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情缘之代嫁新娘 > 第一千八百三十一章 番外之宿舍遭贼了

第一千八百三十一章 番外之宿舍遭贼了

作者:分花拂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豪门情缘之代嫁新娘最新章节!

    “报告!”周安安突然举手对教官说道:“我举报翁阿绫昨晚不顾舍管规定半夜才回来。”

    总教官深深看了一眼周安安,转头问阿绫:“是真的吗?”

    阿绫非常平静的回答:“按照我国法律,谁主张,谁举证。”

    总教官眼底浮起一抹笑意,转头看着周安安:“你有证据吗?”

    “我……”周安安马上顿住了,她哪里有什么证据?

    “我是亲眼看见她爬窗户从外面进来的!”周安安气急败坏的指控说道:“我就是看到了!你就是一个助跑,然后蹭蹭蹭抓着窗沿就上来了!”阿绫非常平静的看着她:“我们学校的宿舍楼每层的层高是三米三,也就是说,三层高的宿舍窗户,足足有七米。不知道周安安同学可否演示一下我是如何爬窗户进来的呢

    ?毕竟这么高难度的动作,一般人是很难想象的出来的。”

    “我……我怎么可能会爬?”周安安顿时叫了起来:“是你爬的?不是我爬的!”阿绫依然面无表情的回答:“非常遗憾,我也不会。除非你能举证,一个大一女生,能够在不借助任何工具的情况下,轻松攀爬三层楼的窗户。不然的话——总教官,我是

    不是可以反告她诽谤我?诬陷我?”

    总教官眼底的笑意越来越大:“当然可以!如果周安安同学不能证明翁阿绫同学昨晚爬窗户回校的话,就要接受诽谤同学的后果,再跑十圈!”

    周安安如遭雷劈!

    她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后果!

    怎么可以这样!

    分明就是翁阿绫爬窗户进来的啊!

    这让她怎么证明?

    哼,翁阿绫,我们走着瞧,我一定会录下你爬窗户的证据的!

    周安安气呼呼的继续跑圈去了。

    早操结束,一群人吃饭都快没有力气了。

    只有阿绫一个人,依旧是非常淡定非常从容的打了早餐,安安静静的吃完刷碗,一点没有受到影响。

    不过早上折腾了这么一次,上午的训练就简单多了。

    就是一些简单的列队和齐步走,正步走。

    这些动作很枯燥很乏味,但是阿绫还是津津有味的做了下来。

    其实那种恢弘气势的正步走,阿绫做的有点困难。

    因为她作为灵巧类型的杀手,走路无声是标配。

    让她咔咔咔走出装甲车开过的阵势,确实是有点难,主要是习惯的问题。

    走着走着就没声音了。

    然后阿绫花了一上午的时间,终于纠正过来了自己的走姿问题,可以跟别的同学那样,咔咔咔的走出气势了!

    总教官在不远处一直盯着阿绫,看到她从不适应到适应,并且走出了完美的步伐,暗暗点了点头:真是个好苗子!

    中午吃饭的时候,李晓梅突然慌慌张张的从餐厅一下子拉住了准备离开的阿绫:“你先别回宿舍了!”

    阿绫不解:“怎么了?”

    李晓梅气愤的说道;“刚刚谢思雨说她的东西不见了,周安安到处嚷嚷是你偷了她的首饰!”

    阿绫说道:“军训阶段不准带首饰。”“我知道啊!可是,人家就是要栽赃说你偷的,你能怎么办?”李晓梅气愤的说道;“我要去找导师,这种事情不能由着她乱泼脏水!谢思雨说的那个珍珠发卡,我见过的,

    根本不值什么钱,也就五六百的货色,谁稀罕偷啊!”

    李晓梅的家庭条件不差,她只是穿的低调,并不是真的低调,一眼就认出了对方身上饰品的价值。

    阿绫觉得有点意外。

    她似乎没想到李晓梅居然这么为她抱不平。

    这种陌生的关系,让阿绫多少有点不适应。

    她能感受的出来,李晓梅是真的在为她着急为她生气。

    可是,她们也不过刚刚认识两天不是吗?

    陌生人之间,真的可以很快就彼此交心吗?

    从来都没有过真正意义上的朋友的阿绫,有了片刻的茫然。

    这种关系,严重超过了她对以前常识的认知。

    不过,似乎感觉还不坏。阿绫随即嘴角翘了翘,说道:“她说丢了就一定是被偷的吗?我如果躲着不回去,反而会被坐实偷窃的罪名吧?你去请导师和教官过来,既然对方栽赃了,我们就要弄个水

    落石出才好。”

    李晓梅想了一下,马上风风火火的往外跑:“那你等着,我去请导师和教官过来,今天必须把这个事情给说清楚了!”

    阿绫从容的回到了寝室。

    一到宿舍楼下,就看到一群人都聚集在了走廊i,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

    看到阿绫过来的时候,都纷纷闭上了嘴,可是看向阿绫的眼神,都变得有些躲躲闪闪,似乎也认定了阿绫是小偷,偷了同寝室的首饰。阿绫从容的回到了三楼,还没踏进寝室,就听见周安安的声音在整个走廊回荡:“要我说,除了她会偷之外,没有其他任何可能了!你们想想看,当时入学报到的时候,她连个家长陪同都没有,就一个人拎着行李过来的。这说明什么?家庭条件困难呗!连家长的路费都出不起!要么就是家里没什么人了,一个人孤零零的,手里能有钱吗?

    思雨的首饰都是很贵的!随随便便一件都不是她能买得起的!趁着军训的时候不允许戴首饰,思雨也就不会关注自己的东西少没少,她就可以方便下手了啊!”

    有人反驳说道:“那你也不能说明这个首饰就是被翁阿绫偷走的吧?”“哈!这不才说呢?”周安安的声音更大了:“我刚刚就在翁阿绫的壁橱里,找到了这枚首饰!真是人不可貌相啊!没想到看着一副女神姿态的翁阿绫同学,竟然是一个小偷

    !我们学校怎么可以纵容这样的学生存在?我们天天都在一个寝室,这不是代表我们未来四年都要过这胆战心惊的生活?”

    “你们看,这就是证据!刚刚从她的橱子里翻出来的!”周安安得意洋洋的说道:“思雨,你倒是说句话啊!翁阿绫偷了你的东西,你得多伤心啊!”

    谢思雨装模作样的说道:“唉,我也没想到。其实她喜欢的话,跟我说一声,我送给她就是了。”这个时候,有人突然叫了起来:“翁阿绫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