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世来的桃花仙 > 第八十七章 防护

第八十七章 防护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末世来的桃花仙最新章节!

    摸向袖袋,除了镜鉴还摸了个小瓶出来。

    这是什么?

    云不飘拔塞子,没拔开,卿未衍加了封印的。

    “夜修罗毒,我若是你才不会碰。”

    镜鉴里传出墨倾城的声音。

    云不飘拿过镜鉴,映出自己的脸。

    “你好些了?”

    “还行。镜鉴本来便在我手里留过一阵子,无人知晓罢了。后来我觉得它另择明主更好,便将它放置在冰海深处的万年冰岛上。没想到,兜兜转转,还是回到我手里了。”墨倾城唏嘘。

    云不飘表示不懂:“你这是典型的自己用不着也让别人用不了的小心眼儿吧。你把它放大路边,或者卖给店铺里,它寻了新主。特地巴巴送到寸草不生的鬼地方,是个人都不会去吧。”

    “...宝物当然要历经千辛万苦才能寻得,不然怎会珍惜。”

    云不飘:“我还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呢。你就是脑拐弯儿太多给自己加戏,看吧,最后还不是狗男人巴巴找回来又给了你。你丢出去他找回来,你们也不嫌腻歪。”

    云研究员真心搞不懂,谈恋爱都这么浪费时间的?直奔主题为种族延续不好吗?

    墨倾城:“...”

    气死了,不理这个讨厌鬼了。

    没了动静。

    云不飘不以为意,拿着镜鉴比划来比划去,最后从空间里取了新材质弹力带来将镜鉴固定住,挂在心口前,整理好衣服,按来按去。

    “不贴合呀,弄得我一边好大。”

    墨倾城忍不住出声:“笨呢,我教你怎么用。”

    云不飘学会后,意念控制着镜鉴变成胸衣的模样,好歹两边都罩住平衡了。

    “可会不会看上去很硬?”

    墨倾城:“...算了算了,你这样弄我也别扭。不然你让商师兄给你弄套天蚕丝的防护衣吧。”

    “对哦。”云不飘一拍额头:“我明明自己就有贴身防护衣的。”

    能与皮肤融为一体超轻超薄超柔超韧如同第二层皮肤的最高级防护衣。冷热自调,能自动分解排除人体毛孔分泌物。并且可随着外力的攻击能瞬间强度攀升至碾压层级的高密研究成果。

    当然,是有限度的,且这只是初代,试验样品而已,需要大量测试的。

    运气好,成为小白鼠一员。只是还没正式开始记录感受便大迁徙了。

    忙拿出来穿上,想想觉得不太保险,两个世界能量体系不一样,还是要找商未明要个防护衣。

    “你叫商师兄,你们很熟呀。会长他怎么就被逐出师门了?”

    半晌,墨倾城道了句:“当时我觉得是商师兄傲骨太盛,后来...”她笑了下:“事情发生到自己头上才懂,宁愿折了骨头...”

    云不飘抓心:“你倒是说清楚。”

    “商师兄不喜别人说他,你好奇自己去问他。”

    那你不如一句不说。

    不地道。

    云不飘把玩着玉瓶,就是这小玩意儿,差点儿要了自己的命,既然没有骨鞭甲虫存放毒性会自己消退,那便这样放着吧,等过了期就扔掉。

    第二日,云不飘毫不知情的被苗县令派到他精挑细选的位于南城的一个叫做簸箕篓子的居民区。

    一听这名字,就知道这里住着鱼蟹虾米,乱的很。不止人的身份乱,院子宅子朝向也乱七八糟,混着砖头木头搭建的小屋子破棚子杂草一般四冒。

    杜三缪只看了一眼,嫌脏,进都没进,直接隐身。

    东福踏踏实实一迈步,脚下感觉不对,挪开一看,泥土裹着的不知什么一团,隐隐有臭气散发。

    蹭蹭鞋底,默默跟上去。

    云不飘反而最适应良好,别说垃圾,便是满地下不了脚的尸块,她都能走得不动如山。

    苗县令亲自陪着来,他怕云不飘才开始的劫又来一个,虽然阻挡不了什么,但对他这种人来说,亲眼看着事情发生,才有安全感。

    他解释:“这里人多又杂,有本地的,外来的,流动的,不排除还有盗匪小偷甚至细作。既然绑定腕表本已是耗时耗力,干脆工作做得再细致些。本地人和外地人各分等级,再按照有无恒产,居住时间,从事职业,邻里风评,识文断字等分甲乙丙丁,某些人还要结合案底。”

    “感觉能做一辈子的大事业。”苗县令按按眼角,他眼圈上的青好久未退。

    “不过,前头梳理过后,后期专人跟进便是。现在的人口登记好了,以后只做新生与死亡。”他笑道:“且外来的人一眼区分,有没有腕表,腕表能不能用。”

    云不飘有些抱歉:“听你一说,只凭衙门人手,怕是一年也弄不完。当初我只想着让大家联系方便,没想到里头这么多事。”

    苗县令当即道:“别这样说,该我们感激你。就说通话这一项功能,就省了多少跑来跑去的时间。”又道:“王爷那边也派了人的,高门大户忌讳咱上门,王府出的人,他们乐意咱也省心。”

    云不飘点头:“辛苦我叔了,才没了老婆。我叔真是为国为民的大好人啊。”

    苗县令:...大概王爷不会喜欢听到你这话。

    想到什么他八卦:“你哥哥今年成亲,你回去吗?”

    云不飘一愣,旋即想到苗县令说的该是玉亦云的亲哥哥,呃...她怎么好像从没了解过便宜爹的家庭情况?玉临陌怎么没跟她说呢?太不贴心了。

    她淡淡道:“我亲缘浅,留不住,所以幼时便送到外头,怕与家人羁绊太深。”

    这样啊,苗县令深以为然的点头:“你是要做仙人的嘛。”

    但又觉得古怪:“可看你与我们相处的很好呀,你跟王妃来往也不少吧。”

    不是应该不沾俗事?但看着好似很积极呀。

    云不飘淡定道:“因为跟你们没有血缘关系。”

    说断就断,拍屁股走人。

    忽然觉得自己真得道了呢,这样内行的话说来就来。

    云不飘兀自满意的点点头。

    苗县令:“...”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昨日进度的地方,也是苗县令苦心造诣给她选的地方。

    这里算是簸箕篓子这片生活区的好地界,铺着石头的道路尚算平坦,也算干净,偶有什么垃圾一看也是新鲜的,可见这里的人打扫的勤快。弯弯路两旁的院子看着也规整。

    这是平民里的好人家了。

    衙役来得早,已经在中间一棵老槐树下摆好桌凳,后头放着大箱子,前头是插着手兴奋议论着的排队的人。

    里头还有抱小孩的,小孩太小,裹在襁褓里。

    云不飘看见顺口问了句:“这样小的孩子带着怎样?”

    小孩子胳膊细,当初出发点有防拐骗的原因,所以云研究员是根据基地里现成样式来的,有儿童版,有幼儿版。儿童版的只是比成人的略小一些,而幼儿版的更细更小更加柔软,鉴于幼儿不可能操作,功能更是简化到定位和紧急呼叫。

    定位好说,紧急呼叫怎么个紧急呼叫法,只能看运气了,兴许一个翻身就能压着呢?

    聊胜于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