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不朽霸主 > 23.第23章 出发

23.第23章 出发

作者:晏家大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不朽霸主最新章节!

    吠一川不同意纪昊前往,但纪昊实在是太在意体修秘术了,他已经临近气璇境界,不能在等下去,因为只要想随时都有可能突破。

    他师父给他下的压制,也因为神秘精血的出现,此刻开始慢慢瓦解了,如果压制全面消失,那么纪昊不可能再压制身体内的能量,直接突破气璇,到达气海境界,这不是目前纪昊想看到的。

    他需要更强,而古扬密地内的体修秘术,将是他的终极目标。

    吠一川此刻还不能离开吠村,因为吠村还是不够强大,虽然有防护阵法守护,但吠村缺少一名祭灵。

    吠一川离去,那么吠村一旦遇到高手,就会沦陷,而已吠一川担心那伙人已经开始派人过来了,他们必须有所准备。

    毕竟死了两名结丹高手那伙人不可能不在意的。

    最后纪昊一人上路,吠一川也开始了吠村的一系列安排,全村迁移,他不希望吠村有意外发生。

    纪昊没有多说,不过对吠一川也感到意外,这老者分出一缕气息在他身上,只要他一遇到麻烦,吠一川会立刻感觉到前来支援,不过只能千里之内,这也是吠一川所能做到的极限。

    如果他修为高深,万里也不是不可能的。

    纪昊虽然渴望得到古飞扬的体修秘术,但他不傻,如果凭借他一人前往肯定不行,所以这千里之内,也是纪昊的一个历练的好时机。

    不过这可就让附近千里内的蛮荒凶兽遭罪了,不时怒吼传来,随后惨嚎,更是让一些打猎的小部落,看的目瞪口呆,连呼遇到妖逆了。

    “纯血生灵子嗣出没了,专猎杀蛮荒凶兽,有兽王惨死。”这个消息一传出,整个千里蛮荒南部区域都沸沸扬扬起来,一些狩猎部落,更是不敢出动狩猎了。

    这太恐怖了,纯血生灵的子嗣从来不会主动猎杀凶兽的,但这次有所不同,因为前不久才发生过纯血生灵的大战,难免让一些人浮想联翩。

    有人在蛮荒深处见到恐怖一幕,一头兽王被一冲天血气光芒所笼罩,惨死当场,鲜血飞溅,任由兽王百般攻击都无效,对方活生生将它撕裂成两块。

    这一幕吓坏了不少人,全都逃窜,全身炸毛,因为兽王都无力对抗,他们更不能。

    惶恐被对方发现,被抹杀,这等生灵无比强悍。

    几日后,有人在那一处地区发现一堆白骨,上面有牙印,还有一堆火,这让人更加恐惧了。

    纯血生灵不吃活食,要吃熟食?这让人无比震惊,同时各种猜想一时传开,有人认为那是一头化成人形的纯血生灵,在学习人族生活习惯。

    这一猜想,吓坏了众人,如今蛮荒南部千里区域,人人自危,感觉大祸临头,如果真如猜想那般,那后果不可想象,他们害怕纯血生灵化人形进入他们的部落。

    那结果可以预料,将是部落灭亡,尤其加上前段时间,有传出,一些部落被灭之事,全都死相惨烈,被吸成干尸。

    各种传闻在各自的部落内流传,让那些没有祭灵的部落,很是忧心忡忡。

    “纯血生灵的子嗣吗?”一座洞府被迷雾所遮掩,那里朦胧无比,散发血光。

    有一十五岁左右的少年,全身血气翻滚,强大到无边,一拳将一头成年的兽王头颅击破。

    兽王不甘倒地,鲜血流了一地,但却被一杆大旗所吸收,那大旗被风吹的猎猎作响,血腥味浓重无比,在其内,有数种强大无比的异兽挣扎,愤怒嘶吼,但却无法挣脱,也无法传出声音。

    少年一身黑衣,身躯挺拔,露出强健的臂膀,在其眉心有一个血色的印记,散发妖异的光芒,一张幼嫩的脸充满残暴与涙气,他伸出舌头,近乎癫狂的舔着拳头上的鲜血。

    “兽王的血太苦了,我需要一头纯血生灵的血脉来祭炼我的血旗!更需要一头战骑……”他面孔扭曲,近乎癫狂。

    “主上!”一道黑影到来,半跪地上。

    “找到人了吗?”少年冷漠问道。

    “回主上,我们并未找到那个人,而且……”来人有些吞吐起来。

    少年顿时大怒,一把将黑影抓来,那人只是气海境界,根本无法挣脱,被那少年直接扭断了脖子:“一群废物,追寻了数十年,依然没有找到,该死,竟然被灭了两名结丹高手?”

    直到现在,他才知道死了两名结丹高手,如今依然没有一点信息,这让他十分震怒。

    他目光看向一处,那里有颗光脱脱的大树,树叉上挂着六具人皮,散发幽光,十分恐怖,因为每个人身上至今还有结丹的气息,不过早已枯败了。

    “少主,我们出来的时间够长了,再不回去,大人就要有意见了,毕竟少主的成人礼快到了,其余的族人已经开始了洗礼,修为暴涨……”这个时候一介老奴从大树后走来,虽然身躯句楼,但却能看出他眼中的涙气。

    “那些废物,再让他们三年也休想和我比,可我不甘心此时回去,我需要纯血幼子这等战骑!”少年依然冷漠。

    “当年老奴拼命阻挡那等高手,本已受创,可惜了道门同化,不能开启,这些年我们派出百名结丹高手,如今已经死的差不多了,少主那等生灵暂时不要招惹,以免引来大祸,另外大人传话来了……”说到这里,老奴是暗中传音告诉少年的。

    少年拳头紧握,当下神情爆涙,最终他点头,但还是说道“我要试试那头纯血幼子有多厉害,如果不厉害,也不配我出手。”他非常的自负,竟然要与纯血生灵一战。

    老奴点头,随后带着少年来到大树下,一杆血旗飞出,瞬间幻化出少年的模样。

    “少主,它可以维持一年,足够我们回来了。”老奴说道,随后让少年盘坐在那里,血气内敛。

    少年点头,神色中透露出一点惋惜,随后癫狂而笑:“希望那些家伙不要太让我失望啊,我被压制十年修为,可惜了。”

    光影一闪这里恢复宁静,有的只是大树上的六具人皮还有一名少年盘坐当中。

    山中,纪昊还不知道,他追杀兽王的举动会引发这么大的轰动,此刻他还在享受着蛮荒美食,一脸陶醉。

    “师父你个老混蛋啊,怎么就走丢了呢,这里简直太美妙了,有吃不完的凶禽猛兽,我吃我吃我吃吃吃……”纪昊一边大吃一边嘀咕着。

    他已经离开吠村有数十日了,一直按照地图上的路线前行,如今在八百里外,这一路上,纪昊可谓是把吃货发挥到了极致,只要一遇见兽王总会出手。

    如今他身边还跟着一头追云豹,不过却无比畏惧纪昊,甚至纪昊一伸手它就吓的身躯颤抖,这让纪昊非常的不满意。

    出手镇压,直把追云豹教训的服服帖帖的不敢有丝毫怨气。

    追云豹恐惧啊,它是兽王,实力强大,但却奈何不了一个炼气境界的小屁孩,它想发狂,它想反抗,可是看到那少年一拳打死另外一头比它还要强大的兽王的时候,它畏惧了,颤抖了。

    只能憋屈的成为纪昊的胯下骑,纪昊似呼还觉得不太满意,因为他嘴里老是念叨着纯血貔貅幼子可把这头追云豹吓得不轻。

    时间匆匆,终于在一个月后,吠一川到来了并且将吠村完全的安排好,有吠行这位高手坐镇,而且吠村的位置也远的很隐蔽,加上阵法遮隆,完全模糊了。

    这里不可飞行,因为稍有不慎就会被实力强大的蛮荒巨兽张口吞下,这一幕纪昊已经见过一次了,那是一头巨大的地龙。

    就是纪昊也不敢轻易招惹,他感觉到了对方的恐怖。

    吠一川没有飞行,因为他深知这里的恐怖,如今在树林间快去奔跑而来,速度之快。

    “在那里有头实力恐怖的兽王,不可走,我们要绕行。”这是吠一川到来之后,看到一个山谷,片刻后说道。

    纪昊点头,那里的确有大恐怖。

    兽王也分数种,跟血脉有很大关键,纪昊所捕杀的兽王,和那些独霸一个山头或者百里的兽王不能比,因为血脉和兽格是致命的缺陷。

    有的蛮荒兽一出生就是兽王,它们还可以成长,成为更恐怖的存在,甚至最后可以蜕变成纯血生灵,这些都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还有些,是蛮荒异种,实力恐怖,比之一般的兽王都要强大数倍,它们天生就会神通,神力无匹,而水蜴很可能就是一种蛮荒异种,有人认为,蛮荒异种,很可能是纯血生灵与其它恐怖异种的结合体。

    但事实上,人们没有合理的依据。

    距离古扬秘地很远,足有几万里,这一路上一直靠追云豹前行,虽然不慢,但也不快,而且一路上,经过几个部落的时候,纪昊和吠一川都被严厉盘查,甚至出手,要不是吠一川结丹修为爆发,免不了血战,此时纪昊才知道,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