么办好?

    许飞娘想起祖师前几日说的一个“死”字,不由得浑身颤栗,背上发冷,心中愈发的畏惧害怕。

    陈飞扬的态度却很淡然。

    他瞧着众人,点了点头,“诸位师兄神通广大,任何一人都比小弟强过千倍百倍,哪怕是伸出一根手指头,也能将小弟碾死——”

    这也是事实,在场之人,最差的也没有低于心关,强一点的都已经接近神关,超越他十几个层次,就算使用战甲,他也不可能是这些人的对手。

    “——但是,我却比诸位师兄多知道一点。”

    陈飞扬微微笑着,望着脸色不好看的众弟子,心中叹息。

    其实太乙混元祖师门下也算是人才济济,单一五台派的中坚力量,就可以与正道联盟诸人掰掰手腕子,但可惜他们都太自以为是,更随心所欲,作恶多端,最终被天道所厌,才会打回原形。

    “你多知道什么?”

    林渊嘲笑地撇嘴,区区一个小弟子,能比他们懂得多什么,他的见识能有多广?

    太乙混元祖师却是认真地瞧着陈飞扬,眼神之中,竟是多了几分希冀之色。

    陈飞扬叹了口气,目光环视众人,“其实这一点,祖师也已明白,只是你们都不明白。”

    “五台派,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百年之内,只怕有灭派之祸!”

    “什么?”

    陈飞扬此言一出,众人一片哗然,不少人跳了起来,对着陈飞扬怒目而视。

    哪有这样诅咒自己门派的?他还是五台派之人么?(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