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国师 > 第328章 反客为主

第328章 反客为主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全能国师最新章节!

    无忌像一只壁虎,紧紧地贴在石壁上。

    一枝冰枪离他肋下只有数寸,几乎是擦着他的腋窝扎进了石壁。即使是在黑暗中,白凤冰视力受限,依然战力惊人。稍有破绽,就有可能死于非命。

    听着远处白凤冰粗重的喘息声,听着殷郊若有若无的叹息,无忌无声的笑了。

    几个月的心思总算没有白废,将这两个道境高手困在了密道里,是他目前能想出来的办法中最有可能成功的一个。殷郊一掌击碎天书塔的威势给他留下了太深的印象,普通的地形根本困不住他们,只有一座山才有可能奏效。

    但现在还没有成功。他们离密道入口太近,还有很大的机会逃脱。面对这两个道境高手,无忌如履薄冰,不敢有丝毫大意。

    他贴着石壁,小心翼翼的挪了个位置,让他既能看到白凤冰和殷郊的红色身影,又能及时逃脱。在黑暗中这么久,他早就习惯了这里的每一个角落,而这正是他敢于一人面对两大高手的倚仗。

    “二位将军,知道你们错在什么地方了吗?”

    白凤冰哼了一声,不予作答。殷郊更是沉默如石。

    “凤也好,鹰也罢,都应该高飞于九天之上。你们偏不信邪,钻到地下来和我斗,未免5≤过于轻敌。”无忌不紧不慢的说道,语气飘忽,却又透着淡淡的得意,有意无意的撩拨着白凤冰和殷郊的情绪。

    白凤冰再次哼了一声,尾音上扬,有些许不屑。殷郊却一如既往的沉默。

    无忌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本来以为是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现在看来,未免胜之不武。这样吧,我提醒你们一句。凤舞将军,你一直觉得只有你是真道境。其他人都是假道境。其实,你也是假道境。”

    无忌说完,故意停了一下。他看到远处那个娇小的红色身影动了一带。红外的热成像身影分辨率低,他看不到什么表情,但是从这不经意的一动,他能感觉到白凤冰已经动心了。

    “凤舞将军,你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话么?”

    “什么话?”白凤冰犹豫了片刻,还是问道。

    “一阴一阳谓之道。”

    “呸!”白凤冰脱口而出。“你和施玉羚一阴一阳了那么久,也没成真道境。”

    “噗哧!”无忌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声刚刚出口,白凤冰的身影忽然一动。一道劲风突袭而至。无忌大吃一惊,连忙纵身跃出。“扑”的一声脆响,一枝手指粗细的冰锥扎进了他身边的石壁,几乎全部没入。

    无忌倒吸一口冷气。亏得他一直对白凤冰保持警惕,否则刚才那一下很难逃脱。白凤冰的机会抓得真是妙至巅峰,看起来气急败坏,实际上却是诱他发笑。人在突如其来的发笑时,气息会有刹那的停滞。

    “老妖婆,果然阴险。”无忌暗自骂了一声。突然觉得后脊梁一阵发冷。他不假思索的化作壁虎,静静的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一缕劲风,从他上空掠过。

    无忌一动不动。尽可能的将身体紧贴地面的浮土。以白凤冰的耳力,在这么近的距离,即使是一只壁虎的心跳也很难逃过她的耳朵。他只有身体藏在浮土中,借浮土来消减心跳的振动。

    黑暗中。一个低沉的声音咦了一声,仿佛对自己的失手有些不解。无忌一动不动,他曾经和白凤冰在一个冰洞中相处了一个多月。对白凤冰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此刻,他能感觉到白凤冰就在他的上方。

    他很诧异。白凤冰是怎么做到的,她怎么可能逃过他的眼睛?就算变成白凤,她也应该有热量啊。

    难道她的境界已经能隐藏自己的热量,或者说,她的能量频率已经超出了红外红的探测范围?

    无忌惊出了一身冷汗。他原本觉得自己已经洞悉了道境的秘密,现在看来,恐怕不尽然。白凤冰的境界就在他的预料之外。正是因为这个意外,他刚刚险些被白凤冰狙杀。

    “这老妖婆,还真是诡计多端啊。”无忌暗自庆幸不已,伏在浮土中,一动不动。

    密道里静得可怕,只剩下殷郊一个人的心跳像战鼓一样,呼呼有声,缓慢而有力。

    不知过了多久,无忌觉得头顶的那道气息消失了。他又等了片刻,这才悄悄的从浮土里钻出来,爬到了石壁上。他爬得很慢,爬得非常小心,尽可能不发出一点声响。白凤冰的的耳力恐怕不下于他,任何一点细微的声响都有可能引起她的警觉。

    花了很长时间,他爬到另一个洞口,化作人形。他再次看到了一个红色的身影。

    只有一个。从身影的体形看,应该是殷郊,他正在盘腿静坐。

    无忌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白凤冰去哪儿了?

    ……

    嬴亦然走出了寂寞塔,迎着朝阳,露出疑惑的神情。

    巫大通热情的迎了上去,后面跟着两个神殿的仆役,端着铜盆等洗漱用具。他打量了一下嬴亦然的脸色,谦卑的笑道:“贺喜大王。”

    “我有什么可贺喜的?”嬴亦然皱了皱眉,有些不高兴。她对这个过于热情的神殿大祭司没什么好感。

    “大王昨日出塔,仅有喜色,想是刚刚获悉了寂寞塔之妙。今日出塔,气色虽然更佳,却面带疑惑,想必是有所发现,却又不明其意。发现未知,就是获取真知的开端,故而可贺。”

    嬴亦然眼珠一转,不禁笑了起来,又暗自感伤。什么时候神殿的祭司沦落成为察颜观色的高手了。

    在天书院统领七院的时候,即使是镇级的神殿祭司至少也是天书院的入门弟子,境界在灵境以上,足以凭境界统领辖区,根本不需要看谁的脸色。而巫大通只是一个猛境中阶祭司,不仅面对镇官员时没有什么优势,就算是面对普通百姓,也不足以凭境界证明自己的身份名至实归。

    “没错。我是有了新的疑惑。”嬴亦然把自己在意念中看到一颗星的事说了一遍。她看到了那颗星,今天比昨天看得更清楚,但是她却不知道那颗星是什么。

    是另一个寂寞塔吗?这个时候,还有人在寂寞塔中修行?

    巫大通想了片刻,建议道:“如果大王不能确定,不妨做一个试验。派一个人到邻近的镇上,在寂寞塔中静坐,如果大王能够又看到一颗星,那很可能就是一颗星就代表一个寂寞塔。”

    嬴亦然眼前一亮,连连点头。她立刻派人给嬴敢当送了一封信。让他就近找一个寂寞塔,尝试一下。

    人派出之后,嬴亦然有些坐立不安。好容易等了五个晚上,她终于在意念中看到了第二颗星。

    漆黑的意念之海中,两颗星孤独的闪烁,一颗亮,一颗暗。嬴敢当的那颗星很亮,亮得超出嬴亦然的想象。就在她诧异的时候,意念中传来了一句试探性的问话:“亦然。是你吗?”

    嬴亦然一下子惊呆了,不由自主的说了出来。“敢当?”

    没有任何反应。嬴亦然愣了一下,随即收起激动的心神,注视着那颗星。尝试着将自己的意念传送过去。试了两次之后,她又收到了回音。

    “是我,我在广汉郡神殿。”

    嬴亦然又惊又喜。广汉郡离咸阳只有一千多里,这才十几天功夫。嬴敢当就赶到了广汉郡,进军速度之快,着实令人难以想象。她随即想到一个问题。

    “敢当。你看另外那颗星怎么样,亮么?”

    “和你差不多。”

    “你尝试联系一下,看看他究竟是谁,在哪个位置。”

    “好。”嬴敢当答应了,随即切断了联系。

    嬴亦然焦急的等待着,险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过了好一会儿,嬴敢当的意念再次传了过来。看得出来,他也有些激动。

    “那是母后,她还在椒房殿。”

    嬴亦然顿时泪如雨下。

    与此同时,皇后也欣喜交集。无数天的等待终于有了结果,原本快要绝望的她又看到了希望。嬴敢当、嬴亦然兄妹正统领着两大军团和紫月森林的九夷联军赶往咸阳。就算再不济,也能保住半壁江山。

    当然,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无忌能够困住白凤冰和殷郊的基础上。归根到底,这个世界还是强者说了算,不管形势有多好,一旦白凤冰和殷郊出现,局面必然翻转。

    皇后母子三人在意念同祈祷,希望无忌的计划能够实现。

    ……

    嬴亦然再一次走出了寂寞塔,脸上犹有泪痕,眼神中却满是欣喜。欣喜之外,还隐藏着一丝丝疑惑。

    属于嬴敢当的那颗星亮得超出了她的想象。在母子三人中,嬴亦然的境界最高,是玄境七阶,其次是皇后,玄境六阶,嬴敢当的境界最差,只在灵境三阶。可是,在嬴亦然意念中,嬴敢当的那颗星却非常亮。

    嬴亦然问了嬴敢当这个问题,嬴敢当也不清楚。在他的意念中,属于嬴亦然的那颗星和属于皇后的那颗星大致差不多,甚至皇后的那颗还要亮一些。因此,星的亮度很可能和距离远近有关。

    这个理由听起来有点道理,但嬴亦然并不确定。

    不过,知道了寂寞塔确实可以用来联系之后,嬴亦然还是非常高兴。如此一来,她不再需要快马,可以通过寂寞塔直接和嬴敢当取得联系,方便快捷,而且保密性好。

    嬴亦然派人把这个消息送给无忌。她让无忌尽快建立一座寂寞塔,这样一来,他们就可以保持联系了。

    嬴亦然的使者刚刚派走,她就接到了施玉羚在进入密道前传来的最后一个消息:白凤冰和殷郊已经进入国师殿下的密道,无忌将会尽全力困住他们。地面上的事,就交给嬴亦然来处理了。

    除此之外,施玉羚还告诉嬴亦然一个消息:景小阳母女带着孩子离开了枭阳山,不知去向。她让嬴亦然不要去找他们,以免引起敌人的注意,捉拿他们作为人质。

    接到消息,嬴亦然忐忑不安。她知道,如果不是无忌对这一战一点把握也没有,他绝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让境界低微的景小阳母女离开枭阳山。紫月森林很危险,景小阳母女带着一个孩子,生存不易。

    ……

    “啊——”凄厉的惨叫在密道中回荡,一个戆巨人勇士摔倒在地,摔成了一块块冰冻的血肉。

    一滴血也没有,在倒地之前,他的血就被冻住了,

    战斗的天平再一次偏向了白凤冰和殷郊。

    白凤冰就像一个幽灵,没有呼吸,没有心跳,甚至连热量都没有,在密道时游荡,杀死一个又一个无忌训练出的戆巨人。短短的几天功夫,她杀死了五十几名戆巨人。每次杀人后,她都能准确的回到原始位置,并没有像无忌希望的那样迷失在漆黑的密道中。

    如果不是无忌对白凤冰的气息熟悉,耳力又绝非一般人可比,他也许早就被白凤冰狙杀了。

    尽管如此,他还是几次遇险。

    在几次尾随遇险之后,无忌改变了策略。他命令戆巨人退往大阵中心,三五成群,互相照应,以免被白凤冰各个击破。

    整个密道都在无忌的脑子里,这里还有他设下了阵法,任何一个角落的异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在他的指挥下,戆巨人们井然有序的退去。白凤冰一下子失去了目标。她没有贸然追进去,而是退回了原处,找到了一直在黑暗中静坐的殷郊。

    “是继续追击,还是趁好就收,冲出密道?”殷郊问道。

    “你说呢?”

    “林子月一直没有露面,姐姐你杀了这么多人,无忌也没有露面,他们肯定在布一个局,等着我们去跳。”殷郊说道:“无忌说得没错,我们都应该飞于九天之上,在地下与他作战,不占地利。”

    “你的意思是说杀出去?”白凤冰轻笑一声。

    殷郊没有说话。他从白凤冰的语气听得出来,白凤冰没有打算退出去。

    “无忌一直在拖延时间,林子月一直没有露面,这两件事其实是一件事:林子月在闭关,无忌在为她争取时间。换句话说,没有林子月,无忌不是我们的对手。”

    “那姐姐是要抢在林子月出关之前,杀了她?”

    “是的。”白凤冰沉吟片刻。“不过,我需要你帮个忙。”

    殷郊心头涌过一阵不安。“姐姐说。”

    “我们一明一暗,一起出击。”白凤冰伸出手,搭在殷郊的头顶。“我需要你做我的傀儡,合二人为一人,你即是我,我就是你,让无忌无法分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