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国师 > 第289章 一箭毙命

第289章 一箭毙命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全能国师最新章节!

    这显然不是一个好主意,立刻遭到了所有人的反对。

    无忌有些上火。前面有凤舞军团的八万大军,身后还有殷郊和重明鸟,一步踏错,不是陷入重重包围之中,就是被殷郊抓住破绽,一击毙命,这时候怎么能如此莽撞。

    无忌苦口婆心的劝了很久,说得口干舌燥,还是没起任何作用。半夜,林子月骑着飞天辟邪走了,在地上留下一句话:我去杀白润。

    无忌欲哭无泪。他第一次感到林子羿的无奈,林子月犯起倔来,还真是可气得很。

    “主人,怎么办?”林飞也吓得不轻。林子月可是羽民国的未来,她要是死了,对羽民国来说,无疑是不能承受之痛。

    无忌想了想。“我去追她,你们在后面赶来,到郩山等我。尽快找一些衣服,扮成夸父族人,万一被殷郊追上,你们也不要反抗。境界差得太远,白白送死,没有意义。”

    林飞点了点头,咬牙答应了。他感到很羞耻,作为箭侍,他不能保护主人。作为羽民国人,他不能保护王位第一顺序继承人,他简直是一无是处。

    无忌顾不得多说,施展出巨灵,扮作夸父族巨人,追着林子月留下的痕迹就追了下去。

    他读取过杜鱼的记忆,通晓追踪技巧,不过这本事根本没用上,林子月一点掩藏行迹的意思都没有,骑着飞天辟邪。堂而皇之的向桃林塞进发。一路上看到她的人数不胜数。

    无忌暗暗叫苦,紧赶慢赶,终于在第一天下午看到了飞天辟邪的影子。

    不过。他随即发现了殷郊和重明鸟的身影。

    重明鸟像一团火,飘浮在高高的蓝天之上。殷郊站在重明鸟的背上,大袖飘飘,仙风道骨。

    不过,重明鸟飞得很高,身形硕大无比,颜色又非常灿烂。殷郊被它的光芒所掩,并不太显眼。如果不是目力惊人,而且盯着看,一般人根本不会注意到重明鸟的背上还有人。

    无忌叫苦不迭。林子月骑着飞天辟邪,速度要比他快很多。而重明鸟的速度又比飞天辟邪快上一倍,再加上殷郊那鬼魅一般的速度,殷郊完全有可能抢在他赶到之前击杀林子月。

    殷郊一直跟在后面,恐怕就是在等待一个这样的机会。他急急忙忙的来追林子月,也是因为他们俩在一起,殷郊也许会有所忌惮,一旦分开,不论是谁,都不是殷郊的对手。

    可是千算万算。还是差一步。在他和林子月汇合之前,殷郊追上来了。

    无忌心急如焚,却没有加快速度。反而停下了脚步,坐在石头上休息起来。看着殷郊和重明鸟巨大的阴影从他的面前掠过,他还抬起头看了一眼,不过他抬起手,似乎遮挡刺眼的阳光,有意无意地挡住了自己的脸。

    这个动作很自然。殷郊没看出任何破绽,没有意识到他最看重的猎物之一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他催动重明鸟。加快速度,向前面的林子月追去。

    殷郊一直跟在无忌等人身后,只是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出手。半夜的时候,他看到林子月骑着飞天辟邪腾空而起时,吃了一惊,还以为林子月是在诱敌——她在上面吸引他的注意力,无忌在下面设伏。

    他没有出手,一路跟着林子月向前飞,飞了大半天的时间,他才确定林子月不是诱敌,她在赶路。按照方向来看,应该是夸父国的国都桃林塞方向。

    西南战区不是殷郊的势力范围,他知道大致的方位,却不熟悉具体的环境。等他抓了几个夸父族的巨人,拷问之后,才猜到林子月想干什么。

    猜到了林子月的目的,殷郊反而放慢了追击的速度。他想在击杀林子月之前,充分利用林子月的能力,等她射杀了白润再出手,如此一来,他既可以达到目的,又可以卖白凤冰一个人情。以林子月的境界,白凤冰要想报杀子之仇,可没那么容易。

    所以,殷郊远远的缀着林子月,一直没有靠近。与此同时,他一直在注意无忌的踪迹。如今夸父族巨人的主力被围在桃林塞,外围地区被凤舞军团的游骑兵反复扫荡,已经很难看到成群结对的巨人,拥有一百余人的无忌一行很容易辨认。

    只是他没想到,无忌会扔下所有的侍从,孤身前行,一直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有几次,殷郊注意到了这个孤单的巨人,也有些好奇他的举动,但是无忌的行动看起来比较慌张,比较迟缓,一直在躲藏,却没有追赶前面林子月的意思,他也就没往那个方面想。

    他目力过人,甚至比一般的鹰还要强很多,如果正对着无忌,他甚至能看清无忌眼上最细微的表情。但是他居高临下,能看到无忌的头顶,却看不到无忌的脸,更没想到无忌会这么冒险,一个人在他眼皮子底下来回转悠。

    一向谨慎的殷郊,就这样错过了一个最好的机会。

    ……

    林子月看到了远处的重明鸟,也看到了殷郊,但是她同样没有注意到地上的无忌。与殷郊一样,她看到了那个孤单的巨人,却没往无忌身上想。

    她现在只想尽快赶到桃林塞,射杀白润,解桃林塞之围。只有如此,她才能和无忌一起赶回箭神山。

    虽然箭神山此刻肯定已经被秦军包围,但是箭神山地势险要,林玄之和他身边的亲卫又都是箭术精湛的射手,只要有充足的箭矢,坚守一个月还是有可能的。

    以她和无忌的速度,三五天时间赶到箭神山,一点问题也没有,也许还能在最后一刻救下父王的性命。

    她知道无忌分析得有理。父王有心以身殉国,可是她就是不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父王死去。

    只要有一分希望,她就要付出百倍的努力。

    因此。她没有理会殷郊,反正殷郊如果想杀她,她也没什么还手之力。既然如此,那就当他不存在,一心一意去杀白润。

    第三天清晨,林子月飞到了桃林塞前,飞到了秦军大营的上空。

    与此同时。殷郊停在二十里之外的高空,静静地等着出手的机会。

    而无忌还有百里之外。化作一头猛犬,在山林间狂奔。在尽可能避开殷郊注意的同时,他还要避免与秦军的巡逻队迎面相撞。离桃林塞越来越近,秦军的巡逻也越来越密集。无忌已经几次和化身为猛兽的秦军邂逅,亏得他现在六识灵敏,速度也够快,才避免了厮杀。

    尽管如此,他还是被拉下很远的一段距离。他已经看不到殷郊的身影,更看不到林子月。不过,从这一路上殷郊尾随林子月却没有出手的情形,他大致也猜出了殷郊的心思,心里多了几分侥幸。不至于为了赶时间而乱了阵脚。

    就在他全力赶路的时候,林子月悍然向秦军大营发起了攻击。

    刹那间,报警的战鼓声炸响。无数秦军涌出了大营。

    正在吃早饭的白润也推开餐桌,走出了大营,数百名手持长戟、弓弩的半人马骑士迅速围了上来,将他护在其中。一瞬间,长戟如林,大盾如云。将白润挡得严严实实。

    在离白润十余步的地方,嬴敢当也走出了帐篷。惊讶地看着俯冲而下的飞天辟邪。

    “我晕,这是何方神圣啊,这么猛,一个人就敢来杀白润?”

    在嬴敢当的惊叹声中,林子月拉弓搭箭,连射三箭。

    三枝羽箭呼啸而至,箭箭不离白润的位置。“啪啪啪!”三声连响,三面挡在白润头顶的盾牌被射穿,露出了白润惊讶的脸。

    入侵紫月森林,白润有备而来,不仅准备了对付巨人的战术,也对羽民箭手的袭击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这种长戟加大盾,再以强弩还击的战术,就是专门对付羽民箭手的。

    不过,他没想到自己遇到的第一个羽民箭手会是一只脚已经跨入箭圣境的神箭手,不仅射程远达千步,而且在这样的距离上还有足够的力量射破半人马骑士手中的盾。

    两声闷哼,白润身边的两个亲人马骑士中箭,踉跄着退了两步,原本密集的盾阵出现了一丝缝隙,让白润暴露在林子月的眼前。

    白润大吼一声,左手抢过一面盾,举向头顶,右手就去拔腰间的长剑。

    他是玄境八阶凤凰命,大半生都在沙场上渡过,遇到的险情数不胜数,可是他依然活了下来。

    此刻,即使林子月的实力超出了他的想象,让他的安排失去了作用,他依然有信心活下去。就算对方是大圆满的高手,他也能击败他。因为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身边有数以万计的大秦勇士。

    更重要的是,凤舞军团拥有大量的猛禽命系高手,不惧空战。只要片刻功夫,来敌就会陷入天罗地网之中。此时此时,已经有数十个侍从化身猛禽,飞上了天空,迎上那头俯冲而下的飞天辟邪。

    他只要挡住林子月三四箭,林子月就会陷入围攻,无暇顾及他了。

    白润想得很周全,计算得很周密,可是他唯独算漏了一点:林子月不是箭宗巅峰,而是箭圣,虽然她还射不出真正的无箭之射,但她射箭的速度却比箭宗巅峰还要强上三五成。

    就是这三五成,让白润所有的准备都落了空。

    白润的盾牌还没举到头顶,腰间的长剑刚刚拔出一半,林子月的第四箭就到了,擦着盾牌的边缘,射进了白润的面门。

    白润戴着头盔,能挡住普通箭矢近距离的射击,却没能挡住林子月五百步外的一箭。

    “噗!”羽箭射穿了白润的头盔,射穿了白润的头骨,深深的扎进了白润的脖子,余力未减,一直洞穿了白润的身体,从两腿之间射了出来,在白润的会阴处射出一个拳头大的洞。

    鲜血和内脏被箭带了出来,白润瞬间毙命。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