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御天武帝 > 第1899章先天之法【感谢:刀剑兄的解封】

第1899章先天之法【感谢:刀剑兄的解封】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御天武帝最新章节!

    楚岩和易枫神所发现的神级战场已经很靠中心地带了。

    毕竟邪窟本身就在内皇城。

    此时,这里有两军交战,天庭一方坐镇的有两位真神,巧的是,楚岩竟都认识,一位是北冥殿主,另一位则是东林殿主。

    都是和楚岩有仇的两位殿主。

    仙域一方只有一位,是古秦王族的荒神。

    “荒刃,还不束手就擒么?在这个时代为仙域效命,你是在找死,念在你也是上古遗留,修行不易,现在放弃,本座饶你不死!”北冥殿主这时冷喝声,荒刃,荒神之名。

    “可笑,我古秦自古不入乱世,可乱世欺我古秦,万年选中我古秦公主,如今又选中我古秦少主。”荒神言罢,看向北冥突然笑道:“北冥,难道你没想过这其中原因么?说不定,我古秦才是这天下大势之地,不如你现在叛出天庭,投靠我古秦如何?将来即便不能证道神皇,可神王却不难。”

    北冥和东林两位殿主神色微变。

    有一句话,荒神没说错。

    两次了。

    连续两次神皇种子,都诞生在古秦。

    “少废话,荒神,想要不废一兵一卒让我等退兵,你还没这个资格。”北冥殿主冷哼,旋即冲下方的仙王大军下令:“杀!”

    “杀!”

    下方,两军瞬间交汇。

    荒神所带的多是古秦弟子,可也有仙域人混迹其中,南羽霓裳,此刻便在这一片战场,如今的南羽霓裳,走昔年凤凰神途,有先人开路,也真正意义上达到近神。

    南羽霓裳算是仙域突破最快的几人之一。

    她的圣路,或者说是神途和常人不太一样,倒是和桦枫几位轮回者相似,是其余人已经铸造好的,她不需要刻意去修筑,只需要领悟,便会进步。

    当然,这是指在达到神途原主人的高度之前。

    “荒神,虚空中走走如何?”大军交战,北冥殿主迈出一步,真神交战,需入虚空战场。

    荒神冷哼一声,八方荒芜之气释放,扶摇而上。

    “哈哈,东林,我先来,你不必插手,我早便想领教一下荒神的洪荒神诀,还不知比起我的万封冰典哪个更强。”北冥殿主凌空融入。

    “轰!”

    瞬间,虚空战场爆发。

    荒神这一刻气机全力释放,脚下一条神途快速蔓延,竟也达到近四万米。

    可相比北冥这一位已经达到四万的至强还是弱了一点。

    可荒神并不在意,他除了自身的洪荒诀外,手中还有数道神纹仙符,顺手抛入虚空,瞬间,虚空中连续有杀伐大阵组成。

    北冥殿主眉头皱下,一拳将一道神纹大阵轰碎,淡淡笑道:“秦昊神王刻画的仙纹?呵呵,荒神,你想多了,若是昔年若梦公主的神纹,本座或许还会忌惮一二,秦昊神王的神纹,修行的可还不到家。”

    “拖住你足够了。”荒神冷哼,旋即迅速出击。

    然而,荒神还是小觑北冥这一位神殿之主了。

    能在上古被神皇青睐,北冥殿主终究是有一些过人之处的,此刻他双手张开,迅速吐纳,天地之气被他不断吸入吐出,可关键是,吸进去时,还是普通的天地之气,被吐出后,却已是冰封万里了。

    很快,无数神纹在此刻竟被冰冻的难以运转。

    “荒刃,束手就擒吧,东林还在下面,你如今连我一人都打不赢,没机会的。”北冥殿主笑道。

    荒神看向北冥殿主,沉默半响,叹息声:“唉……看来还是要用那一招了。”

    北冥殿主眉头皱下。

    “凝!”这时,荒神双手突然合十。

    旋即以他为中心,四周的天地都变的荒诞起来,尘土飞扬。

    北冥殿主陷入其中,此刻给他的感觉就像是……反古?

    没错,这一片天地竟在逆转,时间、空间都在倒流,一点点朝上古年间回归,一万年,两万年,十万年,二十万年……

    很快,北冥殿主心中生出一种错觉来。

    好像自己真的回到上古年间了,天地灵气都冲盈起来。

    可这还不止,天地还在倒转。

    隐约间,竟有要回到五十万年前天地初开之际的意思。

    而五十万年前的天地什么样子?

    荒诞……混沌。

    下方,东林殿主脸色大变,低喝声:“北冥,快打断他,他要封天!”

    “嗯?”北冥殿主愣了下。

    “荒刃想要将这天封印了,重返上古,一旦如此,我等神途加持都会消失。”

    这时,东林殿主话落,他速度极快,瞬间踏入虚空,一拳将荒神的法决击碎,这才令这片天又恢复一些。

    东林殿主冷冷的看向荒神:“荒刃,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修行先天之法!”

    荒神突然遭到东林殿主一击,法决被阻,脸色苍白。

    反古封天诀。

    这便是之前他用的法决。

    当年秦若梦离开古秦时传授给他的。

    那时候他只是单纯的修荒芜之力,但荒芜的,也是这一片天,秦若梦称,他适合修这一法,便将此诀传授于他。

    可此诀乃是先天之法,与这后天排斥极大,所以这也是万年来,他也是第一次使用。

    荒神看向苍天,叹息声:“公主,看来老夫要让您失望了。这天,我封不了啊!”

    可下一秒,荒神目光一闪冷诀,看向北冥,既然无法斩杀两人,那纵然死,也要杀一人才行。

    荒神突然张开双臂,念念有词:“我愿以我血躯,为先天祭奠。先天,归来!”

    “轰!”

    天庭大陆此刻都剧烈一颤。

    不少在交战的神级强者目光皆一缩,震惊的看向荒神战场。

    “混蛋!”

    “先天之法?疯子!”

    “荒刃,你敢!”此刻,连九天外的天主都怒了:“你敢背叛苍天,你想死么?”

    然这一刻,荒神却笑的肆意。

    这时,秦破军也低喝声:“荒刃,停下!”

    若荒神只是动用反古封天诀,那只是暂时封印住现在这一片天,让那一片虚空暂时进入无天之地,神途加持失效。

    影响并不算大。

    可荒神现在在做什么?

    他在燃烧血肉之躯,生生为先天开辟一条通往这一片大地的通道。

    当年苍天虽然被替换,但不代表先天就被摧毁了,先天那一片苍穹还是存在的,只是被如今这一片天给驱赶走了,无法降临。

    可一旦这个口子开了,先天很可能会有归来之意。

    等到时候,若这一片天穹被毁,绝对会出大事的。

    真正的大事。

    毕竟要知道,如今这天下的人,修的都是后天之法,逐渐的是后天神途。

    一旦这天毁了,那天尊的神途都会消失,境界瞬间跌落回仙王境界。

    所以说,虽说如今这时代中,很多人憎恨苍天,因为这天定下了神途、神皇的规则,让许多人境界止步,但却又不得不守护这天。

    因为这天一旦毁了,他们都要死。

    一些近代神明或许无所谓。

    像天主这些人,必死无疑。

    他们都活多久了?

    几十万年。

    寿元哪里来的?神途加持。

    当然,神皇若在,是否会受其影响,诸人不好判断。

    毕竟曾经有人说,一旦成为神皇,其实便不再受这苍天影响了。

    但真假难辨。

    甚至很多人怀疑是假的。

    神皇可能还是被这苍天所控。

    在上古年间,不是没有人想过要将这苍天打破,打碎,改变规则,可全部被阻拦住了,为何?

    不敢!

    天虽可恨,但给了他们一身强大的实力,真要说将这苍天打碎,恐怕在世的那些天尊会第一个出手阻拦。

    秦破军倒是不在意荒神引先天降临。

    他担心的是,一旦这天真破了,可能会有更大的麻烦,而且到时候他们这些人死的死,伤的伤,怕是再也无人为楚岩护道了。

    可此时,荒神依旧没有停手之意,怒喝声:“老爷子,这些人都欺我古秦,万年前欺若梦公主,如今公主子嗣归来,他们还要欺,那既然如此,这天对我古秦如此不公,今日本王便叛出这天又何妨?死,老夫不怕!”

    秦破军眉头再皱,一时间竟说不出话。

    对这天若说不恨,那是不可能的。

    他甚至不怪这天限制了神途神皇的封禁。

    他恨的是,为何要选中他的女儿,他的外孙?

    他秦破军一生没有太远大的报复,可这天偏偏不准。

    “快,拦住他!”

    这时,距离荒神最近的几位神王都放弃对战,转身冲荒神杀去。

    “轰!”可瞬间,数位神王连续倒退,被一道化身阻拦。

    “君王!”上空,天主怒喝,就在刚才,君王一气化三清,其中一道竟去阻拦了那些神王。

    君王此刻却是大笑:“哈哈,换天么?本王倒是觉得可行,你们不是都想成皇么?今日便将这天打碎,让你们这些家伙的希望全部破灭,荒神前辈,做你的,本王为你护道!”

    “君王!”这时,空间再震,又有强者走出了,竟是一位从未出现过的神使。

    昔年十六古神使之一,聚星神使。

    其实他早就回归了,之前仙坟几次大战他都在,但都没有参与,可此时,出现了,沉声道:“君王,先天不可引,否则将是灭世之灾!”

    “去你码的,你瞎么?灭世,吓唬谁呢?仙域已经要灭了,老子会怕这个?不是都要弄死仙域么?那今天就都一起死。再说,什么先天后天的,跟老子有个屁关系,反正老子逆天路,这天碎了,神途崩灭,老子便是三界第一,神皇来了都能打死!”君王开口大骂,一道化身冲着聚星神使杀去。

    聚星神使脸色一变,他都没想到,自己只是出面劝阻一句,君王竟直接朝他杀来了?

    关键是,君王说的没错啊。

    先天后天的,和君王有什么关系?

    君王是逆天路啊!

    “……”

    “……”

    此刻,不少天尊心中竟生出一丝忌惮之意来。

    是啊,这天不能碎,若真碎了,君王岂不是无敌了?

    另一方,正在和易枫快速赶路的楚岩也懵了,抓了抓脑袋。

    这是要闹哪样啊?

    我还没出场呢,天就要碎了?

    别啊,这我到底还融不融神途了?

    万一融合后天碎了呢?

    自己这一阵子遭的罪不是白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