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国师 > 第263章 道境

第263章 道境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全能国师最新章节!

    娇阳似火。

    浓密的树荫下,石头和木头一人一边,倚着大树呼呼大睡,大嘴张着,哈喇子沿着嘴角,顺着浓密的胡须,一直流到胸前,沾湿了一大片衣襟。巨大的铁斧、铁锤握在手中,随时可以投入战斗。

    景小阳和倪玉兰靠在一起,母女俩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不时的看一眼无忌,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笑意。景小阳红着脸,有些羞涩。

    对她们的注视,无忌毫无知觉,他闭着眼睛,眼珠在眼皮下蠕动,显然并没有睡着。

    远远的,传来一声低沉的虎啸,石头、木头本能的一跃而起,睁着大眼,四处张望。当他们看到飞天辟邪张着翅膀,从远处滑翔而至,又松了一口气,用袖子抹了抹嘴角的涎水,再次躺了下来,换了个姿势,再次闭上眼睛,鼾声大作。

    飞天辟邪稳稳的落地,林子月一跃而下,迈着轻快的步伐走了过来,见无忌的眼睛还没有睁开,不禁笑道:“又在发呆?”

    “乱说!谁说我在发呆?我在思考人生的大问题。”无忌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睁开了眼睛。“有什么情况?”

    “没情况,三十里之内,都看不到一个人。”林子月倚着无忌坐下,递过来一包新鲜的果子。“说说,你在思考什么人生大问题,看我能不能帮上你。”

    无忌拈了一个果子。放进嘴里,轻轻一嚼,浆水四溢。清香满口。

    “你还记得南山那一战么?”

    “当然记得。”林子月瞥了无忌一眼,嘴角微挑。“我们配合默契,一举击杀了殷郊和他的九个鹰侍,圆满成功。”

    无忌摇摇头。“那九个鹰侍没什么问题,可是殷郊却未必。”

    “都被山埋了,还不死?”林子月咯咯的笑了起来。“你以为他是神啊。”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神,但是我觉得这里面有些问题。”无忌转过头。看着林子月。“小紫月,你还记得你变形的时候与别人变形的时候有会不同吗?”

    林子月眨了眨眼睛。“当时那么紧张。谁注意这些。”

    “我有印象。”无忌说道:“我变形为壁虎的时候,六口名剑一直背在身上,你还记得吗?”

    “这有什么问题?阳阳……”林子月不以为然的说道,说了一半。忽然觉得有些不对,蓦地抬起了头。“对呀,阳阳变形时,身上只能带很少的东西,特别是武器。你怎么……能带六口剑,还有一个大剑匣?”

    “我也不明白。我想的,就是这个问题。”

    林子月坐了起来,抱着腿,下巴搁在膝盖上。想了好一会,若有所悟。“难道能携带的东西多少和境界的高低有关?”

    无忌摇摇头,沉默了片刻。又道:“我觉得道境最大的变化,似乎和空间有关。”

    “空间?”林子月目光闪烁,似懂非懂。

    无忌笑了。林子月虽然是道体慧心,聪颖过人,但是她的学识不够,对一些名词的含义不太熟悉。可是他不同。从南山一战开始,他就在考虑这个问题。

    这一路走来。他经常显得浑浑噩噩,不是因为累,而是因为他心不在焉。

    他在考虑道境的奥妙究竟是什么。

    道境是传说中的境界,就和羽民国的箭圣、箭神两境一样,据说有,但是几乎没人见过,更谈不上清晰的了解。现在,机缘凑巧,突然出现了三位道境,可是他们却没什么经验可以参考,只能试探着向前走。

    在无忌和林子月入道之前,殷郊一个人在道境中摸索了十多年,要论对道境的了解,他显然是最有发言权的,但是,从南山之战来看,他知道的也有限,几乎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无忌不喜欢这样,他想对道境做深入的了解。如果能找到正确的方向,有的放矢,对以后的修行会有莫大的帮助。

    用理性去分析,不管研究对象有多少神奇,不管会遇到多少让人难以置信的事,得到什么颠覆的结果,总比纯靠经验来得稳妥。

    无忌想了很久,最后发现了一点线索。

    大秦尚武成风,其武力强弱,大部分取决于其变形能力,很少携带兵器。到目前为止,无忌看到携带兵器的人主要是半人马骑士和天剑院众。

    严格来说,半人马骑士不算变形,他们生下来就是这样,而天剑院众携带兵器,则是因为他们一心在个人武技上下功夫,必须带武器。在很多时候,他们选择用手中的武器论高下,而不是变形。

    除了无忌之外,他们几乎是唯一带着兵器变形的人群。

    携带着武器变形,似乎有一定的限制。

    进入猛境就能够变形,变形的人从来没有考虑过衣服的问题,衣服似乎自然而然的跟着变形了,从来没有看过谁是脱了衣服变形的,也没有看到谁恢复人形的时候光着屁股。所以几乎没有人考虑过这个问题。

    但是无忌记得,在咸阳参加天书院考试的时候,他让景小阳把考卷先送出去时,景小阳只能把考卷挂在脖子上。即使是现在,她变形的时候也只能携带自己的刀片和少量的物品。

    可是,南山之战时,无忌变形时,随身携带着六口名剑。林子月变身为猫的时候,也带着她的弓箭。

    把几个看似孤立的例证联系在一起后,无忌得出了一个推论:似乎随着境界的提升,变形时能携带的物品也在增加。换句话说,变形时涉及到空间的变化。

    这个理论可以解释景小阳的变化:在考场的时候,景小阳是猛境初阶;南山的时候,她是灵境三阶。

    也可以解释其他人的事例:盖无双、谢广隆等人都是玄境高手,所以他们能带着武器一起变形。他和林子月都是道境,所以他能带着六口名剑,而林子月可以带着她的弓箭。

    这里面外只有一个例外:一丈红。一丈红也是灵境三阶,但她能带着她的巨剑变形,比同是灵境三阶的景小阳强很多。不过,这也可以解释:她是巨灵,也许巨灵可以携带更多的东西。

    这个理论还可以解释殷郊的凌空飞行。如果他可以改变空间,自然可以凌空飞行,只是他未必清楚其中的道理罢了。如果他悟到了,也许就不仅是凌空飞行,而且可能折叠空间——瞬移。

    如果道境最大的作用是对空间的改变,那么道境以上的那一境呢?

    时间?

    对照箭神诀,似乎有点这个意思。

    无忌有了一点想法,却无法验证。他想和林子月商量商量,可是林子月虽然天生聪慧,却不是一个喜欢思考这种虚无理念的人,或者说,她也没有在这些理论问题进行深入研究的基础。

    也许和羽民国师林献之、防风国师汪西城讨论这些问题更合适一些。

    于是,无忌很识相的转换了话题。“按理说,我们已经快要进入龙骧军团的防区了,怎么连一个巡逻的都没看到?”

    “我怎么知道?”林子月一脸的无所谓。“没人来不好么,我们就这样回到紫月森林,回到羽民国。”

    “你终于肯回羽民国了?”

    “嘿嘿,成了箭圣,当然要回去显摆显摆。”林子月翘起嘴角,嘻嘻一笑。“以前不喜欢在家呆着,是因为身为一个神童,压力太大。现在没压力了,当然不用怕。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草窝啊。咸阳唯一让我留恋的,只有施姐姐做的菜,其他的都没意思。”

    “也不知道施姐姐有没有顺利到达。”无忌抬起双手,枕在脑后,眼中露出一丝坏笑。“现在的咸阳,估计不太平啊。万一站错了队,施家的麻烦不小。”

    “所以啊,我觉得你劝施姐姐到紫月森林来开分店,是最英明的决定。”林子月吸了一口水,连带着卧在一旁的飞天辟邪都有点馋涎欲滴的感觉。“这样不管咸阳杀成什么样,我们都能吃到好吃的。”

    “吃货!”

    “干嘛,不行啊?”林子月瞪起眼睛,理直气壮的吼道。“那个姓孔的老头说过,食色,性也。吃美食,享美色,这是人的本性。既然是人的本性,我们怎么能违背呢。”

    “儒家经典千万言,你就记得这一句。”无忌故意不屑地说道:“你怎么不说非礼勿言,非礼勿听呢。”

    林子月翻了个白眼:“男的调戏女的,叫非礼;女的调戏男的,不叫非礼,叫欣赏。再说了,孔老头说这些,是针对你们男人的,不是针对女人的,我们女人可以无视他。”

    无忌被她的胡搅蛮缠逗乐了,刚准备再打趣她两句,伏在地上打盹的飞天辟邪忽然爬了起来,警惕的四处观望。林子月一看,飞身跃起,脚尖踩着树干,几步就上了身后的大树,拉弓搭箭,四处张望。

    石头等人听到异响,也警惕起来,纷纷进入警戒位置,做好战斗的准备。

    无忌没有动,他只是闭上眼睛,放松心神,将意念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

    片刻之后,他在东南方向“看”到了一个人,一个神情狼狈,浑身是伤的人。

    一看清那个人的脸,无忌就睁开了眼睛,目光如电,也没看他如何动,他就纵身跃了出去。

    这时,林子月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哥,东南方面三十里,有……呀,你等等我!”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