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国师 > 第348章 帝国与你同行

第348章 帝国与你同行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全能国师最新章节!

    嬴亦然说的话有点绕人,但是无忌听明白了。在大国师的记忆里,也没有银牌的来源。

    神殿银牌也是一个谜,有没有人知道它的来源都成了一个问题。

    “此外,我不同意你的看法。”嬴亦然转向林子月。“所谓大道自然,是不是也包括我们人的想法?”

    林子月含着一口肉,茫然的看着嬴亦然,迟疑了半晌,点了点头。

    “子女有难,父母倾力相救,这是天性。天性就是自然。帝国有难,我身为帝国皇室,全力相救,也是自然,怎么能说是违反天性呢?箭神山失陷,你不也全力出击吗?”

    林子月舔了舔嘴唇,无言以对。

    嬴亦然转头看向无忌。“若是阳阳他们遇到的危险,你救不救?会不会秉承死亡只是另一次重生的观点,坐视他们遇难?”

    无忌沉默。他知道他做不到。听嬴亦然提到景小阳和孩子,他心里的不安突然加强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思念忽然塞满了他的心。他站起身,走向后院的寂寞塔,盘腿坐了进去。

    在识海中,他看到了几颗星,有明有暗,位置很分散。最近的一颗很亮,一闪即没,最远的一颗虽然黯淡,却一直在亮着。

    无忌精通人体经络,又对神殿的位置与穴位的关系早有怀疑,此刻略一分辨,就大致确定了这些星的位置。他没有多犹豫,立刻联系了最南方的那颗星。

    出乎他的预料,那颗星并不是在雪山中的施玉羚,而是在卧虎镇的太后嬴若英。一接通,嬴若英就告诉他一个消息:他的孩子被白凤冰掳走了。

    无忌大吃一惊,连忙仔细询问。嬴若英一五一十的告诉他经过,最后又告诉他一件事。在无忌出现之前,她在北疆看到另外一颗星,也非常明亮,她曾经以为是无忌等人。发出询问,但那人一直没有答复。

    无忌想到了之前那颗一闪即没的星,心中疑窦丛生。

    冰原上还有另外一个高手存在?如此明亮的星,此人就算不是道境。至少也接近大圆满。可是在此之前,嬴亦然从来没有提到过这个人。

    无忌从寂寞塔出来,将得到的消息转告嬴亦然和林子月。嬴亦然二人也是吃惊不小。白凤冰亲口说过,她感兴趣的人只有无忌。如今掳走了无忌的孩子,她岂能轻易放过?

    相比之下。那个藏身冰原的高手倒不是那么紧要了。道境不是那么容易突破的,那人还停留在玄境的可能性非常大,以他们基本没有威胁。退一步讲,就算那人有威胁,只要他不肯表明身份,无忌也找不到他。

    要在冰原上找一个人,比大海捞针容易不了多少。

    无忌无心再找神殿,他要立刻赶往咸阳。白凤冰离开流玉宫,最可能的去处就是咸阳。

    ……

    咸阳已经成了血的海洋。

    连续数日,随着双方调兵遣将。战斗逐渐由点到线,由线到面,变成了一场围绕整个皇宫的恶战。

    双方投入了大半兵力,在方圆百里的战场上反复争夺每一个战略要点,企图打破僵持局面,占据上风。可是双方都杀红了眼,谁也不肯轻易放弃,不断增派兵力,希望能压倒对方。

    豺狼虎豹,貔貅熊罴。在战场上往来奔驰。

    鹰隼鹫雕,鹤鹄鸢燕,在战场上空来回飞舞。

    皇城外的居民区大半被毁,即使是毗邻皇城的权贵甲第也受到了严重的波及。就连皇城内都遭到了攻击,不少鹰扬军团的勇士突破龙骧军团的阻击,将无数将士扔进了皇城,砸坏了大量的建筑,也伤了不少人。

    整个咸阳已经没有一块净土。到处是鲜血,到处是尸体。大量的尸体来不及处理,发出阵阵恶息,无数的蚊蝇像乌云一样,笼罩着天空,飞起飞落。

    帝都咸阳彻底变成了地狱。

    夏侯孟德步步后退,将蒙自力等人引离了咸阳城,引离了皇城上的嬴亦然等人的视线,却一直没有使出杀手锏,发出最凌厉的一击。他只是不断的调遣精锐围困蒙自力等八人,为了给他们造成杀伤,他不惜将最精锐的虎豹骑全部压上,轮番对蒙自力发起冲击。

    几天功夫,十余万虎豹骑损失过半,蒙受了组建以来最沉重的打击。

    可是夏侯孟德却毫不动摇,继续指挥虎豹骑发起攻击。

    蒙自力等人终于支撑不住了。连续数日的恶战,一点点的耗尽了他们的归元丹。没有了归元丹补充元气,他们感到了疲惫,战斗力不断下降。蒙自力感受到了危险,想杀回咸阳城,可是此时此刻,他离咸阳已经数十里,要想杀回去,绝不是易事。

    巨熊不是巨鹰,不能在空中飞行,要想回城,他们只能像杀出来那样,一步步的杀回去。

    可是,他们现在已经不复当初的神勇,每一步都走得非常困难。夏侯孟德看出了蒙自力等人的疲态,调遣重兵,冲击实力最弱的两个玄境八阶巨熊。

    终于,一个玄境八阶的高手被一头猛虎扑倒。虽然他全力反击,接连击毙数头猛虎,却终究没能再爬起来,最后被一头花豹撕成了喉咙,随即被数头猛虎撕成碎片。

    七杀阵被破,蒙自力等人慌了神。玄境大圆满的战斗力虽然也非常强悍,可是面对几十万大军的围困,他们依然只有死路一条。

    蒙自力下令突围。夏侯孟德岂能让他如愿,将他重重包围,发起一波又一波的猛攻。在求生**的激发下,七头巨熊暴发出了最后的潜能,挥舞着巨掌,一次又一次的将对手击飞,拼命突围。

    战场上杀声震天,虎吼熊咆,响起一片。

    ……

    白凤冰落在南山之上,打量着搅杀在一起的战场,面色平静。

    到目前为止,凤舞军团依然占据上风,是参战的各部中损失最小的一个。九十万黄金军团已经损失过半,几乎被凤舞军团赶出了咸阳城郊。白清的指挥有条不紊。如无意外,凤舞军团将是最大赢家。

    白凤冰很满意,也很放松。她逗弄着孩子,仿佛沉浸在天伦之乐中。看不出有任何恶意。

    孩子笑得很开心,清脆的笑声不停的响起,又黑又亮的大眼睛中充满了对白凤冰的依恋和信任,已然把白凤冰当成了自己的母亲。

    “将军,蒙自力的阵势被破了。”一只巨鹤落在山坡上。化作人形,大声报告。

    “很好。”白凤冰将孩子抱在怀中。“夏侯孟德怎么做到的?”

    “用虎豹骑轮番冲击。虎豹骑伤亡很大,超过一半,接近三分之二了。”

    “如此说来,夏侯孟德并没有更强的手段。”

    “看起来似的。不过,到目前为止,夏侯孟德还没有后退的意思。”

    “他当然不会后退,杀死蒙自力,破了这个阵,接下来就没有人可以挡住他的脚步了。”白凤冰站了起来。一步迈出,御风而立。“除了我。”

    随从的勇士立刻化身为巨鹤,托起了白凤冰,向战场飞去。

    战场上,蒙自力被数十头猛虎围住。他嘶吼着,挥动巨掌,左右拍击,将一头头猛虎击飞,身上又添了几道伤痕。

    战鼓声起,围攻他的虎豹缓缓退去。让出一条通道。

    蒙自力喘息着,抬起头,看见八骑缓缓而来。

    夏侯孟德在前,令狐敏之在外。六名大圆满高手成扇形排开,紧随其后。蒙自力笑了,他坐了下来,化作人形,整理了一下已经破烂的衣衫,又取下冠。摆在膝上,仔细擦去冠上的血迹,重新戴上。

    看到这个阵势,他知道夏侯孟德的最后杀招是什么,自己绝对没有生还之理。

    “蒙国师。”夏侯孟德来到蒙自力的面前,在白虎背上欠身施礼。“大圆满境,战力着实不凡。蒙家不愧是千年世家,居然拥有如此多的大圆满,佩服佩服。”

    “蒙家的荣耀到此结束,接下来,是你夏侯家的荣耀了。”蒙自力站直了身体,负手身后,目前越过夏侯孟德,看着令狐敏之,轻叹一声:“后生可畏,殷郊看错了无忌,我看错了你,我们都该死。”

    令狐敏之轻笑道:“蒙国师走好,黄泉路上,你不会孤单的,帝国与你同行。”

    “帝国与我同行。哈哈哈……我却没想过会为帝国陪葬。也罢,不管如何,蒙家与帝国共始终,也是天意。”他双臂一振,厉声喝道:“夏侯孟德,看在我曾经推荐过你的份上,来战!”

    夏侯孟德一脸歉意,再次欠身施礼,抬起头的时候,脸上的歉意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无边的杀气。他纵身跃起,在半空中化作作一头斑斓猛虎,张开血盆大口,咬向蒙自力的身体。蒙自力咆哮着,再次化身巨熊,挥掌迎了上去,一掌击向猛虎的脸颊。

    猛虎低头,避过巨熊的熊掌,却借势扭腰,横转身体,狠狠的撞在巨熊的胸口。

    “砰!”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巨熊被撞得飞起,划出一道弧线,飞出近百步,狠狠的砸在地上。

    蒙自力变回人形,蜷缩着身体,倒在地上,一动不动,鲜血从口鼻中汩汩流出。

    夏侯孟德腾身一跃,跃过百步距离,绕着蒙自力转了两圈,张口咬着蒙自力的脖子,用力一扯,撕下了蒙自力的首级,衔在口中,昂起头,厉声咆哮。

    四周的虎豹骑将士发出震天的欢呼声。

    一名骑士飞奔而来,用长戟挑起蒙自力的首级,沿着驰道,向前奔驰而去。

    虎步军团的将士们自动的让开一条通道,发出响彻云霄的欢呼声。

    骑士奔向皇城,在皇城下停住脚步,高高的举起蒙自力的首级。

    已经逼近皇城的陷阱营巨象将士昂起头,竖起长鼻,齐声长鸣。浑厚的吼声像巨浪一般,拍打着皇城,冲击着皇城上每一个人的心。

    嬴敢当面如金纸,心如死灰。蒙自力战死,七杀阵也没能拯救帝国,还有谁能挡住夏侯孟德的脚步?

    就在这时,半空中传来一声鹤唳。

    嬴敢当抬头看去,见两只巨鹤缓缓飞来,其中一只巨鹤背上站着一个修长的身影,白衣飘飘,看起来有几分眼熟。他迟疑了片刻,转身问身边的天策院国师李泽。

    “那是凤舞将军吗?”

    李泽苦笑一声:“看身形有几分相似。不过,真若是她,恐怕也不是什么好事。”

    嬴敢当点点头。“的确如此,不过此时此刻,有人助阵,总比没有的好。”

    李泽张了张嘴,欲言又止。从这几天接到的战报来看,如果能击退夏侯孟德,守住咸阳城,白家就会成为最大的利益收获者。蒙家在这场战争中被严重削弱,皇室的声誉一落千丈,已经没有人能和白家抗衡了。

    李家是不是该向白家示好?李泽偷偷的看了一眼嬴敢当,却发现嬴敢当既没有看他,也没有看空中的白凤冰,而是看向城下。

    李泽目光一扫,这才发现很多人都在看着城下,眼神惊恐。

    他向城外看去,只见纷乱的战场正在缓缓变形,虎步军团的将士正在战鼓声的指挥下重新列阵。他们让开了中央的驰道,还拖走了驰道上的尸体,只留下了一摊摊血迹。

    在驰道远处,夏侯孟德再次向皇城逼近,正如几天前那样。虽然经过几天恶战,虎步军团损失不小,但斩杀了蒙自力之后,他们士气高涨,一点也不比前几天弱。

    李泽又看了一眼空中的巨鹤,看了一眼巨鹤背上的白色身影,一时犹豫不定。

    夏侯孟德不是普通人,他不可能看不到空中的巨鹤和巨鹤背上的身影,却依然有条不紊的向皇城进发,难道他还有对付道境的办法?

    没错,据说七杀阵能对付道境,夏侯孟德能击杀蒙自力等人,应该也有办法对付道境。

    可是,他还能承受这么大的损失吗?

    就在李泽疑惑不解的时候,巨鹤飞到皇城前,正对皇城上的嬴敢当和六院国师。这时候,李泽才发现白凤冰的手里还抱着一个孩子,而且她还不停的逗弄着孩子,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白凤冰有孩子了?这真是那位冷酷无情的凤舞将军白凤冰吗?

    不仅李泽大惑不解,几乎所有人都大惑不解,即使是远处的令狐敏之都露出了狐疑之色。令狐敏之赶上一步,拽了拽夏侯孟德的衣角,附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夏侯孟德目光一闪,摇摇头。

    “敏之,宁可一思进,莫在一思停。此时此刻,就算是无忌、林子月全部到齐,我们也不能后退一步。”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