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河梦想 > 第八十章 教官

第八十章 教官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星河梦想最新章节!

    新兵离船和集结,花费了大大超过五分钟的时间。

    在五分钟之内及时离船的新兵,与因为受伤或者其它原因未能下船的新兵,分成了两部分,陈飞扬注意到人数的大约比例是7:3。

    也就是说,有三成的人,未能完成任务。

    “没能在五分钟内下船的新兵,你们现在就可以跟随运输飞船返航了。”

    新兵接收的军官冷酷地下了命令,那些人呆若木鸡,有很多人开始哭泣,但命令还是不折不扣地被执行了。

    “果然是被淘汰,我的预感是正确的。”

    陈飞扬深吸了一口气。

    到了这个时候,他能够深切地感觉到身份的改变。这里,很有可能只是做错一件事,就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再也没有机会挽回。这被淘汰的三成新兵,本身的素质都不差,能够被选中的,至少也是像石榴这样的七星武者,拥有一门厉害的传承,在一座普通的太空城中绝对算得上是排名前列的少年天才。

    --但在这里,甚至连基地的大门都没见到,就被扫地出门!

    他们已经不再是学生。

    他们是军人!

    是整个星河,要求最高的戮神部队的新兵!

    ***

    剩下的人,被分配给不同的新兵教官。

    陈飞扬、张克农和石榴仍然属于一队,他们的教官,是一个脸上有疤痕的凶恶中年人。

    他的肩膀上有一朵金花的肩章,代表他是资深军士长。

    “我姓霍,不过你们所有人,都应该称呼我为教官,姓氏没什么作用。”

    “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戮神部队暴风训练基地新人第九中队的成员了,”霍教官顿了一顿,“你们最好期待,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仍然还属于这个集体!”

    他的目光冷冽,扫过站在他面前每个新兵,目光之中蕴含的凶恶之意让胆小的人瑟瑟发抖。

    “我知道你们之中,有很多人很嚣张啊。”

    他脸上的伤疤现出刺目的红色,喝了一声,恶狠狠地一巴掌拍在身边的一块大石头上!

    “啪!”

    石屑纷飞,站得近的新兵脸上被细小的石头划出了血痕,却一动都不敢动。

    “--但是你们给记住!”

    “在这儿,你们什么也不是!你们就是个屁!给我老老实实地夹紧尾巴做人,什么小花招也不准出,要是被我发现,我就像捏死小鸡一样捏碎你们的脑袋,明白了吗?”

    他的吼声,完全能够盖过暴风行星大气层中始终呼啸不停的狂风。

    “明白。”

    “大声点!”

    “明白!”

    所有的新兵都挺起了胸膛,不少人都咬着牙,高声嘶吼。

    霍教官勉强满意地点了点头。

    他斜眼瞧着站在队伍中央的陈飞扬,冷笑了一声,“我刚才说某些家伙,我相信有些人自己心里有数也许。你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但在这儿,什么都是没用的。”

    他厌恶地转开了目光,“什么战甲啊,神兵啊,统统给我收好!在新兵培训期间,你们没有资格动用这些东西,抓到一个,开除一个!明白没有?”

    新兵训练,是对自身的严格训练,这些外物当然不能依赖,但是这个世界上除了陈飞扬以外,没有一个能够在体关就使用战甲。霍教官这句话的意思,分明就是针对陈飞扬。

    “明白!”

    陈飞扬跟随着众人一起大喊。

    他并未在意。

    有些时候,外表凶恶,甚至看上去好像在针对你的人,未必是真的要针对你。这个道理,他在飞星城便已经明白。

    只要你努力去做,做到最好,即使真的是在针对你的人,也不得不承认你。

    “现在,等着接你们去基地的大巴车吧。所有人,坐下!”

    霍教官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坐下?

    大部分的新兵都愣了愣,在这一片紫色泥污的地方?他们甚至不清楚这些颜色诡异的污水和淤泥之中,到底有什么样的有害物质,就算是不怕脏,也会对这种看上去就怪异的东西敬而远之。

    陈飞扬噗通就坐了下去,没有丝毫犹豫。

    随着他的动作,也有不少人咬了咬牙,跟着一起坐下。

    霍教官走到仍然犹豫地站立的人面前,冷笑。

    “怎么,你们的痔疮犯了吗?坐不下去吗?”

    大部分人吓得屁滚尿流,就算是在这可怕的目光之下,也不得不忍耐着坐进了污水之中。

    还有几个脸色苍白,但还是硬着头皮挺着,“教官!这里的土壤和污水情况不明,我们担心会受伤,不敢随便坐下……”

    “担心会受伤?”

    教官咆哮的脸刹那间就凑到说话的人面前,唾沫星子都喷到了他脸上。

    “在这个地方,我的话就是命令!”

    他的手指狠狠地戳向下方,“谁都不能质疑我的决定!我让你们坐下,别说是这种地方,就算是燃烧的核废料,你们他|妈的也得给我做下去!”

    “害怕受伤?那你就滚回你妈家里去吧!”

    霍教官的吼声比空中的霹雳更加炽烈,新兵们耳边嗡嗡作响,终于没有一个人敢挑战他的权威,都心不甘情不愿地一屁股坐进了淤泥之中。

    “所有人扣十分。”

    霍教官看到最后一个人坐下,这才点了点头,宣布了决定。

    “所有人?”

    当先坐下的几个愣住了,“教官,我们是立刻服从命令坐下的,为什么还要扣分?”

    虽然他们还不知道这分数有什么用,但扣分显然不是什么好事。

    霍教官斜了他们一眼。

    “第一,你们坐得不是最快,第一个坐下的人是他。”

    他指了指陈飞扬。

    “那他为什么也要扣分?”

    那几个人不服气,继续追问着。

    “第二,你们坐下去太不稳,污水溅到了身边的人身上。”

    教官竖起了第二根手指头。

    陈飞扬一怔,观察身边的人,果然他们的新军装上,溅上了紫色的污渍--当然他自己也是一样。

    “就这个……”

    质疑的几个人无奈地闷住,低头嘀咕。

    这里教官说了算,他说这个要扣分,那就只能扣分。

    “第三。”

    事情还没完,霍教官冷冷地举起了第三根手指,“我在十秒钟之前,就已经说过,没有人可以质疑我的决定,所以你们四个,还有那个,”他再一次指了指陈飞扬,“都再扣十分,接下来一星期,还要负责打扫营地的厕所。”

    为什么?

    陈飞扬都差点脱口而出,但他还是忍住了。

    他镇静地点了点头。

    在营地,没有新兵能够质疑霍教官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