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牌近身保镖 > 第132章 坐在车顶陪你数星星

第132章 坐在车顶陪你数星星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王牌近身保镖最新章节!

    第132章 坐在车顶陪你数星星

    离开酒吧,开车着向家的方向走去。

    尹冷月始终没有开口,脸色很难看。

    叶秋心里叹气,这尼玛都叫什么事啊,哥约女孩子出来喝次酒容易吗?

    劫在桃花,劫在桃花!哥这是遇见女孩子就遭劫?

    正不爽的想着老头子给自己卜的卦语,尹冷月突然开口道:“停车。”

    叶秋一愣,一脚刹车把车停下问:“怎么了?”

    尹冷月冷冷道:“喝酒!”

    喝酒?现在喝?这妮子发的什么神经,抽风了?

    “今天算了吧,改天再陪你喝。”叶秋说。

    尹冷月不答,伸手已经拉开了车门,然后绕到车后,打开后备箱。

    后备箱里放着从酒吧带回来的两箱啤酒。

    尹冷月搬起一箱啤酒就要打开,叶秋连忙满头黑线的冲了下来,无语道:“酒是有了,可这地方坐哪啊?”

    尹冷月抬手指着车顶道:“上面!”

    坐车上喝?就在这大马路边?叶秋眨了眨眼,很无语。

    可是尹冷月决定的事根本不需要他的意见,说完这句她便已经踩着酒箱爬到了车顶上。

    “拿酒来!”她说。

    叶秋无奈,搬起一箱酒放在车顶上,然后也跟着上了车顶。

    两人在车顶上坐下,叶秋心想也幸亏这是一辆路虎,否则车顶还不给坐变形了?

    “打开!”尹冷月拿起酒说。

    叶秋听话的把酒打开递给她,她二话不说仰着头灌了下去。

    叶秋看的眼皮直跳,心想这妮子是故意要喝醉是不是?

    知道尹冷月受了刺激,心里难受,他倒也不再说话,陪着她坐在车顶默默的喝着。

    今晚的夜很清澈,月光皎洁,星星闪闪。

    微弱的光线倾泻下来,如一层朦胧的面纱,遮挡着世间所有的罪恶与丑陋。

    抬头望去,仿佛能够清楚的看到那座冰冷、孤寂的广寒宫。宫中一棵高达五百丈的月桂树,随着清冷的风沙沙作响。

    树下一个朦胧的身影拎起斧头一斧一斧的砍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美丽梦幻的嫦娥仙子,抱着她的玉兔俯首相望,她望的是人间?还是心底的相思?

    夜风轻抚,朦胧了月,带来一丝凉意。

    尹冷月身体微微抖动了一下,他体贴的脱下自己的上衣,轻轻披在了她肩上。

    她没有说话,他也没有说话。

    这条路叫秋水路,一个很诗意很别致的名字。

    这条路一侧是别墅区,一侧是树林、湖泊,这些都是开发商为了提高房价造出来的东西,在月光下自成一片风景。

    能住别墅的人很少,全上江也只有那么寥寥一些人。所以这条路上的人也很少,倒是没有人再打扰到两人的酒兴。

    看着月亮,看着风景,吹着夜风,喝着啤酒……叶秋心里忍不住想这感觉似乎还挺浪漫?

    这么会儿功夫,尹冷月已经喝光了两瓶啤酒,接着在喝第三瓶。

    “那个人是我的同学。”她忽然说。

    叶秋愣了一下,没有答话。

    “很小的时候她家在我家旁边,我家有很多玩具,她没有。一次她偷了我的玩具,我坚持报了警……”

    叶秋一头恶汗。小孩子偷玩具而已,你至于吗?报警?看来这妮子的性子是从小就养成的。

    “然后呢?”叶秋问。

    尹冷月淡淡瞥了他一眼,并没有继续说下去,接着道:“我爸妈离开以后,她会经常在学校其他学生面前说我是没人要的孩子,说我是……野种。”

    听她说出这个词,叶秋的心不知道为何一抖,有些心疼。

    “你爸妈为什么要离开你?”叶秋问。

    尹冷月沉默,沉默了很久。

    她仰头,喝酒。

    酒水灌入的太猛,呛了喉咙。

    她开始咳嗽,咳的很厉害,以至于两眼开始泛起晶莹。

    她努力的抬头,望着月亮,望着星星,于是那抹晶莹又悄悄退了回去。

    他看的很清楚,很心疼。

    连哭都要如此强迫自己吗?你为何要活的这么辛苦?你的童年究竟经历了什么?

    他忽然好想自己能够穿越时光,回到童年。如果可以,他一定会哀求师傅带自己下山,带自己来到一个叫上江的地方,寻找一个叫尹冷月的女孩儿,陪她一起经历那些不该她承受的磨难。

    只是想象终究是想象,时光并没有被改变,风也没有停下。夜幕中一闪一闪的星星仍在眨眼,她眼中的泪刚刚退去,一切如初。

    他没有开口,等着她在开口。

    她开口了,咳嗽后的嗓子变得有一些沙哑,或者说压抑。

    “爸爸要工作,然后再也没有回来。妈妈去找爸爸,然后也没有回来。”她说,声音那么轻,轻的仿佛一碰就会碎,好令人心酸。

    他还是没有开口,因为他知道她会继续开口。

    这个夜晚,他请她喝酒的目的并不单纯。但此时他不想去想那些,他只需要做一个倾听者,静静的倾听她心底最深处的声音。

    这些声音都是他想要的,但他却忽然好想堵住自己的双耳不愿听到。或许听不到,她曾经经历的便不会发生?

    呵!

    他在心底自嘲,自己何时变得如此多愁善感?如此自欺欺人了?

    “那年我八岁。家里只有惜姨陪着我,后来惜姨也走了,一个家留下了我自己。”

    一个人便是一个家,这话听着为何如此心酸?

    “爸爸说他是教书的,妈妈以前也是教书的。”

    “后来爸爸继续教书,妈妈却没有继续教书,回来做起了生意。”

    “……”

    “……”

    “我不知道爸爸在哪里上班,不过有妈妈在家陪伴的日子也很好。那年我四岁,那是我最开心的日子。”

    “爸爸很少回来,一年偶尔会有那么一两次,每次都只有那么几天。再后来一年一次都没有了。”

    “……”

    “……”

    “妈妈的生意越做越好,越做越大。然后成立了明月集团。”

    “八岁那年,妈妈再也没有回来。明月集团交给了惜姨照看,然后又轮到了我照看。”

    “我不想让明月集团在我手里消失,因为妈妈留给我的东西。可这些年有很多人都想从我手里把它抢走,我好害怕,好紧张,还努力。做的却还是没有妈妈那么好。”

    “……”

    “……”

    “我一直去同一家早餐店吃早餐,那里有些抹不去的味道。像家,虽然我知道那家店的老板已经换了好多好多,做饭的味道也差了好多好多。”

    “惜姨是我家的保姆。她对我很好,我爸爸就是她照看大的,我想有时间去看她。”

    “……”

    “好,我陪你去。”他说。

    她扭头看了他一眼,微微点头。

    他看了她一眼,发现她早已泪流满面。

    他轻轻的伸手,将她的头揽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她轻轻的倚着他的肩膀,安心的感觉就像妈妈在身边。

    她轻语道:“妈妈说天上的星星就像是她的眼,她会永远的看着我,陪着我长大。”

    他抬头,很认真很严肃的冲着天上的某一颗星星,或者很多星星,很郑重的说:“阿姨,您放心。我会保护好她,绝不让受到任何伤害。”

    她再扭头,又看了他一眼。

    他是什么意思呢?是在向我告白吗?可是我对他的考察还没有结束呢?他就算有婚书在手,又怎么能如此轻易的娶我呢?

    而且……

    他是个大骗子,很会骗人的大骗子。

    他骗了我好多次,似乎把自己的心也骗的不像以前那么听话了。

    “你说过要陪我数星星的,天上的星星那么多,我还没有数过。”

    那个她睡不着的夜晚,她给他打电话,又挂了电话。他从睡梦中醒来,给她打了回去,问她是不是睡不着要一起数星星?

    她当时拒绝了,但现在忽然好像数一数。

    每个孩子的童年,不是都数过星星吗?

    每个与男人约会的女孩子,不是都数过星星吗?

    “好,我陪你。”他说。

    于是她开始轻轻的数。

    “一颗,两颗,三颗……”

    他跟着数道:“四颗,五颗,六颗……”

    忽然她笑了,笑的很美,美的让人心醉。可究竟是心醉还是心碎呢?

    “我们这样是不是很傻?”她说。

    “人生总是要傻那么几次的。不然每天都保持清醒岂不是很累?”他说。

    她低下头轻声道:“我很累。”

    他看着她温柔道:“我知道。”

    她的心微微一颤,不再开口。缓缓、轻轻闭上了眼睛。

    他也不再开口,揽着她的肩用宽阔的胸膛替她挡着有些凉意的夜风。

    于是风醉了,夜也醉了。

    风温柔的避开了他们,星星的光线柔和了很多,像怕惊醒睡梦中的她。

    是的,她醉了,也睡了。

    但在同一个夜里,同一条秋水路上,却有两个人始终保持着清醒。

    “哼,他竟然敢于别的女人在一起搂搂抱抱,我要杀了他。”

    “你打的过他吗?”

    “打不过。可我还是要杀了他。”

    “打不过怎么杀呢?”

    “难道我们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我们已经看了很久很久了,我不想再看下去了。”

    “也对哦,这样看下去真的好累呢。怎么办才好呢?要不我们今晚趁他睡着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