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世来的桃花仙 > 第八十九章 他姑

第八十九章 他姑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末世来的桃花仙最新章节!

    只见院子里人不多,乱糟糟。

    云不飘一眼找着琳琅,见他被个老男人揪着,老男人手里握着把刀,琳琅头上有血,身上也有血。

    当下红了眼,脚一抬,身边一阵风刮过,是东福。

    老男人啥没看见时两只腕子齐齐一疼,哐当一声刀落了地,松开手里的人。

    东福一拧,人就跪下了。

    云不飘已经过来,老男人抬头看,眯缝眼还未看清,风刮过来,啪啪啪啪。

    连甩四个巴掌,眼见的两颊高高肿起,云不飘才发恨出声。

    “谁的人都敢打,招子不要了。”

    琳琅张大嘴:“姑姑姑姑姑姑姑——”

    慌了。

    艾草娘扯扯艾草:“琳琅他姑?”

    艾草没见过云不飘,琳琅也从不提,这是家里人的默契,不得云不飘允许,谁也不对外提。

    苗县令一咳:“光天化日,持刀杀人,好大的胆。”

    心里有些毛,千算万算,没算到云不飘的人跟这家竟有些关系。

    这个——琳琅?谁呀?

    男人叫屈:“我教训自己亲闺女,这小x——”

    啪啪两巴掌。

    男人吐出两颗牙,终于不敢再对琳琅。

    “大家伙儿都来看啊,打人打到别人家里了,有没有王法?”

    扯到王法,苗县令亮了身份,让人分开站好了,现场断案。

    院里墙头都站满了,抄着袖子看热闹。

    一边是母女俩,跟无赖男人姚大合离的前妻李氏和李氏之女姚艾草,一边是姚大和现在的媳妇也姓李,人称小李氏。

    加个小,为了区分,也有两个李氏其实是一族的堂姐妹的关系。

    事情很简单,姚大来要钱的。

    “跟你个下堂妇讨不着,她姚艾草是老子的种,一日没嫁出去就一日该把钱交给老子。”

    姚艾草呸:“和离书上写得清清楚楚,断绝父女关系。”

    “你说断绝就断绝,老子白养你一场。”

    “我娘养的我,我娘还养了你,你怎么不割肉剔骨还我娘。”

    这姑娘辣的很,敢想敢说。

    云不飘格外看她一眼,哟,小模样还不错,一双眼睛亮晶晶,生气时候格外的亮,头发也乌黑亮,晕出光来。

    自带青春光环呀。

    再看琳琅,琳琅红着耳朵眼神躲躲闪闪。

    云不飘心里不是滋味,家里小孩都有对象了,她还单着。

    李氏扯姚艾草,琳琅他姑在,你往后头去。

    她站出来:“大人,我与姚大已合离,净身出户,条件是女儿跟我,姚大不插手她婚嫁之事。”

    姚大开口:“老子懒得管,她愿意嫁给小——”嘴里血腥冷酷的提醒他住嘴:“养她这么大她活该赔给老子。”

    李氏:“我净身出户,嫁妆都给了你。”

    “呸,你有几个嫁妆。”姚大轻鄙:“老子给你们遮风避雨给你们一口吃的,那几个不值钱的破家什抵了?你要走就走,生不出儿子的鸡。她姚艾草是我的精血,一辈子都得养着我。”

    李氏气个仰倒,这无赖,竟是要赖闺女一辈子。

    姚艾草:“你休想,大不了我——”

    被李氏捂了嘴,当着琳琅他姑面呢,她闺女还想不想嫁过去?琳琅这小伙子她可是一千一万个满意,再找不着更好的。

    苗县令心平气和:“姚大你是什么意思?”

    姚大开口:“想我不再来,也行,一百——”

    被身后小李氏扯转半个身子。

    “你傻呀,一百两算什么,放长线钓大鱼,你看那小子穿戴,且长久呢。”

    云不飘耳朵尖,听得清清楚楚,看那女子一眼。

    女子感觉到,抬头看过来,对上一双寒凉的眸子,打了个哆嗦。

    姚大已经嚷开:“父女一场,我也不多要,以后每月给我十两孝敬银。”

    人群轰一声,都说姚大不要脸,卖女儿才几两,这是不让艾草活呀。

    姚大名声太不好,艾草却是四乡八邻的好孩子,议论声一边倒。

    姚大不耐,笑得贱兮兮:“卖也行,谁出银多我卖给谁,便是楼子里——”

    琳琅再忍耐不住,上去跳起抡拳砸。

    等他砸中,姚大嗷嗷叫着要还手,东福才恰巧把人拉回来,姚大扑打个空。

    苗县令:“肃静,不得喧闹。”

    姚大委屈:“大人,您也拉偏架。”他眼珠咕噜转:“不对吧,我们这的事应该找郭县令大人吧。”

    苗县令冷笑一声,找王爷都救不了你,看看那位眼色吧。

    云不飘是想听八卦,但欺负到自己人头上,没那个心情了,听身后一个婆子一直在给大家说这家人,便过去问。

    “婆婆,这家人是怎么回事?”

    手里塞过去一角银。

    婆子哎哟一声,生怕她把银子要回去,飞快往怀里塞了又塞,嘚嘚嘚说起来,又快又清楚。

    “姚大娶了李氏,李氏生了艾草再没怀,娘俩儿没少因这被打,咱左右邻居都能作证。后来小李氏,就是那狐里狐道的女的,还是李氏的姐妹呢,死了男人来投奔,李氏心软,帮着安顿,借钱又给找活计,倒救了一匹白眼狼来。姚大和小李氏勾搭上了,还生了个儿子。娘俩儿能过什么好日子?”

    “这不,上个月,合离了,李氏什么都没要,带着艾草出来,租了这,安生几天,不知怎么天天来闹。”

    婆子神秘道:“说是艾草赚了大钱,要钱的。”

    场中当事几人又吵起来。

    姚艾草:“我哪里来的钱,我和我娘收菜买菜,不过挣个糊口。”

    姚大冷笑:“你没钱你进学堂?你没钱你去读书识字?谁不知道进学堂最花银子。你弟弟要启蒙老子还没钱呢,快把钱交出来,你一个女娃子学个屁,会做饭就行。”

    众人吃惊,艾草上学了?没听说啊。

    东福慌起来,想向云不飘求救,又自觉闯祸没脸说。

    姚艾草也是脸一白,他怎么知道?

    云不飘一看琳琅的眼神就明白了,呵一声,原来还把自家书院给攀扯上了,她懒得理清这里头的条条道道,直接一挥手,站到苗县令身边并肩。

    “不就是银子,买断你生恩便是了。”

    琳琅挨过来,懊恼:“姑娘,你甭管,我有法子的——”

    “你有个屁。”云不飘低声骂他:“没早弄死这不就来添堵了,以后做事莫要优柔寡断。”

    琳琅傻了,他家姑娘这是什么意思?

    苗县令眼角直抽。

    云不飘继续道:“那就买断。断得干干净净,你给艾草的都还给你。”

    姚大嘿嘿笑,搓手:“那得,那得——”

    一笔买断得多少?下意识看小李氏。

    小李氏看着云不飘莫名心不安,但转头被将到手的银子冲垮理智,打量着她的衣着首饰心里正琢磨数,就听云不飘算账。

    “一月十两,一年才一百二十,算你还能再活三十年,那便是三千六百两。”

    老子身体倍棒才能再活三十?但——

    三千六百两!

    雪花银!

    再活十个三十年他也挣不来啊。

    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