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国师 > 第340章 故地重游

第340章 故地重游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全能国师最新章节!

    高高的讲坛上,一位大祭司正在卖命的诵着祈祷词,祝福帝国否极泰来,遇难呈祥,诅咒叛臣不得好死,挣得脸红脖子粗,台下的听众却没什么反应,只是不时的向门口张望。

    大祭司也感到了无趣,草草的结束了仪式,宣布放粥。

    听众们欢呼起来,拿着碗,涌向大门,险些将抬粥的仆人撞倒。场面壮观,声势浩大,气氛也远比刚才热烈。

    无忌站在人群中,看着面有菜色的百姓从身边挤过去,摇摇头,闪身退出了大殿。

    他身边的老头只觉得眼前一花,瞪着昏花的老眼,四处看了看,怎么也找不到刚刚还站在这里的那个少年,就连他身边的两个少年也不见了。他觉得有些奇怪,可是注意力很快被粥香吸引住了,举着破碗,向粥桶挤去,再也想不起刚才那一幕。

    无忌站在神殿外,看着那几个忙得满头大汗的神殿仆从。

    “子月,当年嬴亦然给了我一块银牌,我拿着银牌去卧虎镇神殿,其实并不敢想什么祭司,只要能做个神殿仆从,就觉得很满足了。可惜,这样的要求也没能实现,被殷玄和令狐敏之破坏了。”

    林子月笑道:“现在殷玄肯定很后悔,如果让他重选择一次,他说不定会推荐你做卧虎镇神殿大祭司。”

    无忌也笑了。“可惜,这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还是不要后悔的好。”嬴亦然说道:“如果被殷家得了天下。未必就能比现在好。不过是把嬴氏换成殷氏罢了,该来的还是会来。”

    无忌看看嬴亦然。这一路走来,嬴亦然的态度变了不少。像这样的话,以前的她是说不出来的。维护皇室的颜面,几乎是她与生俱来的本能,容不得任何人说朝廷的不是。现在能将殷氏与嬴氏相提并论,已经算是一个不小的进步了。

    只不过还远远不够。

    三人离开了这个位于郊区的神殿,向咸阳城中心的皇宫进发,一如无忌那年第一次来到咸阳。

    进了京畿之后。就几乎看不到什么流民了。很多百姓宁愿等着赈济放粥,也不愿意背井离乡。离开生活了一辈子的京城,虽然他们在这个京城里一点地位也没有。

    无忌来到景家旧宅。本以为会看到故人,没想到却是铁将军把门。无忌很诧异,这套宅子已经送给了会跳春之舞的那位花弄月姑娘。她怎么不在这里,难道也逃亡了?

    无忌问了一下邻居。邻居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花弄月去哪儿了。他们只知道花弄月一段时间没露面了。无忌无奈,只得来到品玉轩,一打听,这才知道花弄月被令狐敏之请走了。

    无忌和嬴亦然交换了一个眼神,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些不安。无忌能战胜白凤冰,白凤冰能够入道,都和春之舞有莫大的关系。令狐敏之将花弄月劫走。会不会和这件事有关?

    按照时间推算,似乎正好是他从凤舞军团回来不久。

    ……

    深夜,无忌又一次站在天书院前。

    天书院前冷冷清清。连一个人影都没有。抬头看去,眼前的天空漆黑一片,原本竖立在那里的天书塔早就不见了踪影。虽然天书塔被殷郊一掌击垮的时候,无忌就在塔中,可是亲眼看到这情景还是第一次。

    当时他只顾逃跑,连头都没来得及回。也没有机会看一眼没有了天书塔的天书院。

    无忌身形一晃,人已经进了天书院。站在了他曾经住过的那座小院前。

    天书院依然空空如也,只剩下一株株老树。没有人,没有塔,甚至连寂寞塔都看不到一座。

    “没想到天书院荒废成这般模样。”

    “没有了天书塔,没有了天书,也没有了大国师,天书院不就是一个普通的院子么。”嬴亦然凄然道:“无忌,我们还有机会看到天书塔,看到天书院吗?”

    “现在就有啊。”林子月却很轻松。她大概是想起了捧着一碗归元丹在天书院闲逛的美好时光,眼睛发亮,神采飞扬。“紫府山就在建塔,大国师就站在你的身边,天书就藏在他脑子里,一样也不缺。”

    嬴亦然忍不住笑了。“还是子月看得开,还真是如此,一样也不缺。”

    无忌笑笑,却没有说话。他没有她们这么乐观,在他看来,大秦帝国的危机虽然严重,却还不是最严重的。紫府山的天书塔虽然在建,却与天书院的天书塔并不一样,能不能建成,现在还是一个未知数。

    “走吧。”无忌招呼了一声,飘出了院子。嬴亦然和林子月紧紧跟上,天书院又恢复了寂静。

    院子中央,原来天书塔的位置,“嘎嘎”一阵响,出现了一道缝,一道淡黄色的灯光透了出来,杜鱼端着一盏灯,快步走出,四处看看,却什么也没看到。

    “杜鱼,是谁啊?”地下传出令狐敏之的声音。

    “刚才我像是听到了无忌的声音。”杜鱼狐疑的说道:“可是院子里一个人也没有,门也关得好好的。”

    令狐敏之从里面走了出来,四处看了看,笑了一声。“你还当他是以前的无忌吗,他来去自由,蹈空而行,才不会开门呢。杜鱼,你看看这卷天书,和你的哮天诀是不是有点相似?”

    ……

    无忌三人坐在阿房宫的屋脊上,俯视着整个皇宫,却看不到咸阳城。他们的视线被高高的宫墙挡住了。

    皇宫里静悄悄的,灯火通明,一个个甲士肃立在自己的岗位上,守护着皇宫,守护着皇宫里的天子。

    天书塔倒塌之后。阿房宫就是皇城里最高的建筑。

    寢殿中,一个身影被灯光拉得很长,显然非常削瘦。甚至有一些干枯,像一株不堪重负的竹子,被压得弯了腰。

    “某人的日子不好过。”林子月晃着腿,往嘴里扔着刚从街头买来的零食。

    “他大概是整个咸阳城最难受的人。”嬴亦然说道。

    无忌点点头,赞同嬴亦然的意见。“饿了,去天然居。”

    一瞬间,三人消失在夜色中。

    寢殿中的嬴敢当忽然愣了一下。扭头看向阿房宫正殿的屋顶,那里什么也没有。只有一轮皎洁的紫月。嬴敢当看得呆了。他从来没有注意过,原来咸阳也可以看到这么漂亮的月色。

    ……

    无忌三人来到了天然居。

    天然居很热闹,门前的广场上停满了华丽的车马,到处都是锦衣灿烂的仆人。一个个或矜持或放肆的客人进进出出。有的被引进雅间,有的则被扶上了车,在醉与醒之间悄然变换着角色。

    无忌三人进了门,很自然的来到了以前常来的那间雅间。一进门,他就和林子月交换了一个眼神。

    雅间的布局还没有变,但是陈设物却完全不同,再也找不到一丝熟悉的味道。

    “你们还想吃吗?天然居好像不是那个天然居了。”

    “坐坐吧,就算不吃东西,看看人也是好的。”嬴亦然坐了下来。轻轻的挑开窗子,向外看去。“我刚才看到了李泽,还有谢广隆、白泽。三个国师齐聚于此。说不定有戏可看。”

    无忌无可无不可,坐了下来,点了几样菜。侍者不解的打量着这三位奇怪的客人,退了出去。时间不长,他送来了酒菜,便带上了房门。站在门外。摇了摇头,便忙着招呼别人的客人去了。

    林子月倒了三杯酒。喝了一口,先摇头叹惜一番,再尝了一口菜,头摇得越发的快,最后抓起一把坚果,慢慢的嗑着,再也没有吃一筷子菜,喝一口酒。

    嬴亦然坐在窗边,一直没有动,只是眼神不时的闪烁一下。

    无忌端起一杯酒,慢慢的喝着。酒好与坏,对他来说都无所谓。他也没有去窗边看,凭他的耳力,天然居里每一个人的声音他都能听得到,不管他们是大声说话,还是低声耳语。

    他知道嬴亦然为什么会沉默。

    七院国师,除了天戎院国师白凤冰之外,六院国师都到齐了。嬴自清在场,但他却不是核心人物,核心人物是天策院国师李泽。

    他们谈论的是令狐敏之的建议。李泽没怎么说话,但是几声不以为然的冷笑已经说明了他的态度。嬴自清一直在喝酒,几乎没有说话,只是几声叹息,忽然让无忌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无忌突然问了一句:“嬴自清是不是有蒙家血统?”

    嬴亦然一怔,点了点头。“按照辈份,他和蒙自力、蒙自为是姑表兄弟。”

    “那他身上是蒙氏血脉多,还是嬴氏血脉多。”

    嬴亦然仔细想了想,摇摇头。“这就算不清了。蒙氏和嬴氏千年联姻,很难分得清,就连我的身上,恐怕也有不少蒙氏血脉。”

    “那这么说来,嬴自清也许应该姓蒙。”无忌笑了起来。“我刚才有那么一会儿,差点以为是蒙自力坐在那里。”

    嬴亦然皱起了眉头。过了片刻,她苦笑一声:“也许是吧。如此一来,蒙家的大度倒是可以理解了。”

    “我却不明白。蒙家难道认为凭他也能掌握天书院?”

    “也许和令狐敏之有关。”林子月突然说道:“品玉轩的人不是说花弄月被令狐敏之请走了吗,令狐敏之可是嬴自清的亲信,又经常出入蒙家。白凤冰说过,他曾经做为蒙家的使者去凤舞军团,与她谈判结盟的事。”

    无忌轻笑了一声:“又是令狐敏之。这家伙看起来很像是幕后黑手啊,怎么什么事都和他有关。”

    嬴亦然突然站了起来。“去蒙家看看。”

    ……

    站在蒙家后院的望楼上,无忌和嬴亦然交换了一个眼神。

    怪不得天书院空空如也,一座寂寞塔都没有。原来都被人拆回家了。蒙家的后院里就有七座完整的寂寞塔。这七座寂寞塔排成北斗七星,和帝国七院的布局非常相似,只是规模小一点。应该是皇宫的那个位置空着,显得有些怪异,但是无忌看得出来,那个位置应该是蒙自力经常站的地方。

    不知道是谁这么布置的,也不知道他们是有意还是无意。

    看来想当皇帝的人不仅仅是殷家,蒙家也不甘寂寞。

    “七座寂寞塔,七位高手,这大概就是蒙家的底气。如果能出现一两位道境高手,加上蒙家控制的两大军团,天下还有谁能是他们的对手。”

    林子月问道:“如果蒙家坐了天下,谁会是天书院的大国师?嬴自清?”

    “自然是这七座寂寞塔的设计者,也就是把花弄月请到蒙家来的始作俑者。”

    林子月笑了。“令狐敏之?这家伙藏得可真够深的。先是跟着殷玄,后来又和你套近乎,现在还脚踏两条船,明着支持天子,暗着支持蒙家,想两头通吃啊。”

    嬴亦然恨声道:“该杀!这种首鼠两端的东西最可恶了。”

    无忌看了她一眼,笑而不语。嬴亦然瞟了他一眼:“怎么,我说得不对么?”

    “说不上对不对吧。不过,令狐敏之再首鼠两端,他也只是想做大国师而已,比起那些想做皇帝的,他还没那么可恶。你没想杀蒙家,先想着杀令狐敏之,是不是因为令狐敏之境界不高,令狐家实力一般,好欺负?”

    嬴亦然愕然,一时不知道如何反驳。

    “虽然我也觉得令狐敏之的建议有点冒险,可是比起李泽等人的建议,他至少还是为朝廷着想的。如果某人能够信任他,再笼络好蒙家,未必没有机会拨乱反正。”

    嬴亦然奇道:“你觉得他的建议有机会成功?”

    “令狐敏之这个人,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无忌指了指那七座寂寞塔。“这可能就是他的底气,只是他不肯轻易亮出来而已。”

    林子月眼珠一转:“要不我们试试他的底气?”

    无忌和嬴亦然交换了一个眼神,不约而同的点点头。无忌伸手揽住嬴亦然的腰,纵身跃起,直冲云霄。林子月也跟着跳了起来,哈哈一声长笑,随即消失在夜空之中。

    瞬那间,蒙家顿时笼罩在一片杀气之中。几乎在同时,七座寂寞塔的塔顶被掀开,七条身影从塔中跃出,分据不同的位置,严阵以待,如临大敌。

    “七杀阵!”虚空之中,无忌轻声说道。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