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落宅的双身少女 > 第三百一十三章 同伤

第三百一十三章 同伤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落宅的双身少女最新章节!

    洛樱的一声“母妃”叫得安影心花怒放、笑逐颜开。

    “别和母妃客气,收起来吧。”

    “嗯……安姨,我好不习惯。”

    “呵呵,没事儿,以后会慢慢习惯的。”

    “您约我吃饭,是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吗?”

    “嗯,你现在已经是衍灵宫的少主妃了,有些事情,我必须让你知道,但你听了,千万别介意。”

    “您说。”

    “其实宅儿原先不叫这个名字,而是叫做落澈。七千年前,他有过一个少主妃,叫做容澜,因为容澜被小人所害,危在旦夕,他便瞒着冥宫上下将她带到镜冰渊里救治,耗了自身的九成功力都没能把她救下,如若不是我们及时赶到镜冰渊阻止他,他怕是会跟着灰飞烟灭。身上带着伤还失了九成功力的他在镜冰渊里沉睡了七千年,醒来时什么都不记得了,我们就给了他新的名字和一份模糊的童年记忆,让他慢慢适应,希望他能自己慢慢想起过往的一切,可是,直到现在,他都没能想起从前的任何事情,功力也是千百年来都没什么长进。”

    “嗯,容澜是何来历啊?”

    “她曾是风城的第一美人,也是风城里唯一有资格学习御风术的女子。她和澈儿是不打不相识,后来澈儿就强行娶了她,但澈儿也是真的爱她。”

    “那……虞芙柔又是怎么回事儿?”

    南宫翊和她说过她是容澜,原来她,一直都是落宅的少主妃,这就是冥冥之中的缘分吗?

    “虞芙柔是冥花族东族的少宫主,也是澈儿曾经的妾室,现在的她,只是宅儿喜欢的人,澈儿早就恨死她了。容澜就是她害死的,她还差点儿把澈儿也害死了,这个女人,不提也罢。”

    “她现在在哪儿?”

    “为什么问这个?”

    “不管过去如何,她现在毕竟是少主朝思暮想的人啊。”

    “所以,母妃今晚找你,除了和你说过往的事情,还有事求你。”

    “什么事呢?”

    安姨直接忽略了她的问题,必定是知道虞芙柔在哪儿,只是没打算告诉她,也不希望她再问。

    “两件事。第一,让宅儿彻彻底底爱上你,忘掉虞芙柔;第二,尽管你目前没办法爱上宅儿,也请你别伤害他。”

    “嗯,第一件事我会尽力,第二件事我一定会做到的。”

    “好。还有件事情要告诉你,其实,你和容澜长得很像,近乎一样。”

    “那挺好的,将来要是少主想起了过往的事情,也不至于嫌弃我。”

    “呵呵,不会的,澈儿的性子虽比宅儿还要冷一些,但他是个明事理的人,断不会嫌弃你。”

    “那就好。”

    “我知道现在让你做这些对你不公,但宅儿不同澈儿,他没有澈儿强大,所以我必须尽所能保护好他,希望你能够理解我这个做母亲的心。我们一直都在寻找让你离开了冥宫玉也不会灰飞烟灭的方法,你既已成为宅儿的人,便也是我们的孩儿,我们定会尽所能让你过得开心。”

    “我没关系的,少主是我的救命恩人,无论为他做什么,我都是心甘情愿的。”

    “宅儿能遇到你,真幸运。快到了,我们去吃好吃的。”

    洛樱的性子随和,又处处为宅儿着想,她实在不必太过担心。

    洛樱和安影在一起,带伤的慕椼有事却不好在安影的眼皮子底下找她,只好返回自己建在云头上的住处。

    进了门他才感觉到有人跟踪他,回身一看,竟是南宫翊,他惊讶挑眉。“你怎么上来的?”

    “把你腰间的蓠草给我。”

    “嗬……你、你不会是把我从幽地里带出来的大兄弟吧?”

    “除了我还能有别人吗?”

    “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能和你们一起把慕蓠找回来的人。”

    “我凭什么相信你?”

    “凭我可以在落渊的眼皮底下把你救出幽地,也可以让你灰飞烟灭。”

    “哎、你……”

    南宫翊一眨眼的功夫抢走他腰间的荷包,他追都追不回来,只能朝他离开的方向大喊:“喂!你用完了记得还给我!这个荷包从我失身后一直跟着我,没有它我会睡不着的!”

    知道洛樱今晚一定会回家,南宫翊安排临松溜进她的房间,取出蓠草荷包里的一片叶掺进她的安眠香薰里。

    洛樱和安影一起逛街到晚上九点钟才回到家,进到自己的房间,她竟觉得头晕得很,赶忙拿上睡衣进入浴室里洗澡,爬到床上休息。

    洛樱体内的妖力被动过手脚的蓠草香勾起,浑身散发出火红色的幽光,怕她出事,她迅速前往南宫翊的公寓。

    在洛樱房间阳台上鬼鬼祟祟的小妖离去,落宅来到洛樱的床边,将房间里的异香清掉。

    她身上忽起的光芒渐渐褪去,可食指的指背上却慢慢显出一个叉状的伤疤,这个异形疤,和他食指上的疤一模一样……

    他将她抱起,带回到衍灵宫。

    南宫翊随临松赶到洛樱家,却不见洛樱,心头不由得一慌。

    “别担心,她只是换个地方睡觉去了。荷包还给我。”

    看到面无惧色的慕椼,南宫翊将荷包还给他。“收好。”

    “少了一叶。”

    “用掉了。”

    “别折腾了,你能想到的我都试过,无论用什么方法,她都记不起过往的任何事情。”

    “你手中可还有别的线索?那日你为何会去幽地?”

    “线索嘛,还真有一个新线索,不过,没有洛樱的允许,我不会向你透露。”

    “那你得先想想自己还能不能再见到洛樱。”

    南宫翊看他的眼神里带有杀意,他识趣地离他三米远。“其实吧,确切地说,我那日去的是幽地行宫。行宫里有一处禁地,禁地里似乎有慕蓠的妖力,更巧的是禁地的名字叫做幽慕宫。”

    “幽慕宫?”

    南宫翊反应剧烈,他不解点头。

    看到他一副想立马前往禁地一探究竟的样子,慕椼立马将他拦住。“看在你算是慕蓠的男宠之一的份上,我好心提醒一下你,你现在去,等于是去送死,别急,以后有的是机会。”

    “想活得久一些,就别跟我提‘男宠’这两个字。”

    南宫翊不悦离开,他轻哼一声,打哪儿来,回哪儿。

    衍灵宫安静至极,洛樱从噩梦中惊醒,心慌间发现落宅躺在她的身侧。

    她刚刚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变成一缕烟,飘进了一片一眼望不到边的红色花海中。花间躺着一个浑身血淋淋、看不清面容的女子,她飘进了女子的身体里,之后,她便感觉自己似是被烈火燃烧着,痛不欲生……直接惊醒。

    “还晕吗?”

    背对着落宅思忖间,他抬手将她揽入怀,她翻过身对他摇头。

    他的吻落在她的额头上,她有一刹那动心。

    “你猜我今晚发现了什么?”

    “发现了什么?”

    “我还小的时候你欺负过我。”

    “啊?”她不解抬眸看他。“你小的时候,我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呵,抬手看看你食指上的伤疤。”

    她听他的话,抬手一看自己的食指,竟然发现了一个叉状的疤痕。“什么时候受的伤啊?我一点儿都不记得。”

    “我都快记不清了,你哪儿还能记得。”

    他将手伸到她面前,她发现他食指上的伤疤竟然和她的一模一样。“这、这、这……你这伤又是怎么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