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国师 > 第261章 走投无路(周一,求推荐!)

第261章 走投无路(周一,求推荐!)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全能国师最新章节!

    无忌一语中的。殷郊十几年前就入了道,但是他并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入道的,这里面有很多运气的成份。十几年的钻研,他依然一知半解。

    和殷从周等人相比,他对道境的了解最多,但这个最多也只是相对而言。因为殷从周一直没能入道,而关于道境的记载又基本是一片空白,殷从周了解道境的唯一途径就是他。

    他不愿意和殷从周说道境,一方面是他不想说,一方面也是他不知道说什么。

    自己都没搞明白的东西,怎么对别人说?

    这几乎成了殷郊的一个心病。搞不清道理,他就找不到修行的方向,只能耐心的等待机缘。这一等,就是十几年,十几年没什么明显的进展,殷郊心里不可能不疑惑。

    也正因为如此,当他意识到无忌有可能入了道的时候,他非常紧张,不惜冒险一击。如果无忌从某个地方知道了道境的秘密,知道了道境的修行方法,很可能在短时间内超过他,逆转形势。

    到时候,他将全无还手之力,数百年的谋划将成为泡影,而殷家也将遭受灭顶之灾。

    殷郊不会天真到认为朝廷对他的举动一无所知,也不会天真到相信天子会既往不咎,放他一马。

    现在,无忌已经无路可逃,可是他的身上还藏着一个秘密。知道了这个秘密,殷郊有可能在修行的道路上走得更远。走得更坚实。

    殷从周死了,还可以有别人的代替,无忌死了。却很难再知晓这个秘密。

    殷郊不能不心动。可是,他同样没有轻信无忌。

    “你想骗我?”殷郊轻笑一声:“那你可想错了。我入道多年,虽说没有大彻大悟,却也小有心得。三句话以内,如果你没有让我感兴趣的东西,我就一掌打死你。”

    无忌笑了。他知道殷郊已经动心了,只是怕上当而已。殷郊有殷郊的打算。他也有他的打算。他留下来,可不仅仅是为了给林子月他们逃跑拖延时间。他要和殷郊面对面的较量一番。

    他靠着石壁。悄悄的从怀中取出木盒,掰下一块紫血龙芝扔进嘴里,这才微微一笑。

    “我说了,你打不死我。没错。你的掌力的确很强,可是我体内有神骨,我在天书塔内呆了那么久,吸收的天地元气之多,绝非你能想象。”

    黑暗中,殷郊的眉头皱了起来,呼吸、心跳却依然平稳,听不出一点异样。

    无忌能红外视物,在黑暗中看到殷郊的身形。但是红外线的分辨率不高,他分辨不出殷郊的表情。

    “所以我说你蠢啊。境界的高低,掌力的强弱。都与天地元气的多少有关。神骨的防护能力,同样与元气有关。”

    “是么?”殷郊淡淡的说道。他已经竖起了耳朵,不肯放过无忌说的每一个字,语气却还是那么淡淡的,没有一点异样。

    “我本来也不明白,以为神骨是任何人都击不破的。后来在柳湖山庄被盖无双所伤,我才意识到这个问题。”无忌顿了顿。将已经被唾液软化的紫血龙芝吞了下去,又抓了几颗归元丹塞进嘴里。

    紫血龙芝和归元丹在嘴里、腹中化开,化作一团团浓郁的元气,却又很快被腹中的神骨吸收得干干净净。他已经被殷郊堵在了山洞里,不需要掩饰行踪,索性打开天门,疯狂的吸收天地元气。

    他知道殷郊会生疑,但是他相信,殷郊不会不想知道这其中的道理。当然了,他能感觉到殷郊也在悄悄的调息,吸收天地元气。

    双方都在积攒力量,就看谁恢复的速度更快。

    又吞下几颗归元丹,无忌才慢吞吞的说道:“我想了很久,才意识到神骨和劫灰其实没什么区别,根本就是一回事。”

    “劫灰?”殷郊有些诧异。无忌居然还知道劫灰,并且将神骨和劫灰联系起来,这让他很意外。

    “你没听说过吗?”

    “我当然听说过。不过,我怀疑你是怎么知道的,据我所知,天书院可没有劫灰。”

    “哈哈哈……”无忌突然笑了起来。“天书院没有劫灰?谁告诉你的?”

    殷郊不动声色,报以冷笑。

    “我如果告诉你,寂寞塔的塔顶都是神骨和劫灰所制,你会不会很惊讶?”无忌的声音中带了几分戏谑,还有几分讥讽。“我如果再告诉你,天书塔的塔顶是一块由神骨和劫灰布成的阵,目的就是加快汲取天地元气的速度,你会不会很后悔?”

    殷郊没有吭声,但是他心头的震惊无法言明。天书塔的塔顶是由神骨和劫灰布成的阵,能够加快汲取天地元气的速度?这听起来很荒谬,但是却能完美的解释天书院最近的异常。

    正是无忌到达天书院之后,天书塔才多次扰动咸阳的天地元气,表现出超强的聚气能力。其他六院的塔都受到了影响,明显被削弱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毁掉的可不就是一座塔,而是一座通往更高境界的捷径。无忌能够迅速入道,就是因为他一直呆在天书塔里,接受大量天地元气的灌注。

    天书塔,通天之塔,莫非就是这个意思?

    一时间,殷郊五味杂陈,不期而然的生起一丝悔意。如果早知道这一点,他肯定不会这么决绝,一掌就毁掉了天书塔。相反,他会保护天书塔,完整的接收过来,收为已用。

    现在,天书塔成了一堆石粉,要想重修,除非他能从小山一样的废墟中找出那些神骨和劫灰。

    殷郊后悔莫及,脸上却看不出一点异样。“听起来有点意思。不过,谁能证明?”

    “哈哈哈,我就是最好的证明。”无忌扶着墙壁。站了起来。“我能在几个月的时间内入道,连受你四掌而不死,还不能证明吗?”

    “可惜,你很快就要死了。所以,你还是无法证明。”殷郊再次举起了手掌,有火花在掌心闪现。

    “你这么急,不就是因为我吸收天地元气的速度比你快么?”借着爬起来的动作。无忌悄悄地抽出了定秦剑,双手握剑。剑尖斜指殷郊。

    他的动作很慢,没有发出一点声音。黑暗之中,就算殷郊和他一样,能够感觉到红外线。也只能看到他的身体,看不到他手中的剑。

    殷郊哼了一声,不置可否,挥掌就击。

    正如无忌所说,他感觉到了两人在吸收天地元气的速度上有明显差异。无忌就像天书塔一样,以极其蛮横的速度将附近的天地元气汲取一空。他不仅无法天地元气补充,而且体内元气有破体而出的迹象。

    再等下去,形势会对他越来越不利。

    所以,殷郊趁着自己还占上风的时候。发动了攻击。

    他挥起一掌,掌风呼啸,扑向无忌。

    一见殷郊欺身上前。无忌不敢怠慢,身形一扭,化作一只壁虎,紧紧的贴在石壁上。

    凌厉的掌风从他背后刮过,险些将他的手臂扯断。不过,他却来不及呼痛。趁着殷郊一掌击空,迅速向山洞深处爬去。

    他早就借着说话的功夫。基本搞清楚了洞里的结构,知道这个山洞虽然不大,却非常深,越往里越窄,而且像肠子似千迴百转。人要钻进去比较困难,变成壁虎爬进去,却并不难。

    殷郊一掌击空,没能击中无忌,却打得石壁哗哗作响,一片片的往下落。

    在这混乱的响声中,殷郊捕捉到了无忌的动静,二话不说,再次拍出一掌。

    无忌早就知道殷郊一旦发动攻击就不会罢手,所以根本没停,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了藏身之处,转了个弯,向山洞深处爬去。

    他的计算非常精确,他的反应也非常快,虽然殷郊掌风强劲,击得碎石纷飞,却没能对他造成真正的伤害。他依然动作敏捷,活蹦乱跳,身体在石壁上滑动,沙沙作响,仿佛是对殷郊的嘲笑。

    殷郊一声不吭,一掌接着一掌,一掌强似一掌。掌风像是巨大的开山锤,砸得石壁哗哗作响,原本不大的山洞被他硬生生拓宽了一倍不止,足以容他正步而进。

    他很从容,步履之间不失鹰扬将军的霸气,无忌就没这么威风了,根本没有一点天书院二师兄应有的仪容,仓惶逃命,不断地向山洞深处前进。

    两人一前一后,不知道向前走了多远,殷郊也不知道挥出了多少掌。无忌耍了无数的花招,也没能甩掉他。他就像附在骨头上的蛆,紧紧的跟在无忌身后。

    终于,前面没有了路,连一点缝隙也没有,只有一面光秃秃的石壁。

    “还能逃吗?”殷郊站在唯一的出口,静静的问道。在他身后的黑暗中,弥漫的烟尘里,是他用掌力硬拍出来的一条通道。他微微的侧着头,倾听着无忌的心跳声。

    即使是壁虎,也有心跳。他就是靠这细微的心跳声锁定无忌的位置的。

    “不用逃。”无忌变回人形,微微一笑,缓缓抽出了定秦剑。“你接连拍了这么多掌,现在一定有些喘了吧?气海是不是有点疼?”

    殷郊沉默了片刻。“是的,的确有力竭的迹象。不过,我还是能杀你。”

    “我真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无忌笑出了声。“加上天书塔那一掌,你今天一共对我出手七十七次,都没能杀死我,现在青黄不接,凭什么杀我?”

    “我青黄不接,你又何尝不是油枯灯尽?”

    “是的,可是我有归元丹,你没有啊。”无忌说着,抓起一把归元丹塞进嘴里,故意嚼得咯吱作响。

    殷郊哼了一声,第一次双手齐出,仿佛一对铁钩,向无忌的面门和胸腹抓来。

    “杀!”无忌低吼一声,双手握剑,刺了出去,直奔殷郊的胸膛。

    -

    -(未完待续)

    ps:周一,求推荐,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