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国师 > 第342章 危机

第342章 危机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全能国师最新章节!

    三人同行,但三人的关注点却大相径庭。

    嬴亦然关注的是帝国形势。她虽然对嬴敢当的做法很气愤,但是她不愿意看到嬴敢当失败,更不愿意看到帝国崩溃,咸阳遭到屠戮。在她的意识中,帝国和嬴氏家族是一体的。

    无忌不关心帝国的存亡。对他来说,帝国早就该亡了。嬴若勇不是什么好鸟,嬴敢当同样也不是什么善人。换夏侯孟德来做皇帝未尝不可。至于谁做大国师,他也不关心,嬴自清也罢,令狐敏之也罢,都影响不到他的利益。

    他到咸阳来,是因为对令狐敏之的好奇,对令狐家族的好奇。

    除此之处,能以俯瞰的角度看一看帝国的万里疆域,也是一个不错的体验。可是当最初的新鲜感过去之后,他渐渐的发现了一些问题。

    在天书院的时候,为了锻炼自己三头六臂的协调能力,他曾经阅读过大量的藏书,其中有一些地理书,也有一些纯粹的文学作品,比如游记之类。那时候没注意,现在一路风景看过来,他自然而然的与那些文章做起了对比。

    文章不是现实,必然有些差距,因此他开始并没有太在意。但是当他走过了半个帝国时,却感觉到了其中的问题。

    那些曾经高耸的山,现在有很多坍塌了。那些曾经宽阔的河,很多都干涸了。那些曾经连绵千里的森林稀稀疏疏,大片大片的树木枯死,一派衰败之相。

    一两处如此,那还情有可原,处处如此,那就不对劲了。

    无忌很自然的想起了日月湖。当初和嬴亦然从紫府山出来的时候,他就觉得很奇怪,只是当时没有往这方面想。现在全部联系起来,他意识到问题可能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

    与整个大陆的生机相比,帝国又算得了什么?

    听了无忌的担心。嬴亦然也一阵阵心惊。她考虑的角度与无忌不同。她读过历史,知道历史上帝国的几次危机都和气候有关,一旦发生大面积的天灾,帝国的稳定就会受到冲击。虽然不至于动摇帝国的根基。影响却不可忽视。每逢那时候,咸阳都会暗中加强警戒,以防出现意外。

    如果整个大陆的生机出现问题,那将是怎么样的天灾?

    “我们去其他地方看看。”嬴亦然提议道:“毕竟我们现在看到的只是帝国的一小部分疆域,算上鸿沟以南。也不到一半。也许只是疥癣之疾呢。”

    无忌没有反驳,虽然他觉得嬴亦然在自我安慰。就算是他们看到的地方还不到帝国的一半,但这部分可是整个大陆的要害部位,根本不是疥癣之疾可以形容的。

    三人略一商议,扔下咸阳不管,一路北行。

    心中有了挂念,无忌等人看得更仔细起来。看到的情景让他们心惊肉跳。越往北越是荒凉,刚刚越过太行不久,他们就看到了零星的冰原,再往北走不到千里。冰原越来越多,渐渐联成了一片。

    粗略估计一下,帝国有超三分之一的疆域已经被冰雪覆盖。

    嬴亦然惊骇莫名。“为什么凤舞军团和虎步军团一直没有汇报这样的异相?”

    “也许是汇报了,但没人在意。”无忌沉声道:“咸阳在万里以外,对绝大部分人来说,咸阳以外的生死,根本不在他们的关心之列。”

    林子月难得的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哪里需要万里之外,虎步军团都到京畿了,咸阳不还是醉生梦死,歌舞升平。依我看。恐怕夏侯孟德兵进咸阳的时候,他们都没醒呢。”

    “无忌,怎么办?”嬴亦然求助的看着无忌。

    “别急,大陆不是人。就算是衰败,也不会在一两年内有明显的变化。我们不要急着下结论,再往北走,到玄冥之海看看。那里是大陆的最北端,是盘古大神的双腿。寒从脚起,这些寒气也很可能是由玄冥海而生。”

    无忌说完。伸手搂住嬴亦然的腰,化作一道流光,消逝在天际。

    “哥,等等我。”林子月叫道,追了过去,两道流光,并肩掠过天空,驰向极北之地。

    ……

    一座被冰雪覆盖的神殿中,大秦二十四世皇帝嬴若勇悄悄的探出了头,用敬畏的目光看着北方的天空。他离得太远,没认出那是谁,但是他知道,这三个人的境界极高,非他能够比肩。敌友不明,他没敢露面,生怕一不小心冒犯了对方,惹来无妄之灾。

    几个月的流亡生活,让曾经高高在上的天子知道了畏惧,也更加深刻的了解到实力带来的变化。

    他裹紧身上破烂的大祭司服,走出了神殿,眯着眼睛,辨认了一下方向,迎着惨白的阳光,向南走去。

    在他身后的神殿里,已经死了多日的大祭司和两名神仆倒在祭坛前,浑身赤|裸,脸上的神情却栩栩如生,一如昨日。经过艰苦的修行,嬴若勇再次跨入了玄境,杀死几个边境神殿的大祭司,对他来说是举手之劳。

    只是他有些茫然。他不知道自己在寂寞塔中静坐了多久,他只知道眼前的冰天雪地比他入塔之前更加漫无边际。在他的记忆中,北疆这些年一直在变冷,冰线在逐年南移,每年多至十余里,少则两三里。按照这个速度,就看到的冰雪,他觉得自己至少在寂寞塔中坐了十年。

    也只有如此,才能解释他的境界变化。

    ……

    无忌收敛身形,降落在一片光滑如镜的冰原上。

    他四处看看,不太肯定的说道:“这就是玄冥海?”

    嬴亦然也不太肯定。她没有到过玄冥海,只从书上看到过相关的记载。按照方位和距离,这里的确应该是玄冥海的位置。可是眼前没有海,只有一片冰原,平整得让人不敢相信的冰原。

    她意识到,这可能就是被冻结的玄冥海。

    可是,史书上明明说玄冥海是不冻之海。

    嬴亦然抱紧了手臂,牙齿咯咯打颤,虽然她已经成功的迈入了玄境九阶,可是她依然觉得寒冷刺骨。每一次呼吸都像将无数钢针刺入鼻腔。刺入肺部,要将五脏六腑全部冻住。

    如果不是无忌一直帮她运功,她怀疑自己能在这样的地方支撑多久。

    林子月倒是一点也不在乎,踮着脚尖。在冰原上玩得不亦乐乎。

    “连玄冥海都被冻住了,情况不容乐观啊。”无忌摇摇头。

    “为什么会是这样?”嬴亦然说道,不知道是问无忌,还是自言自语。

    “我也不知道。”无忌说道,眼中闪过浓郁的忧色。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大陆会出现如此严重的问题。却不像嬴亦然和林子月那样惊讶。据他所知,任何环境有可能有周期性的变化,他所在的地球就有周期性的冰川时代,如果这里就是另一个地球,出现这样的事情一点也不意外。

    但他觉得不会这么简单,毕竟这里不是他熟悉的地球。人类社会可以变,地形却不可能有如此巨大的差异。一路从南方走到极北之地,他几乎将整个大陆尽收眼底,可以肯定这片以盘古命名的大陆不是他记忆中的地球。

    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他清楚。要解决这个问题,恐怕不是他一个人能够胜任的。

    他需要更多人的帮助。

    “我们回去吧,这里好冷。”嬴亦然牙齿打战,冻得脸色发青。

    “好,我们回去。”无忌对背着手,正在冰面上滑行的林子月招了招手,示意她拉着嬴亦然的另一只手。林子月眨了眨眼睛,还是听话的伸出了手。两只手分别和无忌、林子月相握,两道浑厚到无以复加的元气涌入身体,火气大盛。嬴亦然的脸色这才恢复了红润。

    “谢谢你,子月。”

    “嘻嘻。”林子月咯咯一笑,得意的瞟了无忌一眼。

    无忌却一脸忧色,四处看了一下。举步向前。嬴亦然和林子月有些奇怪,无忌没有向南,却再更远的北方走去,不知道是什么用意。不过,她们没有问,只是紧紧跟上。

    无忌带着二人逆风而行。冰原上的天气变幻莫测。刚刚还是晴天,突然之间就阴云密布,狂风呼啸,卷起铺天盖地的冰雪,迎面打来,让人睁不开眼睛。如果不是三人手拉手,很可能会被这场大风吹散。

    大风呼啸,不知道刮了多久,当风雪渐渐散云,嬴亦然和林子月发现自己站在一座冰峰上。

    无忌依然牵着嬴亦然的手,站在冰峰的最顶端,遥望远方。

    在他们面前,是一片茫茫的云海,只有不停翻滚的云气,无边无际。没有热度的阳光从他们背后照来,将他们的影子投射到云层之上,仿佛就在他们的身后。

    “这是哪里?”

    “应该是盘古大神的左脚。”无忌转身,指着云海中若隐若现的一座山峰。“我们站在他的大脚趾上,那里是他的第二个脚趾。还有三个脚趾在更远的地方,只是被云气挡住,我们看不到。”

    “那我们……”

    “天一生水,我们从他的涌泉查起。”无忌握紧了嬴亦然的手。“你们准备好了吗?”

    嬴亦然屏住了呼吸。她已经明白了无忌的意思。当年,她和无忌跟着大国师,在地下走了一个多月,由天根山一直走到紫府山。现在,她要和无忌一起走更远的路,什么时候能走完,能不能走完,谁也不知道。

    不过,她不后悔。因为她知道,如果不能挽救大陆,就不能挽救帝国,也许几十年,也许几百年,整个大陆都会被冰雪覆盖,所有人都将被冻死。这片大陆将彻底失去生机。

    “准备好了。”

    “我早就准备好了。”林子月笑嘻嘻的说道。

    “好,我们走!”无忌向前迈出一步,拉着嬴亦然和林子月,一起跳下了冰崖,坠入翻滚的云海之中。

    ……

    盖红拄着巨剑,拖着沉重的脚步,一步步的向前挪。

    她嘴唇干裂,面色黝黑,头发已经有很多天没有洗,结成了一块一块,披散在脸上,挡住了半边脸。身上的衣服被树枝刮得破破烂烂,不少地方露出了流血的伤口。

    她不知道这是哪里,她不知道现在是何时,她只知道一直向走,逢山过山,逢岭过岭,遇到山涧,不管水有多深多急,她也毫不避让的走进去。

    无数次,她从山上摔下来,摔得鼻青眼肿。

    无数次,她被湍急的涧水冲走,淹得奄奄一息。

    可是每一次,她都奇迹般的站了起来,继续向前走。不管眼前有什么障碍,她都一往无前,有进无退。

    她的力气已经耗尽,神智已经模糊,她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腿和脚,只是机械的往前挪。

    终于,她一头栽倒在地,沉沉的睡去。

    日升月落,风吹雨打。

    有野兽从此路过,远远的看着沉睡不醒的盖红,又慢慢的离开。

    有飞鸟落在旁边的树上,看到与大地融为一体的盖红,又振翅飞去。

    有蚂蚁爬上了盖红的脸,爬进了她的头发,又爬出来,继续寻找自己的食物。

    不知过了多久,已经被杂草和落叶掩埋的盖红突然动了一下。她抬起了头,睁开了眼,握紧双拳,站了起来,用力张开双臂,厉声长啸:“无忌——”

    破烂的衣衫被她挣裂,像两面战旗,迎风呼啸。

    啸声尖厉,如无形利剑,在山谷中回荡。

    野兽震惶四顾,小鸟展翅惊飞,枯树无风自动,枝叶散乱,野草披拂,漫天飞舞。

    草丛中,一柄巨剑露了出来,上面的泥土被震落,露出宽阔的剑身和粗大的剑柄。剑柄处,刻着两个古朴的大篆:巨阙。

    盖红看到了巨剑,慢慢的走了过去,单手握着剑柄,将剑举了起来,左手握拳,亮出手臂,横剑从臂上割过。沾满尘土的皮肤被割开一道伤口,略显惨白的鲜血流了出来,滴在剑上,蜿蜒流淌。

    一道淡金色的微光闪过,一声宛如龙吟象吼的剑吟在盖红耳边回响,两道寒光从盖红眼中迸出。

    “爹,哥,保佑我,我一定会杀了无忌,为你们报仇。”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