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河梦想 > 第二百五十章 剑侠,剑仙?

第二百五十章 剑侠,剑仙?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星河梦想最新章节!

    陈飞扬这是在文明社会养成的习惯。⊙,

    庙中有个老和尚带着一个小和尚,见他如此做派,倒是怔了怔,老和尚敛容,双手合十道:“施主请进,我们也是过路人,天气寒冷,不妨一起烤火。”

    破庙之中神像都已经破败,四壁斑斑驳驳,地上满是落叶,两个和尚在大殿空地上生了一堆火,小和尚正细致地将枯枝送入火中,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多谢大师。”

    陈飞扬躬身行礼,客客气气地坐到火堆旁。

    这时候小和尚才抬头,好奇的盯着他看。

    陈飞扬穿着打扮,更像是这个时代的富贵公子,他虽然腰间配剑,但是面白如玉,看上去像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不知怎么深夜一个人走山路。

    老和尚眼中却是精光闪烁,他的眼光要比小和尚好得多,自然看得出来陈飞扬真气内敛,至少也是武道好手,却看不清他的根脚,心中颇为好奇。

    他们在观察陈飞扬的时候,陈飞扬也在观察他们。

    这两个和尚衣衫单薄,如今天气虽然不能算是天寒地冻,却也颇为寒冷,但他们都满面红光,并无丝毫畏寒之态,显然筋骨强健。

    那老和尚看不出多少年纪,只满面都是皱纹,胡子也全都白了。

    小和尚大约十三四岁,唇红齿白,头上的戒疤也是新的。

    陈飞扬有一搭没一搭地与他们聊着,一方面是探寻对方的来历,一方面也是了解这世上的情况。

    没有了任务提示。他对这陌生的世界其实是两眼一抹黑。

    老和尚见闻广博。但是不太爱说话。倒是小和尚被他引起了话头,时不时也开口追问,老和尚才回答一两句。

    这世界果然是一个仙侠显圣,剑仙威武的世界。

    飞剑在天,千里之外取人首级,这些话听起来荒诞不经,但在那老和尚口中说出来,却让人颇为相信。

    不知道是不是老和尚的说法有些偏颇。反正他口中的故事,主要都是剑侠。

    陈飞扬就装作一个好奇少年,不住追问,“大师,这世上既然有这许多剑侠故事,那剑侠必有师承,不知当今之世,何处师承最佳,在下自幼好武,也很想拜师学艺。”

    他要是说自己没练过武。老和尚肯定不相信,干脆承认自己就是好武少年。想见剑侠传承,这就顺理成章得很。

    老和尚看了看他,叹息道:“小施主,你本身真气已足,就称得上剑侠,哪里还用的着什么师承?”

    陈飞扬的实力在世俗武林,绝对已经是一等一的高手,纵然不能称之为绝顶,那也绝对可以列入宗师行列,称一声剑侠,并不过分。

    陈飞扬愕然摇头,“大师说笑了,我虽有些武艺,但是跟你所说这些飞剑纵横的剑侠,那可差得远了。”

    御剑飞行,至少也是心关,对他来说,现在不过是气关十五星,距离心关还有整整五个等级,是真的差很远。

    老和尚点了点头,“此话也不错,不过所谓御剑飞行,飞剑杀人的,其实已经可以称之为剑仙,不在剑侠的范畴之内。当然也有些邪派子弟,以特殊之法炼制飞剑,可以实力稍弱之时就催动飞剑,但并非正道,日后成就也有限。”

    这世上果然也是有分级的。

    陈飞扬虚心请教,“这剑侠与剑仙,不知有什么差别。”

    老和尚点了点头,“剑侠者,终究还是世俗武艺,引气导元,强身健体;但气满之时,方才是修行之始。”

    “等到能够引天地之气于己身,悟天地玄妙之理,便可借磅礴元气之力,行种种不可思议之时,移山填海,瞬移遁形,御剑飞行,都是这个层次的本事。”

    陈飞扬点头,这里的分级,其实跟气、心、神三关颇为接近,只是说法有所不同而已,果然这是个有完善修行体系的异位面,这可比其它他曾到过的地方了不起得多了。

    白蛇、倩女幽魂,虽然也有明面上的心关高手和隐藏的神关强者,但其实并没有什么完整 的修炼体系流传,千年妖怪、剑侠神仙,都好像是天上掉下来的,更像是偶然出现于故事之中。

    这里却不同。

    听老和尚来说,但凡人有仙缘,便可拜入山门,学习仙法修行,只要资质、机缘足够,便可一路上行,自有成就之道。

    就算中途不成夭折,还有转世轮回之道,这比之星河世界,更有保障。

    陈飞扬大喜,赶紧又问,“那大师还是没回答我,欲求剑仙之道,该往何处寻觅?”

    不管怎么说,修行肯定是与他的任务相关。

    老和尚瞧了他半天,终于还是叹了口气,“其实以施主的资质心性,又有此基础,这等年轻,欲求剑道,当往蜀山……只是……”

    他有些欲言又止。

    陈飞扬皱了皱眉头,老和尚这么说,肯定是有什么阻碍,“大师但说无妨,我虽有求仙之念,但如果不妥,也可寻变通之道。”

    老和尚听他这么说,点了点头,“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公子前世的善功不足,似乎没有上一世宿缘,蜀山诸派,只怕是不会收施主你的。”

    他又顿了一顿,“其实施主所修法门,与我佛门有缘,只是我也并非禅宗正统,不能给施主你指一条正路。”

    老和尚也颇为遗憾,因为他自己也不过是记名弟子,没有面子来给人引导,收一弟子也是天缘注定,并非他自己想要便行。

    “这倒无妨,我姑且一试,能成便成,不能成也就罢了。”

    陈飞扬回想起来,已经有好多人跟他提起剑道蜀山一脉,他或许真该去碰碰机缘。

    正想向老和尚细问路径,却听破庙之外一阵喧哗之声,陡然亮如白昼。

    老和尚站起身来,笑道:“我的仇家来了,施主乃熊虎之士,自然不怕,但切不可出来,待我打发了他们,再与施主叙话。”

    他拉着小和尚,从从容容的走出了庙门。

    陈飞扬从后张望,却见一个红衣女子凶霸霸站在路口,背后悬着一个白色灯笼,光芒耀眼。(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