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数据修仙 > 第两千二百三十七章 虚空在继续

第两千二百三十七章 虚空在继续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大数据修仙最新章节!

    杜问天原本还想借机交好两个金丹,听到冯君对安全性的要求,他觉得还是稳重一点好。

    于是他找到了梅夜雨,说我这儿有这么一个活儿,你愿意做不?

    梅夜雨闻言,好悬一剑劈了他——你特么让我这个剑修,去给你挖坑?

    既然他不懂得珍惜,杜问天也不解释,转身就去找观泉谷的王真人了。

    王真人倒是不介意做这种粗活,不过他也有要求。

    首先,他想面见冯君一下,毕竟是在白砾滩里动土,他希望能得到明确的授权。

    其次,他对两千灵石兴趣不是很大,只希望能平价购买两个推演指标。

    说到底,他也是有点真人架子,为了区区两千灵石干粗活,传出去不是很好听,但是为了推演指标,那就一点问题都没有了,而且两个平价的推演指标,转手一卖也不愁挣两千。

    反正都不是过分的要求,杜问天转头就去找冯山主请示。

    冯君听了之后表示,“第一点没问题,第二嘛……我不卖指标,就是两千灵石。”

    平价卖推演指标,自家不用出灵石,还能赚钱,按说是好买卖,给谁推演不是推演?

    但是冯君现在还真不想这么麻烦,反正以他的能力,到哪儿也不愁挣点钱,正经是他要腾出更多的时间来修炼,所以他能争取少推演一个,就少推演一个。

    简而言之,他有意收缩推演业务,推演的指标在将来只会越来越值钱——其实也不关灵石的事,两千灵石而已,以为我出不起?正经是我的时间耽误不起。

    杜问天得了回复才要离开,曲涧磊出声了,“怎么个意思……谁还要跟冯山主提条件?”

    杜问天只能简单把情况说一下,“……其实就是一点粗活累活。”

    “交给我了,”曲涧磊很干脆地表示,“两千灵石,与其让外人挣了,不如便宜了我。”

    冯君的眉头微微一皱,他有点不情愿让赤凤派来做。

    “曲真人,冯山主若是想交给你来办,早就这么做了,”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

    然后,颜雨汐就笑吟吟地走了进来,“说来说去,还是你赤凤名头太响了,不合适做这种脏活累活,我颜家就无所谓了……冯山主,交给我成不成?”

    冯君点点头,“那就交给你吧,我希望三天内能办完……具体情况,你问杜上人。”

    颜雨汐此来,是要说一说时捷岛的进展,不过听说是三天为限,一转身就跟杜问天走了。

    她心里有点好奇:冯君这是打算做什么?

    事实上,好奇的可不止她一个,不管冯君做出任何行为,都有大批的人在关注,更别说这种比较大规模的动土了。

    尤其是三名真仙,恨不得直接将神念投放到庄园,听一听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紧接着,他们收到了白砾滩的通知,说目前还没有抱丹感应的修者,尽快停止修炼,三天之后,没有进入抱丹进程的,一律停止修炼,否则后果自负。

    这个通知有点仓促,而且没头没尾的没有任何解释,但是不管怎么说,也是给了大家三天的缓冲时间,不是特别的无礼。

    事实上,大家都在猜测,冯君是遇到什么事了,怎么消失两个月,一回来就这么大动静?

    九维真仙甚至专程来找冯君,问他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没有。

    另外两个真仙没来,华升真仙跟冯君没有熟到那一步,而太虚的潮承真仙,是临时顶替无秀来的——无秀去参加袁真人的凝婴庆典去了,他跟冯君更不熟。

    冯君正好有事安排他,“你歇息几天,过几日我要启动一个仪式,你帮我戒备一下。”

    区区的金丹初阶,用真仙用得这么顺手,也真的是没谁了。

    九维还想再问,冯君却是一摆手,“这件事,清矶长老也知情,回头你问她好了。”

    当天下午,颜雨汐又邀了一个真人,正是此前保护她的秋真人,两人开始动手挖坑。

    要不说能传承久远的家族,绝对是有属于自己的一套东西,颜雨汐号称松柏峰百年来第一美女,抱丹之后不久,居然能身体力行地去挖坑,颜家治家真的很有一套。

    哪怕她只负责“化石为泥”,挖坑的是秋娘,可她能参与,就已经强过太多家族子弟了。

    有人用神识打招呼,希望代劳,其中不乏公羊家和澹台家子弟,但是被她干脆地拒绝。

    两个女性真人,只用了一天半的时间,硬生生挖出了这么大一个坑。

    第三天一大早,冯君绕着大坑,开始安放各种材料。

    无数人将神念探了过来,想要知道他在做什么。

    冯君轻咳一声,也放出了神识,沉声发话,“诸位远来是客,在我白砾滩地盘上,还望收敛一二,否则的话,莫要怪我送客……面子都是相互给的,大家说对吧?”

    此言一出,无数神念收了回去,不过到底还有没有人暗中盯着,冯君也不能确定。

    不过不管怎么说,他的话吓退了大部分人,这基本上就够了,他并不奢求,这么大的动静会不被人发现,关键是不能让别人太肆无忌惮——起码对他这个主人,要有足够的尊重。

    他摆放材料到中午,猛地有点心血来潮,停手想一想,脑子里蓦地冒出了颐玦的形象。

    “这家伙的天机暗示,修成了?”冯君摸出手机划拉两下,身形蓦地消失不见。

    下一刻,他到了庚字原,果不其然,颐玦正在门口等他,身边还有一人,却是井泉真仙。

    见他来了,颐玦有点不高兴地发话,“我都说了,我就回来一下,汇报了情况就走,你倒好,不给你警示你还不来了?”

    “我琢磨着,你怎么也休整一段时间,毕竟辛苦了那么久,”冯君不以为然地回答,“你也知道,昆浩界是不合适真仙休养的……你的警示之术练成了?”

    颐玦还真的是刚休养完,她此前必须回来,是要将吞星族的尸骸交上去,然后又休养几天就好了,现在如此抱怨,其实有点类似小孩子哭喊,无非是想引起大人的关注。

    见冯君不再提休整,她自然也不会再说,只是淡淡地表示,“警示是很简单的,你搞清楚一点就明白了……想不被别人发现很难,但是想被别人发现,真的太简单了!”

    “好吧,”冯君点点头,又看向井泉真仙,“井泉真仙在这里……有何指教?”

    “想知道陌旅的情况……当然,颐玦长老已经说了一部分,”井泉看一眼颐玦,“她跟我说,陌旅有一定的危险,不知道是不是这样?”

    “虚空肯定有危险,这一次我们就遇到了虚空牧者和裂空噬蜂,”冯君随口回答他,“我们在的时候能保护他……离开时,也把他安置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但不代表万无一失。”

    井泉真仙犹豫一下发话,“那么,能劳烦你把我也送进去吗?”

    “这不可能,”冯君摇摇头,正色回答,“你如果不放心他,我可以把他带出来。”

    “为什么不可能?”井泉真仙的眉头一扬,“如果是灵石的缘故,我愿意出灵石。”

    “因为我没时间,”冯君回答得非常干脆,“我的时间已经被各种事情分割得支离破碎,而修者第一任务是修炼。”

    他理直气壮的回答,让井泉真仙十分地无语,什么时候金丹能跟元婴这么说话了?哪怕他是个明白人,也被噎得够呛。

    最终,他还是笑一笑,“好吧,我还想请教一个问题,改进版的束气成罡在虚空很顶用?”

    冯君瞥一眼颐玦,“颐玦仙子是太虚门出来的,你相信她就好了。”

    “我拿到了改进版的束气成罡,”井泉正色发话,对他来说,帮着宗门测试一个不确定的术法,是很简单的事情,“我打算修炼一下,如果你们要去昆浩,可以算我一个吗?”

    他来找颐玦,就是想跟她了解一下,修炼束气成罡要注意什么,至于跟冯君的这番对话,则是临时加上去的——能不能进虚空,也是随口试探一下。

    冯君想一想,其实自己得到吞星族尸骸,陌旅也是见证者,想瞒是瞒不住的,于是点点头,“那好吧,不过昆浩对真仙不是很友好,而且……你想回来,我不一定有时间送你。”

    他对井泉的印象一直不错,不过今天对方提出想进虚空,这让他感到有点意外——你不知道提这个要求有点过分吗?

    然而,他更不知道的是,现在虚空的大石头上,一名出尘坤修已经走出了防御阵。

    她用各种防具将浑身包裹得严严实实,乍一看起来,就像穿了太空服似的。

    另一名坤修手脚并用,控制着厚土鼎和防御阵,“师姐,快去快回,先弄些小碎石头就可以……咱们还是安全第一……”

    在冯君等人离开之后,她俩终于说动了陌旅,跟真人借到了不少宝器级别的防具,开始了对虚空的探索。

    其实陌旅本人也有点受刺激,没办法,天天看着别人在眼前寻宝,而自己却参与不上,那种感觉——真的是只有当事人最清楚。

    “冯君倒是没有禁止我在这里寻宝,不过你们也要注意安全,及时轮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