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国师 > 第341章 七杀阵

第341章 七杀阵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全能国师最新章节!

    “七杀阵?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究竟是什么阵啊。”林子月身影一闪,出现在无忌和嬴亦然面前。见嬴亦然依偎在无忌的怀中,一副很惬意的样子,不由得撇了撇嘴,嘀咕了一声。

    嬴亦然当作没听见,欣赏着咸阳城的风光。她已经有很久没有站在这样的高度看咸阳城了。天书塔倒掉之后,没有任何一幢建筑能够俯瞰咸阳,阿房宫也不行。

    “原来咸阳这么美。”她轻叹道。

    “烧起来更美。”林子月嘿嘿一笑:“那可就成了冬天里的一把火了。”

    “你看你,又来了。”嬴亦然摇摇头,一脸同情。“这里可是你的入道之地,难道就一点留恋也没有吗?”

    林子月自知失言,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转而缠着无忌。“哥,什么叫七杀阵啊。”

    无忌一直盯着蒙家的那七位高手。这七人虽然境界不俗,但是还没有入道,发现不了身在高空的他们。可是无忌却不敢大意,蒙家居然有四位大圆满,还不包括蒙自力、蒙自为兄弟在内,他们的实力也太强了吧。

    据说,半年前,无忌还在咸阳的时候,整个咸阳城的大圆满高手也就那么十来位。什么时候蒙家一下子多了这么多大圆满?

    寂寞塔,春之舞,再加上之前的归元丹配方,令狐敏之心里究竟藏了多少秘密?

    嬴亦然回头看了无忌一眼。“怎么了?”

    “没什么,我们先走吧。”无忌回过神来,带着嬴亦然飞掠而去。林子月紧紧跟上。

    片刻之间,他们就离开了咸阳城,来到了南山。无忌落在山上,放下嬴亦然,解释起了七杀阵。

    无忌对七杀阵的了解并不多,他在演习祭舞的时候,浏览过天书塔中大部分与阵势有关的资料,但肯定不是全部。天书塔里的书没有索引。能不能找到相关的资料,有时候要靠运气。关于七杀阵,无忌只看过一些简略的介绍,并没有讲具体的阵法。

    但是。七杀阵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是七杀阵的阵型特别容易辨认,就是北斗七星的布局。二是七杀阵的威力很大,据说七位玄境九阶高手布阵,就可以硬撼道境。如果是七位玄境大圆满,则有机会重创真正的道境高手。

    在此之前。无忌对道境的了解也不多,对七杀阵这种语焉不详,又明显有些夸大其辞的阵法,他并没有太留心。可是刚才在蒙家上空,他清晰的感觉了阵势的杀气,一下子想到了七杀阵。

    嬴亦然灵现一动:“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帝国七院会不会就是一个七杀阵?”

    “很有可能。”无忌想了想,又道:“如果按照这个逻辑推理下去,是不是可以认为,七位道境大圆满高手布成七杀阵。可是击杀神境高手?”

    嬴亦然和林子月互相看了看,都有些无语。七位道境大圆满已经够吓人了,还神境高手?听起来怎么这样像神话。

    “神话,也许只是因为我们退步了,才觉得那是神话。”无忌淡淡的说道:“在此之前,道境不也是被认为神话吗?”

    嬴亦然和林子月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希望某人能够用人不疑,给令狐敏之一个机会。我很好奇七杀阵是不是如传说中那般神奇。”

    “可惜夏侯孟德不是道境高手,试不出七杀阵的威力。”

    无忌笑了。“殷郊入道多年,深藏不露,白凤冰有自己的小天地。离道境只差一道门槛,又有谁知道?蒙家深受皇威,却是最想取而代之的那个人,恐怕到现在也没几个人知道。既然如此。夏侯孟德有自己的秘密,又有什么稀奇?”

    嬴亦然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是啊,人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无忌,你的秘密是什么?”

    “我的秘密?”无忌眨了眨眼睛。“我怕说出来,你也不会相信。”

    “你说什么,我都信。”

    “是吗?那好。你还记得紫府山灵台的顶层,有一个四面体吗?在天书塔的顶部也有一个。我一直觉得,四面体是一个破解天书的关键,只是到时候为止,我还没办法完全验证。”

    无忌一边说着,一边从旁边的山岩上掰下一块石头,手掌轻挥,削成一个正四面体的模型,给嬴亦然和林子月讲起了生命体最基本的结构形势。他本来还想给她们讲讲四维时空,讲讲自己脑子里那个黑洞,可是一看这二人大眼瞪小眼的模样,还是放弃了,顺手一挥,将那个正面体的模型扔到了路边。

    “走吧,我们去虎步军团看看。”

    ……

    令狐敏之快步走进了蒙家后院。

    蒙自力站在院中,七位高手仍然站在自己的位置上,不敢有任何大意。虽然只是一声笑,他们却感觉到了莫大的威胁。特别是当他们发现蒙家望楼上的家丁对此一时所知的时候,他们更是一阵阵心悸。

    对方能够悄无声息的潜入蒙家,又在七杀阵的攻击下全身而退,像风一样的消失。这是什么样的境界?

    听完蒙自力的叙述,令狐敏之笑了。“有什么好担心的?”

    蒙自力眉头紧皱:“没什么好担心?”

    “是啊。对方如果有恶意,不会什么也不做,就这么走了。他能来去自如,想来伤一两个人,甚至毁阵,都不是什么难事。他什么也没做,自然是没有恶意。”

    蒙自力想了想,同意令狐敏之的看法,只是心里更加苦涩。原本以为有了七杀阵,蒙家已经很强大了,没想到在真正的高手面前,他们还是这么弱小,毫无还手之力,生与死,只能系于对手的仁慈与否。

    令狐敏之离开了蒙家,带着杜鱼直奔南山。他不时的抬头看天,仿佛天上有人一般。杜鱼很不解:“大人,你在看什么?”

    “看云迹。”令狐敏之指着天空飘浮的白云。“你注意那些云,有没有看出什么异常?”

    杜鱼盯着云看了半天,还是摇了摇头。他很诧异。经过无忌疏通经络。他这一年时间进步很快,现在已经和令狐敏之的境界相差无几。为什么令狐敏之能看出的东西,他却一点也看不出来。

    “境界越高,对天地元气的干扰越大。道境高手御风而行的时候。需要大量调动天地元气,会对周围的云气产生扰动,留下一条痕迹,就像船在水面上驶过之后,会留下一条尾迹一样。”

    令狐敏之耐心的解释了一番。最后说道:“这些尾迹最后会慢慢消失,时间越长,就越难以察觉。这些都需要平时的细心,有时候还要靠一点运气。”

    “大人,你肯定有道境来过蒙家?”

    “我不仅能肯定,而且可以猜到可能是谁。如果是殷郊或者白凤冰,你觉得他们会这样离开吗?”

    杜鱼摇了摇头。如果是殷郊或者白凤冰,恐怕蒙家现在已经血流成河了。他眼前一亮:“无忌?”

    “是不是无忌,我不敢肯定,但那一声笑是林子月。却基本不会错。”令狐敏之迟疑了片刻,眉间闪过一丝忧色。“这很可能是传说中的惊闻箭圣境,除非在她之外,又出现了另一位擅长音系的道境。”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来到了南山。凭着跟踪云气的本领,令狐敏之站在了不久前无忌站过的地方。

    不久,他找到了无忌随手扔掉的那块正四面体的石块。摸着石块光滑的平面,令狐敏之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最后,他无声的笑了起来,若有所悟。

    令狐敏之带着石块回到了咸阳。来到了阿房宫,将石块摆在嬴敢当面前。

    “陛下,无忌就在咸阳。”

    嬴敢当下意识的挺直了身体。“他在哪儿?”

    “他不愿意现身,但是他留下了这个。”

    “这……又是什么东西?”

    “这是天书院的秘密所在。”令狐敏之将石块推给嬴敢当。“有机会。陛下可以问问太后,对这种形状可有什么印象。”

    嬴敢当看看令狐敏之,又看看石块,沉默了很久,寒声道:“你是建议我重建天书院吗?”

    “陛下可以不建天书塔,但是陛下一定需要一个整合人心。教化万民的思想。”

    “比如……”

    令狐敏之笑而不语,躬身一拜。

    ……

    嬴敢当坐进了寂寞塔,等了两天,才等到了太后。

    太后正在赶往卧虎镇的途中。她虽然经常驻陛在沿途的神殿,但不是每一个神殿的寂寞塔都保持完好,有些神殿的寂寞塔已经毁坏多年,根本没法用。

    嬴敢当问起了那个正四面体。太后一听,就知道嬴敢当在说什么。她在天书塔顶,历代大国师的祭坛上方的天花板上见过这个东西。无忌后来演练阵法,也是利用了天书塔的这个装置。

    “无忌好像说过,每一座寂寞塔的顶部都有一个类似的结构。这个结构好像有聚集元气的作用。怎么,无忌去咸阳了?”

    “不知道。”嬴敢当老老实实的说道:“到目前为止,只有令狐敏之说无忌已经到了咸阳。不过,无忌没有露面,也没有见我,怕是对我有些意见。我担心……他会误会我。”

    “你不担心。无忌不会对你不利的,他最多作壁上观而已。”太后带着几分揶揄的说道:“当然了,前提是你不要再惹他,逼急了他,盖无双、殷家就是前车之鉴。”

    嬴敢当讪讪。

    ……

    虎步军团已经到达京畿,离咸阳不足千里,两百万大军的军营连绵近百里,即使是以无忌的速度,从整个大营的上空掠过,也花了不少时间。

    无忌对军营不太熟悉,远远比不上嬴亦然有研究,但是他仅从阵法的角度来看,也惊叹于夏侯孟德的高明。能将两百万大军部署得这么周密,这人的统筹指挥能力绝对当得起四大军团将军的重任,甚至可以说是首屈一指。

    嬴亦然暗自叹惜。“可惜,这样的人才没有为帝国效力,却成了帝国的敌人。”

    “连蒙家都背叛了朝廷,还有谁不是帝国的敌人?”

    嬴亦然长吁短叹,心情非常低落。这一路走来,皇族的骄傲已经荡然无存,更多的是自责。她一直觉得世家是争权夺利,图谋不轨,帝国的普通臣民未必有叛逆之心。可是当她看到络绎不绝的流民时,她意识到自己太乐观了。

    不论是世家还是普通百姓,都已经抛弃了帝国,普通百姓甚至抛弃得更彻底。

    “这里的土地的确比南疆好呢。”林子月指着一大片平原说道:“我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大的平原,连一座山都没有。怪不得那些流民都要往北逃。”

    “这里是帝国最肥沃的土地。”嬴亦然有些心不在焉,甚至更加沮丧。这些土地已经落入夏侯孟德的手中,对帝国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无忌突然说道:“这里是盘古大神的腹部,当然是油水最厚的地方。”

    “你说什么?”林子月好奇的问道。

    “我说,这片大陆就是盘古大神的身体,这块平原就是盘古大神的腹部,整个大陆最肥沃的土地就在这里。不过,这片土地的元气也要被耗尽了,只不过是与其他地方比,这里还算过得去而已。”

    嬴亦然吃了一惊:“你为什么会这么说?”

    “这一路走来,你没有注意到沿途的山川风貌与历史的记载有什么不同吗?”

    嬴亦然仔细想起,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注意这个问题的?”

    “从紫府山出来的时候。”无忌沉默了片刻。“你还记得吗,日月湖早就干涸了,只剩下两个大坑。”

    嬴亦然倒叹一口冷气,半天没有说话。林子月茫然不解,看着无忌直央求。她不知道这两人在说什么,特别是无忌最近不断提到他和嬴亦然的紫府山之行,那是她与无忌相识以来,唯一没有在一起的一段时间。

    “说得简单一点吧,这片大陆的生机正在慢慢的消失。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整片大陆都会变成一片荒漠。”

    林子月也非常吃惊。“怎么会这样?”

    “这也是我想要寻找的答案。”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