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牌近身保镖 > 第474章 佛爷是要亲自动手了?

第474章 佛爷是要亲自动手了?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王牌近身保镖最新章节!

    第474章 佛爷是要亲自动手了?

    水已沸,倒水入壶,很快便茶香四溢。香气清爽,香高而持久,闻之幽幽,乃为上品。

    大红袍又被称之为“禅茶”,当代书法家便是为它吟赋题词道:绿叶镶边兮红袍罩身,善缘接善兮一泡心宁。

    此时闻着袅袅升腾的淡淡香气,院中那一缕无形中的杀气都仿佛在此时消散了不少。

    鼠爷煮茶的手法极好,缓慢、沉稳,自有一股茶韵在其中。虽然此时尚未饮茶,但仅仅是看着便是一种享受。

    “品茶、下棋,佛爷的生活倒真是令人羡慕。”叶秋说着从兜里掏了根香烟,啪一声点上,丝毫没意识到自己这个举动把原本和谐的画面,打破的是多么淋漓尽致。

    对此熊霸和鼠爷并未有丝毫表情变化,因为在场三人谁都知道,这看似和谐的表面之下,隐藏着不知多少汹涌暗流。

    既如此,又何必装出一副云淡风轻,风平浪静的模样呢?

    “说到下棋,手边正好有一残局。不介意的话,手谈一局?”熊霸淡淡道。

    叶秋眼神向棋盘上瞄了瞄,嘿嘿笑道:“也好,正好向佛爷讨教个破局之法。”

    “局你不是已经破了吗?”熊霸道。

    叶秋耸肩道:“一点小伎俩,入不得佛爷法眼。而且只破一局又怎么能叫破局呢?”

    “一局已是不易,想破大局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有些代价是难免的,想将军自然得懂得舍卒。”嘴上说着叶秋已经是抬手将棋盘上的“卒”向前挪了一步。

    他是先手一方的棋,也正是之前熊霸曾想到破局之法的那一方。属红方。

    之前熊霸想到的破局之法是第一步“将军”,如此红方方才有一线可能。只是叶秋这一手却偏偏不是这样,而是另辟跷径。本来他的“卒”不动,剩下用“车”便能将军。可他却放弃了“将军”,于是熊霸眼神微微一跳,有些惊讶,有些好奇。

    “佛爷,该您了。”叶秋淡淡笑道。

    熊霸抬手,双指夹起棋盘上的“马”,然后将军。

    叶秋似乎早就料到了熊霸会如此出手,于是立即“上士”,绊住马腿。

    只是没了“士”的守护,“大帅”一侧空虚,熊霸抬手便是把“车”押了上去,再将!

    叶秋手指轻推,将“大帅”上移一格。

    熊霸冷冷一笑,抬炮压下,还将!

    一而再,再而三,连将三把。只是叶秋却将“士”回落一格,没了炮台,大炮自然也就没了用武之地。因为“大帅”上移的原因,之前的“马”也是碰不到“大帅”了。

    连将三把,连破三局!熊霸眼神未有丝毫变化,因为叶秋这样的走法,之前也在他的脑海之中浮现过,因此并不算意外。

    将了三把之后,熊霸冷哼一声将“马”抬了出来,这时叶秋终于有了一招反攻的机会,只是出人意料的是他依然没有“将军”,而是将“车”撤了回来,盯上了熊霸的“马”。

    熊霸略一皱眉,自然要保“马”。只是连续几步,叶秋始终盯着他的“马”,要不然盯着他的“炮”,让他不得不疲于应付。

    然而久守必失,终于在连续闪躲了几次之后,叶秋迎来了一个机会。熊霸的“炮”和“马”落在了一条线上。于是叶秋毫不犹豫地抓住机会来了个釜底抽薪。

    保“炮”还是保“马”,这个问题让熊霸犹豫了两秒,然后他选择了“炮”,于是“马”被叶秋成功拿下。

    如此一来,从开始到现在尚未落子的残局,少了一只“马”,已经彻底变了模样。

    再接着叶秋两人你来我往连番过招,熊霸依旧将了几次,可每次都没有成功。叶秋则一次未将,他始终追着熊霸的棋子厮杀。

    眨眼十五分钟后,熊霸再丢一炮。不过连续被追杀出了火气的他,也是将叶秋的一炮,一卒给拿下了棋盘。

    如此一来,熊霸棋盘上攻击力最强的便只剩下了一个“车”,叶秋同样如此。只不过叶秋还有两个“卒”。

    搏杀到了这时,两人不管是谁想要“将军”都已经几乎不可能。一盘残破生生被杀成了活棋。

    鼠爷在一旁静静地给两人倒茶,然后观棋,直到此时才忍不住开口道:“好棋。”

    叶秋笑了笑,向后撤了撤身子,算是放弃了这盘棋,“佛爷承让了。”

    熊霸哼了一声,眯着双眼说:“剑走偏锋,不斩将,只斩兵,倒是独树一帜。”

    下棋就是为了打掉对方的老将,这几乎是每个会玩象棋的人都知道的,也是要获得胜利的必要条件。而在刚才的博弈中,叶秋不止有一次机会可以对熊霸的老将产生威胁,但他偏偏没有那样做,以至于有好几次都打乱了熊霸的节奏和步伐。

    此时听熊霸这么说,叶秋咧嘴道:“能斩将自然是斩将的好,可你棋盘上兵力比我强势,如果不斩了你的兵,即便我能在你手下支撑片刻,最终也必是一败涂地。”

    “所以杀完了兵也就该轮到老将了。”熊霸声音冰冷道。

    叶秋淡淡一笑,没有回答。

    刚才的这场搏杀,看似只是一盘棋,但实际上何尝不是这些天以来,熊霸和叶秋之前争斗的缩写。

    熊霸每次出手,必是要取叶秋和尹冷月的性命。换到棋盘上,这便是“将军”。

    然而叶秋却是不同,他从未想过直接杀死熊霸,甚至一次也没对他出手过。而是先斩了雷狮,烈虎,又灭了黑龙,在第一时间先灭掉了熊霸的“车”“马”“炮”。

    没了“车”“马”“炮”,剩下的一个“将”,就算依然有能力在一定的范围内辗转腾挪,但却攻击力不足。再想给对方致命一击已是不可能。

    如今的熊霸,除了一个雪豹之外,岂不是就是一个“光杆老将”?

    不过这并不能说熊霸之前针对日月集团的行动是错的,是愚蠢的。因为他和叶秋的形势不同,就像在棋盘上,两人所拥有的兵力不同。

    熊霸拥有“车”“马”“炮”,叶秋却只有一“车”,一“炮”,剩下的都是小卒子。

    两人兵力悬殊,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在如此情况下熊霸自然要想办法直接以碾压的姿态,直接灭了叶秋的“帅”!没了“帅”,剩下的“车”和“炮”自然也就没了用处。

    可惜,他连续将军,却并没有把叶秋这个“帅”成功推下棋盘,反而在此过程中给叶秋留出了机会。

    而眼看自己的“车”“马”“炮”一个接一个被干掉,熊霸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战术有问题,于是他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设计出了一个“围尸打援”,以此来消耗叶秋手下的兵力。

    但就在他等着叶秋的兵一个又一个跳进坑里,被他围歼时,他却忽然发现叶秋这个“帅”闯了出来,与他这个“将”面对面坐到了一起。

    “召集粉丝,然后趁乱将张子怡和你的人接出去,方法很好。”熊霸忽然话锋一转,提到了正在医院里发生的事。

    “只是你确定那些粉丝能成功?为了医院的安全,公安厅已经派人到了医院,粉丝离开的时候,每一个都会被严查。即便有些人进行了一番伪装,我想也是逃不出去的。”熊霸又道。

    叶秋脸上依然笑着,淡淡道:“佛爷这么坦白的告诉我,难道就不怕我想出其他的办法来破解?”

    “看来你已经做过安排了。说来听听?”熊霸端起一杯茶,小小品了一口道。

    叶秋咧嘴一笑,摇头说:“我可没有佛爷心那么大,省城是您的家门口,我怕自己的计划暴露了以后,佛爷您不让我走。”

    熊霸渐渐眯起双眼,头脑中快速思考着叶秋所说的。他说的到底是真是假?难道除了趁乱将人接出去之外,他真的还有别的办法?

    熊霸如此想着,只是没有头绪,没有情报,一时半会他根本找不出答案。

    “看来我真的不能让你走了。”熊霸冷冷道。

    “恐怕这件事佛爷您还真做不了主呢。”叶秋瞥眼说。

    “是吗?你就这么肯定我不会出手?”熊霸眯起的双眼愈发紧眯,渐渐地好似变成了一道线,也好似变成了一柄刀。刀锋泛着寒芒,锐利无双。

    叶秋摇头道:“不确定,不过如果佛爷想出手,我自然也不会坐以待毙。倒是希望佛爷能指点两招。”

    “是吗?我出手你还能逃的出去?”

    “逃不掉也要逃,总是要试试的。”

    “既然这样,你为何要来?只是为了拜访我吗?”

    “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自然是想拖着佛爷您,然后再吸引一些火力,让医院那边能变得更轻松些。”

    熊霸点了点头道:“是这个理。不过既然有我在这里,哪里还需要其他的人手。”

    说完这句,熊霸扭头冲着鼠爷看了一眼。鼠爷会意,立即起身走出了院落。

    叶秋眼神一紧,身体骤然紧绷,如同一条即将暴起的猛虎,淡淡道:“佛爷是要动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