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反抗在幻想乡:新章 > 249.第249章 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249.第249章 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作者:中二人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反抗在幻想乡:新章最新章节!

    黑色的巨大魔剑散发出来的黑红色|魔光就是一团火焰,这团诡异的火焰将楼梯上铺盖着的红色地毯给燃烧的干干净净,挂在周围墙壁上的易燃装饰也开始缓慢燃烧。

    只是,没有任何的温度,偶尔红黑炎掠过秦恩本人的时候,除了隐约觉得有什么东西跨过自己以外再也没有其他的感觉,没有火焰的温度,也没有攻击秦恩,直接无视掉他,将他忽略。

    自然的,在这个时候客人都跑掉了,没有人愿意在这里死掉,就算是服务员在遇到这种危机的时候也已经躲起来,在前一刻还热闹的大厅在这个时候已经变的一片死寂。

    莲子在颤抖着,抱着秦恩颤抖着……紧紧的闭着眼睛,黑红色的火光让她觉得害怕,然而秦恩却没有任何斥责莲子的打算,那异样的颜色,就算是成年人也觉得难以忍受。

    当那一大团红黑色扑过来的时候给人一种可能会被馄饨吞噬进去的感觉,这给秦恩也带来极大的精神压力:这跟一个人的胆量没有关系,这玩意,恐怕本身就带有对精神状态的损伤和攻击。

    “这……这……初代!”转过身看向身后的时候,秦恩看到的是对峙着的二人。

    博丽初代的双手抓着露米娅巨剑的剑身,抵挡着它的攻击,成功的夹住她自上而下的劈砍。

    那黑红色的火焰却像是有生命的触手一样,直接刺入博丽初代的胳膊内,那比毛发还细小的触须刺入血肉当中以心脏跳动的节拍在抖动。

    “好久不见了,博丽巫女。”露米娅的笑声有些颤抖,她这是在不断的控制着一种名为愤怒的情感。

    在说完这句话后,她还继续压低身体,将自己的气力施加到手上,继续向下压迫着。

    初代没有说话,或者说她现在在这个时候根本没有说话的力气。

    她的手只能勉强的用这种方式抵挡着露米娅的攻击,但是那紫黑色的火焰与此同时也在不断伤害初代,点点滴滴的血从手背渗透,浸湿到地面上。

    在见到这一幕的时候,秦恩知道了,这事情已经没得商量了,秦恩拍着莲子的肩膀,示意她离开这里……莲子在秦恩的催促下只好躲避那些被黑红色火焰侵蚀,跑到二楼躲藏起来。

    秦恩看向面前背对着自己的女人,在这个时候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他没有心情却问什么理由也没有念头去逼问为什么,光是从露米娅那声嘶力竭的吼叫就能感觉出来那股仇恨,这仇恨是没得商量的,就算要商量也是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秦恩不希望初代付出什么代价,他也没有自己付出什么代价的念头,于是问题简单了,那就是杀掉这个女人,将她的尸体埋在土里或者是将其肢解掉扔到猪圈里喂猪!

    在等到莲子躲开以后秦恩迅速抽出自己的左轮手枪,瞄准露米娅的身体就砰砰砰的开枪。

    子弹没有产生效果,后面的偷袭被那红黑色的火焰吞没,缠绕在露米娅身上的黑红色火焰并非是装饰,在子弹袭来的时候它就自动形成盾牌吸收掉子弹的攻击力。

    而在感觉到身后有人攻击,露米娅转过头看向身后,冰冷的眼神注视着秦恩,在看到那双眼睛的时候,秦恩的心脏直接漏了一拍,恐怖的大妖怪威势让他呼吸变的急促,额头的冷汗刷刷刷的就冒出来。

    好像是被远古巨兽盯住的那种目光,一点都不逊色于矜羯罗的压力与恐怖!

    在见到是拿着枪械的秦恩的时候,发出一声冷哼,那红黑色的火就变成触手抽向秦恩的身体,那凌厉的破空之声带着恐怖的威势!

    子弹时间!

    在这一刻秦恩迅速启动子弹时间的力量并且直接窜到桌子后面,只是一招这触手就将那张桌子给抽成两半,躲在后面的秦恩立刻身体就暴露出来。

    完了!秦恩看着那近在咫尺的鞭子心里暗惊!下意识的想发动时间的力量……只是还没有来得及行动那触手就自动的缩回去,变成黑色的不明能量缠绕在露米娅身边。

    这究竟是因为秦恩逃出射程距离?还是说露米娅对秦恩根本就没有什么兴趣呢?秦恩没心思去想这个问题,既然对方不打招呼的攻击,那秦恩也没必要去分劳什子青红皂白。

    “贱人……我警告你,滚远一些,现在,立刻,马上……!”秦恩只知道,面前的这个金发女人是要伤害自己的伙伴。

    这是绝对不允许的!

    无论是利益还是男子汉气概或者是情谊,都没有任何商量的可能性!

    秦恩虽然是在吼叫着警告,但是手头上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左轮枪不断的开枪,可是露米娅只是厌烦的看了眼他就转过头,像是在看苍蝇一样的眼神。

    那轻视的目光让秦恩更加愤怒,可是子弹却没有任何办法,它不断的被那火焰壁障隔绝。

    她的兴趣只在眼前,她只是盯着面前这个苦苦坚持这的女人,她的手臂已经被黑暗的火焰侵蚀成不像样子了,黑暗像是癣一样站在她的手臂上,并且不断爬到她的身体上。

    钻进袖子内一直穿过手臂肩膀再来到脖颈,最终慢慢爬到脸上,无论什么情况都不变色的初代巫女这个时候脸上浮现出一丝痛苦的神情。

    这黑暗的火焰不止是伤害肉体,它还不断的对精神和灵魂造成创伤。

    子弹不断的在咆哮着,秦恩甚至还拿出手榴弹攻击,露米娅却完全没有受到影响,那纹丝不动的大妖怪露米娅站在那里不动如山的样子让秦恩的拼命看上去格外的愚蠢可笑!

    “原来如此,难怪你躲着我……原来现在你已经有你自己的生活了。”

    露米娅也不是不知道秦恩的拼搏,他那拼命的模样在露米娅的心中大概也有了解释,面前的博丽巫女死死的站在那里哼都不哼一声的反应也落入她的眼中。

    “你过的很好啊,没想到你还结婚生子……过上了安逸的生活。若是我没有被你杀死,或许我会恭喜你,也有可能去你的婚宴上白吃白喝一通,只是…………”下一瞬间,露米娅的表情变的狰狞起来,压抑着愤怒嘶哑着声音吼道:“只是曾经的事情不能那么算了!博丽……我到现在都没有忘记当初你做的事情,我没有忘记你的那双拳头曾经一度贯穿我的胸膛打碎过我的颅骨……现在,是我复仇的时间了!”

    咔,就在说完,博丽初代的身体就发出一声脆响,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坏掉,估计就是手臂之类的地方被打折了吧?这让初代的面色更加惨白。

    只是这凄惨的模样没有让露米娅满足,她远远没有满足,曾经被杀死的屈辱与灵魂被封印在那个死亡的世界带来的阴郁与不快,必须要得到发泄,而这个发泄可不是一方心甘情愿的挨打能过去的。

    “拿出你的本事来!”

    逼迫更甚,血都已经从博丽初代的嘴角溢出,可露米娅还是有些不依不饶,猩红的眼睛溢着杀意。

    “你当初贯穿我胸膛挖出我心脏击碎我的头骨的那力量呢?难道只是因为有了家庭你就荒废掉你那一身武力吧?”

    “我说你了,叫你闭上你的臭嘴,bi_tch!”

    时间停止的力量让秦恩突破露米娅的封锁,露米娅也是一愣,她还没有来得及攻击博丽初代,面前这个男人就突破火焰壁障来到自己的身后,就算这个时候露米娅注意到他的存在催动火焰力量也来不及了。

    八秒的时间,让秦恩准备好一切了,从那个地方跑过来到突破火焰壁障在来到露米娅身后,唯一的遗憾是在这八秒的时间内秦恩没可能攻击,只能靠近。

    可是靠近就足够了!

    秦恩的爆炎手套变成电钻,直接钻想露米娅身后的位置,而那个位置正巧是心脏的地方,螺旋旋转发出嗡鸣的电钻吞吐着毒舌,朱红色的火焰也爬到露米娅的身上。

    曾经折凳能将露米娅打晕,那电钻肯定没问题——秦恩是这么想的!

    “你找死!”

    露米娅大怒之下放弃博丽初代,那把巨剑再次消失变成缎带,随后一脚将初代给踹飞,这一切的动作都是在短短的那段时间一气呵成做出来。

    接下来是没有任何犹豫的果断转身,于是那电钻直接就扑了个空,只是蹭掉露米娅胸前的那一块布料,露出白白的ru房,可是作为代价的是,她那狠戾的拳击却是直接击中秦恩的肚子。

    “咳!”

    肺部的气,全都被挤压出去,秦恩的瞳孔放大心里也是骇然,子弹时间自己并没有取消,可是这个叫露米娅的妖怪打出的拳头轨迹根本没有看到,训练略有小成的直感也没有发挥作用。

    这一拳,就让秦恩的口水与胃液直接从嘴里喷涌出来,并且这股巨大的力量还没有彻底散去,那冲击力不断的推着秦恩的身体,明明只是一圈,可是那震荡波却从腹部开始一直走过全身,肋骨脖颈下体头部脚底,全都被这震荡波由强到弱的进行一次洗礼。

    秦恩都站不起来了,只是一拳,秦恩就瞳孔发散的跪在地上,呼吸都做不到,惨白的脸色没有没有任何血气,全身上下的痛楚几乎都撕碎了秦恩的意识和理智。

    露米娅单手抓着秦恩的头发,像是小混混一样直接一击膝撞打中秦恩的鼻梁,秦恩只能发出呜哇的一声惨叫,喷着鼻血向后倒去。

    脑袋一片空白。

    上次挨打,还是跟矜羯罗战斗的时候。

    可是矜羯罗那个时候却是被削弱,又是重伤又是疲惫再加上自己使劲的防御抵抗,抵消不少伤害。

    但是在迎战露米娅的时候秦恩却觉得自己是这么的虚弱,以为能靠着时间的力量随便欺负人的他在这个时候认清自己的本质,若是没有强大的输出并且抓到正确的机会,自己的时间力量带不了多少好处。

    “……”

    身体动不了,仰面朝天倒下的秦恩只能看着狰狞表情的露米娅抬起脚,那鞋子要踹向自己脸的动作,唯一能集中焦距的地方就是她那脏兮兮的鞋底——后面的那双白皙的美腿。

    至于被这么踹一脚会给头部带来什么样的伤,或许,脑震荡都是轻的吧?这愤怒的大妖怪究竟用多少力量秦恩可猜不透,或许自己的脑袋会像是西瓜一样直接被踩裂?

    “这代价……真高……”

    秦恩脑子里闪过最后一个念头后就消失了,他也不愿意再想自己后一秒的惨样,还是将一切交给命运吧,哪怕这不符合秦恩的心态,就这样他就晕过去了。

    只是露米娅的补刀并没有继续下去,因为在这个时候博丽初代那遍体鳞伤的拳头也直接击中露米娅的肋下,她的表情是笑容与愤怒杂交着的复杂神色,也不知道是她的心情还是说疼痛的原因。

    “很好,很有力的拳头——!!”

    露米娅满意了,也没有再拿出巨剑,而是带着狰狞残忍的表情转身挥拳打向初代,就连红黑火焰都收起来,用纯粹的拳头去迎战博丽初代!

    不过这个动作却是迅速消失收回,这并非是因为露米娅不想打下去了,而是在于一个声音。

    嘭!

    这是要比左轮枪要强悍许多的子弹,狙击枪的子弹是从二楼传来的,露米娅并没有挨一枪的打算,她直接向后一闪然后带动袖子直接用气流吹来,子弹就直接射偏了,露米娅付出的不过是袖子破掉的代价。

    露米娅看向二楼,她见到的是吃力维持着狙击枪射击的宇佐见莲子,周围那燃烧的火焰吓不倒她,后坐力让她的身体在颤抖,痛楚让她的小脸变的扭曲,明明害怕的要跑掉可是始终没有遵从本能逃离。

    最奇妙的是,她的那个眼神,那双眼内燃烧着的是不输给露米娅的憎恶与愤怒,那是最纯粹的憎恨,倘若给她机会让她掌握露米娅的生死,露米娅绝对会以最难看最悲惨的样子收场死去!

    露米娅的厌恶与憎恶消失不见,转眼间就没了,在推开遍体鳞伤的博丽初代后,露米娅站在原地,冷冷的扫视着这家酒店,在秦恩和那个小丫头的身上目光也逗留三四秒。

    “你很幸运,博丽巫女。”

    “…………”

    初代没有说话,她那冷淡的眼神内只是带着不解与警戒,只是现在的样子这种戒备完全就是个笑话,露米娅也没有在乎这两人的敌视,悠然的说道:

    “你跟其他的博丽巫女不一样,你算是博丽巫女当中少有能善终的巫女,我所知道能善终的巫女里,不足五名,你就是其中一个……你幸运的退役,你幸运的有了接班人,你也幸运的,有了家庭……”

    露米娅的视线集中在自己脚下那个晕倒的男人身上,语有些羡慕的开口说:“你有一个好丈夫,也有一个好女儿……能看出来,你的丈夫很爱你,也很心疼你的女儿,他们能为了你,跟我拼命。”

    “那个……”

    “但是我很不爽。”

    露米娅没兴趣听初代说什么,打断她即将说出来的话,不给她开口的时间。

    这位死而复生,跟着博丽初代有着仇恨的大妖怪冷冷的注视着博丽初代道:“我可不是想随便打你一下就让这事情这么过去的,既然你不肯用全力的话,那你的丈夫和你的女儿,我就收下了!”

    宛如黑风一般,露米娅左手拎着秦恩来到莲子面前,速度快的不可思议,宇佐见莲子惊骇当中下意识想开枪,但那狙击枪却被露米娅直接给捏成碎片,然后另外一只手抓住莲子,向着外面就要走。

    然而露米娅的离开并不顺利,在她出去并且刚刚离地准备飞行的时候,两个身影向着她扑过来,这两人自然的今泉影狼和胡桃!

    这两人从一开始就知道跟露米娅战斗是没有胜算的事情,于是目标自然不是杀死露米娅,而是抢走秦恩和宇佐见莲子……!

    “我的战利品岂是你们这些垃圾能拿走的!?”

    黑色的暗黑力量瞬间将今泉影狼与胡桃包裹起来……只是露米娅的攻击也很仓促,根本没有杀死两人,这让露米娅略有些惊奇,这两只妖怪恐怕不是随便在哪里都能找到的大众脸。

    若是用三国无双系列形容的话,大概是无双武将之类的存在吧?

    今泉影狼已经变成兽型,逃出火焰的包围,胡桃虽然翅膀已经被烧成骨架,可仍然不甘示弱的向着露米娅这里扑过来。

    “…………”然而在这个时候,秦恩却是醒过来了,全身都是剧痛的秦恩睁开眼睛,看到的是这幅画面。

    然后是,身边被这个大妖怪抓在手中的莲子,这个时候已经没有选择了!

    “水……银……!”

    时间再次停止,秦恩拿出仅剩下几发子弹的左轮手枪,瞄准露米娅抱着莲子的那个肩膀和手臂就开枪,当完成这些工作的时候秦恩却是满头冷汗,八秒时间也已经过去。

    “痛——!”

    这八秒露米娅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因为疼痛下意识本能反应就松手,这个变化不会被丢下,今泉影狼嚎叫着直接扑上前,抱住宇佐见莲子。

    这下露米娅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能出问题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个男人,这个博丽巫女的丈夫。

    “混账!”

    露米娅大怒之下就狠狠拍向秦恩的脑袋,好不容易醒来的秦恩这次是彻底的被打晕了,可是人质也失去了一个。

    她也知道自己惹出这个骚动若是继续呆下去八云蓝肯定会出现,那事情就不好做了,没时间继续纠缠,有一个是一个。

    心里有些不爽,报复性的直接用黑暗力量形成鞭子,狠狠的抽着今泉影狼的背部一下,对着胡桃释放者黑暗能量当掩护,黑暗瞬间笼罩整个人之里,在黑暗当中与黑暗融为一体消失。

    露米娅,不见了!

    “四天的时间,我给你四天的时间养病疗伤,四天之后我们再战一场,你若是不敢来,我会吃掉你的丈夫。”

    她只是留下这一句话,对着博丽初代等人留下的一句话,随后再也没有声息。

    被烧掉翅膀的胡桃,站也站不稳的初代,赤|裸的后背上带着触目惊心鞭痕的今泉影狼,只剩下受到各种各样不同程度的伤害的少女们。

    “秦叔……秦叔啊……”

    还有,流泪的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