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河梦想 > 第二百一十七章 攻防转换

第二百一十七章 攻防转换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星河梦想最新章节!

    陈飞扬连续攻出了四十九剑。[ads:本站换新网址啦,速记方法:,.]

    一气呵成,并无停顿。

    在他修行粒子振动剑波剑波这么久之后,他也是第一次施展的如此酣畅淋漓,这一门讲究速度和技巧的剑法,在他手中仿佛有了生命。

    “一旦踏入十四星,关键就是找到自己的武学之路。”

    “无论在此世彼世,都是相同。”

    大宗师与宗师的区别,也是在这里。

    宗师可以将自身门派的武学练到登峰造极,气贯全身,成为最强大的武者之一;而大宗师与他们的根本区别,就在于他已经可以拥有自己武学的灵魂。

    当然作为这世界的高手,晋升大宗师要比在星际时代晋升十四星难得多,他们没有系统性的研究和结论,也缺乏大量可对比的武学,本身修行的内容又少,能够有所突破的,一定是非常了不起的人物。

    夏侯连续退了四十九步,已经退到了悬崖边,云气翻涌,他的剑却未曾出手一次。

    “这样的剑法,我只怕五招就要败下阵来,不,四招……”

    妙扇公子一向自诩自己的招法奥妙,但是瞧见陈飞扬的剑法,顿时就失去了自信。

    六大宗师面色苍白,都在默默盘算着自己可以支撑几招。

    而能够从容闪避四十九剑的夏侯,也展现出了深不可测的实力。

    但是……已经退到了这里,他还能够怎么做?

    “他要败了!队长还真是有压倒性的优势啊!第二个任务到手了!”天狼鲨眉飞色舞。

    陈飞扬却没有他那么乐观,他的剑光化作一片光雾,将夏侯团团笼罩。

    神色依然凝重,他可不相信能够战胜天下所有名剑客,能够在燕赤霞手下活下来的夏侯,才这么一点本事。

    半只脚已经在悬崖外,身子悬空的夏侯哈哈一笑,终于出剑。

    逆手,反关节。快剑。

    他的剑就像是毒蛇一样在盯着猎物许久的时候,突然电射而出,击中了要害!

    陈飞扬的剑光破碎,不得不回剑防守。

    “好!”

    这一剑突破了一切剑术的常规。夏侯的剑法,别走蹊径,却已经近乎于道。

    粒子振动剑波高妙的招式,在这简单利落的一剑之中破碎,陈飞扬足不点地。飘然而退,提前避开夏侯凌厉的反击。

    ——事实上这反击比他来的还要快!

    夏侯一剑既出,第二剑立刻跟上,旋即又是第三剑,循环不绝,与其说他是出剑,倒不如说是一个飞速旋转的风火轮与绞肉机,一旦有任何东西卷入他的剑光,立刻便会粉碎!

    “好快的剑!”

    “这……这还是那个只走直线的无名剑客吗?”

    对于陈飞扬六大宗师可以说是一无所知,但是对于夏侯他们是下来一番功夫研究的。

    此人的剑法以诡、快、狠而著称。

    而其中。自然是以“快”为核心,一切的基础,都在他只走直线的剑招之上。

    他几乎就只用“刺”这一招,就击败了大部分对手——在对手反应过来之前,冷冰冰的剑尖已经抵上了喉头,这种情况之下,又有谁能与他对抗?

    而如今他使用的剑法,除了快之外,还包含了一种大气磅礴的力量,仿佛是在说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这比之几年前的无名剑客。又进步了不少。

    “三招,也许两招,也许一招也接不了!”

    “这剑法太残忍了!”

    六大宗师几乎不想再看下去,越看就越打击他们的自信。恨不得掉头就走,但双方剑招之中蕴含的武道奥义,又让他们不舍得移开目光。

    这时候轮到陈飞扬后退。

    没有东西能够抵挡夏侯狂暴的剑招,陈飞扬可以看得出来,此人的剑意之中,结合了许多玄奥至理。从与燕赤霞的交手之中,他肯定学到了很多东西。

    虽然这些也不至于拉近他与燕赤霞的距离,但却让他与凡人的距离变得更大。

    陈飞扬也很难看清这剑法的虚实,最好的选择,当然是避让。

    他从悬崖边,又退到了这山间平台的中央,夏侯的剑法没有丝毫减缓的意思,要将他推向另一边的山壁。

    兔起鹘落,陈飞扬的后背已经贴上了墙。

    “拿出你的真功夫来!小朋友,我可没什么耐心!”

    夏侯大叫,他与陈飞扬一样,从来不会小看自己的对手,他能够感觉的出来,陈飞扬还有未曾使用的绝招。

    “夏侯前辈剑法精妙,但请放心,我不会这么容易败的!”

    陈飞扬挺直了胸膛,脚下不动,长剑陡然一划,曲曲折折地在空中扭动,形成了一道玄奥的轨迹。

    “不动剑!”

    他仍然未曾看清夏侯的剑招,既然已经退无可退,当然是要用最强的守御招式,这三步归元法和粒子振动剑波结合的不动剑,拥有没有破绽的防守!

    夏侯也是识货之人,一看陈飞扬这出剑的姿势与身姿变化,就见猎心喜,他的剑招没有丝毫停顿,就照着陈飞扬的剑势碾压而去!

    轰!

    两人的剑,在这一场战斗之中第一次正面接触,发出了剧烈的声响。

    天狼鲨与石榴倒退了好几步。

    离得更近的六大宗师更是狼狈不堪,原本就受伤了的驼怪叟愁眉苦脸,口中不住溢出鲜血,趴在一块山石之上,仍然不舍得离去。

    两剑相交,夏侯身子一晃,陈飞扬也是同样。

    双方的剑光都在一刹那间消失无形,但又在一刹那间再次鼓起。

    砰!

    砰!

    砰!

    ……

    两人以同样的剑势连续碰撞了七次,驼怪叟也就连续喷了七次鼻血,他骨碌碌地滚倒在地,狼狈不堪。

    其余几人,也已经都退出了差不多数十丈开外,脸上全是惊愕。

    “好妙的防御剑式。”

    夏侯激动已极,“我连续用了七种微妙的力量变化,想要找到你剑法的破绽,却没想到始终攻不进去。你若是死了,这招剑法要教教我,我可以以此对抗燕赤霞的仙剑!”

    他是一个剑痴,见到陈飞扬的剑招精妙,第一想法就是学以致用。

    陈飞扬啼笑皆非,却知道这是他的真性情,当下洒脱一笑,“好,但夏侯前辈若是死在我的剑下,也请将这攻击之法传授。”

    “那是自然!”夏侯拍胸脯保证,然后又是一轮狂暴的攻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