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河梦想 > 第一百十七章 出关

第一百十七章 出关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星河梦想最新章节!

    古井村。

    妖族开始了零星的进攻,在村子里空降了一群年轻的生力军之后,他们似乎也想了解以下敌人的力量,进攻以试探为主。

    但即使如此,新兵们依旧陷入了苦战。

    “三组轮换!给我顶住!”

    赤狂的额头上流淌着献血,双臂有累累伤痕,但却依旧如磐石一般站在村子正门后,抵挡着一波又一波的妖族冲击。

    “妖族的力量……太可怕了……”

    “我们……我们以后就是要跟这样的家伙战斗吗?”

    “别傻了!这些不过是妖族最底层的小妖,算得了什么?”

    新兵们尽管已经接受了严格的训练,在第一次外训任务中也跟少数妖族交过手,但这种像江河一般汹涌的妖群,还是让他们心惊胆战。

    “这样真的撑不了太久。”

    唐虞双剑挥舞,脸色也颇为狼狈,“只有指望那小子来力挽狂澜了!”

    他回头,瞧着村子中央一间孤零零的木屋。

    陈飞扬在其中闭关。

    在战场的中央闭关。

    如果他不是创造奇迹的陈飞扬,如果他不是用神奇的表现征服了自己身边的同伴,那当他说要在三天之内冲破气关的时候,大概所有人都会觉得他疯了。

    但他是陈飞扬。

    赤狂、唐虞、冰女、张克农、石榴,甚至包括火傲城,在最后居然真的被他说服。

    “如果是他的话……也许,真的可以做到吧?”

    他们为了这一份信任,愿意用生命和热血,来拖延两三日的时光!

    “我……不会辜负你们的!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尽管在漆黑的木屋中,闭着双眼,陈飞扬依然能够听得到杀戮声,嗅得到血腥味。

    他的胸中热血沸腾,恨不得立刻冲出去与战友们一起拼杀;但他的心却一片沉静——他知道这是关键的时刻,他不能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只要他能早一秒中突破,就有可能多拯救一条性命!

    “无论如何……三天之内……不,要更快!”

    陈飞扬喃喃自语。

    他并非没有把握。

    青衣老人在他十六岁的时候倾囊以授,古剑派的传承他已经全部得到。原初武道的修行缓慢,与新武学相比有很多不足,但同样的,也有种种秘传法门。

    “就比如说,在真气冲破中丹田之后,迅速打通任督二脉,直破上丹田的秘法!”

    上古时代的武者,并没有像现在盛世之中那么多的分析和研究,也就没有那么多的条条框框,他们一代一代人,用生命在摸索着武道前行的道路。

    冲击上丹田,很有可能影响到脑部,最后造成不可挽回的精神损伤,变得行为乖张疯疯癫癫——这就是原初武道之中所谓的“走火入魔”。实际上在星际时代之前,即使是科技已经发展到一定地步,对于人体的研究却一直停留在初步阶段,仍然没有对真气冲关的理论有系统总结。

    那时候的武者,都是拼了命在突破。

    许多人,因此而陨落;但同样的,也摸索出许多古怪、危险却有效的法门!

    “化气成剑,刺破血肉,直冲天顶!”

    “古剑派第七代掌门孤玄子的这个法子,真是干脆直接!”

    陈飞扬自信地笑着。

    “我很喜欢!”

    从典籍中的记载来看,古剑派虽然不能说是邪魔外道,但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名门正派玄门正宗。

    事实上古剑派的高手统统都有点亦正亦邪的孤傲气息。他们的脑洞也让人匪夷所思,种种秘法神功在他们手中创制,而历代走火入魔而死的前辈,也是数不胜数。

    他们为了武道之奥秘,前赴后继,没有一个人后悔过。

    “我……不光是为了武道之路,也是为了救人。我必须要有更强的力量!我必须成为传奇!”

    “给我破啊!”

    没有丝毫的犹豫,陈飞扬用尽浑身的力气,收束着从下丹田产生的真气,化为锋利的针,化为剑,粗暴地穿过中丹田,一路上行,直刺眉心!

    每一次冲击,都让他痛得眼冒金星,泪水扑簌下落。

    然而他一点停顿都没有。

    嘴角还带着微笑。

    “凡极限之道,必有大破灭,大恐怖,大痛楚。”

    “承受大痛楚、大破灭、大恐怖之后,才能有海阔天空!”

    ***

    “攻进去!”

    “杀光他们!”

    村外妖族的进攻,已经持续了一日夜。

    完全没有停止。

    妖族的体力远超人类,在战斗和血腥之中,他们甚至可以不眠不休,进行疯狂的攻击;而人类,即使是高星级评价的体关武者,也不可能有这样的持续耐力。

    尽管轮换休息,但这个时候,新兵们都达到了自己体能的极限。

    “该死!”

    赤狂双手握住刀柄,奋力地挥出一刀,逼开正面冲击的妖族,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他金色的头发散乱,小腿上中了一箭,却根本没有时间包扎,鲜血汩汩流出,消耗着他的生命和力量。

    唐虞和冰女一左一右,守在他的两侧,也都是面色苍白。

    张克农奋力挡在石榴的身前,身上已经不知有多少伤口,只靠着胸中一口气在勉力支撑。

    “难道说……别说三天,就连两天都支撑不到?”

    妖族的恐怖,超出了他们的意料之外。

    已经开始出现了伤亡。

    这个时候新兵们仍然保持着斗志,但这斗志,还能够持续多久,没有人敢打包票。

    “摧垮他们!”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坐镇在妖族大军最后的大妖站起身来。

    他有着狰狞可怕的黑狼头,双目之中射出血红色的凶光,尖厉的牙齿在月光下显得格外惨白和锋利。

    “杀光他们!吃掉他们!把他们的肠子都拉出来喂狗!”

    “竟然敢抵挡我们妖族的大军,影响到王子的计划!统统该杀!”

    黑狼妖的咆哮带起了一阵飓风,本来就已经所剩无几的木栅栏,被凭空卷起。在村中妇孺与可怕的吃人妖怪之间,只剩下了一道由新兵血肉组成的防御墙!

    轰!

    黑狼妖急扑而出,硕大的身形化为一道闪电,巨爪拍出。轰然声中,首当其冲的几个小队新兵被撕成粉碎,血肉飞溅!

    地面之上,留下了长长的血色爪印!

    “不好!”

    “打开缺口了!攻进去!杀光他们!”

    新兵们和妖族同时大叫,只见妖族黑色的洪流在那血肉的缺口之中直涌而入,朝着手无寸铁的老人和孩子直扑过去!

    “妈妈!”

    小娟站在人群的外围,眼睁睁地瞧着一头凶猛的狼妖扑来,惊呼一声,闭目待死!

    嚓!

    有温热的液体溅到她的脸上,带着浓重的腥气,她却并没有感到痛楚。

    小娟惊奇地睁开眼睛,看见那狼妖已经没了头颅,轰然倒地。

    在他身后,站着持剑的少年——

    ——陈飞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