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国师 > 第292章 生与死

第292章 生与死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全能国师最新章节!

    “你杀不了我?”无忌无力的笑着,粘稠的鲜血从嘴角不停的溢出,蜿蜒流淌。

    “我能伤你,就能杀你。”殷郊冷笑一声,再次运气。

    “你可以试试。”无忌咧了咧嘴,鲜血涌得更快,他的笑容却更加欢畅。“看看谁先死。”

    殷郊眉毛一挑,不由自主的又转头看了一眼。

    身后除了纵横交错的树枝,高高低低的大树,看不到一个人,看不到一只鸟。

    头顶只有重明鸟扇动翅膀的声音。

    可是殷郊却不敢大意。他清楚自己的伤有多重。刚才那一掌耗费了他太多的功力,此刻的他虚弱无比,又被林子月射了一箭。一旦被林子月追上,只怕凶多吉少。

    就算是个普通的玄境高手,此刻也能轻易的杀掉他。

    而无忌却有神骨护体,想一掌击杀他,恐怕有点奢望。他倒是有办法置无忌于死地,可是他没有时间。

    殷郊眼珠一转,伸手在无忌身上点了两下,封住无忌几个要穴,然后挟着无忌,跳上重明鸟,以最快的速度飞上天空,迅速向北方飞去。

    桃林塞上,飞天辟邪刚刚落地,邓载迎了上来,将林子月从飞天辟邪的背鞍上抱了下来,冲下了城墙。

    混乱的秦军大营中,嬴敢当躲在角落里,看着重明鸟飞过桃林塞,飞向北方,暗自叫苦。他看看四周。见没人注意他,连忙拽过一具尸体,剥下尸体上的军衣。穿在身上,悄悄的溜出了大营。

    ……

    无忌伏在重明鸟背上,一动不动。

    他的血已经止住了,殷郊封住了他的气脉,却无法阻止他强大的肉|体再生能力。

    他研究过景小阳的基因,不仅能变形为辟邪,对壁虎强大的再生能力的了解也超过景小阳本人。就算是大国师再世,也未必比他了解这个秘密。

    相比之下。殷郊的伤要比他重得多。一路飞来,他一直在闭目调息。

    “休息一下吧,再不疗伤,你会死的。”

    殷郊睁开眼睛。看了无忌一眼,什么也没说。重明鸟飞起双翅,缓缓降落在一小片林间空地上。

    殷郊提着无忌跳下重明鸟的背,解开无忌的腰带,将无忌绑在一棵大树上。无忌也不挣扎,任他绑,等他在一块大石上盘腿坐下,这才笑道:“你很害怕啊。”

    “我怕什么?怕你?”殷郊不屑地哼了一声。

    “你封住了我的气脉,又有重明鸟做帮手。却还要将我绑起来,难道不是怕我对你不利?”无忌吹了个口哨。“你要么是受伤太重,需要长时间的调养。要么是自信崩溃,草木皆兵。”

    “草木皆兵?”殷郊品味了一下,不由得苦笑了一声。无忌这句话说到了他的心眼里,他现在的确没什么信心。和无忌、林子月这两个年轻小辈为敌不过数月,他居然落得这个田地,让他的信心受到了重创。对自己能否战胜他们产生了严重的怀疑。

    “是又如何?我一样能杀你。”

    “也许吧。不过,这有什么用呢?”无忌笑笑。“我是个孤儿。父亲战死沙场,抚恤连十亩地都没买到。母亲改嫁了,现在是死是活,我也不清楚。我死了,不过是荒野里多一具无名尸体,甚至没人会为我流一滴眼泪。”

    殷郊眉心微蹙,松开了掐好的手印。“你父亲是战死的?”

    无忌反问道:“这难道不是大秦帝国的男子最常见的死亡方式吗?”

    “这就是你做逃民的原因?”

    “不逃,难道也为了那十亩地去拼命?我是原人,连从军的资格都没有。我们村村长的儿子和我不对付,他说了,一旦从军,就要我做他的侍从。”无忌仰起头,笑了一声:“他想得美。”

    “就是那个叫赵虎的?”

    无忌点点头。

    “那你运气不错,居然由一个原人变成了天书院的二师兄。”殷郊重新掐起了手印,盘腿坐好,在闭上眼睛之前,他看了无忌一眼。“能和我为敌,你比你父亲强多了。”

    “我从来没想过与你为敌,是你一直要杀我。”无忌撇撇嘴。“开始是你儿子要杀我,现在是你要杀我,我欠你们殷家什么,居然这么荣幸?”

    殷郊沉默了片刻,再次睁开眼睛。“不是我们要杀你,是你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我儿子给过你机会,是你拒绝了。”

    “我不愿意做你殷家的狗,就必须死?”

    “那倒也不至于。如果你老老实实做个逃民,我们不会在乎你。问题是你不该进入天书院。要推翻帝国,必须先推翻天书院,你进了天书院,就必须死。”

    “天书院那么多弟子,全国各地有那么多祭司,难道都该死?”无忌冷笑一声:“你就别装了,说一千,道一万,还不是因为你怕。你怕我超过你,成为你谋朝篡位的拦路虎,所以要迫不及待的除掉我。”

    殷郊沉默不语,既不反驳,也不承认。

    “其实,你真是多心了。我去咸阳,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嬴亦然。帝国的死活根本不在我的关注之列,谁想谋朝篡位,我也不关心。因为我实在想不出我有什么理由为帝国的命运操心。鹰扬将军,你能给我一个理由吗?”

    殷郊一动不动,如老僧入定。

    “唉呀,别装了,我知道你在听。”无忌不紧不慢的说道:“鹰扬将军,你留着我的命,不就是想从我这儿了解一些东西吗?不如我们谈谈吧。我对医术略有了解,比秦济世还要强上一点。如果你信得过我。我也许能帮你疗伤。”

    殷郊睁开了眼睛,盯着无忌,眼中有隐隐的怒意。

    “好吧。好吧。”无忌连声说道:“我知道你信不过我,当我没说。你自己慢慢修炼吧,反正耽误的是你,跟我没什么关系。说到底,我们还是敌人,你如果死了,对我也没什么坏处。”

    “闭嘴!”殷郊恼怒的喝道:“再敢说一个字。我就割了你的舌头喂鸟。”

    无忌立刻紧紧的闭上了嘴巴。

    ……

    林子月悠悠的醒来,看到了一群人的脸。有林飞,有傻九,有夸父族巨人邓载,还有嬴敢当。

    林子月愣了好一会:“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是被白润挟持来的。你射死了白润,我就趁机溜出来了。我一直在等你醒来,好当面向你表示谢意。没想到一等就是三天三夜。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就和夸父巨人们一起把凤舞军团的残军赶走了。”

    “三天三夜?”林子月大吃一惊,坐了起来。“我哥呢,我哥回来没有?”

    嬴敢当翘起二郎腿,慢条斯理的说道:“有两个消息,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你他妈的少跟我耍贫嘴!”林子月翻身坐起,一巴掌扇在嬴敢当的脸上。

    “啪!”嬴敢当飞了出去,“呯”的一声撞在墙上。额头上立刻鼓起了一个大包。

    没等他爬起来,林子月赶到他的面前,一脚踩着他的背上,将他牢牢的踩在脚下,拉弓搭箭,对准他的后脑。厉声喝道:“说,我哥究竟怎么样了?”

    “别!别!”嬴敢当双手抱头。“姑奶奶。无忌没死,无忌没死。”

    林子月松了一口气,收起了弓箭。“那他在哪儿?”

    “刚才是好消息,现在就是坏消息了。”嬴敢当捂着额头,哭笑不得。“他很可能被殷郊掳走了。”

    “放你妈的屁!”林子月眼睛一瞪。“殷郊那老贼恨死我哥了,被他掳走,我哥还能有命?你他妈的敢耍我,我射穿你这张臭嘴!”说着,再次拉开弓箭,对准嬴敢当的脸。

    “唉哟喂,姑奶奶,你长点心眼儿行不行?”嬴敢当连连作揖。“殷郊真要想杀他,当场就杀了,岂不更好,何必带他走,难道还要挑个黄道吉日,选个风水宝地?”

    林子月愣住了,神情有些犹豫。

    “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既然殷郊现在没杀他,以后也不会杀。”嬴敢当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推开正对着他面门的箭。“无忌出身边鄙,他求生的本事超过我们任何一个人。殷郊虽然境界高明,论这些手段,却不是无忌的对手。”

    “当真?”

    “当然是真的。”嬴敢当话锋一转。“我说公主,你这脾气得改改了。要不是你不听人劝,至于落到这个地步吗?真要追究责任,你可是首罪。嘿嘿嘿,我们讲点道理好不好,你这是想杀人灭口吗?”

    林子月举着弓箭,瞪着嬴敢当,咬了半天牙,还是没能射出这一箭。她收起弓箭,转身就走。

    林飞连忙拦住她。“子月妹妹,你去哪儿?”

    “我去救我哥。”林子月说着,眼圈红了,泪珠滚滚。“这是我犯的错,不应该由我哥来承担后果,我要追上殷郊,和他决一死战。要么救出我哥,要么和我哥死在一起。”

    “我说,咱能不能动点脑子?”嬴敢当叫了起来。“你这是嫌无忌死得不够快,要送他一程吗?”

    “你说什么?”林子月转过头,怒视着嬴敢当。“你以为我会和你一样做个胆小鬼,苟且偷生吗?”

    嬴敢当叹了一口气。“公主,你不觉得有时候活着比死更难吗?要死很简单,拿把书刀都能捅死自己,活下去却要付出无数的努力,战胜无数的敌人,做很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公主,无忌之所以强大,就是因为他从来不肯做无谓的牺牲。为了能活下去,他可以不惜任何代价。”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