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不朽霸主 > 29.第29章 黑水河诡异

29.第29章 黑水河诡异

作者:晏家大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不朽霸主最新章节!

    纪昊看到了一副画面,那是个英姿飒爽的男子,一身染满了鲜血,他的怀里抱着一位绝美的女子,可是那女子受到了无比重大的创伤,奄奄一息。

    “孩子,一定要找到孩子,我们的孩子。”女子祈求着男子,脸色苍白无比!

    “啊,玉兰,你不要说话了,求求你不要再说了,昊儿一定会没有事的,我相信他还活着。”男子顶天立地,此刻却泪湿双眼。

    “昊儿,我们的昊儿,都怪我,是我不好,要不是我,昊儿不会丢的。”女子早已泪流满面,此刻脸色更加的苍白了。

    男子一路斩杀宿敌,那是数不清的人影,每个人都强大无比,他抱着女子,一路血拼,杀出一条血路,进入一处禁区,那里朦胧一片。

    “孩子,你在哪里?为什么连东方神红都无法寻找到你?”男子从那里出来,突然那处禁区雷霆咆哮,有天劫降临,瞬间那里被摧毁,不复存在!

    纪昊眼睛早已经湿润,那道身影他多少次在梦中见过,就是和这个男子一模一样,他看着这个男子,进入一处处密地,寻找高人,结果引发天劫,密地不复存在。

    男子抱着女子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寻找,希望能找到昊儿,可是每次都失落无比。

    “我的孩子,为父找的你好苦,快回来,你母亲快不行了,快回来……”男子双眼模糊,悲痛无比。

    “父亲!”纪昊大吼,想要过去,可是不管他怎么努力,都无用,仿佛相隔着两个世界,他大哭,被父亲所感动,为了寻亲子,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是死。

    “是谁,究竟是谁?”纪昊大哭,他不知道,他的父母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杀他的父母,他甚至都没有看到有关父母家族的人,只有他的父亲抱着他的母亲在四处杀弑,直到进入一条黑水河,一切都不可再看到。

    “那是哪里?建筑在半空漂浮?楼台亭阁如同仙界。”

    纪昊双眼模糊,回忆和梦中人影重叠,他第一次心中悲凉,原本以为自己是被丢弃的,谁想不是那样,他有父母,他的父母在四处寻找他,可是无人能推算出他的去处,这是为什么?

    所有人推算他,都触犯了禁忌,最后受天劫而灭亡。

    “那里也有这样的一条河流,只是比这里还要大十倍,那是哪里?黑水河的尽头吗?”纪昊轻语想要寻找到那条河流。

    突然之间纪昊抬头,脸色大变,因为这里漆黑一片,他仿佛迷失了一般。

    “怎么回事?难道是?”纪昊内心猛的一震,他意识到了什么,他好似真的迷失了,这里一片漆黑,看不到前路,有的只是一个声音在呼喊。

    那是他父亲悲凉的声音。

    可是纪昊脸色却非常的不好看,因为他想起了吠一川的话,不要理会任何声音,他刚才没有忍住,喊出了那句话,没成想会有如此变故,难道真的要迷失在这骨架桥内,永远无法找到回路?

    纪昊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如果真是那样,他觉得太恐怖了,而且他始终觉得刚才的那幅画面是真实的。

    因为他的确在梦中见到过这个人,那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桀骜不驯,可是梦中他也只能见到一些模糊的画面,仿佛那是潜意识中的记忆。

    “那副画面是我父母如今的遭遇吗?师父曾对我说过,蛮荒深处有座会飞的骨桥,能映射因果,难道这里就是那座骨桥?”纪昊内心莫名震动,他太想知道自己的身世了,这个大陆无纪氏,这是他师父说的。

    他曾问过他师父,是否有其它的大陆或者世界,他师父没有开口,而是望向天空,一望就是一日,纪昊锲而不舍的追问,得到的答案是:“天有多高?”

    纪昊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看着他师父,他师父无奈叹息:“天地无劫数,难难难……”一连说了三个难,他师父那一次离开了,足足三个月才回来。

    此后他师父便一直闭关!

    纪昊回想起以前,心中更加迷茫起来:“天地无纪氏,这个大陆不是我的家园吗?可是我的父母在哪里?”

    “天有多高?那我就一步步登天而上,天地无劫数?那我就踏天劫而逆转!”纪昊眸光摄人,他内心无比希翼见到自己的父母。

    “骨桥,你能映射出我的因果,为何我父亲不能寻找到我?”纪昊神情坚定,露出奇异之芒,看向骨桥通道。

    此刻漆黑如墨很难有看清楚前方,但纪昊仿佛能看到在黑暗尽头有一丝曙光。

    他迈步,要去那一丝曙光之处,他觉得,也许那里会找到一些答案。

    骨桥内,吠一川露出怒火,因为他看到纪昊被一群人影所包裹,最终消失,更让他不安的事,骨桥出现一群骨兽,那是一群缩小版的长尾白骨飞禽。

    它们如蝗虫一般,空间颤抖,所过之处,一片狼藉,这是灾难。

    吠一川脸色大变,立刻逛奔向尽头,因为他看到骨桥在下沉,沉入河底,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情,按照以往,骨桥会停留几日才行。

    可是此刻完全不同了,这才多久,骨桥就下沉到黑水河河底,这发生了什么?

    吠一川不敢停留,哪怕此刻纪昊迷失了,他也没有办法。

    “轰!”骨桥尽头,吠一川刚一冒头,就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袭击而来,他目光收缩,露出愤怒。

    “吠啸!”吠一川怒啸天地轰鸣,以他为中心,强大的冲击波直接迎上那道力量。

    “嘭!”那里发生大爆炸,神力翻滚。

    骨桥下沉,万丈桥梁如同扎龙一般耸立在黑水河面,此刻却沉入河底,消失了身影。

    骨兽消失,一同沉入黑水河,而吠一川强行登陆,那道攻击消失了,仿佛只是别人的一个试探。

    光秃秃的大树下,那个老者神色阴冷,瞬间站立而起:“吠啸?当年逃走的一人又回来了吗?”

    “可惜了老朽同样是幻境显化,不然那一击他必死,他能来,那么那些人应该是他所杀了,可是他的修为……”老者露出狐疑,因为他知道他的手下是什么修为,都是结丹,还有一名结丹中期高手。

    但那一击他感受到的只是结丹初期的修为,这样的修为,根本无法杀掉他的人,他怎能不疑惑,并且露出一丝冰冷。

    “既然来了,那就别走了,这树上还差一人,至于那骨桥……”他目露凝重,因为就是他也没有见过骨桥沉入过河底,关于黑水河的骨桥他虽然不敢揣度,但也知道黑水河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毕竟他在这里守了十多年,早已对黑水河河面上的骨架桥有了一定的了解。

    “族内应该有所记载,可是老朽的资历还不够翻阅那些书籍。”他皱眉,同时也想到了一些可能,吠一川有同伴被困在了骨架桥内。

    “难道那孩子触发了什么禁制不成?可惜了,那孩子筋骨不错,就这么葬送了”老者露出冷色,随后眉头直皱,因为他看到白色骨架桥彻底沉入河底之后,并没有腐化,反倒那里秩序交织,雷电游走。

    有大恐怖,也许会生出什么意外。

    吠一川站立在地,看着彻底消失的骨架桥,他神色露出悲痛:“孩子是我害了你啊,怎么会沉下去?”

    突然他神情一动:“没有死,魂灯还明亮,可是沉下去了,怎么能走出来,多少人迷失在里面,从来没有一人走出来过。”

    吠一川有些担心起来,因为就是他,都对这座骨桥忌惮无比,更别说骨架桥沉入黑水河底了,这是从未有过之事。

    “嘎嘎……咔咔……”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黑水河河面上开始传出诡异的声音,河面都开始沸腾了起来,有巨大的黑色气泡冒出,秩序神链交织,雷霆咆哮,更有庞大的尸骨从河底被翻了出来,那是金黄之色的骨架,可惜神性力量泯灭,被河水侵蚀的十分厉害。

    “纯血骨骸,一头成年的穷奇!”吠一川不能淡定了,如此强大的生灵,此刻也成为黑水河内一具残破骨骸,这是有多么的恐怖?

    这条黑水河到底埋葬了多少强大的生灵?

    可是随后又有数头强大生灵的骨骸被翻滚出来,那赫然都是纯血生灵,只是他们的骨骸残破不堪,早已无法认出是何种族。

    如此众多的纯血生灵骨骸浮现,就是大树下的老者此刻也眉心直跳,一股不好的预感让他心中不安起来。

    他虽然是幻境所化,但遇到大危机,依然会本能的害怕颤抖。

    河面还是翻滚,不时有骨骸浮现,最后又沉沦,这非常的诡异,秩序神链缠绕在它们的身上,仿佛是一种诅咒,又是一种强大符文,散发可怕的力量。

    “不好,有东西要出来了!”突然之间,吠一川脸色巨变,他感觉到,河水里有东西在滚动,疯狂向河面奔腾,直觉告诉他,这是一场巨大的危机。

    一个大高潮,即将来临,昨天说好的更新,结果食言了,不好意思,因为大少下班准备写书的结果临时有事,出去了一趟,回来时已经很晚了,刚写了几百字就睡着了,实在熬不下去,望见谅,喜欢不朽霸主的朋友,请支持一下吧,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