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国师 > 第260章 论道

第260章 论道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全能国师最新章节!

    无忌又一次从山崖上坠落。不过这次怀里抱的是林子月,不是鹰侍。

    “小紫月,你怎么样?”无忌急急的问道。

    “我没事。”林子月也有些慌张,她和无忌面对面,能闻到无忌嘴里浓烈的血腥味。与无忌相识以来,他还是第一次受这么重的伤。更让她揪心的是无忌受伤,全是为了救她。如果不是无忌,她很可能被殷郊一掌拍死了。

    想起殷郊那凌空一击,林子月心有余悸,被碎石击中的地方又隐隐作痛起来。她也有神骨在身,可是殷郊一掌拍出,仅是激起的碎石就让她痛不可当,如果正面挨他一掌,哪里还有活路。

    他怎么会这么强?

    “你赶紧跑,不要再出手,一出手就会暴露。”无忌说着,突然化身为鹰,双爪抓住小紫月,展翅滑入黑暗之中,无声的掠向一道山崖。

    “你怎么办?”林子月惊声问道。

    无忌看了她一眼,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完。他转身掠过一块巨石,借着翅膀遮住的机会,将林子月扔了出去。林子月落在巨石之后,看着无忌俯冲而去,翅尖掠过湍急的水流,激起一片水花。

    两息之后,子鹰紧随其后,掠过巨石。他没有注意到近在咫尺的林子月,眼中只有不远处斜身疾飞的无忌。

    林子月捂住了嘴,不敢哭出声来。她知道,无忌这么做。是为了吸引敌人的注意力,让她有脱身的机会。她不知道无忌为什么要这么做。两人在一起,还有取胜的可能。她逃了,他一个人怎么面对?

    林子月很想冲出去,可是她又放弃了,化身为猫,转身钻进了旁边的石缝。她不是想扔下无忌独自逃生,她只是愿意相信无忌自有脱身之策。

    片刻之后,殷郊飞掠而至。蹲在巨石旁,吸了吸鼻子。眼中闪过一丝不安。

    他闻到了一缕淡淡的香味,那个羽民少女应该在这里停留过。不过,她现在消失了。有这样的一个箭手在暗中窥探,绝不是一个好消息。即使殷郊,也会觉得后背发紧。

    殷郊四处看了看,没有看到任何踪迹。看来这个少女又是一个擅长潜伏的命系。他叹了一口气,凌空迈步,继续向前追去。

    殷郊很快看到了子鹰。子鹰站在一块巨石上,盯着对面黑黝黝的山崖。殷郊掠到他的身边。“怎么样?”

    “在对面的山洞里。”子鹰说道,声音平静,却藏不住浓浓的恨意。不到半个时辰,八个兄弟死在无忌手中。再加上死在白马寺的三鹰,十三鹰如今只剩下他和玄鹰二人,他如何不恨。

    不过。即使恨意滔天,他也没有冲上去,足见他还没有失去理智。

    殷郊淡淡的说道:“小心点,那个箭手是箭宗巅峰。她就在暗处。”

    子鹰吃了一惊,头皮一阵发麻。箭宗巅峰等同于玄境大圆满,箭手又在暗处。就算他是玄境九阶,也没什么胜算可言。

    怪不得寅鹰他们死了。遇到这样的对手。他们的确没什么不死的理由。

    子鹰大惑不解。他是殷郊身边的心腹,对当前的形势非常清楚。无忌是最重要的目标,已入道境,这没什么疑问。可是什么时候又冒出一个箭宗巅峰,还是个少女?

    作为在战场上出生入死多年的悍将,他们最头疼的就是这种出乎意料的事。

    殷郊没有再说什么,一步迈了出去,几乎是瞬间就到了山洞前。

    他听到了无忌的声音,也闻到了鲜血的味道,嘴角难得的露出一丝笑意。

    阴差阳错,无忌受伤了。这大概就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吧。

    殷郊手掌一动,大量的元气涌向掌心,丝丝有声。

    “你真想杀我吗?”山洞里传来无忌的声音。

    声音有些沙哑,却不慌乱,其中的从容让殷郊一愣。他征战多年,看到无数视死如归的英雄,可是在一个十五岁的少年身上,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景象。忽然间,他有一种想和无忌说几句的欲|望。

    “我很欣赏你,但是我必须杀你。”

    “你不想看看道境以上的境界是什么样子?”无忌的声音越发的空灵,隐隐有一种不悦,就像是看到一个不求上进了弟子一样。殷郊忽然有一种错觉,仿佛突然回到了童稚时的学堂,正面对先生恨铁不成钢的失望眼神。

    他怔了怔,笑了起来。“没有你,我一样入了道境,焉知以后就不能百尺竿头,再进一步?”

    “你入道境有十几年了吧?”无忌笑了一声:“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这十几年,你都无法再进一步?”

    殷郊沉默片刻,嘴角微挑,语气中多了几分讥讽。“为什么?”

    “因为你没有我这样的对手。没有对手,就没有压力。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你已经无敌于天下,当然不需要再努力,除非出现了一个对你有威胁的对手,你才会重新振奋起来。”

    无忌顿了顿,又道:“所以,没有我做对手,你这辈子也不可能再有寸进。”

    “所以?”黑暗中,殷郊脸上的讽意更浓。他心中涌起一阵快意,不管无忌如何镇静,如何从容,都掩饰不了他求生的*,改变不了眼下双方强弱悬殊的局面。在这种时候,他不介意看看无忌如何挣扎。

    他有点累。为了追杀无忌,今天一天时间消耗的元气比过去十年都多。凌空飞渡,掌若惊雷,都需要大量的元气作为基础。

    原本以为一掌击碎天书塔的时候就能击毙无忌,没想到无忌居然跑了。为了尽快杀死无忌。将这件事做得圆满,他不得不将境界发挥到极致。

    一次奇袭变成了追击,而且次次全力以赴。这是他入道境以来最辛苦的一次。无忌说得没错,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对手了,心理上有些懈怠,根本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

    不过,他并不打算因此放过无忌。他只是利用这段时间吸收天地元气,多积聚一些能量,到时候一掌把无忌拍成肉泥。为死在他手下的十一鹰陪葬。

    在杀死无忌之前,欣赏一下无忌的挣扎。也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享受。他甚至想听到无忌的求饶,虽然他不会因此放过无忌。

    “实际上,你自己心里也清楚,你想杀我。是因为你怕。”无忌笑了起来。“虽然你知道没有了天书塔,我很难再取得什么进步,可你还是怕。”

    “我怕?”殷郊心中一动,顺着无忌的话说道:“我怕什么?正如你所说,没有了天书塔,你以后很难再有什么进步。”

    “是的,可是你还是怕,对不对?”

    殷郊面色一寒,闭上了嘴巴。掌心凝聚元气的速度更快。

    “你的确应该怕。”无忌呵呵笑了起来。“虽然都是道境,可是你不如我。你强大,只是一个人强大。我强大,却可以造就无数强者。”

    殷郊眉头一皱,突然有些不安。

    “刚才那小姑娘怎么样?”无忌的口吻中多了几分得意。“我用成堆的归元丹喂出来的。她现在是箭宗巅峰,用不了多久,就会跻身箭圣,也许就是一两条命的事。比如……殷从周。”

    殷郊眼中寒光突现。他明白了无忌的意思。在他与无忌纠缠的时候。那个箭宗巅峰,随时可能跨入箭圣境的小姑娘很可能正赶去咸阳。以她的箭术。狙击殷从周易如反掌。

    可是殷从周不能死,他是下一任大国师的指定人选。

    殷郊二话不说,飞身掠进山洞,一掌击出。

    风声大起,掌风如雷,掌影如电。

    “轰!”山洞口的石头被击为齑粉,烟雾弥漫,无数石块哗啦啦的落下,沿着峭壁滚了下去,砸入崖下的流水中,击起冲天的水柱。

    震耳欲聋的巨响中,殷郊扑了进来,身形在弥漫的尘埃中撕出一个通洞,随即又被翻滚的尘埃吞没。不过,他的身体周围有三尺见方的空间透明清澈,没有一粒尘埃。

    殷郊背着手,敏锐的双目紧紧的盯着山洞深处。虽然这里伸手不见五指,可是他却能听到无忌的心跳声和呼吸声,知道无忌的位置。他再次举起了手,无数的元气在掌心凝聚。

    “杀了你,我就去杀她。”殷郊微微一笑。“很快的。”

    黑暗中,无忌轻笑一声:“事不过三。你击了我三掌,都没打死我,还这么自信?我都不知道你这信心是从哪儿来的。”

    殷郊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他不待元气凝聚完毕,一掌拍出。

    山洞里狂风大作,强劲的掌风拍向无忌。无忌抽身急退,却仍然被一掌击个正道。

    无数道微光闪现,又被霸道的掌风拍碎,无忌飞了起来,狠狠的撞在石壁上,又摔落在地。“噗!”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山洞里弥漫着一股新鲜血液的味道。

    “看,你受伤了。”殷郊缓步走了过来,步履从容,神态优雅。“神骨不是万能的,你,还是会死的。”

    “盖无双也这么说过。”无忌慢慢坐了起来,抬起手臂,抹去嘴角的血迹,又盘起双腿,冷笑一声:“我今天就坐在这里让你打,看你能不能打死我。老人家,拳怕少壮,我担心我没死,你先累死了。”

    “笑话!”殷郊不屑的哼了一声:“没想到你会这么天真。”

    “嘿嘿。”无忌同样报以冷笑。“没想到你会这么愚蠢,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怪不得这么多年都没什么进步。当初入道,也是瞎猫碰到死老鼠吧?”

    “你说什么?”殷郊愣了一下,举起的手掌又悄悄的放了下来。

    -

    -(未完待续)