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国师 > 第291章 两败俱伤

第291章 两败俱伤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全能国师最新章节!

    无忌藏在一棵参天大树浓密的树冠中,紧张的注视着远处的天空,恨得牙痒痒。

    林子月这是疯了么,寻死也不是这种寻法,哪儿不能去,偏偏要与殷郊面对面?

    不作死,就不会死啊。

    在那一瞬间,无忌有一种掉头就走的冲动。他被这姑娘坑惨了,不想再趟这浑水了。

    本来他们占有明显的优势。年轻,聪明,两个对一个,只要耐心一点,用不了多久,他们就能完胜殷郊,到时候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想怎么折腾都成。

    可是林子月偏偏不,好说歹说都不听,一个人冲到桃林塞,现在更是不知死活的与殷郊正面相对。这和寻死有什么区别?以殷郊的境界,一掌就能拍死她,她的那头飞天辟邪也会被重明鸟烤成肉串。

    然后剩下我一个人,迟早也是殷郊嘴里的肉。

    你疯是你的事,我可不想和你一起疯。

    无忌跳下树,转身就准备走。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迟疑了一会,骂了一句:“不行,这丫头吃了我那么多归元丹,要是被殷郊一拍掌死了,我岂不是亏死了。”

    说完,他恶狠狠的跺了跺脚,一跃而起,化作一只巨鹰,猛扇双翅,扶摇直上,一口气飞上千余丈的天空,直到桃林塞在他眼中变成一张棋盘,殷郊和林子月在他眼中变成一颗棋子,他才掉过头。化作人形,面朝大地,双手举起巨阙。呼啸而下。

    风声在他耳边呼啸,大地在他眼中迅速变大,劲风吹得他眼睛都有些睁不开,扯得他头皮撕裂般的痛痛,宽大的巨阙被空气摩擦得发红,连剑柄都变得炙热,隐约能闻到掌心被烤热的味道。

    他把自己变成了一把巨剑。从天而降,冲向殷郊。

    巨阙剑就是他的剑锋。

    殷郊举着手掌。风雷在他掌心积聚,偶尔有丝丝啦啦的声音,可是他却没有向林子月击下。

    虽然这是一个击杀林子月的好机会。

    林子月就在他面前十步,虽然手里握着弓。却没有拉开。她甚至没有看他,仰着头,看向天空陨石一般呼啸而至的无忌。

    只要他挥出手掌,将凝聚了他毕生功力的一掌击出去,林子月就会一命呜呼。在南山,他曾经一掌击飞林子月,仅是掌劲的余波就让林子月受了伤。此刻一掌击出,林子月绝无生还之理。

    这是他期盼已久的机会,至少是他这几天来苦苦等待的机会。林子月一箭射杀了白润。他杀了林子月,从此白凤冰欠他一个人情,他消灭了一个极具威胁的对手。可谓是一举两得。

    可是,他没有这样做,在电光火石之间,他做出了一个艰难的选择。

    他挥出手掌,击向天空,击向从天而降的无忌。

    无忌化作巨鹰。飞上天空的那一刻起,殷郊就看到了。他不仅不感到紧张。反而非常兴奋,甚至有一些轻松。他不怕无忌出现,他只怕无忌藏在他不知道的地方。现在,无忌离他足足有千步之遥,在无忌赶到之前,他有足够的时间击杀林子月,然后再去杀无忌。

    可是,当他举起手掌,做好攻击准备的时候,却发现无忌没有来救林子月,而是飞上了天空,不禁有些奇怪。等他发现无忌化作一口巨剑,呼啸而下的时候,他明白了,却也迟了。

    这是两败俱伤,同归于尽的战法。

    他依然有足够的时间杀死林子月,但是他却不能保证自己能及时避开无忌的这一击。无忌如果真有只一口剑,他逃生的机会很大。可是他知道无忌身上至少有五口剑,如果这五口剑同时从天而降,他逃生的机会将大大下降。

    无忌可以死,他却不能。

    如果他死了,那他这么多年的筹划就全便宜了其他人,不仅如此,还替他们清除了最有威胁的两个对手。无忌、林子月一死,九夷部落再也找不出一个人能和嬴自为和白凤冰对抗。吞并了九夷部落,嬴自为的白凤冰的实力绝非殷家所能控制。

    在这短短的瞬间,殷郊想了很多,虽然觉得很可惜,也只能做出一个选择:放弃除掉林子月的机会,先保住自己的性命再说。他不仅不能死,而且不能受伤,否则,只要林子月和无忌一个人活着,都会让他无法离开紫月森林。

    这个机率虽然不大,但是他却不能冒险。他冒不起这个险。

    所以,殷郊向无忌击出了一掌,凝聚了所有功力的一掌。

    刹那间,重重掌影卷向无忌,仿佛一道龙卷风平地而起,又像一头巨龙突然从虚空里现出了身形,强大的冲击波以殷郊为中心,迅速向四周扩散开来。

    林子月正在仰头观看,猝不及防,被掌风波及,唉呀一声,从飞天辟邪的背鞍上摔了下去。飞天辟邪也稳不住身体,歪歪扭扭的飞了出去,见林子月落鞍,连忙调整方向,向林子月追了过去。

    与此同时,殷郊曲身,蹬退,像一颗弹丸一跃而起,向远处飞去。

    重明鸟感受到头顶迅速增加的压力和强横无匹的杀气,正准备振翅逃避,被殷郊蹬了一脚,悲鸣一声,慌乱的拍打着翅膀,却还是控制不住身形,斜斜的栽了下去。

    一时间,原本安静的天空乱作一团,各种声音混在一起。

    直到此时,掌风激起的风声才突然炸响,像巨龙发出怒吼,震动每一个人的心灵。

    桃林塞内外,无数人抬起头,看到清晨湛蓝的天空忽然出现了一个空洞,而那团从天而降的火正在空洞的中间,迅速被空洞吞没。还没等他们明白是怎么回事,一声炸响在头顶响起,无数人觉得两耳轰鸣,甚至有人被震得口鼻溢血,头痛欲裂,不禁骇然变色。

    他们刚刚看过林子月一人一弓将秦军大营搅得大乱,将受到严密保护的秦军大将一箭射杀,本来以为已经看到了天地间最强大的力量。可是看到殷郊这一掌,他们才意识到真正的力量是什么。

    一团风暴,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他们面前,方圆数十丈内的空气似乎都被抽空,凝成一串,击向无忌。空气摩荡,发出刺耳的厉啸声。就连地面的草木都受到了影响,几乎要拔地而起。

    无忌看到了殷郊扑出的那一掌,却无法避让,只能硬着头皮迎了上去。

    不过,看到那团方圆数丈的透明气旋,他又觉得庆幸。

    殷郊显然担心他用类似集束炸弹的大范围攻击方式,所以将方圆数丈以内的空间全部纳入他的攻击范围,即使他身边还有其他的武器,一样会被殷郊的掌风震偏,失去大部分的杀伤力。

    急切之间,殷郊还能考虑到这么多,只能说他是个极端谨慎,甚至近乎胆怯的人。

    不过,这样一来,他承受的掌力大大减小,只占了殷郊全部掌力的几分之一。

    即使如此,他还是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就像被人当头砸了一锤,“嗡”的一声闷响,眼前一黑,天地突然暗了下来,群星闪烁。

    “呼——”他松开了手,被空气摩擦得通红的巨阙剑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他也被这股飓风吹得如同飘絮浮萍,反弹而起,落向远处的森林。

    殷郊一掌之威,不仅抵消了无忌从天而下的速度,而且将他抛了出去。急剧转向产生的巨大冲击力,让他的身体受到了重创,即使有神骨护体,他还是受伤不浅,意识也变得模糊起来。

    殷郊远远的看见,强行压制住翻腾的气海,撮唇长啸。

    重明鸟飞掠而至,接住了殷郊,向无忌坠落的方向追去。

    林子月仰面从空中坠落,将刚才那一幕看得清清楚楚。她盯着无忌坠落的方向,凄声大叫:“哥——”

    飞天辟邪赶到,张开血盆大口,咬住了她的衣角,头一甩,将她扔到自己背上,转身向重明鸟追去。

    重明鸟和飞天辟邪一前一后,全速飞行。飞天辟邪的速度明显不如重明鸟,被拉得越来越远。

    无忌像一块石头,轰然砸进茂密的树林中,撞断无数根树枝,终于落在了一个树丫上,喷出两口鲜血,昏迷不醒。

    殷郊抢先赶到,跳下重明鸟的背。

    林子月见了,心急如焚,不假思索,拉开了手中的九昊落。

    “嘎吱——”九昊落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被拉开到四分之三满。

    一股鲜血,从林子月的嘴角溢了出来。她死死的咬着嘴唇,盯着殷郊的背影,松开了弓弦。

    一声弦响,一声叹息,林子月喷出一口鲜血,无力的伏在飞天辟邪的背上,眼前一黑,晕了过去。九昊落从她手中滑落。飞天辟邪见头,连忙转身,俯冲而下,咬住九昊落,驮着林子月,向桃林塞飞去。

    刚从重明鸟背上跃下的殷郊突然觉得背心一凉,仿佛被一枝利箭射中,禁不住一阵心惊肉跳,腿一软,身体一歪,险些撞在树上。

    他连忙伸出手,抓住树枝,转身看了一眼,没看到林子月的影子,连忙强提一口气,纵到无忌身旁,一手提起无忌,一手高高扬起。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