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国师 > 第357章 朝圣

第357章 朝圣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全能国师最新章节!

    无忌化作人形,落在巨人身边。巨人见状,连忙翻身跪倒,低头行礼。

    “大国师。”

    无忌点头回礼,伸出手,覆在巨人头顶,意念如海,瞬间侵入,搜遍了巨人全身。

    巨人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有一些地方因用力过度而撕裂,还有些脱力。以巨人的强悍体力,休息一会儿就没问题了。

    “张嘴。”无忌喝道,将一把归元丹塞进巨人口中,身形一闪,化作一道流光,回到了国师殿。林子月等人立刻迎了上来,用殷切的目光看着无忌。

    “基本成功,还有一些小问题需要调整一下。”无忌苦笑一声:“飘风不终朝,暴雨不终日。威力越大,需要的能量越多,对归元丹的供应是个巨大的考验。”

    嬴亦然微微颌首,面露忧色。看了巨人的发挥,她立刻估算出这些巨人的战斗力。小型战斗,这些巨人可以占据绝对优势,摧枯拉朽;一旦遇到数量众多的对手,必须会遭遇后力不继的困境。

    而他们要面对的偏偏就是动辄以万计的敌人。大秦原有五大军团,正式编制是共有近六百万人,即使经过咸阳大战,总共力依然在四百万人以上,拥有压倒性的优势。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即使夏侯孟德派被打残的龙骧军团来,他们也抵挡不住。

    不过,嬴亦然什么也没说。一是在众人面前。她要维护大国师的尊严,一是她对无忌有一种莫名的信任。既然无忌说基本成功,那就不会有无法克服的困难。

    无忌命石头、木头将百变丹喂给剩下的巨人。再喂下大把的归元丹,静静的等待着他们变形。

    经过一段时间的等待,巨人们先后出现了变形,有熊虎,有龟蛇,有巨型的,也有普通体型的。不一而足。相对而言,普通体型的状况要好得多。当然。所谓的普通体型依然堪比大秦帝国的巨兽。

    等十名巨人全部变形完毕,无忌命人将他们全部送入靖室休养,借助寂寞塔聚拢的元气稳固境界。说一千,道一万。还是元气的多少。归元丹可以救一时之急,却不能无限量供应。

    安排完这一切,无忌回到国师殿,嬴亦然、林子月跟了进来。无忌看看她们,不由得笑了一声:“怎么了,一脸丧气,你们不高兴吗?”

    嬴亦然松了一口气,终于露出轻松的笑容。“现在我高兴了。”

    “就这样,你们还高兴?”林子月不解。“这样能上战场吗?”

    “子月。天下没有完美的战士,有利必有弊,能不能取胜。还要看你怎么用。就算不变形,我们现在也不弱啊。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林子月耸了耸肩。“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放心了。哥,你还是帮我想想办法,我最近觉得自己越来越躁了,总想发火打人。我是不是得狂躁症了?”

    “你是馋了。”无忌瞪了她一眼。“去流玉宫吧,让玉羚姊姊给你做点败火的。解解馋火。千万别再偷吃归元丹、百变丹,现在我手头紧,不能再那么败家了。”

    “哦。”林子月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出了门,招来飞天辟邪,腾空而去。

    “她真是上火吗?”嬴亦然说道。

    “不知道。”无忌的脸色变得沉重起来。“到了子月这个境界,有很多事情都不是我们目前能了解的,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嬴亦然点点头,感激的看着无忌。“无忌,辛苦你了。如果没有你,我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住。”

    无忌哈哈一笑。“你也不用谢我。我是为了自己。如果大陆失去生机,我也是受害者之一。要不然的话,我才懒得管这些事呢。”

    嬴亦然笑笑,没有争辩。

    ……

    李泽走进阿房宫,脚步有些迟疑,一向挺拔的腰杆也不再挺拔,仿佛短短的两个月,就让他老了几十岁,变成了一个老态龙钟的老人。

    这两个月,是他生命中最难熬的两个月。

    他奉命核查嬴、蒙两家的人口土地财产,为新建的帝国筹集资金。这两家都是千年世家,盘根错节,人口众多,要想查清楚实在不是易事。可对于李泽来说,真正的麻烦却不是这些琐碎的工作,而是两家与其他家族的牵连。

    七大姓之间互相通婚,如果彻底追查,不可避免的会牵连到其他的家族。查到什么程度为止?这个尺度不好掌握。查得深了,引起的反弹太大,他有可能成为替罪羊。查得浅了,又无法让天子满意。如果每次都去问,又会显得他没有主见。

    李泽绞尽脑汁,还是惹出了不少麻烦。天子传他来问话,据说有人将他给告了,告他公报私仇,贪墨自肥。这个罪名可大可小,全在天子的心意,而李泽现在最没把握的就是天子的心意。

    走进阿房宫,李泽首先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一个年轻而挺拔的背影。

    李泽心里一紧,有一种说不出的愤懑,又有一丝隐隐的不安。

    天书院大国师令狐敏之。

    对于令狐敏之担任大国师,李泽是满满的鄙视。嬴自清当初以玄境三阶担任大国师就已经沦为笑柄,令狐敏之的境界比嬴自清更差,只有玄境二阶。这样的人担任天书院大国师,成为七院之首,根本无法让人信服。他凭仗的,不过是出卖嬴敢当和蒙家的功劳而已。

    李泽走上前,先对夏侯孟德行礼。腰刚刚躬下去,夏侯孟德轻笑一声:“李国师,你似乎弄错了。”

    李泽心知肚明,却装作一副茫然的样子。“陛下。臣……弄错了什么?”

    “大国师是帝国之师,你应该先对大国师行礼。”

    李泽转过身,看了一眼令狐敏之。脸上立刻堆起灿烂的笑容。“原来是大国师,失敬失敬。这些天事务繁忙,看多了账册,眼力不济,还请大国师见凉。”

    对李泽的心思,令狐敏之一目了然,并不在意。走到今天这一步。李泽已经没有任何反抗之力,他能做的不过是一些小把戏罢了。

    “原来李国师是眼力不济。怪不得看错了数字。”令狐敏之瞟了一眼御案上的账册。“李国师,你再查一查吧,数目出入可不小呢。”

    李泽心里一紧,偷偷看了一眼夏侯孟德。当着天子的面。令狐敏之指责他账目有误,这应该是得到了天子的默许吧。如果真是这样,那今天就不太好说了。

    “还请大国师指教。”

    令狐敏之将一本账册扔到李泽面前,口若悬河的解说起来。他一笔账一笔账的报出来,李泽跟着翻捡,竟然有些跟不上速度,而且令狐敏之指出的问题都是他藏得比较深的问题,可是在令狐敏之的面前,这些问题全都暴露无遗。无所遁形。

    李泽的额头沁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亮晶晶的,气息也变得粗重起来。

    令狐敏之居然有这样的记忆力和计算能力?这可不是玄境二阶的人应该有的啊。他自诩心算能力出类拔萃。可是在令狐敏之的面前,他一样甘拜下风。

    “大国师好用心。”李泽强笑道。

    “不是我用心,是你太拙劣。”令狐敏之哼了一声,欠身向夏侯孟德行了一礼,扬长而去,再也没有看李泽一眼。

    李泽怒不可遏。却无可奈何。令狐敏之圣眷正隆,又有大国师的身份。可以如此,他却不可以。

    “叔贤,朕知道,你这段时间做了不少事,很辛苦,年纪轻轻的,都有白发了。”夏侯孟德站了起来,踱到李泽身边,一脸心疼。“这样吧,你先休息一段时间,将身体养好些,再作商议。”

    李泽汗如浆出。他想起了老师殷从周。殷从周就是被嬴敢当这样夺去国师之位的,当时他还起到了关键的作用。没想到半年不到,同样的命运就落到了他的头上。

    可是,他又能说什么呢。

    “唯,谢陛下关怀,臣告退。”

    李泽行礼,慢慢的退出大殿,沿着长长的台阶,一步步的走出了阿房宫。

    一辆马车停在宫外,令狐敏之坐在车上,面无表情的打量着面色如土的李泽。李泽愣了一下,走到令狐敏之面前,强笑道:“你赢了。”

    “先生是怎么死的,你还记得吗?”

    “记得。”

    “那就好。”令狐敏之摆摆手,马车起动。令狐敏之的声音像丧乐一样传来。“师兄,我会将你葬在先生的旁边,让你有机会再接受先生的教导。也许,你会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果。”

    李泽的脸颊抽搐了两下,长叹一声。

    ……

    去了什么地方以及如何去的,她已经全然无法记得。

    风景、流云甚至是带着不同气味的风,也都记得真真切切,而地点却忘得干干净净。

    ……除了卧虎镇。

    不论走了多少路,不论经过多少片丛林和山丘,盖红在始终忘不了的地方,遇见过那个始终忘不了的人。

    她一开始的时候还骑着马,走到后来身上的钱都用光了,便只得将马卖了,搭乘送货的牛车,就这么一个城镇一个城镇地穿行不已。

    翻过一座又一座山,盖红的衣服也已经烂成几条破布,剩下的仅有那柄巨剑——被她用来当作拐杖,或者是睡觉时的枕头。

    如果有庙宇有破败的神殿有无主的老屋,以及其他凡是可以睡觉的场所,盖红不问何处,找个角落、抱着她的巨剑便可以昏昏入睡。

    她有时也央求着睡在驿馆里,有时则是睡在乱坟岗。

    对她来说,好也罢坏也罢,怎么都无所谓。她所寻求的,不过是在陌生的地方睡个安稳觉而已。

    这一天醒来的时候,盖红才发现,她已经不知不觉中进入了一片高原。

    早晨太阳升起之前,冷得令她发抖,以她的实力几乎无法抵御这种刺骨的冷意。

    今天的太阳也格外地好,天空湛蓝,预示着强烈的阳光。

    “吃点早饭吧。”她借宿的毡房主人热情好客,丝毫不忌讳盖红那副中原人的样貌和背上的那柄巨剑。

    吃下那块糌粑的时候,盖红不禁想,这一对小夫妻难道就不怕自己一剑挥下去,结果了他们的性命?

    从这里离开的时候,尽管这里的主人拒绝她任何形式的报酬,盖红还是悄悄把自己身上唯一剩下的那块玉留下了。

    她以前在咸阳时,横行霸道,才不会市井小民的一日两餐是否能够吃饱,自从离开咸阳后,见得多了,反倒绝不再用自己的武力欺人,就算是常常忍饥挨饿,她也没有去“理所当然”地抢。

    是的,她在咸阳时,喜欢的东西抢过来,便是理所当然。

    那块玉是父亲盖无双的遗物,所谓古之君子必佩玉,父亲当初挤破了脑袋想要成为“君子”的行列,自然也少不了对全家上下一番装点,以免被那些世家大族蔑为乡巴佬。

    但父亲一直到死,想必也没能成为他想要的“君子”吧。

    想起父亲,盖红内心酸楚,却第一次笑了出来。

    “真可怜。”

    活着的时候,被当做刀使,死了之后,也如破铜烂铁一样被人一脚踢开。

    她恨无忌,更恨那些世家。

    无忌说的不错,咸阳是一个巨大的牢笼,所以她逃了出来。

    可是,她又能逃往何处?

    半个月后,她倒在了一个巨大盐湖的湖畔。

    醒来的时候,盖红的身上盖着厚实的毛毯,身旁燃着一个小火堆,岩洞里温暖舒适,让她一瞬间有些失神。

    听到盖红的响动,一个老妪摇摇晃晃地过来了,她看起来衰老又丑陋,皮肤被经年的烈日晒成古铜色,鬓发苍苍,皱皱巴巴的脸上沟壑横生。

    盖红本该嫌弃这样一个丑陋的老婆子,此时却是感激地俯下身去。

    “多谢救命之恩。”

    老妪并不答话,只是走近了盖红,伸出粗糙的右手轻轻抚了抚她已经晒黑的脸颊,干瘪的嘴巴咧开动了动,露出了所剩不多的牙齿。

    她是在笑的吧,盖红心想。

    可是……为什么要搭救自己呢,为什么不让自己死了呢?

    他们可知道……自己每天醒来,都会再痛苦一天,他们对自己愈是友善热情,便令她越是痛苦。

    为什么还不去死?

    每当这个疑问浮上盖红的心头,她总会想起林子月的那句话:“你要有尊严的死去,先要有尊严的活着。”

    正是这句话,让她一步步的坚持到了现在。

    盖红仰起头,看到了一座雪山,晶莹洁白,云雾缭绕,却散发着人世间难得一见的圣洁。

    “那是圣母峰。”老妪似乎看出了盖红的心思,哑着嗓子说:“据说,那里有一座冰女建成的宫殿,宫殿里住着一位只服冰雪的女王。”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