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鸣九天 > 第198章 三耳鼎立

第198章 三耳鼎立

作者:一株仙草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剑鸣九天最新章节!

    一天一夜过去,李逸反反复复思索,认真推敲,尝试了各种不可能,而后翻开一些历史书,想要寻找三修的答案。

    最终,李逸忍不住去请教陈启胜了。

    后者回答;“是属性,武道有武道的属性,那是体修,某种力量形式的表现,符箓的属性是精神之力,同样神通也如此,当某一个人的属性强大到一定的程度,便会呈现出星辰阵图,至于你这个情况,老夫就不知道了。”

    李逸脸色发白;“三种属性交汇,真的看不到星辰阵图?”

    陈启胜摇头:“也不是说看不到,只是相互抵制,压住了,你需要同时释放出来。”

    李逸虚心请教:“我要怎么做?”

    陈启胜眨了眨眼:“找一个强大气场的地方,同时爆发,自我压制,然后进入神游太虚。”

    李逸“哦”的一下,似懂非懂,再次问道:“老陈,你的星辰阵图是什么?”

    陈启胜傲然的说道:“一张符箓,天符。”

    一番长谈过后,已经是中午,李逸感触良多,他决定找个地方进行尝试。

    思索许久,李逸的注意力落在了五千年前神王被斩杀的那片区域中。

    不过这一次,他并不仓促,而是有备而来,带来了如来神笔。

    神王修行悟道,证道,最后被斩杀的地方,这里可谓是他的一生了,唯一的一次远门便是中州。

    根据某些古典记载,心有怨气而惨死的强者,会通过某种形式存活下来,若神王是真的被人抹杀,那么,他心中必然有怨气,而游魂自然长存于此。

    当然,如果有人问起,是在那一部典籍中看到的?

    李逸肯定会这样回答,镇子上,老瞎子说的。

    埋葬了神王的一生之地,必然有着莫大的气场,若是找到,指不定今天就能见到星辰阵图了。

    不过,如何复苏如来神笔?

    两年来,这依旧是一道难题。

    清风呼呼吹拂而来,山间草木簌簌声响,抬起头,碧绿的树枝几乎遮住了阳光,也唯有一些缝隙能够渗透些许下来。

    幽冷,冰凉。

    这是李逸对这片山间的诠释,他开始朝着深处走去,心中的疑惑也愈发的浓度了。

    历史记载中,有着数之不尽被毁灭的大势力,那往往被毁去的区域,一般而言,都是寸草不生,要么就是生机凋零,被演化成为一片大凶之地。

    然而,神王被斩杀的区域,竟然生机勃勃,依旧是青山绿水。

    时间过去,不知不觉已经两个时辰了。

    回头望去,茫茫的一片山间,草木旺盛,生机勃勃,小径幽幽,罕无人烟,像是来到了一片原始森林。

    但往前方看去,相同的场景一一浮现,好似根本没有任何变化,更像是进入到了一个迷幻阵。

    突然间,左侧一座山头,引起了李逸的注意。

    那山头形状有些古怪,突兀而起,上方有些弯曲,形态似一座鼎的鼎足。

    李逸直径走过去,而后纵身一跃,一番功夫下来后,他爬到一颗粗大的树木之上,距离地面足足有数百米。

    不看不知道,这一看,李逸突然惊悚了起来。

    类似于这样的山头,竟然有三座,而且地势环绕,中间部分呈现出低洼,如果从高空中看下来,像是一口巨大的鼎。

    “不会是一件王道神兵吧?”李逸发呆。

    五千年下来,也不知道多少人踏入这里,却一无所获,而今他竟然看到了这样的一幕,是前人太傻了?还是他太聪明了?

    三耳鼎。

    李逸想起了一个古老的名字,仔细一看,越看越像。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浮现在他的视线中,是那名樵夫,他行走在山间。

    李逸一声惊呼,赶紧跳了下来,想要追上去,然而,一抬起头,樵夫的身影消失了,山间茫茫一片,哪来的人影?

    “我要不要将老陈找来?”

    “还是算了,今天来不及了,自己看看就回去吧!”深吸一口气,打定了看看就走的念头,李逸开始朝着三耳鼎的低洼处走去。

    让他感到莫名的是,那种幽冷冰凉的气息,全然消散,取而代之的便是一种炙热,好似有人在鼎的下方烧火。

    随着他的步伐移动,愈发的靠近低洼地带的中心,炙热的气息也越来越浓郁了。

    突然间,一株体型通红的小树从他的眼前一闪而过。

    “什么人?”李逸汗毛倒竖,警惕的打量着四周,捏着的手心也开始冒出汗液,他不相信鬼怪的传说,但眼前这一幕的确让人毛骨悚然。

    不再前行,也不敢再前行了。

    半个时辰后,四周一切如常,并未有什么浮现,也没有任何诡异与莫名的地方,他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头也不回的跑了。

    就在他离去的那一刻,那株红色的小树又一次浮现出来,几个跳动,朝着低洼深处疾驰。

    樵夫的身影,也不知道从哪走出来,也朝着低洼的深处走去。

    在深处,一如既往的山间,不同于其他地方的是,这里恰好有阳光照耀下来,红色小树蹦蹦跳跳而来,止步于此。

    最后,那名樵夫也来到这里,张口就大哭:“呜呜……先祖。”

    回到镇子上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西方的天空下,倒映着一大片晚霞,远远看去,宛若烧红了的铁块。

    晚霞照耀下来,拉长了人们的身影。

    李逸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去,反而在镇子上溜达了起来,与几位邻家姑娘建立亲切而友好的关系。

    尽管,她娘不喜欢。

    十多分钟过后,他来到了老瞎子的摊前。

    老瞎子眉头一抖,赶忙收拾摊子,转身就要跑。

    李逸拽住了他,脸色一横:“往哪跑?”

    老瞎子哭丧:“少侠,我上次说的是真的,没骗你啊!”

    李逸瞪着他:“闭嘴,我不是来揍人的,我有事情要问你,你可曾见过神王道台附近的樵夫?”

    樵夫?

    老瞎子微微张口,神情呆滞,一双空洞的眼瞳望着天空,莫名以对,似在思考。

    李逸见状,也松开了那只手。

    很长的时间过去,老瞎子突然皱眉:“老朽活了这么大的岁数,从未见过你所说的樵夫,而且神王道台至少有两千年无人守护了,现在应该尘归尘才对。”

    李逸视线一凝,再次问道:“镇子上可有樵夫?”

    老瞎子摇头:“没有,镇上谁也不想上山,更别说砍柴了,唔……等等,三百年前好像来了一位樵夫,他自称是神王的后裔,最后莫名的消失了,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三百年?”

    李逸突然惊悚,整个人都不好了,若老瞎子所说为真,那名樵夫应该就是三百年前的那一位了。

    樵夫不是修行者,自然活不到三百岁,也就是说,他已经是死人了。

    老瞎子神神叨叨,又道说了一大堆,不过李逸已经听不下去了,转身便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