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国师 > 第288章 牺牲

第288章 牺牲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全能国师最新章节!

    无忌等人一路西行。△↗頂頂點小說,

    他们白天赶路,夜晚修行,几乎没有躺下来睡觉的时候。好在戆巨人思维简单,也习惯了吃苦,无忌又与他们同甘共苦,他们倒也没提出什么异议,更没有人提出罢工。

    更直接的原因当然还是境界提升了。融合在阵中修行,虽然还没有出现破境的迹象,但是这些戆巨人都能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和诣感觉,身心都变得愉悦起来。

    戆巨人天生质朴,不善交流,有什么矛盾,都喜欢用武力解决,相互之间发生争斗是常有的事,就算是亲兄弟之间,三天两头的也要打一架。打架显然不是一个好的沟通方式,架打完了,矛盾还在,过两天很可能因为同样的原因再打一次。

    现在不同了。在无忌的控制下,他们每天都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同属一个阵势,潜移默化之下,相互之间多了些了解,沟通也变得容易了些,发生冲突的机率大大下降。心情平和了,境界的提升速度也明显快了起来。

    在戆巨人之间的关系变得融洽的同时,无忌也得到了他们更多的信任,进入他们的意识时,受到的阻力更小,渐渐的,他几乎可以在白天随时随地的进入任何一个戆巨人的意识,代替他们进行思考、判断。

    这么做的唯一缺点就是无忌变得嗜睡,白天赶路的时候,他基本上都缩在巨人背上的背篓里闭目养神,到了晚上,需要结阵修行的时候,他才能精神抖擞。

    相比之下,林子月比他辛苦多了。每天都要抽空与九昊落进行交流,有事没事就抱个弓,弹拨两下,可谓是弓不离手。曲不离口。

    十来天后,林飞赶到,见到林子月这么用功,对无忌佩服得五体投地。

    不过,听完他带来的消息后,林子月的心情变得很糟。

    “不行,我得赶回去。”林子月跳着脚,眼神狂乱。“嬴亦然怎么能这样,他们一撤,就剩下我爹。岂不是死定了?三百人顶什么用,围着他的可是四十万秦军。不行,我得回去。哥,你帮不帮我?”

    无忌以拳托腮,一动不动。

    “哥——”林子月叫了起来,眼睛红了,泪珠滚滚。“那可是我爹!”

    “你救不了一个一心求死的人。”无忌叹了一口气。“子月,你还看不出来吗,你爹不是没机会逃。他是根本就不想逃。”

    林飞点了点头,却没敢吭声。

    “你胡说什么?”林子月怒了。“我爹怎么会求死?”

    “打仗总是要死人的。”无忌叹了一口气。“你爹是国王,羽民国面临着亡国的危险,他身为国王。理应第一个为国牺牲。如果他也撤到枭阳国,坐视箭神山被秦军占领,羽民国还怎么在九夷部落立足?”

    林子月怔住了,瞪着一双泪眼。注视着无忌,不敢相信无忌会说出这样的话。

    “你不要这样看我,我说的是实话。你其实也明白,只是不愿意相信罢了。”无忌摇摇头。“你回去有什么用?以你现在的境界,也许可以射杀百余名秦军将领,可是你杀不了嬴自为,一切都没有意义。就算你杀了嬴自为,也不过是替殷郊除去了一个对手。”

    “那我怎么办?难道就这么看着?”

    “是的,你只能看着,看着你爹像个国王般的死去。然后,你也许可以帮他报仇。如果我猜得不错,你爹已经把羽民国托付给了你。只有你,能带领羽民国走下去。其他人……都没这个实力。”

    林飞点点头。他来之前,他的父亲林献之已经向他传达了这个意思。

    林子月是羽民国境界最高的人,就眼下的情况来看,只有她有机会成为真正的箭圣,甚至成为箭神。也只有她,才有率领羽民国对抗蒙自为,对抗殷郊的实力。除此之外,任何人为王,都只有一个下场。

    林子月捂着脸,痛哭流涕。

    无忌也有些不忍心。他让傻九扶着林子月到一旁休息,发泄一下心情。

    看着林子月伤心的背影,林飞沉默了好一会儿。“主人,七公主让我赶来,就是要传达这个意思。她说,只有你能劝住子月,你一定要看住她,不能让她做出傻事。只有她和你联手,我们才有一点优势,才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你们损失怎么样?”无忌打断了林飞的话。看到林飞的时候,他就知道林飞的来意。

    “损失有限,我们撤退得很及时,几乎没有和秦军遭遇。除了大王之外,绝大部分民众都安全地撤到了枭阳山。七公主说,主人要想办法尽快和豢龙国达成协议,请他们控制鸿沟,保证枭阳国的后路安全。”

    无忌点了点头。帝国四大边军中,龙骧军团的特色是水师,蒙自为一直在加强水师的力量,希望控制鸿沟。枭阳国的逃生密道的出口就是鸿沟,如果被蒙自为控制了鸿沟,枭阳国人心必乱。

    “还有呢?”

    “七公主担心,蒙自为全面入侵紫月森林的同时,凤舞军团也不会闲着,一定会发动攻击,和蒙自为争夺九夷部落的兵力,为接下来的割据做准备。最有可能受到凤舞军团攻击的就是夸父国。如果夸父国被白凤冰击败,防风国的左翼就会暴露,到时候不得不将防线全面后撤。”

    无忌皱起了眉。林飞拿起短刀,在地上画了个草图。无忌一看就明白了。夸父国、防风国、羽民国是九夷部落抵抗大秦的一线阵地,其中防风国的位置居中,两面侧应。一旦防风山失守,这条防线就崩溃了。

    而且,防风山的巨人宫拥有一条地下熔岩流,承担着为整条防线提供装备的重要任务,如果巨人公落入秦军手中,秦军将如虎添翼。蒙自为入侵羽民国,白凤冰入侵夸父国,都是幌子,他们真正的目标应该是防风国的巨人宫。

    嬴亦然比任何一个人考虑得都周全,目光都长远。她显然很清楚,不管九夷部落多么善战,实力毕竟有限,就算取得一些胜利也无法阻挡秦军前进的步伐。

    要想取得最后的胜利,就必须做好长期战斗的准备。为了保存有生力量,撤退,甚至局部的牺牲都是必要的。放弃箭神山只不过是第一步,接下来,还会有更多的人和地要放弃。

    只不过,到目前为止,牺牲的都是九夷部落。

    “我知道了。”无忌点了点头。“你回去吧,让她自己也要小心些。锋芒毕露,迟早会成为蒙自为的眼中钉。”

    “我不用回去了。”林飞摇摇头。“现在,羽民国最精锐的箭手都在七公主身边,还有汪九公子率领的防风巨人,不差我一个人。七公主让我留在你身边。她说,你的处境比她更危险。”

    无忌笑了笑。“还有吗?”

    “还有一件事,让你留心一下七王子嬴敢当,如果可以的话,救他出来。如果……”林飞迟疑了一下。“如果他背叛了朝廷,做了白凤冰的傀儡,那也请主人将他擒获,带到枭阳山。”

    无忌笑了,笑容有些阴森,心里却有一丝暖意。

    嬴亦然的心里还系着嬴敢当的安危,说明她还没有冷血到无情的地步。说什么将他擒获,带到枭阳山,其实就是要留他一条性命的意思。

    这是好事,但也可能变成坏事。这一点未泯的仁慈很可能会变成了她的软肋。

    当然,对无忌来说,他宁愿嬴亦然如此。如果嬴亦然对嬴敢当都能漠然处之,那他更有可能变成炮灰。

    ……

    军情如火,无忌加快了脚步,昼夜兼程,赶往夸父国。

    得知父亲林玄之誓与箭神山共存亡后,一向大大咧咧的林子月像是换了一个人,再也听不到她的笑声。就连走路,她都在修炼,头顶的天门一直保持开启的状态,时刻在汲取着天地元气。

    只是她的努力并没有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她体内的元气日渐浓郁浑厚,可是她的实力却没有明显的提升,她还是无法拉开九昊落,甚至有些退步,境界有不稳的迹象。

    无忌很担心,几次提醒林子月,林子月都没有理他,一如既往的狠练。

    有好几次,无忌听到她压抑的哭泣,心情也变得非常糟糕。

    经过大半个月的急行后,无忌等人越过防风国,到达夸父国边境。

    一进入夸父国,无忌就听到了一些不好的消息。

    凤舞军团在大半个月前就入侵夸父国,统兵的前锋大将是白凤冰的次子白润,他统领八万大军,将夸父国都桃林塞围得水泄不通,又派出数支以千人为单位的游骑兵,对桃林塞周边的夸父国残部进行扫荡。因为主力都被困在桃林塞,夸父国损失惨重,陷落在即。

    随时都有可能接敌,而且是面对至少十倍以上的敌人,无忌不敢怠慢,立刻招集众人商议。他没打过仗,对夸父国也不熟,只能集众人之智。

    “有什么好想的,直接杀奔桃林塞,取了白润首级。”林子月有些焦躁,消瘦的脸上杀气腾腾。“谁挡道,就杀谁,我杀不了殷郊,难道还杀不了这些畜生?”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