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国师 > 第339章 无奈

第339章 无奈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全能国师最新章节!

    无忌很无奈。“是你爹处心积虑地要杀我,我不得已,才杀了他。”

    “我没有说你不应该杀他。”一丈红举起了巨剑,做出了出手的准备,脸上满是泪水和赴死的悲壮。“可是我身为人子,也不能不为他报仇。我不能心安理得的活在这个世界上。无忌,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杀不了你,我只求你开恩,杀了我,让我心安理得的离开这个世界。”

    无忌根本不理她,身形一闪,就消失在一丈红面前。

    杀死盖无双父子,他一点愧疚也没有。就算盖无双重生,他也会再杀他一次。可是面对一丈红,他下不了这个手。

    一丈红连追都追不上他,怎么可能伤害他,他又何必斩杀一丈红以除后患。

    至于一丈红的自责,那是她自己的事,他也没有义务为她解决这个心魔。

    见无忌闪了,嬴亦然叹了一口气,也跟着纵身跃出。她虽然没有无忌那么快,却也绝非一丈红能比,瞬间就消失在一丈红的视野中。

    见无忌和嬴亦然先后消失,一丈红大急,挥舞着巨剑冲了过来。

    “你别走!”

    “嘿嘿嘿,还有我呢。”林子月叫道:“还有我呢。”

    “跟你没关系,你闪开。”一丈红怒吼着,化身独角兽,向无忌消失的地方狂奔而去。

    林子月睁圆了眼睛。“岂有此理,居然敢无视我。你这长角的呆马,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她纵身跃起,跳到了独角兽的背上,足尖轻轻一点。独角兽顿时腰背一软,“扑通”一声摔倒在地,恢复了人形。

    盖红倒在尘埃中,满身是土,被泪水和在一起。糊了一脸。

    林子月见了,心肠一软,从盖红背上跳了下来,蹲在她面前。“唉。没事吧?”

    “你何必可怜我。”盖红怒吼道:“在你们这些高手的眼中,我们不都是蝼蚁吗,为什么连死都不让我们死得有尊严,非要如此戏弄。”

    林子月翻了个白眼。“我……我不是想戏弄你,我只是……”

    “你只是什么?!你是天生的道体。你有人宠着,可以把归元丹当零食,你可以高高在上,战无不胜,可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你何必愧疚,对你来说,我又算得了什么东西。”

    “你这是什么话?”林子月火了。“我有今天的实力,固然有天赋和归元丹的帮助,可是我自己也付出了努力。你一个人在密道里静坐过吗,你知道一个人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冥想的滋味吗。你知道看着自己心爱的人为了救自己而受伤,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感觉吗?你说我有人宠,你何尝不是如此?没有你爹的宠爱,就凭你这三脚猫的境界,能在咸阳横行吗?”

    盖红哑口无言。

    “你以为你这是视死如归?我告诉你,你这是耍无赖。你只是利用我哥的仁慈耍无赖,说得更难听点,你这是撒娇,求同情。真想报仇,找个地方修行去。等有了实力再来报仇,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人杀了你。你要有尊严的死去,你先要有尊严的活着。”

    林子月说完。一跃而起,消失在林间。

    盖红坐在地上,呆若木鸡。

    ……

    林子月赶上了无忌和嬴亦然,犹自怒气未消。

    “怎么啦?”无忌问道。

    “气死我了。”林子月尖声叫道:“她居然说我没有努力,全是靠你。哥,你给评评理。我不努力吗?”

    “只有弱者才用这样的托词来掩饰自己的不努力。”无忌笑道:“外界条件当然很重要,但是能不能将拥有的资源最大程度的利用,更决定于自身的努力。你如果不能在密道里冥想几个月,就算有再好的条件,你也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箭圣。”

    “就是嘛。”林子月耸了耸肩,气消了些。

    嬴亦然笑笑。“话虽如此,可是各人条件不同,不是所有人都像能像你们一样,抛下所有事务,一心一意修炼的。子月,如果没有你几个哥哥和叔叔一起打理羽民国,你能安心在密道里坐上几个月吗?”

    林子月点了点头。

    “我知道他们有功劳,可是我就是不愿意听到他们这么说。我原本也是这么想的,可是在密道里坐了几个月之后,我突然发现,原来道境真的只在一念之间,相对于道心的坚定,外界条件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重要。”

    无忌眼神一闪。“看来和白凤冰在一起呆了几天,你受益不小啊。”

    林子月说道:“是的,从她身上,我学到了不少。论道心之坚定,她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那你有没有注意到,白凤冰现在学会了享受生活,你的脾气却有些浮躁。”

    林子月皱起了眉。“我也觉得自己太浮躁了,动不动就发火,一点不像道境之人。哥,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太清楚,的确有些反常。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也许这就是道境的正常反应。越是用力克制,越是适得其反,说不定反而有害。”

    嬴亦然若有所思。

    ……

    离开了卧虎镇,无忌三人并没有展开境界,一路急行。他们像普通人一样,走走停停,像是结伴出游的年轻学子。不过,他们的心情却一点也不轻松,特别是嬴亦然。

    他们越向北走,看到的流民越多。正如那个卖国师茶的少年所说,流民在南方生活不易。

    一路上,无忌三人看到好几起因为争夺一两块饼而发生的流血事件。在生死存亡面前,人们渐渐的失去了理智,为了能多活一天半天而拼命。在这种压力下,严苛的大秦律法也失去了威力,而各地的神殿更是沦为鸡肋,再也没有人把神殿放在眼里。

    无忌心中的疑问越来越多。令狐敏之知不知道这个问题,他凭什么认为剥夺几个世家的土地就能稳定咸阳的军心?

    他问嬴亦然,嬴亦然也不知道答案。越往北走,嬴亦然越沉默,心事重重。

    ……

    咸阳。阿房宫。

    嬴敢当坐在御座上,看着眼前的一叠帐本,眉头紧皱。

    李泽坐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嬴自清双手交叉,拢在袖中,低着头,面色愁苦。蒙自力一脸平静。眼神半闭,快要睡着了。

    令狐敏之站在嬴自清身后,目光炯炯。

    嬴敢当抬起眼皮,扫了一眼三位上院国师,目光最后落在了令狐敏之的脸上,嘴角挑起一丝苦笑。“敏之,这个缺口可不小啊,你可有办法补全?”

    令狐敏之微微欠身。“陛下,缺口虽大,却并非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要陛下愿意解决。总是可以解决的。”

    “怎么解决?”嬴敢当问道,眼神却不经意的瞟向了李泽。李泽一动不动,什么反应也没有。嬴敢当无奈,只好把目光又转回令狐敏之的脸上,有意无意的摇了摇头。

    令狐敏之眉心微蹙。“陛下,若不能稳定军心,只怕咸阳守不住。咸阳守不住,陛下可以到南疆巡狩,大臣可以随行,可是这土地却没法带走。与其送给夏侯孟德。为什么不拿出一些来分给将士们?”

    李泽突然笑了起来。“令狐师弟,我想问一句,你令狐家能拿出多少土地啊?”

    令狐敏之立刻反唇相讥。“我令狐家可以捐出一半的土地,不知李家能捐出几成?”

    李泽一怔。尴尬的笑了一声:“令狐师弟好魄力。不过,这恐怕只是你一厢情愿吧,令狐家主同意吗?”

    “我虽然不是令狐家主,却有自信说服家主同意这个方案,李国师是李家嫡子,下一任的家主。不知你是否有这个自信说服令尊,为国牺牲?”

    李泽转过头,不置一词,眉宇间有些恼怒。令狐敏之不仅提出了一个极不合时宜的建议,而且在天子面前挤兑他,这是为了上位而不顾体面了。这样的人如果得到天子的信任,成为主政,将来必然是个佞臣。

    不能让他成为天书院的下一任国师。

    李泽不经意的瞟了蒙自力一眼。蒙自力没有动,只是嘴角一歪,露出几分不屑。

    嬴敢当很无奈,宣布退朝,然后把令狐敏之留了下来。

    令狐敏之提出了用土地收买军心的建议,交由司徒府测算后,发现土地的缺口很大。如何补上这些缺口,就成了当务之急。嬴敢当召集上三院国师议事,就是希望先能统一他们的意见,得到他们的支持,结果让他很失望,连嬴自清都不支持他,上三院国师集体沉默。

    沉默就是反对。

    “敏之,怎么办?”

    令狐敏之没有回答,反问了一句:“陛下,如果夏侯孟德攻进咸阳,陛下南狩,有多少人会追随陛下?”

    嬴敢当摸着下巴,摇摇头。“估计没几个。”

    “陛下所言甚是。”令狐敏之说道:“他们不愿意做出牺牲,是因为他们相信夏侯孟德不会损害他们的利益。忠于夏侯孟德,未必就比忠于朝廷差。既然如此,陛下又何必怜惜他们?缺口虽大,一两个大姓,七八个小姓,也就够了。”

    “敏之,你不怕人人自危吗?”

    “正是要人人自危。”令狐敏之恳切的说道:“如果人人都不把朝廷放在眼里,都不以朝廷的安危为安危,那他们安了,朝廷却完了。”

    嬴敢当眉心紧蹙。他知道嬴敢当说得对,可是一想到要对七大姓、十三小姓动刀,他还是很犹豫。

    这可是帝国的根基,不管动哪一个,都有可能引起震荡。

    “容朕再想想。”嬴敢当捏着眉心,头疼不已。

    令狐敏之叹了一口气。“陛下,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如果再不施以霹雳手段,等那些世家和夏侯孟德结盟,可就没有回天之力啦。”

    “朕知道了。”嬴敢当摆摆手,示意令狐敏之不要再说了。令狐敏之无奈,只得躬身退了下去。

    ……

    出了宫,令狐敏之上了马车,突然又退了出来,瞅了一眼拉车的马。

    “杜鱼,什么时候换了马?”

    杜鱼一看,勃然变色,伸手拽住令狐敏之的腰带,将他从车上拖了下来,同时厉声大喝:“来人,拿下!”

    几个半人马骑士一拥而上,将坐在马车上的车夫拖了下来。

    令狐敏之推开杜鱼的手,走到车夫面前,低下头,看了他一眼。“为什么?”

    车夫一动不动,只是惨然而笑,一抹黑血从嘴里溢了出来。杜鱼厉喝一声,伸手捏住了车夫的嘴巴。令狐敏之摇了摇头。“算啦,他也算是我令狐家的老人,若不是迫不得已,不会做这样的事。看来,我犯了众怒了,有人要给我一个警告。”

    杜鱼心惊肉跳,惭愧不已。身为令狐敏之的近侍,他居然没有发现拉车的马被人换了。如果不是令狐敏之眼尖,一旦起动,这两匹明显野性未除的马会拉着马车一路狂奔,到时候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事。

    有人要杀令狐敏之,至少要给他一个教训。

    “大人,这些人太猖狂了,居然对大人下此毒手。”

    “大人?我在你眼里是大人,在他们眼里,连一只臭虫都算不上。”令狐敏之摇摇头,举步向天书院走去。杜鱼不敢怠慢,指挥着半人马骑士四处散开,自己紧紧的跟在令狐敏之身后。

    令狐敏之沉默地走着,一直步行到天书院前。他突然站住了,回过头,看着杜鱼。

    “杜鱼,我有点相信无忌说的那句话了。”

    杜鱼不解。“无忌?他说什么了?”

    “他说,帝国该亡了。”令狐敏之仰起头,看着湛蓝的天空。那里原本应该有一座天书塔,现在却空空如也。“帝国病入膏肓,非人力可救,只能置之死地而后生。可是……”

    他悠悠的叹了一口气。“我担心这口气一断,就再也救不活了。”

    杜鱼皱眉。他不太懂令狐敏之说的话。不过,令狐敏之让他想起了无忌。曾几何时,他们这对一起玩到大的伙伴已经有些陌生。

    “大人,要不……我去找他,向他求援。”

    “不用去。”令狐敏之笑了。“他就要来了。”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