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国师 > 第356章 巨人变形

第356章 巨人变形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全能国师最新章节!

    令狐敏之出了宫,带着杜鱼等人,径直来到蒙家,走进后院。

    说是蒙家,其实蒙家在蒙自力、蒙自为战死之后已经元气大伤,曾经的千年世家,现在实力连三十六氏都不如。大圆满高手全部战死,龙骧军团被打残,蒙家已经只有这座宅院还能看出点千年世家的底蕴。

    即使是这座宅院,最核心的部分也不再是蒙家的,而是大国师令狐敏之的。

    这其中就包括那七座寂寞塔。冥冥之中,自有注定。这七座寂寞塔原本就来自天书院,被嬴自清挪到蒙家,现在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天书院的手中。只不过大国师不再是蒙家血统多过嬴氏血统的嬴自清,而是令狐敏之。

    蒙自力九泉之下,大概会为抛弃令狐敏之而后悔莫及。

    令狐敏之走进了秘室,坐在一张素净无饰的椅子上,以手托腮,打量着对面那个血肉模糊的身体。

    “白将军,想什么呢?”

    白凤冰双手被皮索系着,整个身体悬空,双腿上各挂着一个沉重的铁球。粗壮的皮索深深的陷进了手腕里,几乎要勒断她的骨头。她身上的白色丝衣已经被血染透,破烂得只剩下丝丝缕缕,甚至连身体都无法遮蔽。头发被血凝成了一绺一绺,披在脸上。一根银针,钉在她的天门穴上。

    听到令狐敏之的声音,白凤冰慢慢的抬起了头,扫了令狐敏之一眼,嘴角撇了撇。“看起来,你有心事。”

    令狐敏之皱起了眉,沉吟了良久。“是的,我有心思。白将军,你还记得上次你去北疆是什么时候吗?冰原的南端在哪里?”

    白凤冰沉默良久。“向南移了多少?”

    “最南端离咸阳不到六千里。”

    白凤冰一怔,眼神突然变得凌厉起来。她盯着令狐敏之看了一会,笑了。“夏侯孟德是不是后悔了?”

    “大丈夫做事,没什么好后悔的。”令狐敏之站了起来。走到白凤冰面前。“现在已经不是你我之间的恩怨,如果不能找到办法,整个天下都会陷入灾难之中。白将军,你身为道境。难道不想尽一分力吗?”

    “当然想。”白凤冰笑得更响。“如果可以,我会将你这种朝三暮四的人渣杀得干干净净。”

    令狐敏之一声叹惜。“你这样的人,怎么会入道?”

    “告诉你,你也不懂,问了也白问。又何必自寻烦恼。”白凤冰冷笑道:“将死之人,你还是想做点什么,就做点什么吧。”

    “真的可以吗?”令狐敏之伸出手,轻轻的摁在白凤冰的肩上,目光在白凤冰身上来回逡巡。

    “当然可以。”白凤冰嘴角微挑,充满讽刺。“你敢么?”

    令狐敏之笑了,笑得有些苦涩。他缩回了手。“我还真不敢。算了,你再想想吧。别以为冰雪覆盖了咸阳,这里就会变成你的天地。在冰雪封住咸阳之前,我就会杀了你。”

    白凤冰哼了一声。不屑一顾。

    令狐敏之轻声叹息,走出了密室,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走进另一个房间。

    与刚才阴森恐怖的囚室相比,这个房间很温馨,摆满了鲜花,香气迷人。花弄月穿着一身绣满了花朵的丝衣,坐在窗前,看着缓步走来的令狐敏之,却没有起身。甚至连眼神都没变一下,就像一座有呼吸的雕像。

    令狐敏之咳嗽了一声,提醒花弄月自己的到来。

    “观舞,还是听曲?”花弄月头也不回。语气冷淡,就像来的是一个不受欢迎,却又无法拒绝的仰慕者,爱理不理。

    “既不观舞,也不听曲。”令狐敏之拖过一椅绣凳,在花弄月面前坐下。“我想和你说说品玉轩的那次比试。分出胜负之后。无忌是不是去了你的小院?”

    花弄月慢慢转过头,盯着令狐敏之。这件事,令狐敏之已经问过无数遍,花弄月也回答过无数次。

    “你和他说了些什么,是不是还有些忘了,没有告诉我的?”

    “那天……”

    令狐敏之拦起手,一脸的无奈。“花姑娘,我听过的,你就不用再说了。说些我没听过的吧。”

    花弄月坐直了身子,双手放在膝盖上,像一个听话的小学生。“我说给无忌的每一个字,都告诉了你。我实在不知道你还想听什么,大国师,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个方向,就算编故事,我也要有个开头不是?”

    令狐敏之眉心紧蹙。“如果真是这样,为什么无忌能用春之花舞让白凤冰入道,而你却无法让任何一个大圆满入道?”

    “这个你要去问无忌。我只是一个歌舞妓,他却是精通天书的天书院二师兄。他能明白我不能明白的东西,不是很正常吗?”

    “那为什么我也不明白?”

    “那就是你的问题了。也许……”花弄月瞟了令狐敏之一眼。“你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聪明。”

    令狐敏之看着自己的手,淡淡的说道:“花姑娘,你似乎忘记了一件事。你现在在我的手上,如果我不高兴的话,你很可能马上就死。”

    “且——”花弄月撇了撇嘴,慢慢的转过头去,继续看着窗外的那条一成不变的走廊。过了一会儿,她又说道:“大国师,你知道,和无忌知道,也许并不是一个知道。”

    已经走到门边的令狐敏之转过身。“什么意思?”不等花弄月回答,他又恍然大悟,哦了一声,走出了房间。花弄月一动不动,直到令狐敏之消失在走廊尽头,才哼了一声,轻声哼唱起来。

    数十步外的囚室里,白凤冰一动不动。

    ……

    “陛下,操之过急,覆灭之道。如今大魏帝基初奠,就要大面积的清洗,恐怕不是为政之道吧。若是有人如此建议,其忠可虑,其心……”

    夏侯孟德眼皮一抬,李泽莫名的一阵心悸,把最后两个字又咽了回去。今天夏侯孟德的神态不对。有一种很强烈的杀机。李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是他相信一定和令狐敏之有关。

    这贱人究竟在陛下面前说了些什么?

    “你知道前朝太后嬴若英在广陵郡立七公主枭阳王嬴亦然为帝的消息吗?”

    李泽点点头。“知道。不过是几个跳梁小丑罢了,陛下何必在意。”

    “虽是跳梁小丑,却能鼓动人心。嬴氏一天不灭。就总还有一些人念着前朝的好。叔贤,切不可掉以轻心啊。将嬴氏、蒙氏斩草除根,也是为了杀一儆白,以免有些人横生妄念。你说呢?”

    “可是,嬴氏是皇室。蒙氏也是千年世家,他们的子弟遍布天下,何止百万,一旦杀戮过广……”

    “没错,这些千年世家盘根错节,子弟众多。他们就像一群贪婪的虫子,趴在帝国的身上,吸帝国的血,啃帝国的肉。如果不把这些虫子清除掉,帝国恐怕不久就又要换主人了。”

    李泽倒吸一口凉气。他不敢再分辨了。夏侯孟德的杀机之浓。已经开始针对七大姓。李家也是七大姓之一,如果再不听话,李家很可能会先遭到清洗。他一躬到底,颤声道:“陛下深谋远虑,非臣所能及。”

    夏侯孟德歪了歪嘴,眼中闪过一丝轻蔑。

    ……

    枭阳国,国师殿,十名防风巨人排成一排,盘腿在无忌面前,神情紧张中带着几分兴奋。

    无忌摆了摆手。石头托着一只木盒,木头一手提桶,一手拿着一只木勺,走到了个防风巨人面前。

    “张嘴!”

    防风巨人张开了嘴。石头拈起一颗百变丹,扔进他的大嘴里,木头舀起一大瓢水,浇进他的嘴中,将药丸冲了进去。巨人的身体庞大,无忌为他们做准备的百变丹也比常见的百变丹大得多。不过和巨人的大嘴比起来。这颗百变丹还是小得可怜。

    巨人咽下了百变丹,紧紧的闭着嘴巴,瞪着大眼,似乎生怕一张嘴,百变丹就会飞出来。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静静的等待着巨人的变形。紫月森林从来没有出现过能变形的人,无忌的试验能不能成功,谁也说不准。

    这十名巨人都是汪汪的部下,刚从闭关靖室里出来,境界都达到了盾师,最高的是盾师七阶。按照大秦的境界标准,他们早就应该具备变形的能力了,可是却没有一个出现变形的。

    无忌决定做一下试验。

    他伸出手,按在了巨人的头顶,将一道意念注了进去。意念瞬间化为无数,穿行在巨人的经络之中,旬警惕的哨兵,监视着巨人身体的变化。

    在他的意念中,百变丹在巨人的胃部分解,变成无数细微的颗粒,进入血液,又随着心脏的跳动,分散到全身各地。心脏部位首先起了变化,变得更大,跳动更快,将更多的鲜血泵入血管。

    越来越多的组织开始变形,随着微粒扩散到皮肤部位,又浓又密的黑毛钻出了巨人的皮肤,很快就覆盖了巨人的全身。紧接着,巨人的腰弓了起来,嘴唇向外突击,长出两颗巨大的獠牙,变成了一张酷似熊的脸。

    “熊!巨熊!”林子月惊喜的叫了起来。

    众人如释重负。看到这个巨人渐渐变成一头巨熊的模样,他们知道,百变丹是有效的,九夷部落的人也可以变形,只是以前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办法罢了。

    巨熊越来越大,比原先的巨人还要大上一倍。无忌在它的面前是如此弱小,几乎能被它一口吞下。可是巨熊却始终伏在无忌面前,身体变得再大,头也没有动一下,直到无忌松开手。

    巨熊人立而起,打量着自己的双掌,再看看身边像侏儒一样的同伴和更小的无忌等人,昂首发出咆哮。它挥动双掌,昂首迈出一步,脚还没有踏实,突然身体一软,“轰”的一声,摔倒在地。

    整个大殿为之一震,有灰尘扑簌簌的落下。

    众人脸上的喜色顿时僵住了。巨熊看起来很威风,怎么连路都走不了。

    他们都把目光转向了无忌,无忌却一点也不紧张。“归元丹。”

    石头、木头奔了过去,将一大盘归元丹倒进了巨熊的口中,木头又倒进去一大桶水。摔得七荤八素的巨熊吞下近百颗归元丹,这才恢复了精神,晃了晃大脑袋,再一次站了起来。

    “转转腰。”无忌大声叫道。

    巨熊听话的转起了腰,每晃一圈,它的腰就粗一分,晃了十来圈,它已经大腹便便,仿佛身怀六甲。

    林子月目瞪口呆。“这是什么意思?怀孕了?”

    “不是。”无忌摇摇头。“他的体积太大,需要更粗壮的腰,否则腰部力量不足,他根本站不起来,更别说战斗了。”

    林子月恍然大悟。“怪不得一丈红的腰那么粗,一点曲线也没有。”

    说话间,巨熊已经站了起来,渐渐适应了自己的身体。它看了看无忌,兴奋的挥了挥爪子。无忌点了点头。巨熊四脚着地,蹒跚着冲出了国师殿,在广场上飞奔起来。它越跑越快,越跑越快,巨大的身体在宫殿之间飞驰而过,锋利的爪子像一把把巨型镰刀,将巨石铺成的地步划得一片狼藉。

    无忌却满心欢喜,这样的巨熊战士一旦投放战场,几乎可以以一挡百,数十只这样的巨熊就能轻易摧毁上万大军。

    只是这成本也够吓人的,激发出变形,只需要一粒百变丹,可是要想维持他的体型和战斗力,需要的归元丹却是以百粒计。天下果然没有免费的午餐啊。

    就在无忌感慨的时候,巨熊冲出了枭阳王宫,在众人的注视下,沿着鱼背般的山脊滑了下去。以前对所有人来说都视为畏途的山崖,在这头巨熊的面前,不过是一个小土坡。它毫无畏惧的滚了下去,压得岩壁石屑飞扬,仅剩的几颗树也被它像碾草坪一样碾断。

    “轰隆”一声巨响,巨熊滑落到山脚下,爬了起来,冲向茂密的森林,在无数参天大树中硬生生的踩出一条道路。只不过他没能坚持多久,最多冲出三百多步,就突然消失了。

    无忌化作巨鹰,飞下枭阳山,飞向那条刚刚被巨熊开辟出来的道路。

    在道路尽头,他看到一个巨人摊开四肢,躺在地上,呼哧呼哧的喘着气,脸上却带着无限满足。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