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情缘之代嫁新娘 > 第667章 贺总要替老婆出气

第667章 贺总要替老婆出气

作者:分花拂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豪门情缘之代嫁新娘最新章节!

    趁着岳家人都还在G市,那就一起解决一下吧!

    于是,一大早上,小春就约见了岳老板一家人。

    堂堂贺氏财团的总裁约见,请问,谁敢不去?

    不去?呵呵呵呵.好大的脸,以后还混不混了?

    别人想求见一面都见不到的好吗?

    所以,一听说贺逸宁要亲自见,岳家的三个子女都兴奋的差点哭了。

    连夜都赶到了G市,准备觐见帝王。

    上午十点的时候,贺逸宁一身休闲西装,轻松的出现在了约定的酒店。

    远远的就看到,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带着两个女儿一个儿子,规规矩矩的站在了酒店门口的位置等候着。

    小春在贺逸宁看过去的时候,已经开始解释清楚了:“岳老板,今年五十五岁,他左手边的女子是他的长女,岳玲,三十岁,家庭主妇。另一位女性是他的小女儿,岳美,26岁,某乡镇公务员。他的儿子叫岳常,28岁。游手好闲,亟待继承岳老板的家产。”

    贺逸宁凤眸一挑:“有意思。让他们进来吧。”

    “是,总裁。”小春马上落后一步,等贺逸宁进去之后,才对岳老板说道:“诸位,这边请。”

    岳玲,岳美和岳常激动兴奋的差点都要欢呼起来了。

    他们终于见到传说中光明帝国的帝王了!

    好帅,真的好帅!

    比传说中的还要帅上好几倍!

    如今他们就要跟堂堂的贺氏财团总裁攀上亲戚了!

    他们都要飞黄腾达了!

    看着三个子女激动兴奋的面孔,岳老板心底一片沉重。

    今天贺逸宁忽然召见,这未必是好事!

    毕竟,昨天发生的事情那么的不愉快!

    而且贺逸宁可从来不是心慈手软的主!

    那么,今天的相见,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警告?打压?

    还是直接出手抹平一切?

    再看看还在兴奋着的三个子女,岳老板心底真是怒其不争啊!

    死到临头,竟然还蠢的这么开心!

    贺逸宁一进房间,就一把解开了领口的扣子,接过了小夏刚刚倒好的红酒,一边品着一边走到了沙发上坐下。

    他就那么看着岳玲岳美岳常三兄妹带着一副谄媚雀跃的深情,跟着自己走了进来。

    视线越过这三兄妹,落在了岳老板的身上。

    凤眸微微挑了挑。

    还好,这个岳老板还算不糊涂。

    知道今天是宴无好宴。

    “贺总。”岳玲岳美激动的差点就直接走过去了,被岳常一把拉住了。

    岳老板心底叹息一声,他今天只能豁出这张老脸,求贺逸宁放过他们三个了!

    “四位,请坐。”小夏态度非常明显的隔开了他们跟贺逸宁的距离,让他们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

    “谢谢,谢谢!”岳老板赶紧说道:“不知道贺总找我们来,有什么吩咐?”

    岳美有点不高兴自己的老爸这么卑躬屈膝的姿态。

    他好歹也是贺逸宁的未来岳父了好吧?

    岳美咳嗽一声,说道:“爸,你这说的什么话?我们可是自己人!”

    岳美的话音一落,岳玲跟岳常同时点点头表示赞同。

    小春小夏小秋小冬四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四个人忽然觉得今天跟着过来,果然是可以看到好戏了。

    见过上赶着的,没见过这种姿势上赶着的!

    他们家总裁可是只认林宇翔是他的岳父,可不认什么阿猫阿狗的。

    岳常点头哈腰的对贺逸宁说道:“贺总,您有什么吩咐?只要您开口,一切都好说。”

    贺逸宁轻轻笑了起来。

    这一笑,简直是百花灿烂,看的岳玲岳美差点晃掉了眼睛。

    岳玲还差点,她毕竟已经结婚了。

    岳美差点就把持不住了。

    贺逸宁没有接他们的话茬,对小春点了点头。

    小春马上冲着外面点点头,马上有四个人进来了。

    每个人手里都托着一个古朴精致的托盘,每个托盘上都摆放着一杯茶。

    四个人将茶杯慢慢放下,动作整齐划一,简直好看的不要不要的。

    茶杯的精致程度,也是让人叹为观止啊。

    “请。”贺逸宁一抬手,嘴角笑意浅淡,凤眸深邃。

    岳老板心底不安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而岳玲岳美岳常三个人,仍旧毫无所觉,喜滋滋的端起了茶杯,装模作样的品尝了起来。

    四个人一品尝,笑容马上就僵住了。

    他们忐忑不安的放下了手里的茶杯。

    他们就算没喝过最顶级的茶水,也喝过上万块钱的,也知道茶叶再贵,也不可能是泛酸的!

    贺逸宁修长的手指晃着手里的酒杯,轻轻饮了一口,将酒杯递给了小夏,慢悠悠的说道:“我这一杯酒,是法国的波尔多aoc。不算太贵,有钱就能喝得起。可是你们那杯茶,可不是有钱就能喝到的。因为,喝过这杯茶的,是要用命去付的。”

    贺逸宁的话音一落,岳老板腾的站了起来,一脸的惊惧。

    岳美岳玲两个人还都是一片茫然神色。

    岳常也慢慢反应过来了,一个没坐稳,想站起来,却又腿软了,一下子跪坐在了地毯上。

    岳老板颤声说道:“贺总,请饶了他们吧!”

    岳玲岳美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脸色一片刷白!

    贺逸宁长身而起,站在了旁边的酒架上,随手抽出一瓶酒,随口问道:“你们知道这瓶酒值多少钱吗?”

    岳老板的腿都开始哆嗦了。

    岳常身为一个男人,怂的竟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不贵,可以买一条人命。”贺逸宁放了回去,又抽出了一瓶酒:“这瓶酒,还好,可以买你们四个人的人命。”

    岳老板的腿一下子也软了,身体一晃,一下子跪在了地上了。

    “你你怎么能对我们做这样的事情?你要杀人?杀人是要偿命的!”岳玲哆哆嗦嗦的开口说道。

    她还是不死心:“何况,我爸爸跟沈家的沈子瑶是男女朋友!你难道就不怕沈家对你不依不饶?”

    “不依不饶?”贺逸宁轻轻笑了起来:“对不起,我的岳父叫林宇翔。请问你哪位?”

    “可是,林宇翔已经死了啊!”岳美也颤抖着开口说道:“沈子瑶确实是跟我爸爸在谈恋爱啊!”

    岳老板脸色更苍白了,尖叫了一声:“岳美,别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