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反抗在幻想乡:新章 > 368.第368章 这个距离,如此接近成功……

368.第368章 这个距离,如此接近成功……

作者:中二人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反抗在幻想乡:新章最新章节!

    十八天的时间,就能让被挖出去的眼球恢复并且拥有原本的视力,这种水准的确有些惊人。

    可换种角度来说,这却不是什么好事。

    十八天。

    那个恶魂的主人真的没有考虑十八天这个时间么?

    考虑到了,绝对考虑到了,她的目的就是让八云蓝受伤,足足十八天的时间足够做很多事情了,巴掌大小的幻想乡你就算旅游一圈都未必能花上多久的时间,十八天,足够做很多很多事情了。

    没错,就真的像是紫大人说的那样————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原本的状态,十八天,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啊。

    在这段特殊的书剑内,秦恩的根据地赫伊斯已经变成了八云一家的临时总部,八云蓝被秦恩安排到一个通风还不错的房间重兵保护着,主治医生八意永琳甚至也住在秦恩的别墅内,在交代好永远亭的事情后来照顾八云蓝。

    八意永琳早已经给八云蓝做好手术了,眼眶附近的死肉纷纷被移除,原本略有些狰狞的模样得到一些修正,制造出来的眼球被移植到八云蓝的眼眶内。

    说真的,手术的过程秦恩还特意去打听了,毕竟八意永琳说的那么神奇,他还主动去找八意永琳问过程是什么样子的。

    而刚从手术室出来的八意永琳很没耐心的拿出镊子和刀子,在秦恩心惊胆颤的以为她要将自己肢解掉的时候,她就做个动作:那是用镊子掐住什么东西,然后再用什么割掉的动作,稍微一联想就知道那是切割眼球内部死肉等程序的工作,吓得秦恩都站不稳了,一想到自己眼眶内会被人那样胡搞就不寒而栗。

    而蓝的房间内被放着很多仪器,有专门呼叫别人的联络器,而联络器的另外一头就是拿在秦恩这里的,原因嘛,很简单——反正平日也没事做是个雕像,既然中央来老大到我这里养病了,那我这个没什么用的地方官员就来伺候伺候——也正是在八云蓝入住赫伊斯别墅后,秦恩彻底的有地方政权的领主变成一个给人递尿桶、擦屁股、洗脸打扫卫生的男仆。

    这位银发的医生拿着类似眼药水的瓶子在已经制造出来的人造眼上滴上几滴药水后,就将八云蓝的眼皮合拢再将其缠上绷后开口说:“今天的药已经上完了,每天洗脸就让他来做吧。”

    跟往常没有什么不一样的指派,虽然最初第一天有些惊骇,但是人类就是那种非常争气的、非常能适应习惯的生物,再加上伺候的蓝大人也是位漂亮的美少女,秦恩不在乎,就干脆服从了。

    按照正常说过去这几天了,八意永琳也不用那么特意说了,可是现在却是不同,因为在秦恩旁边有一位属于幻想乡中央官员的狗腿子:猫妖橙,她当天被紫大人抓走,今天又过来了。

    事实也很简单,在听到八意永琳故意对自己说的话的时候小猫妖就火了。

    “为什么是他照顾蓝大人啊,我难道不行吗?”

    猫妖橙不满的指着站在一旁的秦恩,而秦恩又无力反驳什么,他无辜的站在一边无奈的摊了摊手。

    “比起小孩,我更相信一个成年人。”八意永琳却不需要秦恩那样给猫妖橙面子,她说话是一点都不客气,猫妖橙不满却不敢发泄出来,委屈的小猫妖哭着鼻子跑出去找八云紫‘告状’去了。

    顺带一提,八云紫是没有住在秦恩这里,这段时间也稍微摸清楚那位妖怪贤者的本性了,她看上去很热情很好相处,但实际上那并非是真的对你好或者是看重你,她仍然对人有很强的隔阂。

    这也难怪当初那个梅莉做事那么肆意妄为,本身她就算具备这幻想乡内独一无二发言权的人,她不需要在乎任何人的职责,完全按照自己的个性来做事就行。

    没有摆什么架子,但紫大人是一位真正不怎么好相处的类型:她会给你一种很好相处的感觉,轻易获得你的好感与关心,但是你想和紫大人相处关系,那是非常非常非常艰难的。

    就连对自己劳心劳力的式神都是那么个态度,真的不能让人期待啊,要想让八云紫对你真正的有好感让她承认你就是需要漫长的时间证明的事,难度堪比备胎追女神。

    小猫妖的告状是没什么威力的。但是从小猫妖的那举动当中,八意永琳却是看出一些别的东西,她皱着眉头看着那个猫妖离开,对着躺在病床上的八云蓝说:“你往日里是不是有些太过于宠溺她了?”

    “稍微……有那么一点。”八云蓝虽然看不到东西,但是意识却十分清明的,这也是八意永琳、八云紫、还有蓝本人信任秦恩不会做什么乱七八糟事情的原因,蓝只是看不到了,却并非没有反抗之力。

    从蓝那认真斟酌词语的语气,八意永琳就判断出来蓝是怎么宠爱那个小家伙的,她斜着眼睛看着八云蓝丢下一句:“你应该找些事情给她做,好好磨练磨练她的棱角。”之后就离开了。

    八云蓝却不像猫妖橙那样不知道好歹,可对于八意永琳的职责也是有些为难,她有些尴尬的张开嘴说道:“八意大人,我也没有停下来教育方面的…………”

    秦恩看着八云蓝那艰难用语言抗争的模样、又看了看离开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的八意永琳,真觉得蓝大人这样子真够惨的,他不忍的提醒道:“蓝大人,永琳医生已经走了。”

    “走了?啊……已经走了啊……我完全没有听到。”眼睛暂时什么都看不到的八云蓝浮现出一丝苦涩的笑容,然后摸了摸那毛茸茸的耳朵,神色黯然。

    狐狸的听觉还不错,但那也是要看对象是什么人,八意永琳绝非是一般医生那么简单,那连八云紫都敢揍的态度真的是震尿了秦恩,他对幻想乡的大佬们自然又多了几份‘尊敬’。

    “秦恩,今天的天气怎么样?”

    “天气?天气还不错,比那名居天子一直都让幻想乡的天气变的很好,阳光跟往常一样明媚。”

    “哦,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你带我出去散散步行么?我现在,应该多照点阳光才是……”

    “好。”

    秦恩熟练的从房间内拿出一个专门给蓝大人制造出来的轮椅,然后握住八云蓝的手,在碰触到的时候那指尖柔软的触感让秦恩心神一震,将蓝扶坐床边上,从床底下翻来拖鞋给蓝套上,慢悠悠的简直就像是在照顾敬老院的老人那样小心翼翼的态度让八云蓝忍俊不禁:“我虽然眼睛看不到了,可是其他的地方还很正常,你有必要这么如履薄冰的么?”

    将蓝扶在轮椅上的秦恩推着轮椅走出房间,苦笑着说道:“我可不敢让蓝大人您出事啊。”

    眼睛缠着绷带的八云蓝微微一笑,没有继续说话,任凭秦恩推着轮椅将她带出大门,蓝的房间所在的地方是一楼,不需要绕过楼梯,轻易的就走出别墅内,温暖的阳光照射在蓝的身上的时候,她还伸了个懒腰,尽管看不到太阳,但是八云蓝却仍然下意识的抬头望向天空的位置,已经收起尾巴的八云蓝靠坐在轮椅上嗅着清新的乡间味道,喃喃自语的说道:“偶尔这么休息一下还真不错啊。”

    秦恩对于八云蓝这句话没啥感觉,他天天都在休息,很少做什么工作,更没有什么工作的自觉……天天过着这样的生活的他没觉得自己这日子有什么不错的。但是碍于蓝大人是自己上司的身份秦恩也不敢说出自己实际上没有任何成就的事情,只能敷衍的说着:“是啊是啊”之类的话语搪塞她,尽可能的带她去一些热闹点的广场。

    “去人少的区域吧,我不怎么喜欢人多的地方。”

    “额……好吧。”

    秦恩只好推着轮椅换一个方向,一个稍微清净点的区域,这种安宁的环境很容易让人放松下来,就比如说八云蓝她现在就放松下来了。

    “或许我应该感谢这一次的意外,若是没有这场意外的话,我还真没办法像现在这般休息啊……”

    人一旦安静下来吧,就很容易胡思乱想,变的文青,蓝大人自然不能免俗,烦躁的工作让她喋喋不休的说起以前的事情了。

    “当初成为紫大人式神的时候就不断被紫大人逼着学习各种各样的东西,那段日子真是……难以让人忘怀啊,在学习好那些知识后整天都在为她的事情奔走,日日夜夜的操劳与繁琐事情让我很难过,天天走幻想乡艰难的道路,一天有些时候竟然要走五六十次。秦恩你知道那个时候的道路么?那个时候幻想乡哪里有像你根据地这般的道路?就算外界西方国家都没有多少国家能有这么平坦的道路啊。”

    “蓝大人您不是有隙间的能力么?道路什么的应该都无所谓吧。”

    “那个时候我刚刚成为紫大人的住手,紫大人怎么可能给我隙间那么大的权限呢?”

    “那段时间我还没有利用隙间的权限和能力,哎,在那种情况下,我要代替紫大人跟一帮难以让人理解的老顽固们沟通,妥协,让步……偶尔又有一些战斗,跟那群人打架。”

    “打架?”

    这词从八云蓝的嘴里出现挺稀奇的,怎么看蓝大人都是那种不喜欢动粗的类型,打架……真想不到啊,曾经蓝大人也会有那么狂野的时候?

    “没错,哎,那个时候有些可笑啊,明明战斗冲突是我身为紫大人的代理人最需要避免的事情,但是也只有那个时候狠狠揍那帮老家伙以后,我才觉得身心舒畅。”

    在回想当初事情的时候,八云蓝的语气也很激动很兴奋,看来这位蓝大人也有着极大的压力啊。

    蓝大人很健谈,她向着秦恩讲述当初她工作的时候,感同身受的秦恩也有些赞同的点头,有些时候对那些不讲理的人招呼上拳头殴打将其打服气却真是一件美妙的事情,这点秦恩很懂很懂的。

    仔细想想那就是很爽的事情,那就像是在洗完澡换上一身新衣服新内裤般清爽啊!

    “但是压力真的受不了啊,渐渐的我有点受不了那种孤独的日子了:紫大人整天消失不见,大部分事情都需要我来做决定,那个时候我就开始想自己是不是要找个帮手呢?”

    这大概就是猫妖橙出现的原因吧。

    蓝大人打完架后表示自己很寂寞,需要什么心灵寄托:那种只有有些吃饱饭没事干的文青们才会想到的玩意。

    “我在那个时候打算召唤个式神,召唤一个可靠的属下来帮忙分担下压力才召唤的……但,橙那时候根本派不上用场,当初有些恼火啊。但是后来却发现橙很可爱的地方了,每天回来我都喜欢个她准备有些小礼物,看她撒娇的模样我才觉得身上的疲惫感轻一些。”

    敢情蓝大人就算一只猫奴啊。

    秦恩心里有点不以为然,你招个卖萌宠物有啥用?你还不如找我这么一个可靠能干的人帮你解决麻烦……比起只能卖萌的宠物岂不是要好很多?

    这是秦恩个人的想法,一个绝对不能说出来——说出来蓝大人肯定要揍秦恩的话,说出来胡桃等熟悉秦恩懒惰性格的人会冷嘲热讽的话。

    秦恩是无法理解那种感情的,那种整个人都治愈了的感觉……就算是莲子都很少给他那种感觉,毕竟秦恩根本没有承受过多少大压力,自然无从理解。

    “……渐渐的,我就将橙当成家人了,在化成人形后,我像是在照顾亲女儿那样照顾她啊。”

    秦恩不理解猫奴的心思,但是秦恩有个优点:那就是在作为属下的时候,绝对会一脸赞同的附和一个人就是了,给你一种贴身小棉袄的感觉,我听你吹牛绝对不反驳,嗯,上司嘛,我给你这个面子。

    八云蓝仿佛是觉得差不多似得,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沉默一段时间,碰巧的在这个时候没有完全开发的森林后面吹来一阵很舒服的风。

    “秦恩,你应该不会恨我吧?”

    温暖舒适的风过去之后,八云蓝就说出让秦恩觉得不妙但是又没啥意外之处的话语。

    果然啊,跟八云蓝抖这种小机灵基本没用,八云蓝眼睛是受伤了,可是她不是傻子,秦恩那没诚意的敷衍怎么可能听不出来?

    恐怕之前的那番话不止是闲聊,八云蓝本身也有计划的感觉,坐在轮椅上的八云蓝虽然没有再做出任何动作,但是秦恩却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将这个话题敷衍过去。

    跟紫大人相处一番后,秦恩觉得蓝大人就没那么可怕了,反而觉得她这种态度亲切一些,毕竟比起紫大人那喜怒无常的恶劣模样,蓝大人还是有规矩可循的。

    “恨?为什么这么说?”

    不打算装傻,这也不是佯装出来的态度,秦恩是真想知道,蓝大人到底是为什么那么认为的。

    “橙有些不懂事,我知道她做事很冲动。而我曾经,让橙去指挥你,那个时候你…………”

    “啊,没什么关系,我知道……年轻人嘛,都不懂事,很正常的。”

    秦恩那乐观、好像什么都不在乎的口吻让蓝放心一些,像是真的什么都没有放在心上。而坐在轮椅上的八云蓝没有说话,她在思考自己有些时候是不是真的该让橙好好去磨练一番了?

    ……可是,暂时八云蓝没有什么好的计划,她对橙太好了,对她太关心了,有种干脆不打算让橙去碰那些麻烦事情的念头,可有些时候事情并非是自己不让她发生她就不发生的,橙主动请缨的事情也不少。

    上次就是,与其说是八云蓝真的打算给秦恩个空降司令,倒不如说是橙主动打算做点事,这心情很好理解,只是秦恩完全没有心理准备,而八云蓝又有些过于轻率,造成一些不快的误会。

    但是又想起一些事情,抖了抖耳朵好心的提醒着:“秦恩啊,你别忘记就算是橙,她的年龄也都比你大很多啊。”

    “不成熟是心智上的,跟年龄有什么关系。”

    若真是按照年龄算的,那网络上哪里会有那么多小学生啊!

    “……但是你心智也不怎么成熟嘛,这么大年龄了还总是做一些小孩子做的事。”

    “那是因为,这是个比烂的世界啊。”

    “呵,你在自己的事情上,诡辩的理论还真的很多啊。”

    八云蓝不太想继续跟秦恩谈论橙的事情了,最后两人到底是以这么一种开玩笑般的态度结束了谈论猫妖橙的事情。

    谈下去没有什么意义,蓝宠溺橙,她是不可能因为秦恩的三言两语就动摇的。

    蓝的描述很简单,但是谁知道那个时候蓝承受多少压力呢?恐怕八云紫都不知道,只有蓝大人一个人会懂的。

    你挑拨这两人的关系,恐怕只是白当小人讨人厌而已,秦恩没有蠢到认为自己能指手画脚的地步——橙表现的不懂事,可关心蓝却是货真价实的。

    这就注定蓝不会改变她对橙的宠爱,她不会去选择残酷的磨练让橙变的懂事,那种代价太大了,她只是想保护着那只猫妖。

    或许八云蓝认为,只要有她和八云紫在,那只小猫妖就不会承受什么风浪,每天她只要快乐的生活就可以,完全不会遇到什么风雨。

    “秦恩,你想变成妖怪么?”

    “!?”

    突然的,八云蓝说出这么一句话,让秦恩愕然起来。

    “我知道原本你一直渴求着强大的力量,属于自己个人的强大武力,我现在可以给你这个条件,秦恩——我有办法让你成为妖怪,怎么样?你想成为妖怪么?”

    “……成为妖怪?你让我?你有办法让我成为妖怪?”

    这下秦恩是真的慌了,他完全猜不出八云蓝是个什么意思,如日中天的蓝大人难道受了点伤就有退怯的念头么?这突然的转变让他彻底慌了神。

    “蓝大人,您,您到底想什么?”慌乱之下的秦恩,只能问出这么个问题。

    “这一次受伤我很担心,我担心若是有一天我和紫大人……嗯……变成那样幻想乡会变的糟糕,虽然紫大人不经常出面好像很不负责任,但是我知道,紫大人有别的事情做,她有她自己的秘密和计划,我不能去干扰她——而继承者的问题,说心里话,我本来是想选择橙的,可是橙却没有表现出那样的才能。”

    蓝说到这种地步,秦恩就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了。

    她这是寻思继承人呢!

    “我可以让你继承我的血统成为一只强大的九尾,而我对你的要求很简单,你要奉献出你的忠诚,为这个幻想乡,为紫大人奉献出你的忠诚……乃至于生命,全心全意的付出,而作为交换,你会拥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利与强大的妖族血液。我对自己的血液纯度还是很有信心的,要来试试看么?你那独特的时间能力与九尾的血统融合成功的话,恐怕幻想乡没有几个人会是你的对手。”

    八云蓝诱惑秦恩成为妖怪,她在这次危机当中意识到不妥的地方,她希望秦恩为八云一族奉献忠诚,将来好不让橙来管理这些事情,又能让紫大人有人用,这是一种交换。

    她不打算教训或者是改变猫妖橙,但是八云蓝竟然产生扶持秦恩上位的念头:等待将来他取代自己位置的想法!

    难怪紫大人之前说那些内容的时候八云蓝没有任何动摇或者是不满,恐怕紫大人早就察觉到蓝大人心中所想的吧?也许,那根本就不是紫大人单纯在戏弄自己的事情,这是她们早就考虑到的?

    “你的答案呢?秦恩?”

    虽然蓝的眼睛不见了,但是秦恩却能准确的感受到,八云蓝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上。

    她在等待自己的选择。

    能行么?

    不像是紫大人之前的那番试探,蓝大人的建议,应该是……很靠谱的吧?

    单纯的若是拿出来其中一个秦恩或许会迟疑,但是在八云紫与八云蓝轮番……这么提议,秦恩就觉得这不止是一次试探那么简单了。

    秦恩觉得口舌干燥,只要答应,自己就会有妖族的血统,那我……

    不老。

    不死。

    青春永驻。

    配合时间的能力,我将无敌。

    整个幻想乡内,我又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紫大人又经常忙着‘其他’的事情,那就代表着——

    我将成为近似于幻想乡皇帝的存在!

    想想就让人觉得美妙,我将变的不老不死,并且青春永驻,九尾狐的血统会给我提供强大的力量与超越现在的英俊容貌,八云紫的放权也会给我极大的权威,在那个世界里,我就是代行八云紫的人,我让哪个男人给我下跪他就给我下跪,我让哪个女人脱下衣服她就会脱……啊,何等美妙的结局啊,这个选择就放在我自己面前,只要答应下来就可!

    而我要付出的很简单,就是一点点忠心而已,虽然蓝说的很复杂很残酷,但是实际上很简单:总之就是有麻烦的时候站在八云紫站在幻想乡的位置上就可以了,尽管被赋予妖族血统可能让秦恩受到八云蓝的影响,但……比起那美妙的未来,那点控制根本微不足道。

    而且,忠诚?根本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秦恩本来就懒得考虑立场这种麻烦的东西,在站稳位置后省的胡思乱想,一口气走到头的感觉其实也不错的,不用做什么乱七八糟的抉择。不需要胡思乱想的人生不是更好?

    被夺走‘太子‘地位的猫妖橙可能嫉妒,但是等变成那种样子的时候,她又能给我带来多大的麻烦呢?几乎等于0啊!

    而八云蓝只是希望橙会无事——知道猫妖橙没有资本继承又不想磨练她的八云蓝,选择这么一条道路。

    那么,我的答案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