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狂少 > 559章 女神眷顾

559章 女神眷顾

作者:我本疯狂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极品狂少最新章节!

    广场之上,苏琉璃那霸气而强势的话语,响彻天际,久久不散。

    “呃……”

    偌大的天山剑派广场鸦雀无声,那些修炼者均是一动不动地看着场中那名白衣少女,心中完全被震惊所充斥。

    震惊么?

    姜家妖孽姜莹也好,小刀王白帝也罢,他们都是此次青榜大赛最强的存在。

    很多参赛选手因与他们一同参加这届比赛而感到绝望。

    很多修炼者因与他们同处这个时代而感到悲哀。

    之前,两人不可一世地出现,展现出各自的实力,震撼众人的同时,间接地羞辱叶帆。

    而就在刚才,苏琉璃强势登场,一指洞穿测试碑,展现绝对实力,尔后像是老子教训儿子一样,劈头盖脸地教训两人!

    两人连个屁都不敢放一个!

    这种截然的反差,带给了众人无与伦比的冲击力!

    再者,自从青榜大赛举办以来,从未有参赛选手可以在测试碑上留下痕迹。

    这一届比赛,白帝勉强留下了一道刀痕,而……苏琉璃直接一指洞穿测试碑,展现出罡气境强者的绝世风采,直接缔造了传说!

    更为重要的是,苏琉璃最后一句话——她坚信只是先天大圆满境界的叶帆,可以战胜罡气境下无敌的白帝,甚至用自己的性命当赌注!!

    这一切,怎能不让他们震惊?

    不光是他们,天山剑派里也是一片寂静,那些参赛选手和各自门派的代表,也是被苏琉璃的话和之前所做的一切惊得目瞪口呆。

    甚至,就连吕战、夜黑和巫子等三名种子选手也不例外!

    而姜莹的脸蛋涨得通红,脸上再无半点骄傲,那感觉像是被苏琉璃当众抽了一巴掌似的,直接将她身为姜家妖孽的骄傲抽得支离破碎。

    这一刻,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屈辱充斥着她的内心,呈现在她的脸上。

    她很想冲上去将苏琉璃踩在脚下。可是,仅有的一丝理智告诉她,以苏琉璃刚才所展现出的实力,一根指头绝对可以灭了她!

    毕竟。罡气境之下无强者,这句话可不是随便说说的。

    一日不达罡气境,就一日不能称为强者——半步罡气境和罡气境之间像是立着一道天堑,自古以来从未有人可以打破!

    “呵呵……我真的很好奇,你凭什么相信他可以击败我?”

    和姜莹不同。白帝在起初的愤怒过后,突然笑了起来,笑容之中充满了讽刺味道。

    凭什么?

    苏琉璃并未回答,只是看了叶帆一眼,眼眸之中充斥着无条件的信任!

    凭什么?

    唰!

    看到苏琉璃的举动,众人以为叶帆要来回答这个问题,当下将目光投向叶帆,等待叶帆揭秘。

    没有回答。

    此刻的叶帆,心中惊疑而感动。

    他震惊于苏琉璃的实力之强,完全颠覆了他对修炼的认知!

    他感动并非苏琉璃强势为他羞辱姜莹和白帝二人。而是因为苏琉璃对他的绝对信任——她相信他赢,直接赌上了脑袋!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能够在短短一年时间内达到罡气入门境,是因为得到了佛门至尊菩提无音的传承,而并非你自己苦修来的。”

    白帝再一次开口了,他的目光如同锋利地宝刀一般,似是要刺穿苏琉璃的内心,语气更是霸气无双,“修炼之路没有捷径可言,得到的传承永远只是他人的。我会拿你当踏入罡气境的磨刀石。彻底打破自古以来的定律——比赛之日,我亲自送你上路!”

    话音落下,白帝不再废话,毅然转身。背着血饮狂刀,大步走向天山剑派。

    叶帆闻言,眯起眼睛,本想表示点什么,但想到白帝说是比赛之日动手,倒也没有和白帝争口舌之利。而是打算等到对决之日,新账老账一起算。

    “依靠传承得到的实力,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嚣张?”

    之前备受打击的姜莹,听到白帝的话后,顿时从萎靡不振的状态中走了出来,又恢复了那副高贵冷艳的姿态,“同等境界,我一个打你十个!”

    “就算不是同等境界,我也斩你如切瓜!”

    叶帆终于出声了,他上前两步,如同一座大山一般挡在苏琉璃身前,目光如刀一般盯着姜莹。

    “呃……”

    或许没有想到叶帆会在这个时候出声,而且表现得这般强势,原本回过神的众人,再次征在了原地,心中完全被一个念头所充斥:难……难道邪皇之徒真的有和白帝一战的实力?

    不可能!

    下一刻,几乎所有人心中都涌现出了共同的答案。

    虽然苏琉璃对叶帆表现出了绝对的信任,甚至愿意赌上脑袋,而且叶帆自己也强势出声,但他们不相信只是先天大圆满境界的叶帆,拥有和白帝一战的实力!

    毕竟,白帝已经达到了半步罡气境的绝对极限,拥有堪比罡气境强者不使用武技全力一击的攻击力!

    尚且连那些围观的修炼者都不相信,何况姜莹?

    “你找死!”

    姜莹怒不可止,直接将怒意化作战意、杀意,准备出手,却见白帝停下脚步,回头看她。

    这个发现,让姜莹先是一怔,尔后放弃了出手的打算,只是冷冷地盯着叶帆:“如果不是白帝哥哥预订了你的脑袋,我现在就斩了你!”

    再次听到姜莹的叫嚣,苏琉璃并未像一开始那般强势为叶帆出头,而是安静地站在叶帆的背后,怔怔地看着叶帆那熟悉的背影,脸上弥漫着幸福的笑意。

    曾几何时,当得知叶帆与白帝有生死战约,且菩提无音告诉她叶帆必死无疑时,她毫不犹豫地选择接受传承,喊出“想杀叶帆可以,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这样的誓言!

    因为那个誓言,她成为了此次青榜大赛的参赛选手,来到了这里。

    而此时此刻。她心甘情愿地站在他的背后。

    因为,她坚信,她喜欢的男人已足够强大。

    更因为,她喜欢。被他遮风挡雨的感觉。

    就如曾经,永远难忘!

    “我们走吧。”

    叶帆没有再与姜莹进行口舌之争,而是直接无视姜莹的叫嚣,扭头看向苏琉璃。

    苏琉璃轻轻点头,与叶帆并肩而行。迈步走向天山剑派。

    “虽然很想知道这两个家伙的秘密,但现在追上去询问貌似有点不合适,有当电灯泡的嫌疑……”

    目送着叶帆与苏琉璃离去,吕战抓耳挠腮,纠结许久,直到两人身影消失,才郁闷地叹了口气,放弃去追两人。

    ……

    天山剑派虽然临时接到炎黄组织的通知,承办此次青榜大赛,但却在短短三个月时间内做足了准备工作。在门派空闲的山坡上建了上百栋木屋,可以容纳前来参赛的选手和各大门派、势力的代表。

    叶帆和苏琉璃进入天山剑派之后,分别接到了各自住处的钥匙。

    两人的木屋分别位于东西两侧,彼此相距两三公里,算是相距最远的两栋房子了。

    当发现这一点后,叶帆不禁想到当日褚玄机在天山剑派得知菩提无音不见而别后说的一些话,明白这多半是炎为了照顾褚玄机的感受刻意安排的。

    但叶帆又觉得,如果菩提无音来观战的话,这么做毫无意义——两人终归会见面!

    想到此处,叶帆并未与苏琉璃分道而行。而是送苏琉璃前往住处,一边走一边问道:“琉璃,你师傅来观战么?”

    “师傅把一半的功力传承于我,这段时间一直在闭关。恐怕不会来了。”苏琉璃摇了摇头。

    “还真是传承啊……”

    虽然叶帆觉得苏琉璃突然之间变成罡气入门境强者,唯有传承这个办法,但多少还是有些惊讶,惊讶菩提无音所创秘术的神奇,同时又有些不解,“据我所知。菩提无音大师是罡气巅峰境,就算传承一半的功力给你,你也不应该才是罡气入门境啊?”

    “师傅虽然传承了一半的功力给我,但我不可能一下就拥有她的一半功力,而是需要时间去消化、领悟。截至目前,我只消化领悟了一部分,甚至连罡气入门境的全部实力都无法使用。”

    苏琉璃轻轻叹了口气,并未告诉叶帆,接受传承所需承受的痛苦,而是一脸的感动。

    因为,按照菩提无音的计划,等她全部消化、领悟此次传承之后,菩提无音将进行第二次传承,将剩余的功力全部传给她,让她凭借大智慧、大毅力全部接受传承,尔后去探索那个传说中的境界。

    “炎黄组织这次比赛,只是限制三十岁以下的修炼者参赛,并未像以前那般限制修炼者的境界,难道是因为知道你得到了菩提无音大师的传承?”

    叶帆闻言,暗暗庆幸之前阻拦了苏琉璃与白帝发生冲突,同时又想到了什么。

    “应该不会,我是三个月前才得到传承的,之后一直在天山闭关,不可能有人知道。”

    苏琉璃否定了叶帆的猜测,尔后发现自己像是泄漏了什么秘密,脸上瞬间爬上一缕红晕,故意将目光投向了远处的雪峰。

    叶帆侧目,望着阳光下那张熟悉而迷人的脸庞,一阵恍惚。

    曾几何时,他踏遍千山万水,只为再见她一眼,却未能如愿以偿。

    如今,两人不期而遇,像是命中安排,造化弄人。

    稍后,叶帆与苏琉璃一路沉默而行,看似在欣赏景色,实则却是都在想着什么。

    “你……”

    “你……”

    片刻之后,当距离苏琉璃的木屋只有不到百米的时候,两人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同时开口,相当默契。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两人都是一怔,尔后均是忍不住笑了。

    “你先说吧。”

    苏琉璃抿嘴轻笑着,示意叶帆先开口。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坚信我可以击败白帝?”叶帆问道。

    “因为,自从我认识你以来,你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而是喜欢扮猪吃虎,就如同当初在杭湖救若水一样……”

    苏琉璃说着,表情有些暗淡,她想起了曾经那些快乐的时光。

    “少来,我什么时候扮猪吃虎了?当时我给你说我是神医,会武功,是你自己不信。”

    叶帆并未发现苏琉璃的表情异常,哭笑不得地回了一句,然后想到自己这一年多来的所作所为,忍不住叹了口气,“我也不是做所有事情都有把握,只能说是不打无准备的仗吧。饶是如此,我有好几次都是在赌,只是幸运女神比较眷顾我罢了!”

    “你……你是说并无战胜白帝的把握?”苏琉璃一惊,俏脸上第一次露出担忧之色。

    “这一次,无需幸运女神眷顾,我必斩白帝!”

    叶帆轻轻摇头,语气坚定而自信。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