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国师 > 第280章 渔翁得利

第280章 渔翁得利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全能国师最新章节!

    殷郊听着杂乱的脚步声,看着自己越来越小的身影,皱了皱眉,转过身。

    黑压压的全是人,戆巨人,他们有的拿着火把,有的拿着武器,从密道远处飞奔而来,就像一群狂奔的巨兽,轰隆隆的逼近。

    被殷郊的目光扫过,冲在最前面的几个戆巨人明显愣了一下,随即变得更加狂暴,抡起手中的武器就砸,一只一丈多长的狼牙棒,一口和殷郊差不多宽的大刀,呼啸而至。

    殷郊叹了一口气,双掌疾伸,一手伸出两根手指,点在狼牙棒上。一手弯曲如爪,捏住了大刀的刀锋。

    狼牙棒飞了出去,戆巨人的手心被擦破,鲜血直流。

    带着风声迎面劈来的大刀突然停住,再难前进半分,“啪”的一声,戆巨人用力过猛,手臂折断。

    可是,这两个戆巨人却没有一点退缩之意,带着风声,和身猛撞。

    殷郊一怔,双手变掌,击向两个戆巨人的小腹。

    “呯呯!”两个戆巨人倒飞了起来,撞向后面的同伴。接踵而来的戆巨人二话不说,挥起手中的武器,将这两个戆巨人打倒在地,踩着他们的尸体,向殷郊扑了过来。

    殷郊大感意外,不得不向后退了一步,闪开一个戆巨人的攻击,双手如钩,扭断了另一个戆巨人的手臂。清脆的骨裂声还没落,这个刚被折断手臂的戆巨人就一脚踹在殷郊的胸口。

    “呯!”殷郊猝不及防。被戆巨人一脚踹个正着,飞了出去。

    殷郊提一口气,凌空转身。感受着迎面扑来的风声,双腿在石壁上轻轻一点,又飞了回来,挥出一掌,击在那个戆巨人的额上。“噗!”戆巨人的额头凹了下去,仰面摔倒,轰然落地。

    可是殷郊却没有一点轻松的感觉。又一个戆巨人又撞了过来,一拳砸在他的胸口。他再次飞了起来。

    虽然没受什么伤,可是戆巨人的凶狠却让殷郊大感意外,片刻之间,他两次被戆巨人击飞。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

    他没有像上一次一样立刻冲过来,面对戆巨人,他步步后退,再次打量这些对手。

    他发现一个问题:这些戆巨人的眼神都很呆滞,动作也显得有些生硬,更重要的是,几个戆巨人虽然受了重伤,却没有一个人叫疼。

    甚至没有人说话。

    他们只是沉默的向前冲,抡起手中的武器就砸。抬腿就踹,全是最简单的动作,野兽般的厮打。谈不上什么招数,更谈不上什么境界,只是本能的攻击。

    搜魂术?殷郊脑子里冒出一个词,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他不会搜魂术,但是他知道搜魂术。殷玄说过,枭阳国师沙惊鸥通晓搜魂术。并以此控制枭阳国的戆巨人。他原本还没怎么在意,现在看到戆巨人这副模样。他立刻意识到自己面对的是一群什么样的敌人。

    如果是普通人,就算是傀儡,殷玄也不在乎,傀儡的心智被人控制,本身的武技大打折扣,就算来上百十个,也不是他的对手。可是现在形势不同,他在密道里,面对着一大群实力强横的戆巨人。

    对他来说,密道很宽敞,可是对戆巨人来说,这些密道仅供逃生,宽敞不到哪儿去,两个人并排就能将密道堵得严严实实,更何况是上百人。地方狭窄,根本没什么腾挪的空间,只能像蛮牛一样的硬拼。

    和一群戆巨人硬拼?即使境界高明如殷郊,也觉得头疼。

    如果有选择,殷郊宁愿退避三舍,也不愿意面对这个局面。

    可是,他没得选。他想罢手,戆巨人却不依不饶,沉默着,一个接一个的冲了过来。

    ……

    国师殿中,沙惊鸥掐着手印,口中念念有词。他的眼睛闭着,可是脸皮却不停的抽搐着,看起来非常狰狞,又带着几分嗜血的兴奋。

    通过戆巨人的眼睛,他看到了这个闯进枭阳国的敌人。他虽然不认识这个人,却知道他的境界非常高明。如果能抓住他,再用搜魂术侵入他的识海,他将收获良多,也许能和无忌相当。

    沙惊鸥有些犹豫。这个对手很强大,他必须全力以赴才有取胜的可能。可是地牢里还有一个无忌,如果这两人内应外合,他很难应付。

    沙惊鸥悄悄的查看了一下地牢,发现无忌正在静坐冥想,似乎并没有意识到外面正在发生的事,不免有些疑惑。虽然这时候不能看看无忌在想什么有些可惜,可是权衡利弊,他还是窃喜不已。

    为了尽快解决战斗,避免夜长梦多,沙惊鸥一狠心,用力咬破自己的牙齿,催动禁制,指挥着密道中的戆巨人向殷郊发起一轮又一轮的冲锋。

    更多的戆巨人走进了国师殿,走进了密道。

    ……

    无忌盘腿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大脑却在飞快的运转。

    经过几天的观察,他已经将地牢的环境记在心里,对枭阳王宫的布局也有些粗略的了解,又从沙惊鸥零星的讲述中知道了不少禁制的东西,初步拥有了解析禁制的基础。

    他曾经从剑舞中发现虎形导引,也曾将九佾转变成剑阵,更曾用剑阵斩杀了盖无双父子。对阵法的基本规则,他已经熟记在心,这时候用来反推沙惊鸥设下的禁制,虽然难度不小,却也不是白手起家。

    凭借强大的计算能力,他在脑子里将枭阳王宫,特别是地牢的结构数据化,仅仅小半个时辰之后,他就建好了模型。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他只有最后一个问题需要得到验证:栅栏的结构。理论的正确与否。最后都取决于栅栏的结构。加入这个条件,才能启动真正的解析。

    他可以探测栏杆的结构,正如探测神骨、寂寞塔的结构一样。可是有沙惊鸥在旁窥伺,他很担心会被沙惊鸥所趁。

    无忌犹豫了好一会,中间甚至停了下来,观察了一会地牢里的情况,看看沙惊鸥有没有回到地牢。

    他没有发现沙惊鸥的踪迹,但是他发现地牢里的戆巨人囚犯非常不安,空气中弥漫着浓厚的躁动。狱卒们如临大敌,精神高度紧张。几乎全员出动,手提棍棒,用力敲打着每一间牢门的栅栏,厉声喝斥。

    有情况!无忌立刻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不管是什么原因。这些戆巨人囚犯的情况都表明沙惊鸥对他们的压制放松了。他立刻重新闭上眼睛,放出意念,探测了一下栅栏。

    他没有感觉到沙惊鸥的存在。

    无忌大喜,立刻放出所有的意念,几乎在顷刻间,就将栅栏纳入了他的识海。

    一根根灰白色的金属栅栏在他的识海里变得越来越大,像一根通天神柱,顶天立地。细微的结构迅速呈现出来,展现在他的面前。

    这是一种全新的结构。无忌没有看到过的结构。不过,在无忌强大的运算能力面前,这些看似错综复杂的结构很快就变得明朗起来。

    这是一种与神骨的结构类似。却又略有区别的层状结构,与劫灰的层状结构也有所不同。要想解析这种结构,无忌必须从头开始计算。

    几乎是刹那间,无忌就做出了决定。不管沙惊鸥是不是在旁边偷窥,此时此刻,他都不能再退缩了。必须一鼓作气,与沙惊鸥拼脑力。抢时间,用大量的资讯淹没他,让他来不及反应。

    黑暗中,周围的空气微微一颤,无忌展现了三头六臂的法相,三个大脑同时开始并联运算。

    他在地牢的最深处,地牢里又昏暗,形势又紧急,狱卒们根本没有注意到栅栏里的他在做什么。有一个狱卒远远的看了一眼,又将目光挪了开去,全力以赴的压制那些躁动不安的囚犯。

    无忌也没时间来管他们有没有注意自己,反正有栅栏拦着,他们也不可能进来。他将所有的脑力都用来运算,头顶冒出淡淡的白雾。

    ……

    沙惊鸥吃了一惊,突然睁开了眼睛,眼中全是惊恐和后悔。

    他感应到了地牢里的动静,知道无忌有所动作。可是他却无法抽身。

    密道里的敌人强大得超出了他的想象。短短的半个时辰,他已经击杀了两百多个戆巨人,连枭阳国王沙里飞都被死在他的手下。

    如果不是戆巨人被他夺去了意识,没有恐惧之心,恐怕早就崩溃了。

    什么样的人才有这样的境界?沙惊鸥百思不得其解。他觉得自己见多识广,见过无数的高手,甚至和大秦帝国的大国师都交过手,甚至还占了上风,已经站在这个世界的最高处,可以和任何人抗衡。

    此时此刻,他突然发现,自己不过是井底之蛙,根本没见过真正的高手。一个普通身材的秦人,面对不知疼痛,不惧生死的戆巨人,不仅战到现在,不落下风,而且越战越勇。

    这是什么样的境界?如果早知道这人这么强悍,他绝对不会这么大意,轻率的发动攻击。

    现在,他骑虎难下,想抽身也难了。

    他越发相信,这是无忌的援兵,这是他们预谋已久的。

    沙惊鸥权衡了一下,决定暂时不管无忌。即使没有他的控制,无忌要破开设有禁制的栅栏也需要一段时间,而密道里的敌人却快要杀到他的面前了。

    沙惊鸥低喝一声,拿起一柄短刀,在自己的脸上划了几刀,鲜血泉涌而出。借着疼痛,借着这股鲜血刺激起来的暴戾,他连变几个手印,再次催动禁制。

    一道看不见的能量波动,以国师殿为中心,以沙惊鸥为中心,向四周震荡开来。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